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三清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局中局中局

三清行 八苦殇 2689 2019.06.12 18:14

  日月村

  谢茗望着天空,这都已经过去了足足一天了,那位子尘哥哥和瑶少都还没有回来,会不会是路上出了什么事情?

  “谢茗啊!快叫你爸妈吃饭了。”一名猴子精缓缓走来说道,这位猴子精正是谢茗的爷爷,谢茗点了点头,在人群当中寻找爸爸妈妈的身影。

  突然在人群当中看见两道熟悉的身影,连忙喊道:“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已经做好饭了,赶紧回来吃饭吧!”

  “好嘞!”远处一道身影挥了挥手说道,不过一会儿一鳄鱼精和一蛇精缓缓走来,鳄鱼精是谢茗的爸爸,蛇精是谢茗的妈妈。

  “爸妈,吃饭了!”谢茗将两碗粥递给爸妈说道。

  突然谢茗的爷爷走来说道:“谢茗啊!你认识的这个大哥哥到底可不可以啊?这都已经过去一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谢茗说道:“大哥哥走的时候说了,他很有可能离开两三天,让我们在这里等着。我相信大哥哥一定会回来的。”

  谢茗的爷爷无赖说道:“那我们也只能相信他了,毕竟我们现在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我们都不知道那怪人为什么要把我们变成妖怪,我日月村都已经几个月没来过外人了,一来就是这么一个灾祸,哎……”

  谢茗说道:“爷爷不必担心,我相信两位大哥哥一定可以成功的!”

  突然天空渐渐的暗淡下来,远处有着一道身穿黑色长袍、带着面纱的身影缓缓走来,疾风吹来,疾风当中还蕴含着一丝黑气。

  众位村民一见连忙躲到三清无极圣阵的阵眼位置,那些黑气不断的涌来。突然地面之上大阵发出耀眼的金色光晕,天空之上也是一道大阵浮现,一道屏障迅速出现,挡住了这些黑气。

  “哦?专门克制我阴昭术的阵法吗?可惜了,这阵法只能防御我的黑气,却防不住我的灵力!”那黑袍人突然笑道,漫步走来。

  “你……你把两位大哥哥怎么了?”谢茗一见连忙喝道,谢茗的父母一见迅速上前将女儿抱起,捂住他的嘴。看来是那两个人已经失败了,不然这黑袍人又怎么可能会来到这里呢?

  “小姑娘,你不用担心,你的两位大哥哥还活着,不过还和我的分身一直周旋着,殊不知我的本体已经到这日月村了。”那黑袍人突然笑道,手缓缓伸出,一触碰到大阵的防御护罩,就是疼得厉害。

  果然是克制他用的,一触碰到这法阵自己就会疼痛无比,黑气也无法进入或者破坏,还真是天衣无缝。不过这布阵之人恐怕没有想到,自己不仅会黑气,还会灵力!

  黑袍人手中灵力汇聚,正要一拳朝着地面之上阵符打去,突然一股恐怖无比的灵压传来,令得他动弹不得。那黑袍人连忙催动体内所有的力量,强行抵住威压暴退。

  只见天空之上,有着一道白色身影缓缓降临。那道白色身影如同天神一般降临,背后洁白的羽翼拍动着,一对金色的双目审视一切,霸气无比。

  “没想到,还真有自投罗网之人!”那白色身影缓缓说道。

  黑袍人一见眉头一皱,他现在已经到达了分神期,但仍然被压制得死死的。眼前的这位,起码都是大乘期吧!这之间相差的可不止一个距离啊!

  突然这三清无极圣阵距离的颤抖了一下,正在迅速的缩小,缩小,再缩小,最后缩小到只能容纳一人。而那一人,自然是这黑袍之人。白色身影见黑袍人入了这三清无极圣阵,解除了威压。

  黑袍人此刻发现,在这大阵当中,他竟然使不出任何的能力和力量,就连灵力也是,甚至根本没有力气去移动。此刻黑袍人才是,他中计了!

