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玉邪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逃命准备

玉邪令 只为爱你.QD 3166 2003.08.08 19:37

    回到飞龙堡的龙玉和冰儿立刻到大厅见了堡主南宫天及月如琴。他二人把在酒楼的情况说了一下,并描述了那几个人的相貌。南宫天听他们说完,面色变了几变。

  南宫天沉默了一会儿道:“没有想到连太行四怪也来了,看来必定还有很多人对我飞龙堡是志在必得。只是他们来得比我想得还要快。”

  月如琴这时说道:“天哥,不就是那太行四怪,等一下派人干了他们,省得他们在我们过年时动上我们飞龙堡。”

  南宫天道:“琴妹,你错了,我们不但不能动他们,一但让别人得到点风声,只会让他们以为我们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只好等他们先动手了。”

  龙玉这时插口道:“他们只是说要到飞龙堡夺藏宝图,好象有人故意放出谣言。让别人来攻击飞龙堡,那个人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

  南宫天道:“龙玉也说得有道理,只不过他们的真实意图在哪能里就不知道了。”

  月如琴道:“会不会我们堡真的有什么藏宝图?只不过我们不知道而已。”

  南宫天道:“不会的,我们几时得到过藏宝图呀?”

  月如琴道:“天哥,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

  南宫天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月如琴轻声道:“天哥,你先听听有没有什么人在附近。”

  南宫天见她说得严重,也只好用内力凝聚在双耳听了听了一会就道:“除了我们四个人外,没有别人了。”

  月如琴又看了看龙玉和冰儿,好象心中也有顾虑,还是没有开口。

  龙玉看到月如琴睢着自己和冰儿不说话,也知道她的意思,就道:“堡主,我先出去一下。”也不等他们说话,拉了拉冰儿,冰儿也明白了龙玉的意思,也说道:“夫人,我也出去。”说完就走。

  等二人走了出动去后,南宫天开口了:“琴妹,你?”

  不等南宫天说完,月如琴道:“天哥,我知道你要说的话,但我们也不能太过于相信任何人。还有不是我不相信龙玉他们,我只是怕他们年龄小,口不严,一旦说出去被别人知道那就更麻烦了。”

  南宫天道:“好了,现在也没有人了,你说说看,你想起什么来了。”

  月如琴道:“你还记得二年前在太行山的事吗?那次不是有一伙拦路的强盗拦在我们经过的路上要抢我们的钱吗?谁知道钱没有抢成反被我们杀几个吗?那次不是在一个强盗身上得了一幅画吗?我想那就有可能就是他们说的藏宝图。那伙强盗可能后来见那画不见了,才传出那是藏宝图的消息,后来他们打听到我们就是那次杀他们的人,就传出藏宝图在我们飞龙堡。”

  南宫天听了点头道:“这样的可能很大,但那幅画不是被我们挂在这里吗?天天看,没有什么特别呀!”

  月如琴道:“也可能那些人要报仇吧!就传出谣言说我们这有藏宝图,让别人来杀我们,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南宫天道:“有人从前厅跑过来了,先别说了。可能有什么事了。”

  这时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就跪在二人面前,用惊惶失措的声音道:“堡主,不好了,公子和副总管死了,被人把尸体送回来了。”

  南宫天和月如琴一听,也想不到自己唯一的儿子就这样死了。月如琴当时就晕了过去。幸好南宫天在她身边把她抱住才没有摔在地上。

  南宫天压抑住心的的悲痛道:“是什么人送来的?”

  那人道:“是一个年龄三十的人送回来的,那人长得很平常,穿的是布衣,别的就没有什么了。那人只是说在路上一个蒙面人叫他送的,不然的话也杀了他。”

  南宫天道:“你先出去。”

  那人道:“是”起来退了出去。

  南宫天等那人走后,抱着月如琴走到东厢房自己的房里,把她放在床上,轻声东地道:“我知道成儿在你心中的重要,在我心中也一样,他终究是我们的孩子呀。没有想到那些人已经开始对我们飞龙堡的人下手了。你就先睡吧!醒来心里就会好受些。”帮她盖上被子后才缓缓地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而走出大厅的龙玉和冰儿却在花园里说说笑笑。虽然一天始也对月如琴的做法感到自尊被损,但后来一想觉得也没有什么在不了的事,反正与自己无关。

