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庆余年之我是五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6章 锦衣入夜,重操旧业

庆余年之我是五竹 跟风成仙 3745 2020.01.16 21:35

  儋州的雨一下就是几个月,作为五竹的大主顾,刘护院年前回家省亲去了,这一下,如意酒家本来就不怎么好的生意,更加门可罗雀了。

  不过五竹作为一个生意人还是坚持开门,坚持营业,至于挣不挣钱,也许就和五竹开局说的那句话,咱开这个酒楼就是图个乐子。

  现在,真的就剩下个乐子了。

  后院中,范闲已经十三个月了,作为一名十三个月的天才婴儿,范闲的肤色白若美玉,五官俊朗若小姑娘,体格健硕,尤其是脸皮和屁股,非常厚!不管你怎么掐,这小脸蛋都不会变青肿和抽形,这就是五公子洗筋伐髓的功劳。

  范闲的幼儿教育该开始了,按照秀秀的想法,重金请个先生,教一下百家姓什么的,总归没差。

  然而五竹却只是轻蔑一笑,随后拿出来了一尺来高的书籍,然后告知秀秀,这些是自己闲暇时候,写的,丢了可惜,拿来给范闲做幼儿教育还是蛮合适的,你每天读给范闲,这些东西务必在三岁之前全部记住,三岁之后还有别的东西,像是音乐,体育,化学,物理,科学,自然……

  随后,五竹就潇洒的离开了,只留下秀秀看着那人头大小的巨书,足足一尺来高,再看书里面的字迹,密密匝匝犹苍蝇,一行行古诗,名词。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问君西游何时还……”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

  一首接着一首,秀秀飞凤眼里,满是星星,少女心几乎都要荡漾出波澜……

  这样的名诗雅调,根本听都没听过!甚至想都没想过!

  想不到先生这批量批发,还是那种随心而写。

  难道说,这些诗词里潇洒不羁的笔锋,才是真正的先生吗?

  文才武功,天下一品,他真的是人吗?

  可是,他刚刚还在搭自己肩膀和腰,和那些登徒子一个模样!

  难道说,我刚刚是错觉?

  从此,秀秀姑娘就陷入了一个纠结的问题中,五竹究竟是叫百晓生还是李寻欢,亦或者说,五竹本就是人格复合体?

  而五竹没想到的是,自从那些诗词给了秀秀之后,诗词就变了。

  本来五竹写给她的那些诗词都是名雅典范,可是秀秀姑娘喜欢唱小曲,一来二去就把那些诗词改编成了小词儿。

  “青青河畔草,二月春风似剪刀,花落知多少,今日少年明日老。”

  “空山新雨后,自挂东南枝,欲穷千里目,自挂东南枝,亲朋无一字,自挂东南枝,人生在世不称意,不如自挂东南枝。”

  “秋风肃肃晨风飔,菊残犹有傲霜枝,廉颇老矣,宛转蛾眉能几时?”

  “爷娘闻女来,举身赴清池,阿姊闻妹来,自挂东南枝,小弟闻姊来,琵琶声停欲语迟,横眉冷对千夫指,安能辨我是雄雌,亲射虎,看孙郎,一见知君即断肠,置彼周行,一树梨花压海棠……”

  后来,范闲的诗词文学方面点偏了,每每考试都被五叔暴打,范闲只能含泪不说话,自己婶婶的功劳说不得,否则叔婶混合双打就来了。

  而五竹呢,此刻正在处理龙首卷宗。

  龙首卷宗,儋州武林杂事,今天某个五品挂了,明天哪个四品让人杀了,是误杀,还是仇杀,兵器谱高手不知不觉失踪,是落草为寇还是入府为官,这些都要有个定案。

  五竹处理完厚厚的一卷宗案,打开了一个黑漆木密函盒子,这是四大龙首使用的尊字密函。

  五竹细细看着上面内容,嘴角扬起,不时评点几句。

  “南诏的人居然赊账率达到了两成!真是给脸不要脸了!敢欠我百晓生的钱,下次让他们尝试一下雷猴王的饥饿营销大法!”

  “比起来南诏,人家东夷城的人就很守规矩,别的不说,人家先交了一年的预定金,还有不少组织申请成为天下第一楼的分部,想要在兵器谱发售里分一杯羹,嗯,回头有空了去东夷考察一下。”

  “话说回来中州监察院这就有点不通情理了,明明江湖事儿,你却不让我卖给北齐兵器谱,你这不是影像我生意扩张吗?如果北齐那边来个兵器谱,我这不是有竞争对手了吗?看来得找个熟人去南庆那边吹吹风,费介不错,上次郝掌柜还送给他五千两白银,这次我送他一万两,他一定会出手的!”

  “……”

  五竹读着,读着念道了一篇人物情报,情报是东夷城一家叫孔雀山庄提供的,孔雀山庄是东夷城的二流势力,三个月前,随着第二版兵器谱抵达东夷城,孔雀山庄就很敏感的发现,这是一次提高自己武林地位的机会,他们的庄主,孔雀先生趁着兵器谱银两回来的时候,多送回来了八千两银子,说是想做兵器谱下家,给兵器谱发掘东夷高手,从而为制作东夷的兵器谱做准备,作为报酬,百晓生兵器谱的贩卖权要给孔雀山庄。

  五竹对于这孔雀先生的提议没有反对,毕竟五竹的兵器谱是要走出去的,只是,五竹附加了一个条件,我有监督权,你贩卖的价格,内容是否篡改,我都要监督,我不能让你败坏了我的名声,这一点,孔雀先生也没反对,于是,不时的过个几天,就会有飞鹰传书,把东夷高手的情报传递回来。

  今天这一次传递回来的高手,是五竹曾经听说过的一个高手,东海之滨,十里桃花,稷下学宫李太白!

