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异族恋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 错事

异族恋歌 默默打滚 1966 2019.12.27 23:59

  “所以说,我离开的几天,你是在吃中度过的?”

  玉溪抱胸来回踱步,每说一句,眼中的温度就下降了一分。

  白依纯瑟瑟发抖地坐在椅子上,在她前面是沉默的伦多。

  在玉溪的气息达到极点的时候,伦多开口了。

  “我看过你训练小羯的影像了,这样根本不行。”

  “不行?”

  玉溪冷笑,眼睛中的冷刃像要把伦多的千刀万剐,她瞳孔渐红,握起来的拳头里藏着的是尖锐的爪甲和刺出的血。

  “你根本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有多复杂,你能保护的了她吗?你能保护她一辈子吗?”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都很愚蠢!”

  玉溪眼尾渐黑,稍扬的嘴角让她邪魅至极。

  “我算是做了件错事了。”

  玉溪转身狠踢了身后的椅子,出了房间。

  ‘噗’地一声,那个椅子化成了飘飘扬的粉尘。

  玉溪......

  “玉。”

  伦多抓住白依纯的胳膊,阻止道:

  “你现在出去也找不到她了。”

  “那怎么办?玉溪她已经生气了。”

  白依纯急得跳脚,却挣脱不了伦多的桎梏,被伦多拖到了自己的房间。

  “你在这里呆着,我去找她。”

  伦多将权限设置到最高,没有再听白依纯的一句话,就追踪那逐渐消失在空气中的丝丝精神力,到达了新星保留的最后的原始森林里。

  “我知道你在这里。”

  伦多精神紧绷,随时准备动手,他并不觉得自己能如此轻易地追踪到玉溪。

  “你那故意留给我的精神力,不就是让我来到这里吗?”

  “呵,倒是不负你新星的称呼。”

  玉溪已经完全没有了原本的形象,竖瞳冷冷的盯着斜底下站着的伦多。

  伦多稍愣之后就是冷汗连连,这么近的距离他都没有察觉出了,玉溪的实力究竟是多强。

  而且,这种形态的虫族,也是没见过。

  这就像是恶魔那样,充斥着邪恶。

  “怎么不说话了?”

  玉溪跳下树,见伦多警觉的向后退,不由得笑了。

  “这是在忌惮我?”

  玉溪抬手看着比一般手骨节要大的和顶端锋利的黑刃,轻轻握了握,像是在欣赏自己的利爪。

  “强大的生物在历史上总是猎食者,这取决于他们的能力超凡。而那些弱者总是畏惧和逃避,但终究逃不过被驱使摆布的命运。”

  伦多没有感受到玉溪的杀气,胆子也稍大了起来。

  “你这是在说小羯?”

  玉溪笑着看着伦多,蔑视的目光里是一片冰冷。

  “不,我是在说你们所有。”

  幽幽的黑绿炎凭空出现在玉溪的手中,其中还有凄惨的尖叫传出。

  “本就没有那么强,还依旧自诩着能保护谁,我最看不起你们这种人了。”

  蝼蚁般的存在。

  玉溪把什么都贬的一文不值,低到了尘埃里。

  “那你的能力,就是顶尖的存在了。”

  伦多知道天外有天,也深知强者是有资本的,而刚刚那团火焰,让他很是在意。

  伦多的话不是问句,这显然取悦了玉溪,她收起利爪,将所有叫嚣的暴力因子压了下去。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这个世界顶尖的存在,在我手底下能活过五秒的家伙只有两个,其中一个已经老死了。”

  伦多不会去纠结玉溪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她现在展现在自己眼前的能力,已经远超了自己。

  “那你现在是想干什么?帮助小羯强大起来?还是单纯的无聊了。”

  伦多再次后退,玉溪隐隐的杀气已经锁定了自己。

  “无聊?我只是找到了许久没有出现的期待而已。”

  玉溪眼中的戾气散了一些,但更深处的愤怒被勾了出来。

  “小羯的潜力是不可估计的,我不想让她的一生被强者支配。”

  “我不想保护一个蝼蚁,而且是一辈子。”

  伦多像是被玉溪的话震了一下,心中也抓住了玉溪的心理活动。

  说什么蝼蚁、弱者,其实在心里是真心为小羯的吧。这笨拙强势的表达充分的表现了玉溪内心的别扭。

  伦多心中的疑虑和忌惮烟消云散,放下了最后的防备。

  “我知道了,玉溪,我不会妨碍你的训练的。”

  伦多见玉溪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顿时想通了另一件事。

  “我是真心为小羯的,但我不会再出现在小羯的身边了,我会和她保持距离的。”

  玉溪冷笑,舌尖抵了抵尖牙。

  “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今天我就会回多尔多星,然后亲眼看着你们不听我的话的后果。”

  什......

  伦多见玉溪跳到树上,顿时心头一跳,说道:

  “你不管小羯了?”

  “你说对了,我不会管了,她的训练就交给你了,新星伦多。”

  “不行!玉。”

  伦多亲眼看着玉溪消失不见,没有了任何的气息。

  “该死的,完了。”

  伦多瞬间掠出森林,以最快的速度回了房间。

  “小羯!”

  白依纯瞬间起身,椅子拉出了刺耳的声音。

  “没找到吗?”

  白依纯见伦多身后没有玉溪的身影,沮丧的垂头重新坐在了椅子上。

  “找到是找到了,但玉溪要回多尔多星上了。”

  “什么?!她不带我回去了吗?”

  白依纯声音微颤,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

  “小羯。”

  伦多的心都揪到了一起,他低语道:

  “玉溪是为了你好,但我不知道,我以为她的训练强度太强了,想着你现在还小,不能这样训练。”

  伦多的话音逐渐消失,不敢看着白依纯的眼睛了。

  “她让你交给我,让我训练你。”

  最后的话彻底将白依纯最后的希冀打破,渣都不剩了。

  “那我就一直待在新星?”

  虫母,荒翼.....

  白依纯凝神却怎么也联系不到莹了。

  难道、难道真的要丢下我吗?

  白依纯的泪如决堤的洪水般倾泻而出,怎么止都止不住,瞬间让伦多慌了神。

  “小羯,你别哭了。”

  “呜呜呜,玉溪不要我了,虫母也不要我了,荒翼也不要我了,我回不了家了,我被抛弃了。”

  白依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任由伦多怎么说,怎么安慰都不肯停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