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刀剑夺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纷争

刀剑夺帅 白衣带吴钩 2574 2019.11.01 20:27

  按大雍律,朱雀大街不得纵马。

  酒楼外响起的急促马蹄声和杂乱的呼喝声,让掌柜和所有的伙计都变了脸色。能有如此声势的,自然不会是平民百姓。只有虽说桂香楼并不是一般的小酒馆,可是当直面官府,依旧会底气不足。

  一名穿戴大雍制式甲胄的八字胡武将走了进来,腰悬长剑,满脸杀气。在他的身后是一队配有神臂弩的凶悍士卒,围住了整个酒楼。这种弩整个大雍只有拱卫京畿的几支精锐部队配备,杀伤力极大,射程在二百五十步,据说是用来剿杀那些以武乱禁的江湖中人,效果拔群!

  当看到那群持弩甲士的时候,大堂里为数不多的几桌客人都有些惊慌,脸色苍白的盯着那个八字胡武将。

  八字胡武将目光冷厉的环视了一圈,转身招了招手,多情剑客梁仲夏和他的三位同伴走了进来,这次他们的腰杆很明显硬了很多,甄颜夫人也没有刻意装出一副娇弱羞愤的模样,只是一脸得意的看着唐朝,眼神阴狠。

  那位秦公子凑到八字胡武将身边,指着唐朝,一脸义愤道:“郭校尉,正是这主仆二人,调戏甄颜夫人,还行凶伤人,目无法纪,气焰嚣张,还请郭校尉替我等申冤!”

  郭校尉眯起眼睛打量着唐朝,见他气度不凡,又注意到了他手上的老茧,打消了近前问话的念头,一手摸上了剑柄,沉声问道:“这位公子,他说的可都是实话?”

  唐朝一愣,看起来这位校尉还不是这些人的狗腿子,有意思。唐朝把已经编好的话咽回肚子,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郭校尉身后的四人齐齐一愣,不应该啊!这郭校尉可是那位大人派来给自己的撑腰的,怎的对这个小白脸如此客气?

  手拿佛珠的男子皱着眉头,沉思不语。秦公子可就忍不了了,压低声音道:“郭校尉,与这种恶徒废话作甚?把他抓起来,丢进大理寺,不就全招了吗?”

  郭校尉眉头一皱,转头厉声喝道:“我北衙军行事,还需你来指手画脚?”秦公子面红耳赤,下意识的往后瑟缩了一下,甄颜夫人及时的扶住了他,感受到身后佳人的温热肌肤,秦公子没来由生出一股豪气,他直视着郭校尉,大声道:“那在下请教,此人大庭广众之下调戏良人,该如何?”

  郭校尉眼神冰冷的注视着秦公子,仿佛在看一个死人。秦公子一问之后,胆气更足,大声问道:“再请教,纵容仆人行凶伤人,又该如何?”

  甄颜夫人注视着秦公子,第一次从这个无良纨绔身上发现了一种叫做气势的东西。

  郭校尉突然笑了,可是他的笑容却让所有人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他轻轻敲击着剑柄,说道:“那秦公子以为如何?”

  秦公子对眉间带煞的郭校尉视而不见,而是转头对甄颜夫人邀功道:“夫人,依你看这个恶徒应该如何处置呢?”

  甄颜夫人似乎很满意秦公子的态度,正准备开口,唐朝敲了敲桌子,待郭校尉转头望来,方才说道:“郭校尉是吧?在下乃上雍学宫弟子,这件事根本就是一个误会,劳烦郭校尉跑一趟,还请见谅。”

  上雍学宫?不止大堂内所有人仿佛被雷劈中一样,呆滞的看着唐朝。

  郭校尉吞了下口水,第一次松开手中的剑柄,双手抱拳道:“原来是学宫弟子,那自然就是误会了。”

  唐朝斜倚着柜台,看着面色如土的秦公子一行人,笑眯眯说道:“各位,到底是不是误会啊?”

