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上坟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3364 2019.07.19 19:22

  刘昌郝说:“诸位,你们中又有人开始松怠,我警告一次,若再犯,我必再辞之。”

  天气越冷,农活越少,刘梁村却是一个例外。一旦过了冬至,孙岭村会堵河,尽管前些天下了一场宝贵的大雪。有些妇女免不了一边做工一边想着家里的活,也会分神。

  总体上,在高压与丰厚奖励诱惑下,偷懒的人渐渐少了。若不是契单太多,刘昌郝的做法不是警告,而是劝回,让一些家里田多活多的妇女先行回去,不是开除,等你们将家里的活做得差不多,再来上工。

  刘昌郝说完,离开作坊,带着大伙将草毡盖在拱棚上。

  霜前冷,雪后寒,下雪时不大冷,不过雪一住,气温便迅速下降。

  拱棚外披草毡,牡丹接头也覆上草毡,各个大株,月季插头,芍药子株,它们不需要盖拱棚,其根部也要覆上草毡。主要是第一年,或移载,或扦插,或分株,不小心不行,明年冬天有的就不用管了。

  吴坊主亲自送纸过来。

  契单多了,用纸也多了,但他来,不是为了重视刘家的购纸数量,乃是新纸。

  他拿出一叠草纸:“刘小郎,你看行不行?”

  刘昌郝接过来,厚度与他所说的差不多,然而结构太差,轻轻一撕便将其撕碎,刘昌郝笑了起来:“我虽说其质略差亦可,然不能差至如此。”

  “我再调试。”

  “勿急,鞭炮乃有三批,清明端午,中秋重阳,冬至元旦。清明端午,我估计量亦不大,你有时间调试。”

  吴坊主也在看不远处的拱棚,他不会说你为什么不买我家的白纸,只是皱眉苦思。

  刘昌郝又是笑笑,白棉纸,可不是好做的,不过他说了一句:“你家可有便宜白纸?厚度与他纸相仿佛,其质稍差亦可,然不能差至如此。”

  他挥了挥手中的草纸。

  “有。”

  “一大张价几何?”

  “二十文。”

  刘昌郝心中默算了一下:“我所需不少,能否再便宜一些?”

  “十八文钱,不能再低了,你准备买多少?”

  “好几千张,此亦莫急,明年开春我与你复议。”

  买不买,得朱三来,问一个问题后,才能进行商议。朱三来了,带来最后一批契单,临近冬至,后面纵有人还要,朱三也不会接。就是眼下的契单,也让刘昌郝担心万分,省怕惠民河提前冰封。

  “三郎,我问你一事。”

  “你问。”

  “我有办法,能让我家甜瓜比其他人家甜瓜早上市三十余天,价格会高乎,或高几倍?”

  “甜瓜几时上市?”朱三问,对甜瓜,朱三真心不懂啊,不懂就要问了。

  宋朝什么时候种植甜瓜,什么时间上市,刘昌郝也问过,他说:“一般于清明后,或谷雨前后播种,清明后播种者少,多是谷雨前后。各种甜瓜生长期也不一,早者六月上旬便始上市,多是早种者生长期短的品种,明年有闰四月,会更早。余下多在七月前后上市,故诗经说,七月食瓜,八月断壶。”

  瓜不是西瓜,那时没有。它不纯指甜瓜,而是所有葫芦科的瓜菜,壶与瓜类似,同样是葫芦科作物,不一定非得是葫芦或瓠瓜。古代,七月份才是正式吃瓜的时候,宋朝也一样。

  朱三也在回想,他有些不确定地说:“若早一个多月,必贵,然贵几何,未必可知。”

  “你估估,是一倍,或是两倍,或是四倍?”

  正常情况,刘昌郝于清明节后播种就好了,但想早一个多月,惊蛰时甚至在惊蛰前便要播种,成本必然会激增,不是翻倍的价格,种的就不划算。

  朱三继续不确定地说:“四倍估计艰难,两三倍或必可知。鞭炮结束,我与韩大郎、伍二郎、方二郎合伙,替你问一问。”

  隔行如隔山,自己又不是小孩子,那能关注到甜瓜?

  “后天韦二哥送鞭炮至京,你们从中扣下百贯钱,当作上回洛阳之补贴。”

  “不好吧。”朱三谦虚地说,但这明明是说好的。

  “我家收益,你们也有功劳,必须收下。我家方方开始,未来,我与你们共进乎!”

  朱三听了精神一振,八月前后,自己四人跑得辛苦不说,刘昌郝给的抽解确实有些低,那又如何呢。刘昌郝马上又补贴一百贯钱,这批鞭炮数量巨大,能得百余抽解。至于辛苦,自己这些小牙人,没有人脉,那次交易不是马前鞍后,辛苦万分。况且明年各种抽解必然会更多。

  刘昌郝也在观察他的表情,满足就好,虽说人是难以知足的动物,但适当的时候,得学会知足。

  天气越来越冷,冬至终于姗姗来迟。

  冬至家家会上坟,那怕契单再紧张,刘昌郝也不能阻拦。有不少女工的丈夫在教场,又正好明天能回来,有的人便会拖到明天上坟。

  刘昌郝放了半天假,不是一道放的,今天上坟的,今天上午放假,明天上坟的,明天下午放假。今年节气迟,冬至拖到冬月最后一天。若是正常年份呢,只好让家里人代替自己上坟。

  不但准许放假,工钱还不会少,昨天刘昌郝宣布后,作坊里所有女工发出一声欢呼。不干活也能拿工钱,人人皆高兴……

  天渐渐亮了起来,十家佃户相隔了几百里路,没办法回老家上坟,只好一边烧纸钱,一边向东北方向跪拜,其他人还好一点,虽然烧纸钱时也会思念家乡,日子却比原来的日子好,思念也就淡了,只有盖氏伏在路边呜咽的哭泣着。