  走到花园的龙玉正对冰儿说:“冰儿,我今天感到心神不宁,可能这几天要出什么事了。”

  冰儿道:“我也觉得从飞来镇一回来就有点不对劲,平时入堡的道路口没有那么多人,今天却有好多人守在那里,好象有人要来闯堡似的。”

  龙玉点头道:“是呀,这样一来过年都过不成了。我们没有什么事也最好别出去,要真的出事了,还可以有时间找个地方藏起来。”

  冰儿道:“是呀,就算我们出去也不顶什么用,我们又是下人,又没有武功。出去也只有被人杀死。”

  龙玉道:“我可不想这么就死了,虽说我们在别人眼里只是下人,但我从不把自己当下人,也不想就这样死了。”

  冰儿道:“玉哥哥,你也别老说死呀死的,会不吉利的。”

  龙玉笑了,他道:“什么吉利不吉利?我才不管呢,人的命运的好坏根本就不是什么老天定的,人一旦生下来,命运就在自己的手中,没有人能不劳而获的,有都是碰巧。”

  冰儿道:“玉哥哥,你说真会会不会出事?”

  龙玉道:“我也不知道,我的第六感觉就是最近要出事了。”

  冰儿道:出不出事我们也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也只有藏起来的份,玉哥哥,你说是不是?“

  龙玉道:“呵呵,没有想到冰儿也有了这种想法了。冰儿,你知不知道那里可以藏人又不被发现?”

  冰儿摇头道:“我想在堡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住人的,能藏的地方也只是柴房,酒窖二个地方了。是不是玉哥哥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住不被发现的?”

  龙玉道:“嗯,我知道一个地方可以,那个地方我想也只有二个人知道。”

  冰儿道:“有人知道那还有什么用?还不是会被发现。”

  龙玉道:“你先别急呀!我还没有说完呢,那个地方就在花园的花丛中,是我无意中发现的,我想只有堡主和夫人才知道这个地方。除了他们恐怕就没有人知道了。”

  冰儿惊讶地道:“我差不多天天都来,我怎么不知道呀?玉哥哥你是怎么发现的?”

  龙玉指着拱门的上方道:“冰儿,你仔细看一下,那个地方和别的地方有什么不同?”

  冰儿仔细看过后道:“真的,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出那里比较凸出一点.那个是不是机关?”

  龙玉道:“对,那里就是开启地道的机关.那是我一天到花园时伸了一下手就碰到了那个地方,就看见花园中间的花不见了,走近一看,有几个台阶.不过我没有下去.”

  冰儿道:“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就可以.要是真的有人到堡里来,我们不会武功也不能怎么着,到时我们是不是保小命要紧呀?现在堡主不知道他们说完了没有?不知道说什么那么神神秘秘的?”

  龙玉一听到冰儿说刚刚的事就有点生气,用有点生气的声音道:“哼。没有想到堡主夫人还会怕我们是奸细,早知道我就不把酒楼的事说出来了.我们辛辛苦苦跑回来告诉他们,他们却怕我们知道.”

  冰儿道::“玉哥哥,算了,反正对我们也没有要紧的.是吧,就不知道他们说完了没有.我们过去看看吧!”

  龙玉说:“好吧,对了,冰儿呀,还有一件事就是千万不能把我们知道密道的事说了出去,不然的话我们可能就会被喀嚓(杀头)掉.”用手比个杀头的手势.

  冰儿被他逗笑了,道:“知道了.我的玉哥哥。”

  龙玉道:“知道就好,谁都不要说就是,那可是我们保小命的地方呀。”用有点捉弄的声音道:“冰儿呀,我什么时候成了你一个人的玉哥哥了。呵呵!”说完目不转睛的看着冰儿。

  冰儿也觉得自己一下说快了,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低下头道:“你又笑我了,我们还是先回大厅去吧!他们可能都说完了。”冰儿转了个话题,就拉着龙玉往大厅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