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游走于记忆的时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游走于记忆的时间 末流写手的歌 2818 2020.09.26 17:32

  2016年的第一天,陈幻生躺在三圣洞公寓的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机上的音乐节目。

  但是他的心思,显然并不在节目上。

  手边是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赵美延的讯息,他还没有回过去。

  郑宇哲说陈幻生说,“你自己掂量。”

  但这一掂量,就是到现在。

  电视上的节目进入了广告时间,陈幻生的目光慢慢上移到天花板上。

  赵美延的这条讯息像一颗重磅炸弹,把他从获奖的喜悦中拉回到了情感的纠葛里。

  虽然实际情况看上去,他们已经是陌路人,但是他还没有和她说过分手。

  陈幻生在拿奖,甚至在拍戏之前,还有想过,如果赵美延回来了,或许他们不是不可以重新开始。

  但,现在全公司倾注了心血捧自己,刚刚还拿到了一个奖,自己已经在完美的起点上迈出了第一步。如果这个时候再去谈恋爱,似乎,很对不起公司,对不起金铉浩,对不起郑宇哲他们……

  “嗡嗡”

  陈幻生手边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拿起看了眼,是金铉浩打来的电话。

  “理事nim。”

  陈幻生坐起身,接起了电话。

  “新年快乐啊。”金铉浩先恭喜了一句,声音听上去很随意。

  “您也新年快乐。”陈幻生答道。

  他知道金铉浩肯定不是为了这个来,他在等金铉浩的下一句话。

  “我就不和你兜弯子了。”金铉浩很是直白的说道,“你和那丫头怎么说的?”

  陈幻生低下头,“我还没回她消息。”

  “唔……”金铉浩似乎有些失望,“现在年轻人谈恋爱都这么墨迹的吗,还是就你这样?”

  “我……”

  陈幻生第一时间想要辩解,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先跟你说公司的立场。”金铉浩像是进入了公事公办模式。

  “公司方面,你才刚起步,就艺人部和媒体公关部的想法,肯定是要杜绝你和她的一切联系的。”

  “我知道。”陈幻生脑袋低的越发厉害。

  “那我再跟你说说我的立场。”金铉浩忽然转了个语调,“我一向不反对我手底下谈恋爱,人最美好的年纪有什么想法都可以理解。但是你的话,现在最好不要,你有一个完美的起点,其他新人演员做梦都想得到的起点,我不想你浪费。”

  “我知道。”陈幻生重复着回答。

  “当然了,你要是想和她复合我也有办法,你让她来我们公司,进演员部。这样我可以特许,没有人敢说二话。她的外貌条件很不错,做演员也是可以的。”金铉浩给出了一个提议。

  “公司的其他人能同意吗?”陈幻生苦笑道。

  金铉浩听到陈幻生的回答,声音立刻霸气了起来,“我在这个公司持股36.2%,谁敢不听我的?”

  “谢谢理事。”陈幻生脑袋再次垂下,“但我不行,我不可能这么做。”

  金铉浩似乎是听到了满意的答复,声音里带上了一丝笑意,“那你到底打算怎么样?男人别磨磨唧唧的。”

  陈幻生想了想,然后同金铉浩道,“那理事nim,您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金铉浩立刻说道。

  “帮我把美延她推到别的公司去,她从小的兴趣就是唱歌跳舞。”陈幻生的声音很平稳。

  电话那头的金铉浩沉默了两秒,然后应道,“可以,没问题。”

  “所以你是准备放手了?”金铉浩确认道。

  “嗯。”陈幻生轻声应道,“我已经不能像从前那样任性了。”

  “OK,很好。”金铉浩声音里的满意越发明显,甚至开玩笑道,“其实我早就有想过,万一她回来了怎么办,所以特意把公司里几个年轻漂亮的练习生都安排过去给你教,你就不喜欢养成系的吗?”

  金铉浩的恶俗让陈幻生愣了下,随即无奈笑道,“理事nim,我喜欢年纪比我大的。”

  “啊,这样吗?”电话那头的金铉浩似乎在思索,“所以是朴初珑那种吗?”

  “那个……”陈幻生赶紧解释,“那个真的只是很早就认识了……”

  “我知道,我知道。”金铉浩打断了陈幻生的解释,“我只是随便说说。”

  陈幻生见金铉浩只是随口说说,顿时松了一口气,只是这时,房门处忽然传来插钥匙转动的声音。

  陈幻生立刻站起身,看向门口。一名身着灰色夹克,一脸严肃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手上还拎着一个蓝色的健身包。

  “爸?”

