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开棺有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埋儿煞(二)

开棺有囍 唐儿蜜 3496 2019.02.11 17:09

  全城都在死小孩!

  顾倩倩往上使劲巴拉着自己头发,下意识揪——迄今为止,她一个活孩子都没见到:

  互相依偎、卷曲着倒在墙脚的小乞丐……

  躺门板上,被停搁在街角不知道谁家小儿……

  紧闭门户里,维持扑倒时体态面朝下,手里还捏着拨浪鼓的胖娃娃……

  更有甚者,大户人家,被一群男女围着嚎哭从小到大整串尸体……

  医馆前汹涌人头,不认命的大人们撸了袖子打砸推搡,绝望者或失神愣怔、或嚎哭萎顿,其中裹挟长长短短不再动弹的小人儿们……

  食物中毒?

  不像。

  ——可能吗?全城都在同一时间中毒,大人没事,光死小孩?可能,但概率太小。

  难道,有人刻意下毒?

  顾倩倩心底里其实更偏向瘟疫,但即便是很烈很烈的种瘟疫,总得有个传播时间。而且,这太无声无息,尸体看起来都好好的,没有斑、疹、溃烂、伤口,甚至大小便失禁什么的……哪哪都好好的,跟瞬间睡着了一样。

  更像……传说中针对特定人群的精准化武(化学武器)。眼前境况,针对的,估计是十多岁以下儿童?

  擦身而过,“埋儿煞”这个词,突兀地飘进她耳中。

  嗯?

  好熟,哪听过?

  顾倩倩立马想起,哦,是了!先前在屋里,自家“爸妈”提到,还有“药王”、“黄泉镜”什么的。

  赶紧回身找。

  说话的是两个少年,一个十七八,另一个顶多十四五岁,正急急连蹦带窜往前跑。年长那个背上用被单捆了个小小的身形,看不见头脸,只一对没穿鞋袜的小脚丫露外面,白里透青,随颠簸支楞着晃动,左脚踝上系了条红绳。

  顾倩倩跟上去。

  “哥,哥,怎么办!医馆已经不收了……”年纪稍小那个,边从后托护着前方被背的小孩,边忍不住伸手进被单摸一把,越摸越心慌:“怎么办?哥……小妹好像很凉。”

  “大夫不管用!”他哥满头汗,“去完颜府,他们是老牌家族,”沉声,“‘埋儿煞’发生不是第一次,他们家那根独苗跟小妹一般大,肯定知道怎么应对。”

  哦?有人有解?

  哥俩狂奔,顾倩倩赶紧跟。

  —————————————————

  这里就是完颜府?

  顾倩倩皱着眉头,看天光下黑底漆金的门第匾额、锃光瓦亮铜钉大门。

  门口人比医馆前还多,堵了整条车马巷,吵闹的、嚎叫的、哀求的……好些带了“病”孩子,闹哄哄,统统要求见什么人,统统被门口手持棍棒家丁模样的大汉拦住往外赶。

  豪门?估计是。

  顾倩倩回头看一眼。家丁人多,凶得很。先前那对兄弟正跪在门口一个接一个磕头,大哥直叩得额头见红……可怜。

  这姓完颜的家族,难道真有办法?为啥见死不救?

  突然想到,他们进不去……但她可以呀!

  顾倩倩直接飘过拦门的家丁、穿墙入院。

  完颜家正厅挺气派:宽敞、梁高,柱雕牡丹、天花板满布“福禄寿”彩绘,地脚线、屏风都漆金的,桌布和帷幔丝绸质地,大红色地毯估计踩上去能没过脚面。

  这样的背景中,顾倩倩的心直线下沉。

  因为完颜家的人也在哭:

  年轻女性们拥坐在一起,惊慌失措的、低头抹泪的、抽泣太狠险些上不来气的、捂着嘴瞪大眼睛泪水滚滚的……

  中年妇女夹杂其中,无声嚎叫、捶地,甚至整个人瘫坐在地上……都有。

  满头银发的富态老太太,满脸悲痛半闭着双眼,斜靠在厅正中央烟塌上,似乎已昏厥过去。

  屋里仅有的两个中年男人,都在跟前站着,长相相似:看脸年长那位,红了眼眶,偶尔用袖子遮掩着沾眼角;另一位双手攥拳似不甘心,嘴角抽动,目光狠狠在大厅中央来回游移,像要找谁打一场。

  大厅中央的圆桌,铺了厚厚锦被,仰面躺着个三四岁男孩,样子平平,打扮却十足儿童版红楼宝玉:白底暗纹绣金边长袍、裤,脚上青丝绢袜,胸前璎珞、金锁,头发以小巧金冠束着。

  眯眼,顾倩倩目光缩了缩——虽然脸色不算太诡异,但这孩子确实没有在喘气!若这便是那根“独苗”,完颜家的办法……估计玄。

  “爹,我们……要不然,干脆带寿儿……”躁动的那个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跺脚:“再不赶紧就来不及了,城主不能见死不救!”向圆桌前,太师椅上穿鸦青道袍的白发老翁喊。

  老翁满面悲色,似乎已因悲伤耗尽所有心神:“你不懂。”摆摆手,无力解释。

  “我怎么不懂?!”中年男子大急:“咱家卖的命还少吗?当年要不是为了城主,大哥他们……何至于死绝!我们家几十条人命难道换不来……”

  “小八!”旁边正抹泪的中年男子沉声断喝。

  “小八”狠狠地住声,但仍忍不住拍桌子,回怼:“二哥,这个可是你儿子!”

