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草纸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2851 2019.07.10 11:07

  刘昌郝看到一品富贵的任务条已经启动了一点点,若不注意,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

  但终是启动了。

  刘昌郝明白,原先之所以未启动,是接头虽移载下去,然未成活。到了今天,第一批移载下去的接头,有的已经活了过来,所以任条务启动了。这使得刘昌郝放下一桩心事,一品富贵多半是种牡丹,然而若不是呢?

  仅是开启,便给予了两个丰厚的奖励。

  先是手机,若不是手机,自己能记得住这么多资料?那还谈什么种瓜种花?

  第二个奖励是《全宋词》、《全宋诗》、《全金元词》、《全明词》、《全清词·顺康卷》、《全清词·雍乾卷》、《全元曲》、《全明诗》、《全清诗》、《古文观止》、《必读才子书》,同样地不能小看了。

  若是自己厚颜无耻,将一些时代背景明确删掉或修改,自己随时能推出十几部诗词集,让天下的文人一起傻眼。

  这些仅是开启任务的奖励,若是完成任务,会有什么优厚的奖励?

  …………

  朱三坐下说话。

  开封附近造纸作坊为数不少,但许多作坊不能选择,只能选择于惠民河附近的作坊,这样才能便于运输。对造纸,朱三同样陌生,不过有相好的牙人,打听一下便知道了。

  于是打听到惠民河附近三家作坊的地址,然后上门交谈,有两家作坊主说话虚虚实实,不大老实,朱三本身是牙人,什么样的人未见过,并且对纸,他又不大懂,立即将其剔除掉。

  最后他来到北洧水边上的一家作坊,虽然它位于北洧水,然离惠民河仅十几里路,比到长葛马场还略略近了几里,唯独麻烦的会有两道场务,但京畿诸县那个县没有好几个场务,想避开场务不交税几乎是不可能的。

  坊主姓吴,两人开始了一段很有意思的对话。

  朱三让吴坊主将大鞭炮与小鞭炮拆开,随后提出要求,一是厚,二是多用稻草、麦秸,夹以少量麻,这样造价会更便宜。

  吴坊主问:“汝懂乎?”

  朱三有些懵,我是从事花木方面的牙人,造纸我怎么会懂,便问:“懂何?不懂何?”

  “汝知草纸乃何物事营造?”

  朱三更懵,心想,我又不是造纸的,只知道它便宜,那知道它是何物做出来的。

  吴坊主又说:“他纸论张卖,草纸论斤论捆卖,全是稻草与麦秸,还夹麻,汝以为麻便宜?”

  “全是稻草与麦秸?”

  刘昌郝也听笑起来。

  草纸也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它主要作用有四条,一是当油灯的灯芯,二是祭拜先人时的纸钱,三是包装纸,四就是上厕所。刘昌郝记得他在另个时空看过一篇宋人的游记,具体的作者记不得了,说是宋人去了东南亚各国,当地人将宋人视为大人,但当地人最不理解的便是宋人上厕所用纸擦屁股。也就是一刀草纸,便使得中国与许多外国产生巨大的文明差。

  但朱三除了价格外,其他的确实不懂啊。

  吴坊主见朱三不懂,只好继续解释,不然生意没法谈,或者像其他两个坊主那样,想用一些坑蒙拐骗的手段与朱三签好契约再说。

  吴坊主给他上了一堂课,熟悉的造纸材料许多人都知道,麻、藤、葛与褚树皮,但到了宋朝,造纸材料越来越多,不仅这四样,还有桑树皮、构树皮、青檀皮以及其他的一些树皮,蚕茧、竹子、芦苇、稻草、麦秸、海苔、废纸等等,并且许多纸张混合了多种材料。此外,还用黄葵或杨桃藤、槿叶、野葡萄作揭液(漂浮剂,其作用是揭纸时不黏纸板)。

  稻草与麦秸已广泛应用,有两种应用方法,一是少量掺杂于其他纸浆里混合使用,二是不掺杂其他比较贵重的纸浆单独做纸,是谓草纸。

  “汝所言非是节约材料,乃是节约工艺。”

  越好的纸张工艺越复杂,如宣纸据说有四十多道工艺。别看草纸,草秸必须灰沤碱蒸日晒,再用水礁舂捣,工艺也不少。即便是草纸也有优劣之分。有的优质草纸也会掺杂其他的一些原料,如桑皮、构皮、青檀皮,工艺同样复杂,虽是草纸,它造出来会更光滑细腻。

