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团行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2714 2019.06.07 18:45

  “恩师,弟子家有一传家宝,今吾家快逼得家破人亡,弟子亦不能顾祖宗作何想,须使出来便卖。售予他人,弟子不放心,故问恩师李大官人操守如何。”

  “家传宝?”

  “恩师,弟子曾祖为步军都头,于京城助一大秦夷人化解危难,此人赠吾曾祖一稀奇之物……”

  “有宁,夷人稀奇之物固然贵矣,然汝家须数千贯。”

  “恩师,此物能值数千贯。”

  “刘有宁,汝家居然有此物,彩,彩,昨晚吾还与夫君念叼汝家与汝。”宋夫子妻子在边上高兴地说,又说:“不妥啊,不如去京城。”

  李阔海是老牌商人,至少像花大官人设局,用赌博术与骗术巧取豪夺他是做不出来的。然而作为逐利而行的一个大商贾,说他有多好的人品,那同样是不可能的,与沙陀人、汉人无关。

  “昨天吾家至几长辈,吾等反复商议过,”以前的刘昌郝是一个书呆子,得这样说。

  “此物乃曾祖留下的家传之宝,将其变卖愧对祖先,然不得不卖。若瓜果蔬菜、金银铜铁亦好办一点,然此物如美玉,难以定价,虽稀罕物,放在李大官人、放在京城大商贾、或放在弟子手中出手,交易价格皆会不同。”

  “弟子去京城交易与向李大官人交易,价格估计皆仿佛之。然京城人海茫茫,何等人物皆有,弟子冒然去京城交易,或许风险更大。”

  “或于尉氏选另外大户人家,然各大户人家品性弟子亦不清楚……”

  “王大官人品性好,”宋夫子妻子立即说道。

  “王明亮?”刘昌郝在脑海里回想许久,问出一个名字。

  “是其也。”

  “弟子想想……”

  为什么刘昌郝想与“李大官人”李阔海交易?

  眼下最关键的就是赎回那张欠条,欠条赎回来,地依然是自家的。然而自家的地包括房子、桑园、山林与小叔家皆是犬牙交错,又是与花家为邻,想想就可怕。

  可以不种地,但不种地又能做什么?

  若是他所想的那个一品富贵,更要种地,更必须赎回小叔家的地与宅子。

  赎回欠条给钱就是了,赎回小叔家的地无疑抹了花谷久的面子,实际欠条也要计较的,小叔那张欠条是从二月下旬开始的。若是现在就赎,连六个月都不能算,只能算是五个月。

  早上刘昌郝又用笔仔细地算了一下,即便算成六个月,也不过付1506贯,而不是一千九百多贯。若是算成五个月,只有一千余贯。

  然而自己与他们算,还是算不清,弄不好花家再拖一拖,拖到下一个月那就可怕了,变成了两千一百贯!

  逃?

  可以这么说,从欠条暴露出来,自家三口人哪里都不要想逃。

  关于高利贷的种种,后来网上的,电视里的还少吗?

  但换成李阔海与他们算,那就能算清楚了。此外,在这时候李阔海敢上门提亲,说明人家不忌惮花家,甚至本身两家就有着积怨。花家有花二哥子,莫要搞错了,这里是尉氏,离京城只有几十里路,同样的,与大富大贵人家沾亲带故的不能说不知凡几,至少也有不少人家。

  花家压在自家头上是天塌了,城里不畏惧花家的人家肯定是有的。

  能绕这么多?与这些人打交道,还想直接了当!

  “刘有宁,李大官人乃团行行首。”

  “团行?”

  宋夫子不知道眼下的刘昌郝非是彼刘昌郝,以为他是书呆子,世事不问,做了解释。

  宋朝人喜欢结社抱团成行。

  社多与文娱体育玩乐有关,如杂剧结的绯绿社,踢球结的齐云社,说书结的雄辨社,热爱慈善结的放生社,讼师结的业觜社,黑涩会结的没命社,好赌结的穷富赌钱社,贵妇带着首饰参加佛事聚会结的斗宝会,妓女结的翠锦社……

