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灵门往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巧设计诱引鬼胎娃 灭行尸老头助三言

灵门往事 面具先生L 6951 2020.08.01 21:56

  老吴看是叶三言几人,立马警觉了起来,“你们还来干什么?”

  张轩成着急的上前问道,“孙家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孙可馨?”他担心着孙可馨,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老吴有些厌烦的看着张轩成,“不关你们的事,这里不欢迎你们,赶紧走,要不然我叫警察了!”

  “医生救不了你们大小姐!”叶三言脱口而出,他也不确定是不是孙可馨出了事,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能搏一搏!

  “你说什么?”叶三言的这句话恰好被出门的孙父听见,原来孙父听到门口有动静,便出来看看,没成想叶三言的话正好被他听见。

  “我的意思是医生救不了孙可馨,她不是生病,而是中邪!”叶三言一听有门,继续说道,而且这次说的有条不紊,颇像一个老先生!

  “你怎么知道的?”孙父狐疑的看着叶三言。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若是不信,那就算了!”叶三言欲擒故纵,语气故意说的严重一些。

  “你们是什么人?”看来孙父有些动摇,询问起他们的底细。

  老吴见状,附在孙父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看样子是把叶三言他们的来历对孙父说了,孙父听完老吴的话,满眼怀疑的盯着叶三言他们,“你有办法救馨儿?”

  “我得看完才知道!”叶三言不知道孙可馨发生了什么事,只得实话实说。

  “伯父!您一定要相信我们,我们是可馨的朋友,不会害她的!”张轩成看刚才老吴对孙父的恭顺,知道面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孙可馨的父亲,语气恳求的说道。

  孙父虽然不信鬼神之事,不过经过今天早上的事,让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真的有鬼作祟,“你们若是敢骗我,那你们就等着进警察所吧!”说完带着叶三言他们进了家门。

  另一边下人们已经把孙父带着叶三言他们进门的消息传到了孙可馨后母的耳朵。她下楼把叶三言他们堵在客厅里,“又是你们几个骗子,到底在窥伺我们孙家什么?这次一定把你们送去警察所!”

  孙父连忙上前,“你怎么不在楼上歇着,他们是馨儿的朋友,我带他们上去看看!”

  “你别让他们花言巧语骗了,他们就是骗子,可馨绝对不能让他们看!”孙母指着叶三言他们发怒道。

  叶三言这个气哟,你倒是贼喊捉贼啊,想了想还是忍住了火气。

  “你就先上楼歇着,可馨的事呢,你就不要操劳了,安心养胎!周妈,赶紧把太太送上楼去歇着!”孙父然后不由分说的把孙母交给周姨,自己带着叶三言他们来到了孙可馨的房间里。

  此时的孙可馨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似的,孙父叹了一口气说道,“医生刚给打了镇定药,这才安静了下来。”

  叶三言倒是没先看躺在床上的孙可馨,直接来到门后,当初他们被赶走的时候,叶三言塞给孙可馨一个符,让她挂在门口,而现在这张符,还完好的挂在上面,“怎么会呢?”叶三言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随即来到孙可馨的床前,两天不见,孙可馨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圈了,面色苍白,叶三言翻开她的眼皮,看了看她的眼睛,发现眼神弥散,“孙姑娘三魂不定,七魄离散,这才会疯疯颠颠的!”

  孙父自然是不懂这个,听着叶三言说的挺严重的,连忙问道,“要怎么才能治好馨儿?”

  “我先把她的魂魄稳定住,等找到缘由,才能彻底治好!”叶三言心里犯嘀咕,门后的符好好的,怎么会搞成这样呢?而眼下朝着孙可馨的脖颈处一瞟,这才发现了不对,当时在火车上给她的那个护身的符,她怎么没戴在身上?原来孙可馨那天洗澡的时候,把符摘了下来,后来忘了戴回身上。

  不管别的了,先稳住她的魂魄再说,要是再任由这样下去,魂魄非得慢慢散尽不可,叶三言这样想着。接着拿出一柱香来,点燃,手里掐决,嘴里先是念了一遍孙可馨的八字,接着念起了护身咒,