  刘昌郝走过去:“盖娘,等开春,你与韦二哥一道去京城,将张叔父遗骸找到,带回安葬。”

  她老公被打死,胥吏随便地将尸骨埋在汴水河堤边上,既然有流民,必然有死人,饿死的,病死的,埋的不是一个人,不过盖氏去祭拜过好几次,应当能找得到。

  “我家连累你了。”

  她身体不大好,只能安排她做轻松的活,刘昌郝不但倒贴钱粮,还贴药钱。但已经带回家,权当做一回好人。正说着,刘昌郝二伯、四叔、五叔三家人走过来。

  “四大父,二婶,四婶,二伯父与四叔父明天回来,为何今日上坟?”

  “岁岁如此,今年何必等?”四爷爷说:“你家上坟,我们几家顺便一道去上坟。”

  “也好。”刘昌郝进屋拿香烛、草纸、鞭炮。

  四大父问:“上坟也能放鞭炮?”

  “亲人于九泉之下非是望吾等悲悲戚戚,乃是热热闹闹。”刘昌郝搪塞地说,当然,能放鞭炮,但不能在坟上喜笑颜开。

  “也是,幸列祖列宗庇护于汝,若无鞭炮,你家今年经济吃紧。”

  鞭炮与列祖列宗有什么关系?若说幸,得幸王叔烧竹子,不然自己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至于经济吃紧,有鞭炮是有鞭炮的花法,没鞭炮是没鞭炮的花法。但鞭炮今年确实立了大功,若没鞭炮,至少山塘不敢挖得这么大,牡丹接头是舍不得放弃,大株牡丹多半会放弃掉,替客户治办冬衣被时,也必须要精打细算,不会放开去买。

  谢四娘看着刘昌郝无所谓的表情,责问:“四大父所言不对?”

  “阿娘,我岂敢说四大父所言不对?更不敢对列祖列宗不敬,乃顾虑大婶所言,我家财产乃是老刘家财产。”

  祭拜列祖列宗没错,别将四爷爷的话定性,家境越来越好,不是我的功劳,而是列祖列宗的功劳,是列祖列宗的功劳,列祖列宗的子孙都有权利来瓜分。

  能套么?

  以大妈的德性,什么不能套?

  四爷爷忽然沉默。

  当年的事,谢四娘还有一些未说,如她所说的那个外村人,若是陌生的外村人,未必能蛊惑住刘昌郝几个堂爷爷,外村人不“外”,是刘昌郝大妈的表兄。

  当年刘昌郝大妈姿色还行,娘家也丰,不是说刘昌郝大妈与她表兄有一腿,而是刘昌郝大爷爷上门提亲,刘昌郝大妈娘家提了一些要求,刘昌郝大爷爷家里财产无法满足对方的要求,还是鲁氏给的钱,才让刘昌郝大伯将大妈娶了回来。

  正因为这个大妈来到刘家,才发生了后来的事。

  实际当年刘梁村人事虽然不能说有多好,至少没有现在这么坏,因为几个族兄弟的闹腾,鲁氏一直不开心,不仅是累的,也是憋的,才英年早逝。

  刘昌郝二爷爷与四爷爷不算恶,只是当时也被刘昌郝大妈的表兄迷昏了头,若是相信鲁氏,坚定地站在鲁氏这边,几家人关系又是另外的走向。

  有的刘昌郝不清楚,不过隐约感到当年四爷爷也做错了,立即说:“上坟去。”

  四家人去上坟。

  刘梁村的坟多在刘家土山北边的那座土山上,过了这座土山便是孙岭村的地界。

  来到坟山,高祖的坟是共同拜祭的,余下各拜各的,二伯三家共同拜祭刘昌郝三曾祖的坟,然后二伯与五叔拜刘昌郝二爷爷二奶奶的坟,四叔拜刘昌郝四奶奶的坟,刘昌郝他们拜刘昌郝曾祖曾祖母祖父祖母父亲的坟。

  刘昌郝一家发了一些鞭炮,但都不会放,或者说他们害怕它,刘昌郝过去教他们放,过去了,就要磕头,反正是自家的长辈,磕就磕呗。

  几家上完了坟,刘昌郝回来,四叔说:“大妞,你也去磕头。”

  大人很忧伤,二妹半懂不懂,笑嘻嘻地走过来,但确实能过来,她算是四叔家的人,与刘昌郝家也沾着不可分割的亲密血缘关系。

  放鞭炮,烧纸钱。

  谢四娘伏在刘父坟前泣不成声。

  刘昌郝无从安慰,苗苗说:“阿娘,莫哭,莫哭。”

  谢氏这才站起来,拉着刘昌郝的手说:“儿,苗苗乃是你妹妹。”

  现在的刘昌郝是没问题的,以前的刘昌郝对苗苗却是很凶。刘昌郝说:“阿娘,你放心,以前是我不懂事。”

  “昌郝,二婶替你在黄村寻一好人家女儿,两天后是好日子,你去乌头渡相亲。”

  好好地上坟,弄出一个相亲,这是什么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