  “你自以为自己是那在后的黄雀,却殊不知自己只是那自以为是的捕蝉的螳螂!”一道红色身影和一道白色身影缓缓走来,正是姬诺和瑶少。

  黑袍人一见怒瞪姬诺,难道……这一切都是他设计的!

  姬诺缓缓说道:“你以为你在日月潭布下个阴昭黑沼阵,让我故意发现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这都是你设的局,为的就是引诱我们去捉你,你好来一个调虎离山之计,做一个在后的黄雀,好将我们一网打尽。也因此我赌了一把,我故意依照你的意思,去日月潭,在这里布下大阵保护大家。更是在日月潭故意不揭穿那是分身,和你的分身一直恶斗下去,让在远处观战的你好放心来日月村。可你却真的来了,我让白叔留在这里暗中保护好大家,这三清无极圣阵其实并不是为了保护大家而准备的,而是为了捉你而准备的。你一来肯定会施放黑气,见三清无极圣阵挡住了你的黑气,你就以为这是一道防御大阵,其实不然,这是我专门为你而准备的大阵,只会囚禁你的能力和力量。我为了村民的安全期间,在白叔在一旁保护他们,以免你伤害村民。可是我没想到是,你竟然那么容易就落网了,只是一些小小的计谋,你就被我玩得团团转。”

  黑袍人一听怒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难道就不怕我的分神过于强大,直接灭了你们吗?你就不怕我的实力超越了天上的那位,杀死这些村民吗?”

  姬诺说道:“也因此,我一直都在赌。我的猜到了你的所作所为,去日月潭时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赌上了自己的性命,让你入局,不过我幸运也不错,活了下来。而至于白叔吗?如何你真能超越他的话,在四界内你都是一方诸侯了,翻手之间屠城不在话下,所以我自然不担心你会伤害到这些村民。”

  黑袍人一听说道:“好一个赌局啊!不过……你这场赌局内,有没有想到一点?你虽然捉到了我,可是要怎么恢复这些村民呢?你赌的一切,不过只是在白赌而已。”

  “如果没有猜测结果的话,那这赌局可就没什么意思了!我在赌我性命的同时,我也在赌村民的未来,赌成了村民解放,没赌成,村民将一直这样。不过也好,我也就赌赢了!在与你分身交战的同时,我感受了一下这黑气,也见识到了这黑气究竟来自于哪里?”姬诺话语一落看向天空当中的白色身影说道:“白叔,可否借你一滴血?”

  那被叫做白叔的男子,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说道:“臭小子,有好东西的时候不想起我,帮忙的时候尽找我。”话语一落,白叔手中一滴鲜血飞出,而那滴鲜血竟然是奇异的金色。

  姬诺上前接住金血,灵力注入,下一刻朝着村民们扔去。金血而过,村民身上有着源源不断的黑气散发而出,全被那滴金色鲜血吞噬着,语与其说是吞噬,不如说是净化。不过数息的时间,村民们全部恢复了本来面貌。

  那滴金血缓缓飞入姬诺手中,姬诺体内的黑气也是在被这滴鲜血净化着,就连伤势都是被治愈了,一旁的瑶少也是。瑶少一见暗叹,这鲜血好强大的净化之力啊!

  姬诺说道:“我白叔乃九霄凰凤,上古十大瑞兽之一,修为如今已经是至仙期巅峰,不过秒杀你们这些家伙,大乘期的实力足以!我白叔平时很低调,只用大乘期的实力。而我发现,你的黑气来源于上古四大凶兽之一的穷奇。瑞兽乃凶兽之克星,你的这阴昭术,我白叔一滴鲜血化解足以!”姬诺缓缓说道。

  黑袍人一见,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哈哈哈!没想到我今日会败在一个小鬼手里,也算是栽了!”黑袍人话语一落,手中一把利刃飞出,比着脖子,望向天空,大喊道:

  “尘域,你们这些混账,终有一日会遭到报应的!”

  声音响彻天际!

  “噗呲——!”

  一刀划过,那黑袍人倒在了血泊当中。

  姬诺一见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眼前一黑,直接是昏倒在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