  施咒完毕,把香插在孙可馨的床头,告诉孙父,“香燃尽前,不能让任何人碰这柱香!”随后嘱咐张轩成,看顾好孙可馨,自己要出去一趟。

  叶三言心想,昨天既然那些人没有找上门来,那自己就去探探他们的底,这样也好解决孙可馨的事,毕竟老是干坐在这也不是办法,至于怎么找对方,叶三言现在只能靠运气了。

  叶三言拉过孙父,问了问这地方是否有送子娘娘庙之类的庙宇没有,孙父想起了自己太太经常去的那家庙,告诉了叶三言,随后孙父又叫过吴叔,让他送叶三言去。叶三言心里嘀咕,我还能跑了不成,还派一个人监视我,接着叶三言叫过鉴心小和尚,让他跟着自己一起去,这小子的能力自己见过,有他帮忙,能顺利不少!

  这边叶三言走了,而孙可馨还在昏睡着,孙父也是急不可耐,一会去看一趟,终于在香燃尽的时候,孙可馨醒了过来。

  “爸爸!”孙可馨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孙父坐在床边。

  “馨儿,你认得爸爸了?”孙父不敢相信,早上还大喊大叫说自己是鬼的女儿,现在已经认得自己了。张轩成听见声音也上前来。

  孙可馨看到张轩成也是十分的高兴,“学长,你怎么在这!”她记得后母把他们赶了出去的。

  “你醒了,三言果然有办法!”张轩成兴奋的说道,“这事说来话长,你怎么会变的这样的?”

  “我?”孙可馨回忆起昨天的事,仿佛也是记不太清了,“昨天晚上,我又听到了那些孩子的嬉闹声,然后我就开门查看,之后我就记不起来了!”

  “孩子?没有孩子的声音啊!”孙父觉的奇怪,家里从来就没有孩子来过,“你是不是听错了?”

  孙可馨坚定的说道,“没有,这两天每当我睡着的时侯总会让孩子的声音吵醒。”

  张轩成却发现了奇怪的地方,“你说昨天晚上你出去过?”可孙可馨明明是被锁在里房间里,如果她出去过,那又是谁给她开的门呢?

  孙父也被张轩成一提醒察觉到了不对劲,立马朝楼下喊道,“周妈,上楼来!”他知道孙可馨房间里的钥匙一直在周妈那里,如果有人打开房门,那肯定就是周妈了!

  周妈来了之后,孙父问了问昨晚上是否开过小姐的房门,周妈肯定的说除了给小姐送晚饭之外,没有开过孙可馨的房间的门。那就奇怪了,难道昨天晚上真的见了鬼,门自己开了?这件事看来一时半会查不清楚了,不过好在现在自己女儿清醒了,看来这个叶三言确实有些本事。

  叶三言和鉴心是在天色上黑的时候回来的,张轩成询问查的情况,叶三言见孙父在,故意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结果。此时孙可馨已经睡下了,毕竟三魂不稳,容易疲累,张轩成把孙可馨白天给自己说的情况对叶三言说了一遍。

  “难怪!”叶三言听完以后,才明白孙可馨为什么会变成那样,“这鬼东西看来还真是缠人!”不过今天晚上却是个好机会,既然那鬼胎娃娃决心缠到底,那今天晚上肯定还会再来,到时候就把它收拾了,于是同张轩成商议着如此如此!

  二人商议过后,就对孙父提出告辞,“既然可馨已经好了,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了!”

  孙父心里也不想让叶三言他们多待,但毕竟他们救了自己女儿,嘴上还是客气道,“既然是可馨的朋友,就该多待几日,以尽地主之谊!”

