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的废品帝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 啊...这...

我的废品帝国 我在二次元 3584 2020.08.02 00:34

  废品区往西北步行半小时距离,森林地带。

  罗怡诺有所思,复述一遍刚听到的情报:

  “也就是说,附近的村子名为日暮村,森罗家的领土,种植小麦为生,人口大约三百么。”

  “没错,你想知道的我们都告诉你了...至少把内裤还给我们吧!”

  胡子拉渣的大汉赤身裸体,仅有叶片遮住关键部位,双手被自带的麻绳绑在身后,跪在罗怡面前被逼问。

  事情的经过并不复杂,埋伏的绿林强盗们发现罗怡一行人,一名青年,一名半兽人少女,二十名裹着破袍的家伙(废品护卫),从穿着装束判断,大概是森罗家的难民。

  本想绑了他们卖给奴隶商人,结果破袍人的战力出乎预料的高,主动出击的绿林强盗们意外翻车了。

  讽刺的是,他们还被自己准备的绳子被绑了,变成现在的局面。

  看在对方乖乖配合的份上,罗怡没收强盗们的钱袋,让穹和下属丢回衣服跟内衣:

  “不好意思,拿了你们一点生活费。”

  “不麻烦,不麻烦。”

  盗贼们脸上笑嘻嘻心里mmp,陪笑到自己都觉得下贱。

  可是,动弹不得的他们就是受困的猎物,不讨猎人欢心的话,刚才‘乖乖配合就放他们离开’的承诺,说不定对方会反悔。

  “听你们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下次打劫记得选好对象。”

  罗怡掂量着战利品,隔着钱袋传来金属货币的摩擦声和颇为沉重的质感,止不住笑意的带人离开。

  “您慢走。”

  强盗们气得肺快炸了,身家全被夺走,还要笑脸送他离开。

  离开一段距离,罗怡与穹清点战利品,一共50银币,够普通家庭生活一年份的金额。

  艾维大陆的货币名为‘枫叶币’,分‘铜、银、金、白金’四种,价值从左到右递增,兑换比例是比1比100。

  考虑到携带者的负担和辨别真伪,经由特殊工艺制成空心,重量比中世纪的金属币种要轻上许多。

  ......

  沿着蜿蜒的河流前进,穿过窸窸窣窣的丛林,地图所示的塔塔村出现于地平线上,路边歪着路牌上刻着‘日暮村’三字。

  村口非常热闹,聚集了不少村民,老弱妇孺占多数,最前方站着的老人大概是村长。

  与其对峙的士兵有8人,皮革甲的款式是沙福林家制作,罗怡上次见过,立马就认了出来。

  罗怡与穹很自然的混入人群,靠近一看,果然是沙福林家族的家徽。

  周围的村民一副苦瓜脸,向村长投去怜悯的目光,显然事情并不简单,找上旁边低头叹息的村民询问:

  “发生什么事?”

  “是沙福林家的驻扎边境士兵,要求村子献上人数双倍的酒水和粮食。”

  村民的双眼只能看见绝望,不满足沙福林士兵的要求,他们可以随意动手。

  而村子却不能这样,如果沙福林家的兵在这被杀,整个村子会遭到毁灭之灾。

  罗怡感到很奇怪,塔塔村不是森罗家的领地么,驻扎的边境士兵去哪了?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森罗家面对沙福林家的侵攻一直处于弱势,因为上次冲突损失严重,人手不足的森罗家被迫收缩战线,沙福林家边境士兵没了顾虑,动不动就过境来一波,向村镇索要酒水和食物。

  这样接连缴纳几批,日暮村很快就破产,务农为生的村民本来就不富裕,近况更是雪上加霜。

  村长低垂脑袋,语气还带一丝请求:

  “接连缴纳酒水和食物,村子实在拿不出多余的粮食和酒水,请务必理解。”

  西瓜头队长不曾理会,手掌搭在老迈村长的肩膀上,夸耀武力一样重重拍打几下,无视对方流露出的痛苦神色:

  “说起来,这里是森罗家的领地,里面的民众都是敌对势力,杀了也不会被问罪,你懂我的意思吧。”

  老村长忍耐着苦色哀求,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又不想活的精彩点:

  “我们连基本的饱腹都做不到,更别提本月还有森罗家税收没缴。”

  “我不管,掠夺是赋予胜利者的权利,既然村长不肯配合,我们只能自取了。”

  西瓜头队长厌倦了争论,一把推开老村长,接着一挥手,后方的士兵散开,准备闯入民居强抢。

  沙福林家的士兵,就这?

