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异族恋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一章 枪

异族恋歌 默默打滚 2299 2020.02.03 22:11

  待伦多来到白依纯身边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幅令人哭笑不得的画面。

  洛邢和司年对着坐,墨本坐在洛邢的旁边,一点脸色都不给那两人,而白依纯默默地吸着紫晶水,一刻也不敢离口。

  伦多行礼,亲身体验着怪异的气氛,他看着白依纯的小眼神,忍住了想要笑的冲动,坐在了白依纯的对面。

  现在餐厅的人不算多,但也不少,要数最为怪异的就是就是这一桌了。

  一句话也不说,也以这桌为中心,三米内无一人,差点就将整个餐厅冰封了。

  伦多稳了稳心神,对洛邢说道:

  “元帅,太子殿下邀请您在下午到皇宫商议防务事宜。”

  一直盯着桌上一点的眼睛微转,严谨坐姿的洛邢脸色未变,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了,那墨本就交给你了。”

  洛邢抬眸看向司年,眼中意味不明。

  防务事宜?

  墨本眉头微蹙,他当然不会担心有什么以外情况的发生,因为在蒙司军队的到来的那一刻时就已经注定,谁都不会撼动洛邢的势力了。

  但他担心的是皇帝和莫尔斯,他们又会搞些什么东西呢?

  “放心吧,我没事的。”

  洛邢察觉到墨本的不安,浑身的尖刺就像是被抚平一般,尽可能将自己柔软的部分展示给墨本,以达到安抚墨本的效果。

  墨本错愕的看着洛邢,嘴微动也没说出话来,稍慌的扭过了头,将后脑勺朝向了洛邢。

  “谁关心你了,莫名其妙。”

  墨本压下乱的心弦,后悔坐在洛邢旁边了。

  嘿欸~可以呀,洛邢少有的软。

  司年看戏般的笑着,说道:

  “那既然下午有事做,那咱们就先回去吧,一会儿把饭送过去就是了。”

  司年安抚看过来的洛邢,示意先走,不能太紧咯。

  洛邢压下心中的躁动,面上稳如老狗般的站起了身,跟着司年离开了餐厅。

  见洛邢和司年彻底的消失在餐厅,白依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压迫消失了。

  “看你那样子。”

  墨本起身去拿午餐也没有放过白依纯的头发,白依纯愤愤的扒拉着头发,目光看向了伦多。

  “你下午有事情吗?”

  “看来是没有事了。”

  伦多看向墨本的位子,让白依纯明白了。

  “那我们下午就聊天吧,反正也没有事情做。”

  伦多看着白依纯希冀的看着自己,那眼中盛着星光让他无法拒绝,呆呆的就像愣头青般点头,惊呆了周围的人。

  刚刚是我昏了头了吧,怎么觉得少将傻不拉几的。

  我也觉得。

  不少人在对视中渐渐地得出结论,他们的少将魔障了,进入春天了。

  端着餐的墨本疑惑的回到了位置上,他怎么感觉气氛怪怪的。

  “吃完饭,就赶快走吧,这里怪怪的。”

  “嗯?”

  对于白依纯的疑惑墨本不想解释,他赶快吃完,就开始发呆。

  [墨本怎么了?]

  因为伦多和墨本相识久了,自然是知道墨本又开始思量着提取器的事情了,回白依纯了一句没事,就不再说话了。

  这样啊。

  白依纯不习惯越来越多人的围观,也加紧吃饭,后随着伦多两人回到了房间里。

  皇宫

  空幽的长廊回荡着隐隐约约的破空声,长鞭抽打在物体的声音经过曲折的回廊越发清晰,从偏殿进入,低着头的小侍也被飘入鼻中的血腥味震惊抬头,目入大殿景象,下意识的侧身躲在了白柱的后面。

  这、这是怎回事?!

  小侍紧紧靠在柱子,背后冷汗连连,手也不自觉的颤抖。

  “啪!”

  清晰的鞭声刺激着小侍的神经,明明白白告诉他这一切是真实的。

  小侍紧张的吞下一口唾沫,鬼使差的探出了头,想要看的更加清楚。

  “为什么要把军队调到皇宫附近?要杀我?造反?”

  不复温和的声音带着少有疯狂,洛玮头上的王冠因气息不稳而歪斜,几缕发丝挡住了一只眼睛。

  “怎么不说话啊!啊?”

  紧抓着玉雕的手猛地挥下,将玉雕直直砸到了跪在大殿的人的身上,与此同时落下的,是破肉的一鞭。

  “呵、哈、哈哈……”

  从低低冷笑到仰天大笑,阴凄的声线响彻了整个大殿,让人寒栗难耐。

  洛晟无半点笑意的眼睛阴郁的看着洛玮,紧紧攥起的手响起了阵阵格拉声,但因束缚着,洛晟没能起身。

  “我不仅想要造反,还想一口一口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看看你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

  “啪!”

  长鞭又带起鲜血在地上划出一个弧度,洛晟眼前一黑,脱力的向前栽去,却被空中悬浮束着洛晟双手的机器止住了。

  “这么久都不愿服个软?”

  修长的手指紧扣住洛晟的下巴,猛地发力将洛晟微微涣散的双眼重新聚焦,并看向了自己。

  “呵,你也是这个下场。”

  洛晟反抗着莫尔斯的力气,不想看他,用力过猛的他微微颤抖,却是徒劳。

  “我很期待呢,太子殿下。”

  莫尔斯松开洛晟,手抚上沾血的长鞭,陶醉的看着白色上流动的红,以及那洛晟有些病态白背上的伤痕。

  “真让人兴奋呢,太子殿下。”

  莫尔斯绕过洛晟,来到了洛晟的前边,沾血的靴在地上踏出一个个血脚印。

  “杂碎。”

  洛晟阵阵发昏,但依旧嘴不饶人,他闻着浓浓的血腥气,空空的胃里不断翻滚,忍不住的作呕。

  “噢,看父皇的记性,竟然忘记你滴水未进了,看你这样,肯定很难受吧。”

  想到什么的洛晟眼睛猛地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洛玮,失声吼道:

  “洛玮!”

  “莫尔斯。”

  洛玮沉声叫莫尔斯,转而又兴奋的看向了莫尔斯拿出的试剂。

  一整管浓缩的地狱。

  “太子算什么东西,我还可以立,我可不需要咬人的狗。”

  洛晟一直知道洛玮的为人,但还是低估了洛玮的疯狂。

  在快要大典的时候杀了他?

  “你丧心病狂!”

  束着洛晟的机器被洛晟的力气撼动,差点拉不住洛晟,在死亡面前的人,是有无限的潜力的。

  “嘁。”

  莫尔斯打开试管,想要灌进洛晟嘴里的动作被重物倒地的声音打断了,让两人都有些不虞。

  “怎么了。”

  两人的目光一同投向了白柱边倒地咽气的小侍身上,随后便看向了洛玮的近侍度一身上。

  “陛下赎罪,是我看管不周,断了陛下的兴致。”

  度一语速极快,也是顾不得小命了。

  “但元帅和司将军已经到殿外长廊了,要是再不。”

  度一的说话声戛然而止,他颤抖的看向胸口,染血的匕首从心脏中心穿过,分毫不差。

  “陛下下午好啊,想不到皇宫还蛮热闹啊。”

  洛邢和司年走了出来,来到了殿上,司年将染血的匕首擦的锃亮,插进了鞘里。

  想不到有人拿我们当枪使啊。

  司年和洛邢对视,扫过了跪在地上,伤痕累累的洛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