  不过叶三言他们再次婉拒,孙父一看,也不再客气,让吴叔拿了些钱给张轩成,张轩成再次拒绝,随后几人出了孙家的门。

  出了门后,几人直奔今天叶三言查探的地方,原来今天叶三言并不是没有收获。他们来到孙可馨后母经常去的送子娘娘庙,这庙确实是香火鼎盛,表面看不出什么来,不过这次叶三言带了鉴心小和尚来,这小子的能力,自己可知道,一般的鬼祟瞒不过他的眼。可是两人进庙查探了一圈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以为要白跑一趟的时候,鉴心小和尚对叶三言说,庙后面那户人家有些问题。二人溜达到庙后面,只见那户人家大门紧闭,叶三言不想打草惊蛇,于是和鉴心又悄悄的回去了。

  现在,仨人就来到了那户人家的外面,这院落不大,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仨人找了一个角落。就见叶三言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上面是孙可馨的八字,连同一张符和今天从孙可馨身上拔下来的一根头发,接着催符发令,这些东西一起燃了。叶三言把孙可馨的八字和她的头发用符烧了,是让那鬼胎娃娃以为孙可馨在这里,而此时孙可馨的房间里已经让叶三言挂上了符。他们现在就要在这里等那鬼胎娃娃现身!

  没过一会儿,街上就阴风阵阵,然后叶三言他们就能听见远处有孩子嬉闹的声音,那鬼胎娃娃果然来了!声音由远及近,渐渐的在月光下,叶三言可以看到一个小孩的身影,看身量同鉴心差不多高,身上穿着一个红肚兜,当时在孙家,被叶三言用符打伤时还是一团没有实形的黑气,可这短短两天就化出了实形,这让叶三言没有想到!

  这鬼胎娃娃如果没有害人,叶三言也不想去对付它,有些东西存在就有它存在的理由,可是这鬼胎娃娃被人控制用来害人,叶三言不得不出手。看那鬼胎越来越近,叶三言手上捏符,嘴里起咒,将符打向那鬼胎,鬼胎感受到了危险,连忙想逃,没成想被叶三言甩出的符结结实实的打了个正着,啪的一声,鬼胎身上的戾气打掉了一些。

  就在叶三言打算上前解决这个鬼胎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群人,全部头戴斗篷,身穿黑袍,那为首的从黑色的袖口里伸出一只手,借着月光,叶三言看到那手枯瘦如柴,而且手指发黑,中指和食指夹着一张符,道家的符都是黄纸上用朱砂画着符咒,而那人手里的符,却是白色的,上面画的符咒不像是朱砂一般的明亮的红色,更像是一种乌黑的血色。

  为首的那人,两个手指一捻那符,那符便燃了起来,不过不是正常的火色,那符烧起来的时候带着淡绿色,就在那符化为灰烬时,那鬼胎像是受到了召唤似的,乖乖的飘到那人身边,化做一股黑气,直接进了那人的袖子里去了。

  控鬼术!看来是遇见正主了!叶三言还在纳闷,自己拿了这群人的香囊,这群人还真沉得住气,看着叶三言收拾这个鬼胎,这下终于露面了。

  “你就是叶三言?”那为首的用那枯瘦的手指指着叶三言,声音既老,又沙哑,让叶三言听起来就像是鸭子叫一般。

  “没错,是你三爷!”叶三言仰着脑袋,“你那香囊是我拿的,鬼胎是我打的!”对这种人,叶三言从来就没怂过。

  看到叶三言这般挑衅他们,那为首的显然是被激怒了,“找死!”说着,袖子一挥,一团黑气朝叶三言面门而来。

  就着!叶三言鬼修都对付过,别说这小小的煞气,就在那团黑气接近时,叶三言不慌不忙的掏出符,接着一甩,正中那团东西,啪的一声,那团东西就被打散了!

  “还有点能耐!”为首的那人显然是没想到被叶三言轻易的就化解了!

  “你三爷本事多着呢,你要是现在跪在地上给你三爷磕三个响头,我今天说不定还能饶了你!”叶三言骂人的本事也不小,那黑袍人得亏是带着斗篷,要不然叶三言现在指定能看到他铁青的脸色。

  “那今天就要你的命!”说着,双手甩出两张符来,不同的是这次的符是血红色的,叶三言从来没见过这么古怪的符来,刚才嘴上虽然逞强,但手上可不敢大意,嘴上念咒,手上立马结印,就在那符快要到面门的刹那,轰的一声,被叶三言打散,那符化作血水滴到了地上。

  那人这个心痛哟,自己好不容易练的两张夺魂符,就这么轻易的被这小子打没了,看来这小子不好对付啊!看来必须要用那东西了。随即对身后的人说道,“把那东西放出来!”