  罗怡不管怎么看都像强盗,或许是陶醉在刚到手的胜利,得意的忘我了吧。

  “全是老弱妇孺的村子,没有未来呢!”

  队长的副官轻蔑群嘲,拔剑抵在肩上,这是一种无声的震慑!

  村民们瑟瑟发抖,没有一人上前阻止,副官得意下来逛一圈,停在穹身旁:

  “什么,还有半兽人,真恶心!”

  侮辱自家女仆,不能当做没看见呢!

  罗怡虚眯着双眼。

  瓦伦媞娜说过什么来着,‘有时找她’,再前面一点,‘五阶不怎么常见’,一群杂兵跟一名小队长,估计最高也不会到三阶。

  人是揍定了,顺便与日暮村建立良好关系。

  罗怡盘算好一切,插入副官和穹中间,把自家女仆保护在身后:

  “啊咧,现在强盗也流行穿统一风格的皮革甲么?”

  罗怡丝毫不控制音量,成功吸引了沙福林家的所有人,哪不知道罗怡暗讽他们。

  西瓜头队长推开两名挡路的部下,上前打量罗怡——

  人畜无害的笑容,纤瘦的胳膊手腕,渗出平民味的黑衣黑裤,全身上下没有一丝魔力或是武能...

  是谁给他的信心,英雄小说么?

  西瓜头队长根本不怂好么:

  “滚一边凉快去,贱民!”

  罗怡的嘴角难掩笑意的弯起,对方的反应跟网文的反派模板相重叠,既视感强烈:“噗呲...”

  “队长大人让你滚,你笑个掉毛!”

  后方的士兵激动拔剑,唾沫星子飞溅。

  罗怡擦拭溢出的眼泪和喷到脸上的唾沫:

  “不是,现实真有人说这种杂鱼的台词,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忽然被戳笑点了。”

  “*@#¥&…!”

  西瓜头队长开口脆,操着不符队长身份的混混口吻,连发土味脏话!

  最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村长苦着脸,一旦侮辱沙福林家的士兵,事情不会轻易善了...

  “上。”

  西瓜头队长话音落下,村民避免被牵连,赶紧退开一段距离。

  沙福林的士兵展开,包围住罗怡不过几秒的问题。

  铿!

  西瓜头队长见罗怡不抵抗,毫不客气的拔出佩剑。

  忽然,一道银光闪过,长剑毫无阻碍穿过佩剑,佩剑直接断裂成两截,看得西瓜头队长傻眼。

  除了瓦伦媞娜耗费重金的特制武器能够抵抗下,沙福林家批量配备的铁剑根本扛不住废品长剑手的钢剑。

  这种铁和碳炼制成的合金武器,比起单一金属炼成的武器更加坚固,更有韧性,更好的抵抗腐蚀。

  是废品长剑手,它被命令‘一旦对方出手就现身阻止’。

  现在护在罗怡面前,破袍之下的壮硕体格压迫感十足,附近没有比它身后更安全的地方了。

  那什么剑,一剑打断了自己的短剑?!

  西瓜头队长心中充斥无数疑惑,目光离不开的废品长剑手的武器——

  废品长剑手的刀刃泛着寒光,映照出金属特有的美感。

  武器精良程度明显高出好几个等级,身高也完美压制他,怎么看都不好惹:

  “我把话放前面,敢帮助他就视作同伙,就地抹杀。”

  废品长剑手没有反应,如同最忠诚的护卫挡在罗怡面前。

  不愧是科技等级3的单位,光是唬都能唬住那个西瓜头队长,也就瓦伦媞娜那种英雄单位级别才能对抗。

  罗怡迫不及待想加快研发进度,触发下一发抽奖了。

  不过,先搞定眼下的局面再说:

  “别下杀手,让他们失去战斗能力后绑起来。”

  杀了沙福林的兵就等于宣战,没做万全的准备之前,暂时不宜与当地的老牌势力之一产生冲突。

  如果是当地的小摩擦,拜托瓦伦媞娜就能摆平,反正是她说有事就找她。

  废品长剑手点头,秋风托起破袍,露出下方非人类的身体。

  “是么,召唤生物么,小场面!”

