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异族恋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八章 躁动

异族恋歌 默默打滚 2048 2020.02.19 14:37

  “砰!”

  断裂倒地的树干荡起一大片尘土,大笑声从尘土中传出,身着充满质感的墨色全身甲的人从尘土中窜出,直接飞击白依纯的所在,但是依旧扑了个空。

  “这怎么能行呢,一直不打?”

  墨行蹲在树枝上,全白的眼睛有种诡异的感觉。

  白依纯胳膊隐隐作痛,在和墨行对上的那个瞬间,她就被那铠甲的硬度震惊了,一层接一层的硬甲包裹着脆弱的身体,让她无法下手。

  白依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断然不会傻愣愣的再冲上去,要想打败墨行,也只有自己身体里储存的能量和精神力了。

  白依纯紧紧盯着墨行的动静,身上的虫纹渐亮,翅翼伸展挥动,淡金色的光点有规律的浮动流转,像一条光带围绕着自己,精神力逐步拔升。

  “啧啧啧,金色的啊。”

  墨行咋舌,感受着比自己高的精神力,越来越危机了。

  这要是被被打一下,自己是要变白痴的吧。

  墨行掂量了掂量,还是决定去尝试一下,毕竟能遇到幼虫的机会是很少见的,说不定就把虫王打败了呢。

  墨行的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自己根本近不了白依纯的身,更不用说打白依纯了。

  “啊,不打了不打了,我认输还不行嘛!”

  墨行瘪着嘴看着近在咫尺的刃,到不恼怒。

  “你这幼虫能做到这种地步,资质很好啊。”

  墨行看着白依纯收了利刃,舔着脸笑成了一朵花。

  “那您来这里是要干什么的?”

  墨行能猜出来白依纯是来干什么的,但还是问着。

  白依纯没有收敛精神力,也感觉出来不少若隐若现的气息,觉得这是个机会。

  “我想你们是知道的,我是幼虫,手底下没有多少虫将虫兵,而你们在帝星受限,我想我能帮助你们。”

  “那你又怎么会在帝星呢?”

  白依纯转身看向另一处,被穿着花里胡哨的花衣服闪了眼。

  似觉得白依纯的目光有点怪异,那人便跳到白依纯的面前,鞠躬说道:

  “我是魔花螳螂群落的领主魔引,见过虫王大人。”

  不同颜色的发丝艳丽无比,上翘的眼尾带着一抹红,难得的勾人。

  魔花螳螂......

  白依纯脑海中调出了相关的资料,对这个群落有了不少的了解。

  魔花蝗螂是捕食蝗螂中最大的一种,雄性身体五彩斑斓,红、白、蓝、紫、黑纵横交错,艳丽无比,不过这只是雄性的专利,雌性主要是米黄色。

  “不知道虫王怎么解释呢?”

  白依纯回神,直视魔引说道:

  “我跟随新星伦多少将来到了帝星,与现在帝国皇帝相识,现任帝国元帅洛邢采取的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任的态度。”

  其实白依纯根本不知道说什么,但她不准备扯谎,便将所有的情况给抖了出来,要是真有虫群投在她的麾下,真实的情况总要说明。

  全场安静,所有在明在暗的虫子都没了动静,或多或少弥漫着一种轻蔑的意味。

  “呵,有意思的虫王。”

  魔引嘲讽的看着白依纯,说道:

  “这么说,你算是被俘虏到这里的?”

  “不!”

  白依纯铿锵有力的否定,掌控的气场渐渐显现。

  “我们是同盟,有着共同的敌人。”

  白依纯额头虫纹紫光流转,隐隐压制周围的虫子们。

  “现如今帝国的敌人是废星上的大星盗卢岛,而现在我的敌人,是卢岛手下的一个科学研究者,使用非常的手段将人和虫结合,亵渎我们尊敬战士们的荣誉与尊严。”

  在白依纯最后一句话落音,不少虫子躁动起来了,大小领主们将躁动压下,不少现出了身。

  半晌,魔引轻笑,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那你与帝国同盟的资本,是什么?”

  “你们。”

  魔引愣住,他算是听懂了,这虫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势力,有的只是那小心思。

  空手套白狼吗?不过,这也足够了。

  魔引上前一步,单膝跪下说道:

  “愿听大人调遣。”

  森林深处传出阵阵吼声,那边正是虫群的领地。

  白依纯利爪伸出,在掌心划出一道伤口后,伸到了魔引的面前,看着魔引将伤口溢出的血舔舐干净,心里轻松了一瞬。

  算上牧宁,这是第一个自己真正的手下。

  仪式结束,魔引朝白依纯抛了一个媚眼。

  “大人,我可是你的人了。”

  白依纯:“......”

  我能后悔吗?

  “开玩笑的了。”

  魔引起身,也不再掩饰自己的气息,驱散了很多小领主。

  “几位还想藏到什么时候呢?”

  魔引见几个大领主还没走,便警惕着四周,防止他们放冷箭。

  “别那么防备我们啊,我们没有恶意啊。”

  一身青绿色服装,怀里还抱着一个粉嫩团子的青年坐在树上,和善的看着魔引和白依纯。

  “竹,你应该知道最没有说服力的就是你的话了。”

  “你不能质疑竹哥哥。”

  粉嫩团子红着眼看着魔引,肉嘟嘟的脸上是不满和委屈。

  “是是,那念念和你竹哥哥来这里干什么呢?”

  白依纯听着魔引的声音,知道了这两个人的身份。

  竹是节虫群的领主,有着变态的抗毒体质,而念念是葬虫群的领主,地狱就是从他们身上提取出来的。

  [所以这两个虫群是在一起生活的啊。]

  念念看了一眼竹,开口说道:

  “虫王大人既是想收了这片森林的领主们,那我们提一点提议总是不过分的吧。”

  念念见白依纯微笑点头,圆月的眼睛笑成了新月。

  “虫王进来的时间不长,你也要经受我们的考核,要是你能够让我们满意,不说其他的虫群,我和竹哥哥的虫群悉数归于您的麾下。”

  念念一下子说了这么多,感受着周围聚焦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红着脸缩在了竹的怀里。

  “就是这样了,您觉得呢?虫王大人。”

  竹笑眯眯的看着白依纯,见她毫不犹豫的点头,倒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我觉得你们说的有道理,我的确不能凭借一番话就让你们臣服,你们的考核,我接受。”

  “那便甚好。”

  所有在场的大领主全部现出了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