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游走于记忆的时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游走于记忆的时间 末流写手的歌 2713 2020.09.16 15:02

  Dream Tea大楼,五层西南角的一个大房间里。

  周围得墙面全都覆盖着黑色的幕布,房间中央摆放了几张座椅,活脱脱像个摄影棚。

  “来,你带入这个设定,把这句话再说一遍。”

  “……”

  “语态对了。”

  “你现在再说一遍。”

  “……”

  “再说一遍。”

  “……”

  “自己有没有觉得不一样……这个叫做人物关系的距离,会产生不同的生理反应。”

  “对于剧本的理解,决定了你的表演。”

  整个下午,陈幻生的状态都从懵逼到恍然大悟,紧跟着再回到懵逼,然后又恍然大悟。

  陈幻生在YG的演员部就呆了半年就被杨贤硕拉去唱歌跳舞了,大脑定期清理信息的他已经把演技课上教的东西忘了一半。

  现如今再回来上演技课,自己的状态倒是和之前差不多。

  从满是压抑感的房间里走出来,陈幻生长呼了一口气。

  但陈幻生瞥一眼窗外,外面的天色已经只比刚刚的墙面浅上几分,吃完晚饭之后的教学让陈幻生忘却了时间。

  他抬手看了眼手机,已经是八点半了,楼上,不,现在是楼下,那群孩子应该是要练习到晚上十点。

  那么,他还有一个半小时的空闲时间。

  ‘我去以前上班的地方拿点东西。’

  ‘哪里,需要我帮你吗?’

  ‘不用,只是我的吉他,和其他一些零碎的东西。’

  ‘好’

  陈幻生想回酒吧去拿自己的吉他,那是韩彬从YG拿出来放到他病床边的,他从YG带出来的唯一的东西,他现在还不太想抛弃它。

  本着互相尊重的原则和出于对自己现在身份的考虑,陈幻生在Kakao talk上给郑宇哲发了条消息,后者似乎有正在忙的事,话不多。

  走出公司大门,陈幻生随手招了辆出租车,就奔着灰喉酒吧而去。

  灰喉酒吧是父亲的朋友开的酒吧,他从出院之后就一直在酒吧里,每隔一天上去唱个歌,另外还有一些零碎的工作。

  至于他老爹,应该正在清源的道馆里痛击他的弟子。

  八点半这个时间晚上的下班高峰已经差不多过去,陈幻生这一路还算顺通无阻,到达酒吧时刚刚八点四十几。

  推开熟悉的酒吧大门,穿过银色玻璃走廊,陈幻生刚进到酒吧内部没走几步,文尚泰就忽然出现在他的身旁。

  “喔,喔!看看这是谁?”文尚泰的造型浮夸而又声张。

  “我们伟大的表演艺术家,陈幻生!”

  “我给你一拳。”

  陈幻生看都看不看文尚泰,径直向着吧台走去。

  但文尚泰却做出有些害怕的样子,还往旁边闪了闪身。

  “朴叔。”

  陈幻生看见,吧台处一个高个子中年男人正安静的擦着酒杯,身上穿着制式的服务生衣物,与旁边的年轻员生形成鲜明对比,满是岁月的沧桑。

  “来了。”

  酒吧老板朴奉浩对陈幻生投去一个会意的眼神,然后扭头指向吧台一侧。

  “你的吉他,还有包,都在那里。”

  陈幻生走到吧台前,看了看自己已经收拾好的东西,低下头缓了缓,然后看向朴奉浩。

  “朴叔,接下来我可能……不怎么过来了。”

  “我知道。”朴奉浩淡然地点点头,然后视线往陈幻生的腿上瞥了瞥,“你这腿,能行吗?”

  “能行。”陈幻生忽然露出一个笑容,抬起腿拍了拍,“以后没有跳舞的机会了,我今天下午念了一下午台词。”

  “好。”朴奉浩笑着转过身,指了指吧台侧面的墙壁,“回头我要在那里装个电视,到时候要让给我在上面看见你啊。”

  “没问题。”陈幻生点点头。

  “啪”

  “西八……”

  两人正聊着,忽然从大概是卡座区的方向传来一阵嘈杂声。陈幻生顿时没好气地摇摇头,然后转过身向着卡座区走去。

  “哎,你可又是艺人了。”朴奉浩自然知道陈幻生要去干嘛,赶紧放下手中的杯子,出言阻拦。

  “没事,还没出道呢。”陈幻生摆摆手,“这这么黑,他们也看不清我。”

