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八百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回刀斩鬼力赤

八百击 英雄被水煮 2959 2020.11.22 07:21

  鬼力赤来回折腾了三次,李卫气笑了,“娘的,还怕死?只要怕死就行,来呀,缓军推进,马踏土剌河,兵进土拉城,老子要拧下也先脑袋当尿壶使,对了还有你鬼力赤的脑袋小爷也要了,不过你还真的没有资格呈小爷尿,就当个公共尿壶吧,怎么样“?

  鬼力赤气的是差点从马上掉了下来破口大骂“你真的是活腻歪了,今天不弄死你,真的是不知你鬼爷爷几只眼,给我冲“!

  手下骑兵刚冲了几十米,一见人家骑兵一闪,那多连铳又推出来了,吓的勒马又退回去了。

  鬼力赤真的是气的干瞪眼,无奈说“小子,要不来场草原上勇士之战如何“?

  李卫笑说“比什么?比吹牛逼吗?那我不用比了认输甘拜下风“。

  鬼力赤哭笑不得说“双方将对将,来场公平单挑决斗如何“?

  将领单挑乃是古代军事史上的极少个例,因为培养一个有一线军事才能的人实为不易,一般不成明文规定或禁止这类冒险行为,军队严禁高级将领单挑,但是以这类小规模决斗去替代群战,以便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也不是没有,个人英雄主义在那也有。

  李卫说“行呀,这样你再加上九个,小爷一战十,行吗“?

  鬼力赤这个气呀,“这吹牛逼你是祖宗,不用,我一人即可“。

  李卫心中乐开了花说“小爷一个唾沫一个钉,就一打十“。说罢下马让人将那多连铳推上来,自己一扶枪架说“来呀“!

  鬼力赤心说,你用这个打呀,老子也能一战十。

  忙说“不用这个,公平一对一马上的决斗,明白“?

  “明白,太明白了,不就是真刀真枪干一架吧,行呀,你派一个人出来吧“?

  鬼力赤手下一名千夫长是策马而出。

  林平请缨出战!李卫也是要鼓舞士气点头允许说“小心点“。

  林平是手持丈八枪冲出方队直奔敌将,长矛如毒蛇吐芯直插敌军咽喉。

  敌将闪过,一刀将蜡木枪杆劈为二段,反手一刀直奔林平脖颈而来。林平铁板桥一躺马背,左手断矛砸向敌将面部,敌将一歪头闪避功夫,林平右手断矛紧跟而至,敌将忙再躺马背上闪避,刚一直身,林平腰中战刀已闪电出鞘,挥刀向上,敌将大叫一声面部被剌开了一道血口,血流满脸,双目无法看清,林平收刀为刺只入敌将咽喉,敌将落马气绝!

  鬼力赤一见是亲自举刀赤膊上阵,开春的天说不上寒冷但绝对不会暖和,可见鬼力赤也绝对是一悍勇之人。

  李卫一见让林平退下,拔出战刀策马而迎。

  鬼力赤马奔使用蹬里出刀要斩李卫座下马腿,李卫也是还以蹬里出刀,二刀相格火光四溅,声音刺耳。

  李卫知这货力大。双方全以回手刀回斩对方,双刀相撞又是刺耳之声,鬼力赤也是吃惊不小,这家伙虽瘦但力量绝对不小。

  二马再合鬼力赤知道如果拿了此人或杀了此人,敌军必不战而降,双脚踩蹬是借助全身之力双手搂刀力劈而下。

  想象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李卫知这一下力敌不一定是对手,一个字就是,赌!不躲,战刀如电直插鬼力赤心脏要害,以命搏命!

  鬼力赤无奈只好收刀去架,李卫抢的先机,刀刀如风,直奔鬼力赤面门连砍带劈,八百击不是白练的,如打铁铺子一般是叮叮当当直响,鬼力赤是手忙脚乱招架,李卫是一气就是近百刀,看的两军将士目瞪口呆,太疯狂了。

  鬼力赤也是醉了,怎么老往这一块地招呼呀,不招不行,这弄了脸上一刀重则丧命,轻则也毁容呀,这抬刀护脸成了规律了。

  可这猴子太坏了,砍一刀还呟喊一声“砍脑门“。一气砍了百多刀后,是出刀不施全力了,终于又过了二十刀,刀一变向一刀直插向鬼力赤小腹处。

  鬼力赤还伸刀去挡呢“哟,怎么挡空了,不喊了,不好,换了路子了?哎呦“。一下从马上落地,捂着流血的肚子痛的跪地直骂“你小子使诈“!