  此时的甄颜夫人已经是面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说不出一个字。只有那个把玩佛珠的男子稍显镇定,他抱拳道:“是误会,是误会,肯定是甄颜夫人醉酒胡言乱语,当不得真。”

  唐朝今天也喝了不少酒,头有些晕,准备打发这些人离开,可是很显然老天不打算让唐朝安生。门外突然响起了一声阴恻恻的嗓音:“你等可是北衙军?为何无故封堵桂香楼?好大的胆子!”接着响起了一连串的斥责声,门外的北衙军队伍瞬间乱了起来,人声鼎沸,战马嘶鸣,好不热闹!

  郭校尉脸色一变,转身就向门外冲去,可是他刚一出门,只听嘭的一声,整个人倒飞了进来,唐朝犹豫了一下,悄悄屈指一弹,一缕劲风打在郭校尉后背,郭校尉去势渐缓,反手一撑地面,重新站了起来,他的胸口上有一个明显的脚印,看样子是被人一脸踹进来的。

  顺着郭校尉愤怒的视线望过去,一个身形单薄的年轻人刚刚收回脚,一脸冷笑的看着挣扎起身的郭校尉,阴森森道:“我还以为是哪个北衙军的将军出来酗酒闹事,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致果校尉。怎么?一个校尉就敢带兵来朱雀大街闹事了?”

  年轻人一身素白长衫,披着一个黑色大氅,相貌堂堂,一身难以掩饰的贵气,顾盼之间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虽说身材有些瘦弱,可是刚才踹郭校尉那一脚,却势大力沉,劲道十足,真是人不可貌相。

  郭校尉脸色铁青,胸脯起伏的厉害,看样子是气坏了,不过他还算能忍,挥手制止了准备抽刀杀人的属下,咬着牙道:“你是何人,敢袭击我大雍校尉?”

  那年轻人嗤笑一声,双手负于身后,不屑道:“一个七品校尉,就敢在本公子面前大放厥词,当真找死不成,来人,把他的舌头给本公子拔了!”

  这位公子身后当即转出一个中年男人,面白无须,眉眼低垂,看起来温顺和气如老狗,却一步闪到郭校尉身前,右手直往他口中伸去,看样子是真的打算拔掉郭校尉的舌头!

  秦公子等人此时已经是魂不附体,自己的救星被人一脚踹倒,现在还要被拔掉舌头,一想到那位大人物有可能因为此事而记恨自己,秦公子和梁仲夏就有股昏过去的冲动,梁仲夏看着失魂落魄,面色惨白的甄颜夫人,恨不得一剑捅死这个招灾惹祸的贱人!

  当看到那个年轻人的第一眼,唐朝就皱起了眉头,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行踪又暴露了,怎么会这么巧呢?自己一进城,这怪事就一件接着一件,难道有人在守株待兔?

  眼看一个堂堂的七品致果校尉就要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拔掉舌头,唐朝叹了一口气,伸手抓住郭校尉,向后拉了一把,同时轻轻一脚踢向了白脸中年人的下盘。

  一击落空,想要追击也被人一脚拦了下来,白脸中年人终于注意到了唐朝,嘴角勾起,眼神却十分阴毒,他轻声道道:“奇了怪了,陪小主子出来吃个饭,也能遇到几个不怕死的!”嗓音阴柔低沉如女子,再加上这面相,他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

  除了唐朝,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郭校尉了,他心里一沉,脸色十分难看,如果这个年轻人真的是宫里的贵人,那自己就算被那人拔了舌头,也没地说理去!

  但是身为一名货真价实的致果校尉,要让自己给那人屈膝服软,那也是万万不可能的!这要是传出去,丢的可是整个北衙军的脸!

  好在唐朝及时开口了:“两点这位郭校尉只是奉命行事,两位身份尊贵,何必要与他为难呢?”

  白脸中年人眯起眼睛,啧啧称奇道:“你是当真不怕死,还是有所依仗呢?莫说一个小小的校尉,只要是打扰了小主子雅兴,就是燕王,也担待不起!”

  听到这句话,本来就心情不佳的唐朝越发阴郁,他眯起眼睛,哦了一声:“你确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