  朴奉浩有些无奈,但也不阻拦,就这么看着陈幻生悠哉悠哉地向卡座区走去。

  果然,陈幻生刚走到卡座区,就看到两个面红耳赤的男人正扭打在一起,旁边的酒瓶子碎了一地。服务生谨慎地站在一旁,用着“你可算来了”的眼神看向陈幻生。

  只见陈幻生走近后,快步上去就是一脚,正好踹在稍矮一些男人的胯骨处,将他一脚踹回了沙发上。另一个男人有些懵,但陈幻生没有丝毫犹豫,紧跟着就是一拳抡上去,将肇事者二号打趴在了桌子上。

  “俊基,扫一下。”陈幻生看向一旁站着的练习生挥了挥手。

  服务生千俊基赶紧点头,拿着扫把簸箕就走了过来,只是他刚刚走近两步,刚刚被踹回到沙发上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抄起一个酒瓶子就向着陈幻生砸来。

  陈幻生有些不耐烦地抽了下嘴角,一侧身,轻松地躲过了这一击,左手抬手正好击打在醉酒男的手腕处,而右手顺势接住了酒瓶子,朝俊基一抛,后者稳稳接住。

  而就在这时,刚刚被打趴在桌子上的男人也站了起来,两个人一起挥拳向陈幻生打来。只是两个人的形迹实在太过明显,陈幻生抬手便挡住,然后左右手一探,各抓住两人的脑袋,双掌用力一敲,两个人晃晃悠悠一下后,便一齐倒下。

  低头看了眼,确认两个酒鬼都晕过去了之后,冲着千俊基和站在旁边拼命鼓掌的文尚泰不耐烦地招了招手。

  “拖走拖走。”

  周围的其他客人们有的惶恐,有的却是见怪不怪,酒吧喝醉酒是常有的事,打起来虽然不太多,但他们这些常客也不是没见过。

  灰喉酒吧一般对于闹事打架的人的态度都是直接轰出去,如果有反抗的那就先“教育”他们一番再轰出去,老板朴奉浩的儿子在江南地检上班,自然是这里最大的靠山。当然了,朴奉浩也给手下的员工们分发过一张不好惹的富二代列表。

  解决完麻烦,陈幻生一脸轻松地走回到吧台边,以前练过一段时间的他对于处理这种事情一般不会超过五分钟。

  “朴叔,我走了以后你再找点别的人吧,俊基哥太瘦了镇不住人。”陈幻生大大咧咧地说道。

  朴奉浩扫了眼陈幻生的身材,“你不是也挺瘦,还没你爸一半壮。”

  “我跟他不能比啊。”陈幻生摊摊手,“他老人家估计现在清原那里揍人呢。”

  “这个点道馆差不多该关门了。”朴奉浩看了眼时钟说道,“行了你走吧,别让别人看到你这新人演员在我这里打架。”

  “年轻人你是演员吗?”忽然,陈幻生左手边传来一道中年人的声音,陈幻生转过头,一个带着眼镜,发际线略高的中年人正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

  “嗯……是的。”陈幻生看向眼镜男,略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不过才签约,还没什么作品。”

  “身手挺灵活的嘛。”中年眼镜男身边,一位短发中年女性忽然也看向陈幻生。

  陈幻生快速看了眼朴奉浩,然后谦虚地摆了摆手,“打两个醉鬼而已,不算什么本事。”

  “那你以前学过武术吗?”中年眼镜男摆出一副很正经的姿势,看向陈幻生问道。

  “额……”面对突然蹦出来的一对对他十分好奇的中年男女,陈幻生越发尴尬起来。

  “他父亲是开道馆的,这小子从小被带着练了好几年了。”酒吧老板朴奉浩突然替陈幻生回答了一句。

  说罢朴奉浩从一旁递来陈幻生的包和吉他,一大一小堆在桌面上。

  “行了,赶紧走吧,你不是说你晚上还有事吗。”

  “是的,确实该走了。”陈幻生拿过自己的背包背在身上,然后拿起吉他,同朴奉浩点点头,又同旁边的两人示意了下。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啊?”中年眼镜男似乎还不肯放过陈幻生,追着问道。

  陈幻生站住,转头同朴奉浩对视了眼,后者笑了笑,然后看向吧台边的两人。

  “他叫陈幻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