  七个月前,武林大会初开,稷下学宫的丹丘生和战神宗吕温侯路过,丹丘生言道,你吕温侯厉害也厉害不过李太白,他一成功力就破了你的天龙破城。

  今天的这位东夷高手赫然是李太白。

  人物资料里,一个背影素描栩栩如生,老者披散白发,身着奢华的白色狐裘衣,长长的羽麾扬起,大雪天里,他手持长剑,古剑参天,笑傲苍寰,端倪是一个潇洒不羁的老剑仙风范。

  素描之后,孔雀先生记录。

  姓名:李太白

  性别:男

  年龄:不详,八旬以上

  武道:太白剑道

  功力:不详,八品以上

  门派:稷下学宫

  师傅:半师夫子,得过夫子半句点悟。

  徒弟:无

  夫妻子嗣:无

  生平:八十五年前,曾经进行六千里游历,八十多年里,稷下学宫都以为他已死。但是却没料到,有一天东海结冰,大雪连下数天,夫子说,有故人归来,设宴十里。那一天,一个落魄的老叟提着一柄木剑回了稷下学宫,夫子与他讲,六千里,没有下酒菜,怎么办?李太白扬剑,万雪飞扬,观望东海冰穹,仰头一饮,系好酒壶,扎起长衫,若大鹏鸟,扶摇而上,御剑远去,这一来一回,百里远,半柱香时间不到,李太白扛着一只十丈锦鲤龙鱼归来下酒。自封太白剑道,此剑道又叫忘情剑道。

  人物名言:人生一事!谁不是一边行路难,一边乘风破浪?

  五竹看着李太白的话语,念诵有声,“仗剑当空千里去,一更别我二更回,好个潇洒的剑修啊!”

  “这等风云人物,如果能够见一面,那想来是极得意的人生快事啊!”

  五竹念叨这里,手轻轻的抚向了放在桌案,尘封许久的春雷剑,剑柄之上那黑色纹路犹若曾经最黑的夜穹,让五竹怀念着穿越来的第一个杀机重重的夜幕。

  也不知道天字十三杀的那个黄耳现在死了没有?

  如果没有,我倒很像和他试一试招!

  试一试现在三品的我和六品的他,谁更强一点!

  五竹想到这里,猛地拔剑,春雷剑漏出来了半寸寒光剑芒,剑身如镜面,照耀着五竹的容颜,永远不老的容颜,不算太帅,但是绝对耐看,一对英气熠熠的招子里满是渴望和向往、

  我在向往什么?

  我在渴望什么?

  是曾经丢球时代的潇洒快意人生吗?

  五竹把剑合拢了起来,闭上了眼睛,不住告诉自己。

  我是百晓生,我是龙首,我的人设不会武功,我若出手,人设崩塌,我就完了!

  但是没过太久,五竹忍不住,又睁开了眼,心里烦躁的厉害,这种自我催眠根本没用啊!

  五竹很清楚自己的情况,如果自己一直没有办法释放心里的这种渴望,那很有可能以后变成心魔,让自己误入歧途。

  得出去找些事儿干了!

  想明白了这点,五竹打开了另外一个暗格,暗格里,有数个黑皮做的箱子,那箱子打开,里面有一些奇怪的衣服,衣服上还有一张字条。

  五竹拿起了字条,字条上一行字迹熠熠放光。

  “姓名:楚留香!”

  “年纪:三十!”

  “武功:轻功,探花指!”

  “势力:武帝城!”

  “身份:暂时未用……”

  鲁迅说,人在江湖走,不能没小号,人设就是小号,五竹的小号很多,只是很多都没有使用。

  至于武帝城这个势力,是前些天,郝掌柜喝高了在酒宴上试探自己,结果反而被自己套了话,原来他们三一直以来小心对待自己,是因为自己背后有个武帝城。

  武帝城是什么,五竹很蒙,尤其是当郝掌柜说这个消息是费介给自己说的时候,五竹很想说,费介我根本没有单独见过面的好不好,他哪儿知道什么武帝城?

  不过,五竹没傻兮兮说这是假的,而是以假乱真,以郝掌柜诸多人武帝城高手印象,开始制做了这些人的人设小号,诸如人皮面具,衣服,一个个标的整整齐齐。

  五竹把楚留香人设丢开,又打开了几个箱子,这些都不是自己满意的人设小号,终于找来挑去,五竹找到了一个陈旧的小皮箱,里面只有一袭很破的侠客服,一张人皮面具,人设字条上写着。

  “姓名:荆无命。”

  “年纪:二十六!”

  “武功:十步剑法。”

  “势力:武帝城!”

  “身份:暂未使用。”

  五竹看此,微微一笑,拿起了荆无命的衣服,今夜,当锦衣入夜,重操旧业!

  PS:说下更新情况,因为我是作死双开党,另外一本书是个八十万字的DNF小说《我给DNF指条明路》,而那一本老书,是我的衣食父母,是我所有收入来源,所以老书不可能断更少更,那是跟钱过不去,所以这本新书更新量有点少,大家别见怪。

  过年期间破事儿不断,我保持一天一更,过年之后,老书差不多百万字了,这本新书就恢复双更,上架之后三更保底,谢谢支持。

  我想写一本类似于雪中的高武小说,不要那么多的系统和能量,多一个有温度的江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