  李卫策马挥着缺口斑斑带血的战刀说“娘的,什么时候咱俩光说砍脑门来,傻蛋一个,你看,这刀如锯这上面还沾着点你那猪大肠子呢“。

  这一说,鬼力赤是感觉到疼的更厉害了,咬牙跟呛着往回跑,心骂手下这帮人怎么不出手救自已呀。

  草原上勇士一对一决战,不可出手相助这是草原上的铁律,否则会让人终生看不起。

  李卫夹马飞驰追了上去扬刀说“本帅怎会放弃三军将士公用尿壶“。闪电一刀从鬼力赤背后透胸而出,戳了个透心凉。

  李卫战刀一挥大叫“杀过去“!手下士兵是如狼似虎催动战马三面出击。

  斩其主将,挫其峰芒,敌无主将如蛇无头,斗志俱无,无心应战,有人拨马仓惶而逃,这种低沉士气一传十,十传百,敌军仅有的那点斗志灰飞烟灭,让明军是好一顿屠杀。

  夕阳西下,草原如血,尸横数里,鲜血将大片草原染的艳红刺目。

  一战歼敌三千余人,缴完好马匹足达千匹,战甲刀剑二千余件,箭簇五千余只。明军只有三十余人伤亡,而且胡人又喜带金银耳环及金很首饰,这一顿从尸体上搜刮居然也大为可观,二战取的完胜,明军无不振臂高呼,士气高涨,斗志冲天!

  李卫大喊“边关铁骑,每人双马,全体都有,急行军方向翁金河“!

  趁着天未黑,这队明军是怒马急驰,万匹战马足可踏的草原大地直颤,向着前方而去。

  也先收到败兵传回战报,鬼力赤战死损兵过半,不亚五雷轰顶,又惊又怒,当得知带队深入草原的是李卫时,更为震撼,下令集齐五万人马要歼灭这只孤军。

  手下左王把秃王亲自带军决定在翁金河之处痛击明军。

  这时也先又收到了,左右各有二路明军精骑已出戈壁滩,已入大草原直奔燕然山和汗山而来。

  也先愣了惊呆了,也先知道麻烦了,什么情况?这是要吃掉我呀?惊恐之下迅速召开会议,也先知道擒贼先擒王,只要拿下李卫即刻瓦结明军。

  下令集起凡能上马可开弓者三十万人,由左王把秃王带兵八万奔赴燕然山抗击左路明军。由军师颜帖木尔带八万兵入汗山抗击右路,自带十万大军直扑翁金河阻击歼灭这只精兵。并且下令“左右两路人马必须阻击决不能让敌人汇成一股,如有阻击不力者敢放敌军而过者,杀“!

  二将领命是迅速调齐人马连夜出军。

  一场围绕燕然山,汗山和翁金河的阻击战,攻坚战游击战,即将打响。

  三月一日,李卫精锐到达翁金河近处,见瓦剌大军背靠河流已安营扎寨,并且设有拒马桩,塞门刀车还有大量的木蒺蔾和铁蒺蔾围营房之前。

  李卫与林平上前观察敌型。这时已收到飞鸽传书,知丁宁,李杰人马已全部遭敌阻击前行之路。

  李卫笑了说“行呀,这动作不慢呀,可没有想到小爷还有另外两路吧,下令三路人马严阵以待,只可守不可攻,更不能放敌而回,游击而战,牵敌主力,违令者,杀“!

  焦礼正带三千骑是才出戈壁滩迀回燕然山以东而行。徐昌带队从汗山以西穿插,两队这一绕虽然是多出近千里,但是也避免了敌军发现,两队骑兵凡一路遇胡人男性是一个不留,女子全部捆绑于帐中,任其自生自灭,将胡人牛羊是有多少宰多少吃多少,日夜行军,每天只休息三个时辰。

  瓦剌三路大军见明军虽然人少,但是个个彪悍杀气逼人,并且就在十里处也是摆兵布阵进行对持。

  这次李卫直接下令占据有理地势,挖了二道长达二里半圆形战壕,火器营负责防御,骑兵在后负责火器营的两侧及后卫。并且在战壕前也是用挖的土,以夯土与木搭成框架的水湿夯实为主,搭成了数层相隔半米的土墙,土墙上还露有削尖的木棒,用来阻止敌军马冲之威力。

  也先也不是不想发动攻击一口吃掉对面这股势力不均等的人马。可是害怕那连珠铳之威力呀,自己见过那玩意,鬼力赤逃回的手下又是怕追责战斗不力之过,便夸大其辞将那连珠铳火力威力无限放大,在将士们之间引起一片惶恐。

  也先知道敌军深入,后继粮草如不及时供应,日久断粮必乱退兵,然后趁其退兵击之必胜,下令全军对持!

  可也先真的是小瞧了这猴子,一连数日这猴子将所过之处牛羊是连杀带掠,顿顿大肉偶尔士兵们还喝上口小酒,这生活比自己都好。

  也先直骂“这个样子一看就不是吃自己的,谁舍得如此吃法?这是专门来吃我的,真的是可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