  刘昌郝所说的这种草纸要求很简单,就是厚实,厚是比较厚,实是尽量地结实密实,光滑度与细腻度无所谓,按理说,会节约一些工艺,成本也会下降。

  不过吴坊主有些犯难,他从十三岁开始学徒,进入这一行业已经三十多年,就没有制作过这般劣质的纸张。所以给朱三的答复是,若是不能等另寻他家,若是能等,给了两个月时间研制,最少让他摸清楚能节省或简化那些程序,或者对那些程序进行改造,以及其真实的成本,才能谈价格。

  当然,还是用量不是太大,若是朱三过来大声说,吾需一千贯草纸,那必然是两样的态度。

  “汝观此人如何?”

  “刘小郎,应可靠,如君买牡丹,劝汝莫买者其人心地未必恶也,劝君买之心地未必善也。”

  “是此理,吾与汝一道过去。”

  两人上船,船逆水而上,到了吴家作坊已经天黑,还是未起风的,一旦刮起西北风,速度会更慢。

  朱三带着刘昌郝找到吴坊主。

  刘昌郝先是说草纸厚度,之前在京城买草纸,一是考虑便宜,二便是厚度,刘昌郝的要求是手中样品的两倍厚。别以为越厚越便宜,太厚不容易抄纸,反而增加了造纸难度,也不便于裱糊。

  有其两倍厚度就可以了,宋朝纸贵,可草纸便宜,增其厚度,等于节约了浆糊,浆糊远比草纸贵,还节约了人工成本。

  “吾亦须调试。”

  懂了,这是一个死脑筋的人。

  但与这种人打好了交道,反会更令人放心。

  “吴坊主,吾知也,然吾可先购他纸。”

  厚纸你可以慢慢调试,但我可以先购买其他的草纸,这个可以有,吴坊主先带着刘昌郝参观他的作坊,随后谈价格。不但草纸,还有外面的裱红纸,以及装引信纸,不过后两种纸张数量比较少。吴坊主给出的价格,让朱三很不满意,其价格只比刘昌郝在京城购买的价格便宜了一成八左右。但纸到了京城各个店铺,首先得付运费,还有各店的房租与人工开支,朱三以为吴坊主出价太高。

  刘昌郝将朱三拉出来低声说:“三郎,京城店铺亦做中转买卖,吾所需数量亦大,故价贱也。观吴坊主姿态,此价亦是极限。”

  也就是许多店铺做的是批发生意,跑量买卖,所以各店家利润并不高。当然,若是刘昌郝仅买几百文纸,价格又是两样。这里还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税务,若是小民,必会受到各个场务胥吏的盘剥,不过有门路的,或脑袋灵活的,所谓的过往税也不算高。那么除了过往税,宋朝还有其他方面的工商税?

  其二是房租,开封城人烟越来越稠密,房价也是节节上涨,可真正贵的不是平房与商铺,而是极占面积的豪宅,欧阳修说买不起房子的房屋,便是指这种宅子。

  普通居宅与商铺价格并不算太高,至少在刘昌郝心中,不是高,而是便宜极了,要知道这是京城的房子。

  因为房价不算太高,房租也不算太高,甚至房租性价比比淘宝还要低,至少淘宝还要买竞价排名,这才有了十五文钱一碟的带荤小炒,不说别的,炒菜的油多贵哪。

  税不太重,房租不太高,等于无形中节约了许多成本,加上刘昌郝购买的数量多,所以两边的差价不太大。

  朱三有些失望,若此,即便厚纸研发出来,也只相差两成的价格。

  “亦不少了。”

  下一批鞭炮契单到来前,刘昌郝必须建设作坊,也要大规模请人。那么鞭炮的主要成本分为三,人工成本,火药成本,纸张成本。火药成本与纸张成本是知道的,人工成本不大好说,非是工钱,而是干活的效率。

  不过刘昌郝为了降低事故,有意地在造“安全鞭炮”,也就是火药量少,用纸更多。纸虽比火药便宜,因为数量多,到时能占据近三成成本。

  鞭炮价格谈下来了,涨是涨不上去,但降,眼下是独家买卖,也降不下来,这边便宜了两成,等于利润上升了5-6%。鞭炮也是跑量的买卖,涨了这么多利润,难道还不满足?

  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