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异族恋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联系

异族恋歌 默默打滚 2124 2020.01.01 17:42

  “那是你的分化!”

  莹差点冲到玉溪的面前打她,但被默一直挡在了后面。

  “这话就不对了。”

  玉溪直接来到了两人的面前,面容挑衅。

  “我总不能限制一只活生生的虫生活吧,而且找我做什么?你应该找她去啊。”

  活生生的虫?

  莹的脑子已经快要炸了,谁不知道玉溪在睡觉的时候会分化两个精神实体的分身出去,作为自己在虫族的代行者,虽然她们会有不同的想法,但总归是玉溪分出去的,是有本体想法在里面的。

  “你!”

  玉溪见莹真的有些生气了,立马转变了态度,笑脸颜如画。

  “莹啊,她的确做的不对,这不,我不就醒过来给你做主来了。”

  “但是啊。”

  玉溪毫不费力的将逐渐炸毛的默挤在了一边,抓住了莹的手摸了一把,活像一个流氓。

  “她也是有她的道理的啊,要不然怎么让小羯成长呢。”

  玉溪说的有模有样的,好像就是这样子的,但莹知道,玉溪就是要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到别人的身上,就是一个强势的无可救药的虫子。

  “我懒得听你的,玉溪。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一些事,我也没办法管,就求你别做的太过了,伤害了你身边的人。”

  莹抽出自己的手,看着一直警戒的默,拉住了他。

  “再见。”

  说完,莹抢拽着默飞走了,连看都不看玉溪一眼的,竟也没惹得玉溪生气。

  “虫主。”

  玉溪示意无事,说道:

  “都散了吧。”

  真是会办事啊,溪。

  [都是你教的,我也没办法啊。]

  玉溪眉毛微跳,就地坐了下来。

  [这本就是你办的事,还推到我身上来。嘛~就这样吧,你就继续在帝星待着吧,我去新星看着小羯。]

  [是,溪遵命。]

  玉溪突然想到了玉,也感受不到她的气息,就问到:

  [玉呢?怎么隐匿了?]

  [噢噢噢,她啊。我们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她感兴趣的多,她就去看看咯。]

  “吼噢?这一百年的时间竟发生这么多有趣的事情啊。”

  “改造人?呵。”

  玉溪躺下,开始接受来自溪记忆的传送,就这样,又睡着了。

  帝星

  原本消失的溪又重新出现,张开了双眼。

  “恩~早上了啊。”

  溪伸了一个懒腰,说道:

  “你怎么又来了?昨晚不是刚来过吗?”

  “你想要的身份已经给你找好了,今晚你要参加一个晚宴,你做好准备。”

  “晚宴?”

  溪内心一百个不愿意,但经过游斯的记忆共享,也妥协了。

  “好了好了,我会去的,反正也没什么事。”

  玉溪见游斯还是不走,瞪了他一眼。

  “你怎么还不走?”

  “虫主醒过来了吗?”

  溪没好气的看着游斯,说道:

  “是啊,所以你可以适当的看的松一些,别像看管犯人一样盯我盯的那么牢。”

  “知道了。”

  游斯瞬间消失,没了一丝存在的痕迹。

  “终于走了。”

  溪耸了耸肩,松了一口气,自己终于可以解放一些了。

  “那现在,就让我好好的插一下人族的事吧。”

  “这也算得上是虫主第一次出手潜入人族,和卷入争斗吧。”

  “师傅!我训练好了!”

  溪低低地笑了,眼眸中闪过精光,跳下了房顶。

  “感觉怎么样啊?把这紫晶喝了吧。”

  新星

  经过两天的摸索,伦多已经大致清楚了羯的现在的发展方向,也制定了不同的训练方案,只等着慢慢地完善了。

  白依纯两眼放光的看着伦多,眼睛里是满满的佩服,她再次看了一遍桌子上摊出来的各个方案,啧啧称奇。

  “你好聪明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制定了这么多的方案,每个还有每个的特点。”

  伦多耳尖红的已经不能再红了,他面上平静,实际上内心已经爆炸了。

  “没有的事,我只是把每一种情况都分析了一遍,然后再联想玉溪训练你的情况。”

  伦多还没说完,白依纯就一脸兴奋的抓住了伦多的手,崇拜的看着伦多。

  “大佬,还缺腿部挂件吗?”

  伦多看见白依纯就这样盯着自己,浑身都不自在,而且。

  伦多感受着白依纯双手的细腻,整个人都懵了,开始飘飘然了起来。

  “你、你是跟着墨本学的吗?”

  伦多抽出自己的手,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

  “怎么不跟墨本学点好的。”

  白依纯根本没注意自己的动作给伦多带来的冲击,她讪讪笑了笑,自然不会说是流行用语。

  “哈哈哈,你也知道墨本一直很夸张嘛,说的话也是。”

  白依纯挤眉弄眼的表情缓了缓伦多自己的尴尬,他便继续为白依纯讲解自己的方案。

  墨本啊墨本,对不起啊,拿你当挡箭牌。

  白依纯默默念了几遍,便又重新认真听伦多的讲话了,简直是受益匪浅。

  而在帝星的墨本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骂道:

  “谁说我坏话。”

  “墨本,今天你代我去一个宴会吧,刚好皇帝陛下也去,他也想见见你。”

  洛邢出现在墨本的房门处,敲了敲门。

  墨本皱眉自语着走向了房门。

  “该不会是陛下在骂我吧。”

  墨本打开房门,说道:

  “不去!没什么好事!”

  洛邢低头看着低了自己半个头的墨本,有些无奈。

  “墨本,皇帝陛下见你肯定是军部的事,你就随意说说就可以了,而且莫尔斯也会去的。”

  “莫尔斯?那我更不要去了!”

  墨本打了一个冷颤,那个人的眼睛就像一个毒蛇,他从小就害怕他。

  想着,墨本又打了一个冷颤,一脸抗拒。

  “不去不去不去!”

  洛邢眼睛内闪过笑意,面色迟疑道:

  “但如果你今晚不去的话,那迎接你的就会是单独见他们两个。”

  “嘶。”

  墨本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神凶狠。

  “你故意的?”

  “哪有。”

  洛邢无辜的摆摆手,说道:

  “是因为长老做了一件益于全国的大事,刚好皇帝陛下也会去,所以我就想着他刚好想见你,所以。”

  “好了,我知道了!”

  墨本挠了挠头,认命道:

  “我会去的。那你呢?”

  墨本死盯着洛邢,生怕他说不会去。

  “我处理完事情就会赶去的。”

  “那就好。”

  墨本松了一口气,推开他走向餐厅。

  “走,吃饭去,安慰我弱小的心灵。”

  “好。”

  洛邢笑着跟着墨本的步伐,心中思量着工作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