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异族恋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五十章 虫主实习期(二)

异族恋歌 默默打滚 2056 2020.02.20 21:26

  就这样,关于白依纯的训练一直持续了几天,每天是不重样的深受折磨。

  自然,白依纯也在训练中收获非凡,也在森林中经历了一次蜕甲。

  “好痒好疼。”

  白依纯难受的满地打滚,魔引等人有点束手无策,他们不是灿紫虫,对灿紫虫的成长过程也不知道,但看着白依纯那么难受,魔引有点急了。

  “怎么联系一下虫皇啊,看着真难受啊。”

  “现在是联系不上了,主虫星上是冬天,他们应该已经深眠了。”

  力蒙的眉头一直没伸展,但像是想到了什么,迟疑的说道:

  “在我的印象中,灿紫虫在化人之后会有一次褪甲,该不会就是这个吧。”

  “褪、褪甲?!不会吧!”

  不只是力蒙不敢相信,在场的所有领主也不敢相信。

  要知道,白依纯化人都是强行化出来的,本就是违背了正常的成长过程,这再褪甲,岂不是在拔苗助长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应该不是的。”

  竹从领地过来,就看到了几人茫然的样子,自己也有了不同的看法。

  “这几天虫王成长迅速,她的身甲和虫刃都有了磨损,现在的蜕变,应该是好事。”

  “但你这样说,我们该怎么帮帮她啊。”

  魔引差点砍了竹,净说点没用的话。

  “别急,虫王的传承应该是有的,等虫王喊咱们吧。”

  哈?

  魔引咬牙切齿的瞪了竹一眼,跑到了白依纯的身边。

  “你怎样了?”

  “魔引。”

  白依纯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了,但那身上的硬甲碍事的很,好难受。

  白依纯见魔引靠近了自己,强忍着不适,说道:

  “拔了我身上的硬甲。”

  魔引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再次听见白依纯的话后,狠心将白依纯背上的一块看起来松动的硬甲给拔了下来。

  到底硬甲还没有完全的松动,被魔引这样一拔,血就随硬甲飞了出来,但还没等魔引倒吸一口气,白依纯让他接着拔的命令就让他咽了一口唾沫。

  “还、还拔啊?”

  “全部!”

  魔引抖了抖,终是狠下心来快速拔了起来,一会儿白依纯周身就流出了一摊的血。

  “先不用了。”

  白依纯气若游丝的出声,制止了魔引的‘拔毛’行为。

  “你不疼吗,吓死我吧。”

  魔引的身上是白依纯的血,虽然他感觉味道是真的好闻,但这总归是他顶头上司的血啊。

  “感觉还好。”

  托魔引拔的迅速,白依纯到没感觉特别的疼,她现在是被全身的痒所支配了。

  “魔引,你按着我,别让我的伤口蹭到地上了。”

  魔引一听白依纯这样说,他在一瞬间又紧张起来了,他无措的看向其他的人,却见全部都撤到了一旁,显然是不打算上前了。

  艹,损友。

  魔引又将目光投到白依纯的身上,根本不敢碰已经拔掉硬甲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捏着白依纯还没拔干净硬甲的虫肢上,翘了个兰花指。

  白依纯根本没注意到魔引的情况,瘙痒的感觉越来越重,连带着饥饿的空虚感一起双管齐下。

  好饿……

  白依纯将空间纽拿了出来,也将所有的紫晶全部拿了出来,瞬间堆成了山。

  “紫、紫晶……”

  随后,所有人都被接下来的事情惊呆了,肉眼可见的紫色被抽离了紫晶,那些紫晶慢慢化成了粉末。

  紫色旋风在白依纯头顶上空旋转,最后以不同粗细的小股进入了白依纯的身体,不少的还带着进入了魔引的身体。

  “啊,好爽!”

  魔引喟叹,同时也发现了白依纯的变化。

  较深颜色的硬甲从血肉中生长出来,紫色带金的虫纹在长出的硬甲见流动,魔引被深深吸引了。

  “真是惊艳啊,大人。”

  魔引环视四周的紫晶,才发觉紫晶已经没有了。

  “这么快?”

  魔引松开白依纯,突然发现那条小蛇也躺在白依纯的旁边,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时候跑到这里的?

  “算了,先把大人安置好吧。”

  魔引见最后一丝紫晶气没入白依纯的身体,便抱着白依纯扫了竹一眼。

  “你那边不是有好地方住吗?让大人住着吧。”

  “好,你跟我来吧。”

  竹领着魔引掠向了自己的领地,余下的也渐渐散了,力蒙眼睛看向了孤零零在地上的蛇,默默走过去将它拎了起来。

  “味道不一样了。”

  力蒙将彦晞塞到口袋里,也朝竹的领地跑去。

  军部

  李文脚步匆匆的进入了洛邢的房间,在稍稍稳住自己的心情后,便开口。

  “元帅,边缘战场有异动,前方已经启动一级行动了。”

  在两个世界的洛邢两人同时抬头,看向了李文。

  “实时视频发过来了吗?”

  洛邢起身看了墨本一眼,对李文说道:

  “走吧。”

  “啊?好的。”

  李文疑惑了一瞬,便跟着洛邢出了房间。

  “废星吗?”

  墨本攥起手,看了一眼手中的屏幕,苦笑道:

  “小羯啊,洛邢是摸准我会等你一起的,对吧?”

  墨本跌坐在沙发上,捂着脸喃喃道:

  “若你收服了帝星上的虫群,你会跟我走,还是伦多?”

  会是伦多吧......

  “啧,真该死。”

  墨本看着屏幕上的绿点,正是在森林的正中间。

  我不想在待在洛邢的身边了。

  “咚咚。”

  墨本睫毛微颤,以他的感官敏锐度,可以清楚的听到这细微的响声。

  谁?

  墨本没有轻举妄动,注意力已经注意到那个位置了。

  有规律的敲击声被墨本记在心中,待响声完全消失,墨本眼中的喜悦已经无以复加。

  要给个回应才行。

  墨本眼眸精光一闪,厉色乍现。

  手中的超脑被墨本狠狠的甩到了墙上,紧接着就是靠垫等东西。

  银丝散乱,发带早已掉落在地了,粗喘气的墨本两手抓着沙发,眼睛狠狠盯着某处,但很快就平息了所有的情绪。

  “呵。”

  墨本轻笑,弯腰捡起发带,双手随意将银发理好,吐了一口气。

  打开窗户,似将墨本的烦心事全部吹走,嘴微抿着发带,墨本稍细的腰身在两手理着银发时若隐若现,银发高束,墨本感觉好后,便甩甩头,将碎发落在了鬓间。

  “就等着机会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默默打滚

默默打滚

墨本和洛邢,我可是就等着写番外呢。啧啧

2020-02-20 21: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