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水浒争渡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笑面虎朱富

水浒争渡传 斯蒂芬·铁 2162 2019.03.15 23:34

  王伦笑道:“只是时机未到,闻先生日后必能看到此人上得梁山。”

  正说话间,金三脚从门外进来,喘吁吁道:“公子,那鲁大师到了城外了。”

  王伦听了,起身道:“诸位,万事俱备,明日便可行事。”

  鲁智深,史进见到王伦时,已是二更天,客栈内依然灯火通明。屋内围圈坐了九,十个人,王伦打量了史进,拱手道:“九纹龙之名,鲁大师早已提过,今日得见,才见好汉风采。”

  史进听那鲁智深说这杨公子就是那王伦,忙道:“杨公子见笑了,小人不过是江湖小子,有幸识得鲁大师而已。”见李忠在座,忙给李忠见礼,道了声师傅,李忠心满意足,领了史进给众人引荐了,九纹龙名头虽不甚响亮,提起他师傅王进却是人人知晓,鲁智深禅杖放在一边,只顾端了碗酒解渴。

  李忠见鲁智深对他还算客气,也放了心,闻焕章,周昂对鲁智深早有耳闻,都知道这个花和尚大相国寺菜园子倒拔垂杨柳,当真神力,周昂自信武艺纯熟,却绝无此神力,今日见了这和尚真身,方才心内感叹,如此身躯才有此神力。那个九纹龙才二十出头,却也是一寨之主了,也必定一身好武艺。

  闻焕章道:“杨公子,既是各路好汉已然齐备,敬请发号施令。”

  王伦也不客气,说道:“我已让人去通传那黄安,明日午后,进攻水泊,不过让他们放慢了速度,只上了金沙滩,便可投降了。”

  史进虽说听得不太明白,见众人神态自若,鲁智深也只喝酒解渴,想来这必是早有安排。

  “周教头,曹正听令。”王伦正色道:“明日带了二龙山二百喽啰,自有那何观察带你等先赚取济州府府库,换上官军衣甲军器,然后赚取济州北门,如遇反抗者斩之。”

  周昂和曹正忙起身道:“周昂,曹正接令。”

  “李忠,鲁智深听令。”王伦道:“明日带三百喽啰,进取脚行车马,府衙车架,跟上周教头,曹正将那府库搬空,出北门去那泊边酒店聚合。”

  李忠,鲁智深也起身接令。

  “杨制使,史进听令。”王伦道:“你二人带了四百喽啰将府衙围了,不许出入。反抗者斩之,待到将那府库搬空了,你二人在断后撤出,去那酒店聚合。”

  杨志和史进听了,也起身接令。

  王伦又道:“诸位约束好手下喽啰,不可骚扰百姓,不得调戏良家妇女,不得私自藏私,若有发现,当场斩之。”

  姜太虚忙道:“公子,都分了事做,我做些什么?”

  王伦道:“你就去做这执法官,若有发现,你就先杀了,你不是要研究毒药么?正好可以用用毒,不听号令的,随你试用。”

  众人心中一凛,心道:这还不如一刀砍了痛快。

  张三见众人分配完毕,问道:“公子,我等几个可有任务?”

  王伦道:“你们几个先去和何观察接出那白胜夫妻,与黄团练接了家小,住在本店,明日和锦儿他们会和了,先出北门去泊边酒店。”

  位于水泊南面的酒店离着梁山最远,却是离这济州最近,朱富自接了哥哥朱贵书信,即刻收拾了,派人给那李逵老母送了银子,有那心腹伙计愿意跟随的,一并带了,赶了两辆驴车,来了梁山。朱贵带了在聚义厅引见了。

  晁盖见是朱贵兄弟,也请朱富坐了吧交椅,那酒店已然建好,正要选些善于经营之人,正巧这朱富原也是开酒店的,一副笑面,还真是个好掌柜,吴用便让他来到这家酒店。

  朱富见了这酒店,心道,可比我那店气派多了,前店后栈,居然还有间水亭,朱贵这几日更是常来走动,暗暗传授些看人行事,招揽好汉的本事,心中渐渐安定下来。

  这晚过了二更了,酒店不见些生意,朱富记着哥哥吩咐,要过了三更,这酒店才能闭店,有时候朱富真有些怀疑,我这是做贼了么?每日只是坐收些财物,发放些铁牌,登记些商客名字货物,我这这做贼的居然还要给那些行商套些近乎,有时还要派些喽啰伙计,做些摆渡生意。朱富坐在水亭,给自己筛了碗酒,自斟自饮起来。

  “朱头领,店外来了几个客人,骑马来的。”一个伙计跑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朱富见伙计慎重,知道来的不是常人,跟着来到前店,只见店内坐了几个人,一个书生打扮的,摇着把纸扇,右边上坐了一个大汉,面皮上老大一搭青记,腮边微露些少赤须,提了条朴刀,左边做的是个胖大和尚,怒目金刚一般,墙边倚着一条浑铁禅杖。

  朱富忙过去招呼道:“几位客官,这大半夜的,是要吃酒还是住店?”

  那书生笑道:“你是笑面虎朱富么?”

  朱富一惊,忙道:“正是小人,不知这位公子何以得知?”

  那书生也不答。却问道:“让你带给李逵老母的银子可曾送到了?”

  “哦,那个送到了。”朱富惊道,此等事只有哥哥朱贵知晓,此人如何晓得?

  那书生道:“那银子是我让你哥哥捎带的。”

  能吩咐哥哥朱贵的人,山寨之人都已认识了,这个莫非是哥哥提起的那个大寨主王伦?

  朱富换上一副笑面,问道:“请问公子可是这山上的?”

  那书生笑道:“小可正是王伦。”

  朱富听了,忙伏地而拜道:“朱富不识得大头领,还望恕罪则个。”

  王伦忙搀起来说道:“朱富兄弟,不知者不怪,你我初次见面,不必多礼。”

  朱富忙让王伦后面水亭说话,吩咐伙计上些好酒,更有烧鹅烤鸡,一应端上。

  王伦问道:“你哥哥朱贵可好?”

  朱富道:“哥哥倒是常来走动,教我一些山寨规矩,说些江湖事情。”

  王伦道:“你这店明日可召集倒是船只?”

  朱富道:“大头领,今日济州府官兵征缴的紧,这水泊四周的船家大多吧船划到上山去了,还有不少索性入伙了,不过这几家酒店间往来货物客商经常来往,只要提前与那水军头领阮氏兄弟说了,要多少船都可以。”

  王伦道:“如此,今夜便去派个人,与那阮氏三雄说,明日傍晚,派一百条船来,说是有那东京来的大客商,要山寨派船运送货物。”

  朱富听了头大,问道:“大头领,这是要运什么货呀?”

作者感言

斯蒂芬·铁

斯蒂芬·铁

求收藏,投资,推荐票!

2019-03-15 23: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