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好国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1、不单单是为送礼吧?

明末好国舅 泉释一切 2096 2019.01.12 23:29

  张璟府邸大堂内,驸马万炜神色焦急的坐着,他的手指,不断敲击着身边的桌子。

  显然,等不到张璟,万炜的心里很慌。

  “驸马爷,这事情应该没事吧?”万炜身边,一个中年男人,忧心忡忡的问万炜道。

  “难说!”万炜摸了摸下巴,摇头道:“我和张璟这人不熟,还摸不透他的脾气。”

  “那可怎么办?”中年男人听了这话,眉头更皱道。

  “能怎么办?等着呗!你说要不是你,我能惹上这乱子吗?你倒是能耐了啊,和薛濂那混账一样,都敢惹张国舅了啊!”万炜怒喝道。

  “驸马爷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好,我哪知道会出这事,回去之后我定然要好好教训剩下的人,保证绝不会再有下次的事情发生。”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交给张国舅,让他收拾你!”万炜听后,怒极大喝道。

  说话同时,万炜用力拍桌,“啪”的一声,直把那中年人吓得半死,连忙起身,站在万炜一旁哆嗦行礼,连连认错道:“不敢,不敢……”

  心里面,这中年人深怕他背后的万炜这个后台要丢卒保车,直接把他交给张璟处置。

  那样的话,他可真是要受那不白之冤了。

  这中年人叫麦仁,本来他和张璟应该是没有任何关系的,然而,却因为手下男女联合外人陷害张璟,可以说是天降横祸的与张璟联系到一起了。

  麦仁不是别人,正是那张璟被赵如龙、李超等人联合妓院男女,一起陷害霸王嫖的醉花楼的老板。

  而麦仁这次和万炜来府,自然就是为醉花楼的事情道歉的。

  本来,麦仁是不知道他信任的管事吴富贵,联合下面的妓女陷害张璟的。

  只不过,随着那日张璟带锦衣卫把吴富贵等人抓走后,醉花楼里的人连忙时在山东物色少女的麦仁,才知道醉花楼惹了乱子,连忙赶回京师。

  可抓人的是锦衣卫,麦仁虽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也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告知万炜。

  麦仁生怕他有什么不干净的事情,和锦衣卫有联系,那样的话,就是万炜都不会保他。

  锦衣卫代表皇帝,万炜可就是指着皇帝吃饭的,就算麦仁再能给万炜捞银子,万炜也不会保麦仁的,故而,麦仁只能暂时派人多方打听。

  不过,锦衣卫本就神秘,麦仁有五城兵马司、顺天府、刑部等朝廷的路子,但唯独没有天子亲军锦衣卫的路子,所以他废死了劲都没查到锦衣卫抓人的内幕。

  只是知道,那段时间里醉花楼有个张璟的监生霸王嫖,曾经被吴富贵等人抓送官府了。

  不过,当时能得到张璟和张嫣关系的人,都是手能通进宫里的达官显贵,麦仁显然做不到这一点,自然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直到后来,帝后大婚,张璟被封为国舅后,麦仁才得到吴富贵等人的消息——吴富贵等人因为通虏,是建奴奸细,被锦衣卫人赃俱获,审问查证无误后,在帝后大婚前被直接斩杀狱中。

  听到这消息时,麦仁直接懵逼了。

  吴富贵和他醉花楼的妓女是什么德行,麦仁能不知道?

  他们怎么可能通虏,和建奴有勾结?

  里面一定有鬼!

  可是,麦仁他查不到内情。

  当下,意识到这事情自己的能量太小,而事情又不得不查的麦仁,只能火速去找万炜这个后台了。

  而万炜听到事情涉及锦衣卫,当然不敢怠慢,生怕皇帝是想找他们这些老皇亲的茬,所以找了好多关系,终于查到事情缘由吴富贵等人竟是他们惹了张璟。

  消息还好,虽然不是皇帝要找他们麻烦,但却是他们手下的人惹了张璟,间接让他们遭罪。

  想到张璟和皇后的关系,他又受皇帝信任,身为远系皇戚,竟然少有的委派官职,再加上前番薛濂的事情,万炜真是怕了。

  生怕张璟会报仇的万炜,可没敢抬着比张璟辈分更高的老皇亲的架子,连忙带着麦仁前来赔罪,免得真出什么乱子,后悔莫及,这才有今天的事情发生。

  大堂之外,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万炜和麦仁听了,连忙向大堂外看去。

  “万驸马!什么风把您这位贵人吹来了啊!”远远的,便听到张璟爽朗的声音喊来。

  听到这声音,万炜和麦仁对视一眼,都松了口气,看样子,张璟没打算和他们作对。

  当然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所以还是得赔礼才是。

  “没事!没事!今日得闻张国舅新官上任,特别带了点礼品过来庆贺,聊表心意。”万炜笑着去大堂外迎张璟道。

  他笑容满面,完全没有适才的焦虑神色,一看就是人精老江湖,标准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那种。

  “万驸马说笑了,论理来说,您还算是我的长辈,应盖是我登门拜访才是,怎么能让你亲自来我府邸呢?”张璟客气着,眼神却是扫射着大堂内。

  确实如二宝所说,大堂里的桌案上,放满了礼品,而且价值看着都不菲。

  万炜带了不少礼物来,张璟心里顿时嘀咕着,他和万炜之间,有这么熟悉吗?他们不过就是帝后大婚上见过一面,他至于要送这么多礼物给自己吗?

  虽说新官上任,有人为了结交,送礼庆贺很正常,但也不该在两人还不是很熟悉的时候,就送这么多东西才是。

  这里面,猫腻很大!

  万炜这家伙,想干什么?

  无事不登三宝殿,张璟看着笑容满面的的万炜,顿时警惕起来。

  “都是亲戚,那需要那么多客套礼节,不过,说来咱们日后多相互串门,那是应该的。最近,我府上请来了一支江南的戏班,改日请你去听戏,千万不要不来哦!”万炜可不知道张璟心里想法,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寒暄着。

  说实话,这招很厉害,张璟也不由得跟着万炜的节奏,摆手道:“进屋再谈,请!”

  “请!”万炜同样摆手回道。

  刚到大堂内,便见到大堂里那明显不是仆人装扮的麦仁,不由疑惑道:“万驸马,这位长者是?”

  万炜顿时语气有些支吾道:“他是京师醉花楼的老板麦仁。”

  “嗯?”张璟闻言,诧异了一下,看了眼麦仁,话中有话道:“万驸马此来,不单单是为送礼吧?”

作者感言

泉释一切

泉释一切

感谢书友越来越无奈的10元打赏

2019-01-12 23:2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