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异族恋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疗伤

异族恋歌 默默打滚 2350 2019.07.12 08:55

  淡蓝色的营养液被盛放在透明的器皿中,逐渐淹没了沉睡中的白依纯,王争见墨本操纵着各种器械,愣愣的看了白依纯一眼。

  “墨,虫族能在水下呼吸吗?”

  “……”

  墨本僵了僵,立马手忙脚乱的将白依纯捞了出来。

  “墨,从刚才你就心不在焉的,如果再这样的话,实验室你就不能再进了。”

  “我知道了。”墨本烦躁的停下手中的器械,拉过椅子就坐了上去。

  “怎么了,从伦多走后就这个样的。”王争帮墨本将其余的事情忙完,也坐了下来。

  “我是担心伦多的精神。”墨本有一搭没一搭的摆弄着植物,说道:“伦多的精神等级很高,我怕我怕他在没有疏导员的情况下造成精神上的负担,最后崩溃。”

  “你是感觉出什么了吗?”王争想着伦多那接近双S的精神等级和他拼命工作的狠劲,摇了摇头。

  伦多实在太拼命了,会让人感到伦多在自暴自弃。

  墨本回想起伦多的精神波动,越发感觉不妙。

  “不行,我必须给伦多找一个疏导员,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危险了。”

  “你想了半天就想到了这个?”王争扶额,为墨本的智商感到着急。

  “那你说怎么办?”墨本瞪了王争一眼,不满道:“不给他找疏导员,那找什么。”

  “……”

  “天哪,你脑子只装有虫族和水么?你怎么这么傻呢!”王争实在看不下去了,说道:“你以为就你操心伦多的事么!”

  “呃,也对哈。”墨本自动忽略王争鄙视,想了想以前的数据,顿时感到了眼前一片黑暗。

  如今的社会会为人们进行统一的匹配,为的就是缓解每个人的精神负担和有更健康的后代。

  伦多作为新星,自然也进行过精神和基因的匹配,结果这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

  在与所有人进行匹配中,匹配度(契合度)最高的,只有对半(五十)而已。

  不仅如此,伦多精神的警觉度也非常的高,尝试进入伦多的精神域网的人,不是被逼出来了,就是被伦多伤了。就连那些高等级的疏导师都不行。

  “唉,真是麻烦,不找了。”墨本趴在桌子上,莫名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王争抽了抽嘴角,无奈的看着墨本。老铁,是谁刚刚在说要给伦多找疏导员的啊!真是善变!

  王争实在没办法继续和墨本聊下去了,只能将注意力放在幼虫的身上。然后,就惊住了。

  原本还有很多的营养液已经消失了,而那只昏迷着的幼虫也醒过来了,紫色的虫眼正疑惑的看着王争两人。

  “喂,墨本。”王争虽然还没有见过高等虫族,但他对虫族的印象可是极差的。野蛮,血腥…他能想起来的不好的词都能用到虫族的身上。

  王争见白依纯醒来,喊墨本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墨本,幼虫醒了。”

  “醒了就醒了嘛,多大的事儿,不就是高等虫族吗。”墨本头也不抬,完全也不理王争,这年头,谁还没见过虫族了!

  好吧,高等虫族的确很少见。

  墨本感觉到了王争的紧张,才慢慢的抬起了头,与白依纯大眼对小眼。

  “噗,这幼虫还挺可爱的。”

  王争,白依纯:“……”

  这人没救了!

  白依纯默默的看了看自己,虽然自己的体型是小了点(太多),也没有成虫那坚硬的身甲和锋利的倒刃,但也不至于被人说成可爱啊!

  [啊,不知不觉间将自己代入到虫族的身份中了。]

  白依纯再次打量了墨本,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这是不是虫族派来的卧底啊。

  “放心,我没有恶意的。”墨本尝试着朝白依纯走去,听到嘶叫,就立马停了下来。

  “乖,让我给你检查检查吧,我不会伤害你的。”墨本再次尝试着向前走了走,并摊开了双手。

  “你看,我什么都没有拿。”

  墨本见幼虫的触角来回的摆动,就知道自己离成功又近了一步,幼虫犹豫了。

  “你看啊,你能听懂我说话,就说明我们之间不仅有战争,我们之间还是有交流融合的,也是有和平的。我现在就是要给你疗伤,不会伤害你的。”

  墨本说着,再次走了走,这次,幼虫没有动。

  王争已经惊呆了。他不仅惊讶于幼虫,还惊讶于墨本的一番话,这种言论,他已经好久没听过了。

  他们从母星来到宇宙,再在宇宙中遇到虫族,在这期间,他们也是有和平派的,只不过,随着矛盾的激化,战争的打响,和平派的声音越来越小,到现在,几乎听不到什么和平之类的言语了。

  即使有,也不会这么大胆的说出来了,更何况在科学院里,这个服务于军队的机构中。

  墨本终于反应过来了,他转过身,桃花眼笑的上翘,右手食指抵住嘴唇,轻声说道:“嘘,你什么都不知道。”

  “……”王争无语的别过眼,生无可恋。

  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同事。

  [骗子,疗伤只是噱头而已。]

  墨本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清脆的童音,让他为之一振。

  他们的精神出现共鸣了!那就说明幼虫也思考了和平。

  墨本狂热的盯着白依纯,目中的温度想让人融化,让白依纯感到了不适。

  “咳,抱歉,我太激动了。”

  墨本重新调整了心情,说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你们给我疗伤是因为要拿我去威胁虫皇,你们只是想要紫晶和星球罢了。]

  白依纯顿了顿,继续说道。

  [你们除了有这两个目的以外,你们还想研究虫族,研究出对付虫族的武器。我这种幼崽,正是你们的首选。]

  墨本微愣后笑道:“是,是有这种想法,很正常。”

  这回轮到白依纯愣住了。

  [这就承认了?]

  “是,这没什么,这是他们的想法而已,而我的想法是。”墨本停顿,在脑海中说道。

  [我想了解虫族,然后与他们和平共处。]

  [呵,幼稚。]白依纯冷笑,为墨本这种思想感到可笑。

  [是,现在两族的关系是非常紧张。但是,我们是如何造成这种关系的?当然是缺少了解和信任,没有相互交流。当然,低等虫族的智商也是不够的。]

  白依纯:“……”

  这话虽然说着没错,但为什么就是这么不想听呢。

  [呃,这是不争事实嘛,你也改变不了的。]

  白依纯默默的想了想,也对,你和只有幼童智商的虫族没法讲道理。

  [所以?]

  [所以我们应该踏出第一步,交流一下,放下戒心。]

  墨本又向前走了走,来到了白依纯的身边。

  王争好奇的看着两人,他才不会承认他想知道他们聊了什么。

  “看吧,多好。”墨本拿起仪器,为白依纯检查身体。

  [这只是你的试用期罢了,我看要看你表现再说,反正我不怕你们变卦。]

  “好好,你随意。”墨本伸手轻轻地摸了摸白依纯的身甲,内心的欣喜之情无以复加。

  父亲,你的愿望又近了一步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