  有的是为了维护行业利益的,有的是交流技艺的,有的是结**友的,还有的很无聊,如一个叫王景亮的读书人闲得蛋痛,与一群浮薄子结成了猪嘴关,专门替朝中各个士大夫取不雅外号,包括吕惠卿。宋朝不以言论罪人,也准许百姓结社,不过吕惠卿想对付他太简单了,派人盯梢,抓住他的把柄,以他罪将王景亮抓了起来,猪嘴关也就散了。

  这是社的,有的在后面挂关、寨、会、馆,性质都差不多。

  以及三个特殊的群体。

  宋朝没有帮会,然而有的社结群成党,利用人多势众,欺行霸市,或横行乡里,与黑涩会帮会组织很仿佛了。

  以及宗教,王则、方腊都是利用某些结社的方式,将他们的教义传播,随后“起义”,放生社之类的也是宗教性质的结社活动。

  还有一种叫团、行、市,如花团、青果团、柑子团、鲞团、银行、茶行、鱼行、猪行、纱绢行、布行、米市、故衣市、生帛市……简称为团行,它们没有任何玩乐性质,多与手艺人或商业有关的团伙。

  听这些名字,就知道团行的力量了。就像去年开封肉行行头徐中正因不堪和买负重,向中书交涉,从此不再向朝廷供应猪肉,而改交免行钱。

  这相当于一个商人与“国,务院”直接对话与交涉,并且徐中正还成功了,宋朝随后推出免行法。

  李大官人所在的团行叫惠民行,由大大小小五十多个商人组成,把控着尉氏的丝帛、粮油、牲畜等交易,同时李大官人家里还有一个规模不小的油坊,十几顷良田,这是真正的良田,位于惠民河南畔,大半是能种水稻的水田,几家店铺,以及其他的一些产业。

  究竟李大官人有多少钱,谁也不清楚,大约能排进尉氏富豪的前五位。

  宋夫子所说的,有两层意思。

  第一层意思是李大官人确实有力量有资格,替刘家摆平此事,就是代价多少的问题。

  第二层意思是不要以为他是沙陀人,性质剽悍豪爽,能经营这么大的家业,能成为这么大团行的行首,勿用置疑,有着很深的心机。如果不小心,又是很贵重的“传家宝”,说不定同样也会被他巧取豪夺。

  “刘有宁,李大官人于尉氏褒贬不一,若与他交易要小心。”

  刘昌郝沉吟,他只有这一样“起死回生”的东西,一点风险也担不得的,况且还有拒亲这一节。

  看着学生愁眉苦脸的样子,宋夫子终有些不忍心。

  “刘有宁,李大官人白天未必在家。”

  刘昌郝会意,李家这么大产业,作为主人也会很忙碌的。

  “吃过晚饭,某陪汝一道过去。”

  “太好了,谢过恩师,”刘昌郝高兴地跳起来,一下子扯到屁股的伤口,传来一阵阵痛疼,他只好用手在屁股上轻揉着。不过痛疼也让他清醒过来,复问:“县里官员害怕花谷久?”

  “刘有宁,读过欧阳公《醉翁亭记》乎?”

  “读过。”

  “何等人与欧阳公山水之乐?”

  “士大夫与乡绅共治地方?”

  宋夫子妻子说:“刘有宁,开窍了。”

  宋夫子轻声说:“此知县品行非佳也。”

  刘昌郝终于懂了,宋朝没有乡镇级别的官员,一个县管事的官员往往少者只有三两人,余下的不得不依赖各个主要的胥吏当助手,这些胥吏皆是来自各县的豪强之家。

  自家是什么,小屁民一个。

  知县会偏向那一方?

  也有偏向弱势群体的官员,但品行不好的官员肯定不会偏向平民百姓说话的。说不定眼下那个武知县还拿了花谷久许多好处,加上天上的高,自己去状告花谷久,于是武知县二话不说,让衙皂将自己狠揍一顿。

  “恩师,谈笑皆鸿儒,往来无白丁?”

  “有宁,汝言不妥矣,祖宗(赵匡胤、赵匡义)使官员与乡绅共治地方亦非错也,某纵观史书,我朝以来,勉强算是政通人和。”

  “相互掣肘?”

  “算是一种掣肘,谈笑皆鸿儒,本身亦为鸿儒,谈笑皆花大官人,本身或为花大官人,此才是根本。”

  “恩师,弟子明白。”

  这种情况,即便宋夫子过去……交易也要小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