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异族恋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反杀

异族恋歌 默默打滚 2019 2019.09.03 22:26

  巨大的说话声让白依纯回过了神,白依纯向四周打量,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直巨虫的头上,而白足则站在距自己十米的下面,在他周围,是密密麻麻的虫子。

  [你是谁?]

  白依纯向前走了走,感受到了足下绒毛的温暖。

  “尊敬的王,属下名为瑾,是维科虫群的族长,也是白足的虫母。”

  白依纯了然的点了点头,紧张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下去。

  在白依纯的目光下,瑾的虫身越变越小,当变到一定程度时,白依纯被触角卷起,卷到了一个妇人的怀里。

  棕色的长发服帖的散开,一直垂到地上,棕色的眸子里溢满了温柔和知理,眼角虽然有细小的皱纹,但是却没有一丝的违和,这就像是时间的沉淀。

  白依纯窝在瑾的怀中,感受着绒衣给自己带来的温暖,默默作想。

  这如果在那个世界,瑾一定是个温柔贤惠的母亲。

  “王能和我讲一下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瑾纤细温暖的手抚过白依纯的身体,痒痒的很舒服。

  在瑾安静的听完白依纯的讲话后,沉思片刻边说道:

  “王不必担心,对您来说,回到主星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加之您还有我们,而这又是在特殊的时期,根本不用怕那些异族。”

  白依纯的眼睛亮了亮,便问瑾:

  [你们是有办法的?]

  瑾笑了笑,没有说话。

  地上,荒翼穿过层层树枝,诡异的闪了几次,就彻底的隐藏在了盎然的树林里了。

  而在远处跟踪的伦多见此,也不由得皱眉放弃。

  荒翼悄悄的拨开树叶,见四周再无他人,便闪至树下,用精神感受着地底的动静。

  而就在荒翼接受到瑾的精神波动时,一阵嘈杂的声音从远至近,向荒翼呆着的地方靠近,荒翼皱眉地瞥向林子,重新藏了起来。

  嘈杂的声音逐渐变大,在一人高的草丛猛烈的抖动时,一个青年倒飞了出来,撞树停下。

  “还真是废物一个,你除了能挨打,还会什么?”

  一个金发碧眼的青年嚣张的走到趴在地上青年,说道:

  “喂,废物青,快起来呀!本少爷才没时间跟你耗,你赶快把你杀掉的野兽能量核交出来,让我好放你一条生路,不然的话,嘿嘿……”

  鲁本·米尼奥抽出能量枪,将枪口对准了维青。

  “我已经给你了。”维青抬起头与鲁本对视,灰色的眼睛映出鲁本见扭曲的脸。

  “啧,你知道我说的不是其他的能量核,我说的是那个A级的。”

  维青脸色微变,咬牙道:“不可能。”

  “你说什么!找死!”鲁本狠踢维青的腹部,说道:

  “你不就是个平民吗?硬气什么?老子动动嘴皮子就能让你在帝星军院除名,让你的梦想化为乌有!”

  “鲁本,你不能这样!”维青眼中的怒气直线上升,眼底也逐渐酝酿出疯狂。

  “我不仅要这样,还要散播谣言,让人们都知道维青父母的下贱!”

  “住口!”维青翻身暴起,直击鲁本。

  他的头发在一瞬间暴长,棕色的身甲覆盖住要害,手臂外侧长出骨刃,插向鲁本的心脏。

  鲁本的话语骤停,他满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维青,颤抖的指着维青,艰难地说道:

  “你…是…半…半虫!”

  骨刃抽出,鲁本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维青面无表情的隐去周身出现的身甲和触角,渐变为浅蓝色的瞳孔闪过愤恨。

  他的父母非常的恩爱,谁都不配说!

  “维青!”站在树枝上的两名救援人员兼军人,俯视着看着维青,高傲和冷漠。

  “你滥杀同胞,背叛帝国,我们要取你狗命。”

  “下贱的混血。”

  两人对视一眼,一同冲向维青,手中的利刃直指要害。

  “嘶~”维青在一瞬间虫化,深蓝色的竖瞳杀意四射,虽然自知无妨抗拒,但也要奋力一搏。

  血光刃影,无缝接的攻击越来越难招架。

  最终,维青被逼至死角,钉在了树上。

  维青不自觉的颤抖着,眼睛却无惧意,他看着刀刃将近,闭上了眼,心中到也是无比的平静。

  但想象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温热的液体溅在维青的脸上,让他睫毛微颤,周围的嘶吼声预示着结局并不一般,维青张开双眼,目瞪口呆。

  不知何时,十几只棕色的虫子出现在了维青的目光里,骇人的口器咀嚼着两个军人的身体,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维青看着眼前躁动的虫子,惊出一身冷汗,他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到活的维科虫群。

  维科虫主要生活在地底,它们有着与蚂蚁相似的结构和生活方式,而不同点应该就是更为强大的隐匿、破坏力和致命的毒液了。

  “维科虫群,妈妈所在的虫群。”维青的目光闪了闪,低低笑了一声。

  “明明从没有见过,却依旧想念呐……”

  “嘶吼~”

  十几只维科虫嘶叫后即刻隐于地下,消失不见。而就在维青的正前方,最大的维科虫并未离开。

  它用那巨大的口器轻轻拔出钉在维青身上的利刃,‘温柔’(虫子自己觉得)的将维青放在地上,当做完所有,虫子又歪了歪头,口吐人言:

  “你好…好…休息,我们…为你报仇。”

  “你们,要为我…报仇?”维青只觉得眼睛涩涩的,哑声道:

  “我不是你们的同类,我是异类。”

  虫子好像不明白,它再次歪了歪头,说道:

  “你…你就是同类。”

  说完,没有等维青说话,便钻入地中,消失了。

  维青看着虫子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呆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哭还是笑。

  “混蛋混蛋混蛋!”

  维青用力捶地,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维青用力抹去眼泪,自言自语道:

  “明明…我只有一半的虫族血脉,怎么就成了同类了?那一半的血脉你们感受不到吗?你们是傻吗!”

  “明明我也有人的血脉,明明我什么也没做,做事低调到了尘埃里,那为什么就是不放过我!就因为地位和血脉?”

  呵……

  我现在,越来越怀疑历史的真实性了。

  虫族,真的在一开始就杀人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