  西瓜头队长果断丢弃断裂的佩剑,把身后的双明手下往前一推:

  “对方只有两人,我们人数占优,只要包围...”

  铿!刷!刷!

  十九把明晃晃的剑刃齐出,包围住沙福林家的士兵,潜伏在村民里的废品军队一齐现身。

  “听说你人数占优?”

  罗怡慢悠悠走去,身后紧随两名废品长剑手,它们是最忠诚也是最强力的护卫。

  利用人数优势和装备精良碾压敌人么...

  回想起初玩《骑马与砍杀》辛苦养起一队斯骑,全军冲锋碾压过去的快感。

  “啊,这...”

  西瓜头队长尬笑举手投降,身后七名手下也跟着接连丢掉武器。

  明晃晃的刀刃逼近,很快架到识相没抵抗的士兵脖子上,死亡的恐惧使他们动都不敢动。

  这群人还是能看清局势的,对上废品长剑手一人都困难,被一群人包围还能打?

  投了,投了。

  于是一场愉快的“游戏”大会开始了。

  罗怡抬手,几名‘废品长剑手’拉起井口的麻绳,被‘龟甲缚’倒吊的西瓜头队长和副官吐干净嘴里的水,发型都成了海藻状。

  估计都对水有心理阴影,暂时不会想碰水了吧。

  这正是罗怡想要的结果:

  “怎样,这个村子的水好喝吧,这可是纯天然的。”

  “不,不要杀我们...”

  西瓜头队长哪还有刚才霸气,身体抖索得像条小蛇,秋天的井水已有初冬的冰冷。

  “杀你们?这么温柔的想法,亏你们想得出来。”

  罗怡不怀好意的笑道,大拇指指向身后。

  其余沙福林士兵也有好玩的节目等着他们,接连哀嚎传来这边,谁让井口仅塞得下两人。

  看得村民那叫一个可怕,现在搞不懂谁才是反派...

  不过,真是解气!

  “还有人肉沙包,沙坑地狱,是男人就入猛兽森林。”

  罗怡扶着额头,装作失忆的模样:

  “对了,穹,还有什么?”

  “回主人,还有铁处女和悬崖蹦极。”穹用那可爱的声线说着恐怖的酷刑。

  听得西瓜头队长和副官一阵‘呜呜’,鬼哭狼嚎般的难受声。

  “总之,再喝个一分钟的水。”

  罗怡压手示意,废品长剑手放松绳子,两人的身影急速下沉!

  咚!

  一声重物坠入井水的闷响,紧接着‘咕噜咕噜’的气泡声。

  罗怡心算差不多一分钟了,再让‘废品长剑手’拉上来。

  可能泡久了,西瓜头队长和副官的声音都变了:

  “抱歉,我们不会再犯了...”

  “念在你们的初犯,这次就大发慈悲放过你。”

  罗怡差不多消气了,小摩擦还能让瓦伦媞娜解决,真杀了沙福林家的士兵,那就等同于宣战。

  现在的战力还不足以应付当地的最大势力之一...

  于是捏变形西瓜头队长的脸,罗怡笑眯眯说:

  “下次再看到你这张蠢脸,脑袋和身体就准备搬家吧。”

  西瓜头队长居然松了口气,好险逃过那些酷刑,保住了性命。

  投降可耻但有用!

  刚解绑,西瓜头队长连狠话都不敢丢下,跟七名部下落荒而逃。

  远离村子好一段距离,部下确认那群人没有跟来,西瓜头队长这才变脸,恶狠狠回望日暮村一眼:

  “可恶,那张脸,我记住了...事情还没完...”

  希望那人多在村子逗留几天,等沙福林家财筹备好粮食和军备,发动大规模侵攻时,他会带来更多兵力占领这村子,耻辱要N倍奉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