  身后的人小心的提醒道,“大哥,要让长老们知道了,可饶不了咱们啊!”

  “少废话,今天对付不了这小子,同样饶不了咱们,不过要是拿这小子的人头回去,那些人还不得高看咱们一眼!”为首的那人怒斥道。

  那人不敢再说什么,掀开身后一个“人”的斗篷,叶三言这才看到那人嘴里的东西是什么,一个死人,面色发黑,紧闭双眼。就见为首的那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滩乌黑的液体,嘴里还念叨着什么,接着用手指把那滩液体涂抹到了那死人的额头,眼下,鼻下,和口下,又拿出一张白色的符来,嘴里念咒,就见那死人周身开始泛起了煞气,尸体身上有这么重的煞气,叶三言还是头一次见到,就在那人念完之后,那尸体突然睁开了双眼,嘴里和鼻孔里吐出一团黑气,接着朝叶三言扑了过来,为首那人阴笑着,“受死吧!”

  叶三言见那行尸朝自己扑了过来,下意识的向后退去,对付鬼,叶三言有经验,但要说对付行尸,叶三言没有多少把握,而且,仅仅是上一次才见到云天羽对付那行尸,眼下自己既没有云天羽的五行令旗,也没有请雷令旗,这下该如何对付这行尸。

  正想着如何对付它的空,那行尸早已经到了眼前,叶三言立马脚踏步罡,手上结印,嘴里念起六丁六甲咒,就在那行尸刚到身前时,叶三言对着那行尸双手一拍,轰!那行尸被叶三言这一下打飞到几米开外,而叶三言这一边也被震的倒退了几步。

  那为首的人显然没有料到叶三言能接下行尸的一击,随即又掏出两个白色符,催动这那行尸进攻,再看那行尸,嘴里和鼻孔的黑气更加的浓了,抬起双臂,向叶三言掐过来,那行尸的指甲有三寸多长,指甲乌黑,要是被它掐一下,叶三言的半条命都没了。

  叶三言连忙左闪右躲的避开它的进攻,看看是否能找机会寻找一下这行尸的命门,而为首的那人见叶三言没法对付这行尸,隐藏在斗篷里的嘴角也挂上了得意的阴笑,发出嘿嘿的声音。

  “别得意的太早!”叶三言一边躲着行尸的进攻,嘴里边还在骂着那人,接着一脚踹开那行尸,得了个空,接着脚下踏起步罡,双手结印,嘴里念起了请神将咒,

  叶三言几乎是在瞬息之间就完成了上面的动作,让为首的那人大为吃惊,他没想到叶三言这么年轻居然有能力在瞬息之间就完成这么复杂的请神将咒,这怎么可能?

  正在他吃惊的空,叶三言已经完成了请神将咒,周身开始泛起肉眼可见的点点金光,而那行尸此刻也近得他跟前,叶三言双掌朝那行尸胸口用力一拍,那行尸直接飞了出去,而且明显的可以看到行尸身上的煞气减少了,再看叶三言,没有像上次那样被震的后退,而是稳稳的站在原地。叶三言没等到那行尸反应,上前紧赶两步,一脚踹到那行尸身上,那行尸又被踹飞几米,看来今天叶三言是要废了这行尸。

  眼看自己这些人好不容易练出来的行尸,就要被叶三言这么废了,为首的那人这才后悔刚才把行尸放出来。可是后悔哪里来的急,那行尸眼看着就要被叶三言打的没了煞气了。为首的看到一旁的张轩成和鉴心小和尚,对付不了叶三言,这两个可能对付了!说着一挥手,对手下的人说道,“拿住那两个!”后面的手下立刻朝张轩成他们围了过去,张轩成见对方打不过叶三言,就要对付他和鉴心,连忙抱起鉴心就要跑,他哪能跑过那些人手底下控的鬼,只见两个鬼头黑气就朝张轩成飞了过去,这边叶三言看在眼里,却被行尸缠着没办法过去帮忙。

  就在那两道鬼头刚要碰上张轩成的时候,突然飞过来一道符,瞬间把两个鬼头打散。为首的那人没想到还有一个高手,这一个叶三言都对付不了,这又来一个,今天是捅到马蜂窝了,不过嘴上却不怂,骂骂咧咧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坏老子的事!”