  陈镇彬进了门以后,看到自己的儿子在电话,便也没说话,径直向着房内走去。

  沙发处的陈幻生赶紧同电话那头的金铉浩说道,“理事,我爸来了,我先挂电话了。”

  金铉浩顿时理解,立刻应道,“好,好,你挂吧。”

  说完陈幻生撂掉了电话,立刻迈步跟上自己老爹的步伐。

  “爸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在老家吗?”陈幻生跟着陈镇彬走到了副卧室里。

  “水原那里有活动,结束了就过来了,我在这里待两天。”陈镇彬自顾自的说道,然后将自己的健身包放进了衣柜里。

  接着,陈镇彬转身看向自己的儿子,后者同时也在观察着自己父亲脸上岁月的沧桑。

  只是忽然,陈镇彬抬起手,一拳就向着自己儿子打去,后者一个闪身,但中间人转而一个横扫,陈幻生身形有些踉跄,但还是堪堪躲开。只是下一秒,陈镇彬一脚就就奔着陈幻生的心窝而去。来的速度很快,被打的猝不及防的陈幻生只得双手挡在胸前,然后整个人后退了几步。

  “没什么大问题。”打完一套的陈镇彬拍了拍手,像是检查完毕一样说道。

  “呵。”陈幻生忍不住笑了笑,这老头以前就喜欢搞突然袭击,还好自己早已习惯。

  “上次打电话不是和您说了,其实没什么大碍,就是躺了两个多月。”陈幻生也拍了拍自己手上的灰。

  “那那个女孩子呢?这你可没和我说。”陈镇彬又从衣柜里拿出健身包,把里面的衣物等一样样拿了出来。

  “阿这……”陈幻生万万没想到老头的情报竟然如此灵通。

  “初珑他爸告诉我的,他不说我还不知道呢。”陈镇彬反手就把自己的队友卖了。

  “哇,初珑努那卖我。”陈幻生忍不住感叹道,想不到朴初珑这个眉清目秀的也叛变了。

  “人家从小就照顾你。”陈镇彬瞪了自己儿子一样,“我原本想着要是和初珑那丫头也不错,没想到你自己还学会引女孩子了。”

  “不是,老爹,您搁这订娃娃亲呢。”陈幻生立刻道,“还有,怎么能说引女孩子呢。”

  “那说这么多,那丫头呢?带过来我看看。”陈镇彬把衣服一丢,转身看向陈幻生。

  “唔……”陈幻生思索了下,“她出国了……然后又回来了。”

  “那现在到底是在哪里?”陈镇彬只想快点得到答案。

  “现在应该是在首尔。”陈幻生摊摊手说道,“但是我和她不可能了,我们已经分手了。公司现在,还有我这个处境,我不可能和她复合的。”

  陈镇彬沉默了下,然后点点头,继续默默收拾自己的东西。

  “我拿奖了。”陈幻生走到陈镇彬身边说道,帮他一起收拾。

  “我知道。”陈镇彬将一件衣服整齐的放进衣柜里说道,“振宇他们特地把视频拿给我看了。”

  衣服收拾完毕后,陈镇彬向着门外走去,同时和身后的陈幻生说道,“你那电视我也看了,你那几段还不错,以前教你的都没忘,就是有几招明显没用的有点假。”

  陈幻生笑了笑,“人家就喜欢那花里胡哨没有用的,您那是专家,看的角度肯定和他们不一样。”

  “你现在在公司干嘛?就拍戏吗?”陈镇彬走到客厅处,观察了一下四周,和以往并没有什么变化。

  “假期过去要回去上课,拍戏暂时没有了,拍完了。”陈幻生随意的说道。

  陈镇彬点点头,顿了一下后,半转身看向陈幻生,“我这次来首尔主要不是为了来找你,是有别的事。”

  “怎么了?”陈幻生关心道。

  “要给你妈换个地方。”陈镇彬也半低下头,“清源那里那片要征收了,我想着要么也弄个小盒子,反正你妈本来就是首尔人,带回首尔来,找个馆里放放。”

  沉重的话题使得陈幻生也有些沉默,但片刻后他还是点了点头,“好,我可以找人帮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