  看看桌上悄无声息的自家命根,腮边肌肉紧了松、松了紧,“爹,”“二哥”沉默片刻,终于试探着向父亲:“我听说,‘埋儿煞’每次只在一方世界盛行,只要没完全死绝,进入‘小世界’就可以活!”眼神透希翼,“城主的‘小世界’……”

  “‘小世界’不外借,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翁捶扶手,打断:“递了这么久帖子都不见……要肯救,早来消息了!”

  ——老头用“肯”,“肯救”,而不是“能救”。顾倩倩歪头。

  这时,“老爷,老爷!”门外奔进个管家模样的,禀报,“城主府来人了!”

  这声呼喊之下,所有人都像溺水者抓住浮物有了主心骨,瞬间满屋吸气音。

  “请!快请!”老翁猛用力,甚至跌跌撞撞站起身。

  十几双眼睛巴巴瞅着门口,报信的管家刚转身,门外已进来一人,捧只锦盒,对着老者站定、行礼:“完颜老爷。”

  “霍管事,你这是……”老翁抖着手,生怕搅了自己的希翼。

  也不抬头,“城主派我送丹药给完颜老爷。”管事递上。

  “小八”已忍不住,冲步上前,几乎是抢夺的动作,抓过盒子打开,一看之下:“这,这……培珠丸?怎么是培珠丸?!”瞠目喝问。

  ——从顾倩倩角度望去,他手里金线白瓷瓶,包装挺好,上面甚至清楚贴着张小条,估计写了药名。

  这就是救命的药?

  看满屋人表情,却又不像。

  “可是……”“二哥”强笑,對霍管事作揖:“培珠丸虽然贵重,可……那是求子保胎的药啊,没听说能救治这……犬子是中了‘埋儿煞’,不是……”话说半截他自己却突然明白过来,脸上血色瞬间退去,喃喃:“城主的意思,意思是……”

  霍管事恭顺地接话:“城主的意思是,请府上节哀顺变,日后……早得贵子。”

  哈?!

  大约是最坏结果得到证实,那边,白发老者脱力般一屁股跌坐回椅子。

  ——“培珠丸”是安胎药,不治“埋儿煞”。言下之意:你家儿子要死了?那就再生呗。

  变相拒绝得好干脆。

  “你!”“小八”暴起:“欺人太甚!当初我们家……”挥拳头。

  “小八!”“二哥”反手拦在自家兄弟胸前,死死按住,回身對霍管事:“完颜家……完颜家阖府谢过城主高义!”抖着面皮。

  “完颜先生能明白城主苦心就好,”霍管事眯了眯眼睛,认真看了看进前“小八”暴怒的神情,冷冷:“请先生务必约束好家中下人,不要随意走动。城内最近不太平,遗失了贵重物品,戒律堂正在缉盗。”

  一声长嚎,原本趴靠在烟塌上的白发老太太,不知何时已起身,扑向老翁,疯了似的又抓又挠:“你还我孙儿命来!当初要不是你非要……你陪我儿子,大郎、三郎……”

  众人拦的拦,劝的劝,还有自顾哭喊的……屋里瞬时乱成粥。

  剩下霍管事戳在原地,摸摸鼻子,神情略尴尬。

  有够戏剧化的场景。

  顾倩倩单手托下巴。“小世界”,是玄幻小说里那种芥子空间吗?独立于主世界之外,自成一方天地的空间?听起来怪厉害。还有,这里的城主好坏,见死不救,如果有办法……全城那么多小孩呢。

  或者,要不要去城主府瞧瞧?

  边想,她边下意识捻动手指,指尖黑黑的,在哪蹭了脏东西。

  跟着这个霍管事能回到城主府吧?还有,城里丢了什么东西……

  随意低头看了眼,却冷不丁吓一跳:顾倩倩全程离地不高晃晃悠悠飘着的状态,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垂直的脚下竟堆积了薄薄一层纯黑色细屑!像正午大太阳人脚底浓重的阴影。

  这是什么鬼?!

  赶紧往旁边闪,想躲开。

  脚下细屑翻腾,仿佛风吹起黑玫瑰干花花瓣,居然不偏不倚,恰恰紧跟着移动。

  跳着脚,她快速连换了几个方位。

  没用!

  躲哪都跟!

  顾倩倩认出,这些小东西好像是在街上见过漫天飘的伪“PM2.5”!

  可,之前也曾进过好几处建筑,这些不明漂浮物分明不进屋、不沾人、不附着在任何东西上的啊!为什么变了?

  她眼睁睁目睹:小小一片黑,缓缓飘落,晃晃悠悠最终停在自己胳膊上,刚一接,触瞬间直透过衣服消失。赶紧撸起袖子,同样大小、形状漆黑的斑块,赫然竟出现在皮肤上!狠狠搓,不掉!

  认真观察,不难发现,仿佛纯属被微风吹送进来,时不时有小股这类“漆黑”零零散散打着旋飘入室内,别的地方都不去,单单找准了她欲盖拟彰地凑近。

  直觉:绝对要出幺蛾子!顾倩倩莫名心慌。

  但偏又不知道是什么,急!看巩怖片重要关头等鬼出来的感觉,背后汗毛竖。

  只片刻,身上、脸上已101斑点狗似的,开始呈现明显黑块。

  错觉吗?顾倩倩隐约觉得自己每染黑丁点,身型就不再飘得那么轻盈,正微不可查却切实、缓缓地往脚下那团漆黑里坠落。

  “喂,喂!”她向身旁人喊:“你能看到我吗?!喂!”试图求助。

  然而,虽然满屋子人、闹哄哄,哪怕近在咫尺,却没谁察觉她的存在,更别说回应。伸手去扯,直接透体而过(这倒跟先前相同)。

  ——仿佛是一张荧幕上同时播着两套电影,顾倩倩跟黑灰一套,其他人,甚至整个天地间的其他东西,都是另一套。

  要糟,要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