  “一群人追两个不会道术的娃娃,你也配在这里说话!”话音刚落,一个老乞丐腰上挂着一个酒葫芦,手里端着一个烟袋锅子,慢悠悠从黑夜里走了出来。

  “老家伙,你是什么人?敢替这仨小子出头!”为首那人见是个老家伙,刚才还悬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下。

  “你还不配问老头子的姓名,就算姓乌的那老小子,也只配给老头子点烟!”那老头说着,吧唧了一下,抽了一口烟。

  那为首的心里犯嘀咕,姓乌的老小子,说的是乌长老啊,这老头子也太狂了吧,“小老儿,口出狂言,今天连你一起杀!”说着掏出仅剩的一张夺魂符,趁那老头不备,直接飞他面门。

  那老头不慌不忙,甚至连术都没动,把手里的烟袋锅子对着那符一丢,啪!那夺魂符被烟袋锅子打的粉碎,直接散在了风中,而老头那烟袋锅子借着力又飞回到老头的手里。

  这次那为首的人才明白自己惹上了一个惹不起的人来,这老头什么来头,有些本事的除了乌长老,就是叶三言的师父吕老头和那李老头,这老头哪里冒出来的。

  “哼!一群人打一个也不嫌害臊,要是你们一打一,老头子才懒得管你们这事,他吕老头的徒弟一打一死在你们手里,就算他吕老头也说不出什么来。”老头吧唧又抽了一口烟,“可你们不要脸,对付这两个啥也不会娃娃,我老头子就看不下去了!”

  那边正对付行尸的叶三言一听,这老头居然认识师父,想来道行也不会低,心里窃喜,刚才还担心张轩成他们,这下好了,有那位老前辈在,自己可以放心对付这行尸了!

  另一边,那老头还在骂,“你以为你们做的那些担因果的事老头子不知道,记住喽,这因果可不是好担的!”

  “要你多管闲事!”为首的那人手上打不过,嘴里还不服!

  老头嘿嘿一笑,手腕一甩,那烟袋锅子直接朝那行尸飞了过去,直接打在行尸的面门上,轰的一声,那行尸就被打倒在地,而烟袋锅子被弹回了老头手里。再看那行尸,眼里,鼻孔和嘴里的煞气全部冒了个干净。

  “小子,用符烧了它!”那老头提醒叶三言!

  叶三言立刻掏出一张符来,念咒催符,手指一捻,符无火自燃,接着丢到那行尸身上,轰的一声,火瞬间大了起来,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臭味!

  那为首的黑袍人,一看明显打不过了,立刻带着人跑了,叶三言刚要追,老头制止了他,“算了,他们担了这么多因果,它会对付他们的!”说着指了指天。

  叶三言听了老头的话,回过头来,对着老头一拜,“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老头嘿嘿的笑了两声,“这吕老头的徒弟怎么这么懂规矩啊,你师父可不是这样的!”

  “前辈认识我师父。”叶三言猜的果然没错,这老前辈认识师父。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老头没有直接回叶三言的话,然后伸出手,“那东西拿来吧,老头子给你处理咯!整天带在身上,戾气太重了!”

  叶三言自然知道是什么,乖乖的把孙可馨的那枚玉佩交到老头的手中。

  “行了,老头子走了,有缘再见!”说着抽着烟袋就迈步往前走,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你兜里的那东西能救那个女娃子,直接吃了就行!”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叶三言这才想起在旅馆化的那口怨气,叶三言再次朝老头拜了一拜,随后和张轩成一同赶去孙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