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租子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3198 2019.06.15 19:24

  兼并发生也不完全是豪取巧夺,人终有三急之时,特别是遇到灾年,贫农家里没有积蓄,只好卖地。鲁氏回来后,刘家的地就是这样慢慢置办起来的。

  这些人皆是刘家的租地户。

  准确说,刘梁村一大半是半耕农,手中有一些自有田,自有田面积又不够,只好向地多的主户租种一些耕地。

  但鲁氏并不是以吃租子为生,先是用了二十多年,培育出六十多亩桑园。别的村民在砍柴卖,她已想到了木炭。后来有人仿学,刘昌郝祖母早就开始种树。卖了这么多年木炭,刘家那四座土山还蓊葱一片,长满了树木,其他人家的土山多砍成了光葫芦。实际对刘昌郝祖母的买地,村子里眼红的人不少,真正抵触的人不多,况且这种情况在宋朝是司空见惯了。

  这些人来也不是为了田地,而是为了租子。

  今年北方灾害严重,尉氏不是重灾区,多少受了一些牵连,大伙希望刘家减一些租子。以前是小叔负责的,现在小叔跑掉,只好恳请刘昌郝。

  怎么说呢?

  换成二十岁以前的刘昌郝,地主都是为非作歹的坏蛋,剥削是可耻的。

  换成刘昌郝父亲在世的时候,一定会说,大伙商议商议。

  但现在的刘昌郝不是二十岁以前的刘昌郝,也不是三代好人刘氏夫妇。

  大伙七嘴八舌地说着话,刘昌郝在脑海里将前后理了理。

  先是旱灾。

  熙宁七年旱灾虽重,但在北宋可能排进前十位,绝不能排进前五位,仅是刘昌郝可怜的历史知识,就记得北宋两次旱灾规模远远大过熙宁七年这场旱灾。如宋仁宗刚亲政的那两年旱灾,可能是熙宁七年规模的十倍!

  之所以有名,郑侠的《流民图》、王安石罢相。

  规模排不进前五位,是因为它的范围有限,东不过泰山,北不过真定府,南不过五丈河,西便是开封府,重灾区的百姓肯定惨掉了,然而开封地区仅是边缘地带,受影响有限。并且到了四月末,雨水来临,至少尉氏这边的秋收虽有影响,影响有限。

  后是刘家的“三代好人”。

  刘昌郝曾祖父迁为步军都头,将刘昌郝曾祖母带到京城。其实一个都头的薪水也有限,但在刘梁村刘昌郝曾祖父算是有出息了,乡亲们笑脸相待,刘昌郝曾祖父也不好意思,每次回乡,都带着一些刘梁村紧缺的礼物回来,偶尔有乡亲去京城,更是热情招待。

  刘昌郝祖父在世的时候还是如此。

  刘昌郝祖父去世,鲁氏带着两个儿子返回刘梁村。这里是山区,确实穷啊,否则李阔海都不会说出某对汝家的地不感兴趣了。

  鲁氏顾及着公公婆婆丈夫的名声,遇到灾年便会主动减免一些困难户的租子,还拿出一些钱粮,资助周边的孤寡老幼。

  但那时,鲁氏是大喊着,我家是烈士户、女户,没有官府敢上门来征税。

  到了刘父与小叔时,官府开始征税,不过两家日子还能过得去,依然保持着鲁氏留下来的一些传统。那怕今年小叔一家下落不明,官府继续征夏税,谢四娘还是主动地将家中困难的夏租全部免掉,这一免,等于免掉了八成夏租。

  租子本身,刘家老桑园不算,田有肥瘦,半水田租子高一点,临近坡顶的瘦地租子又要低一点,平均下来,刘家征的租子仅相当于收成的两成二三,一直就未涨过。问题是王安石变法后,陆续增加了许多负担,如青苗贷的摊派,免役钱,春夫钱,各种保甲钱,加上灾年的免租子,某种意义上,是等于刘家的地白给乡亲们种。

  最关键的是,今年刘家遇到了什么!刘昌郝小叔父一家生死不知,刘昌郝一家三口人也差一点家破人亡!

  四爷爷抚着气痛的胸口说:“皆言刘梁村风气坏掉,汝辈良心何在?”

  “四大父,莫急。诸位,官府未减赋税,吾家已免掉汝等大半夏租,复减秋租,诸位欲使吾家每年买粮贴补赋税?”

  大伙仍不走,极个别的人还摆着一副我们吃定你家的样子。

  偏偏刘昌郝特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他也不急,平淡地说:“吾刚回来,至少让吾明天看一看吧。”

  大伙才散去,谢氏说:“儿,莫要做坏人,规矩亦不能坏掉。”

  “娘娘,汝安心养病,由吾来安排。”

  “也好……”谢氏小声说,儿子渐渐大了,自己身体越来越不行,得让他学会独立做事。所以刘昌郝不说刘家三代忠烈,而是三个伟大的女人,为了儿女有一个好的未来,她们就像蜡烛一样燃尽了自己所有的油脂。前几天,梁小乙看到大舅妈的毒舌,刘昌郝看到的却是谢氏肩膀上有着一副重担,压得她直不起腰,喘不过气。

  谢四娘站起来收拾桌子。

  “阿娘,汝身体未好,让吾来吧。”

  “儿,烧煮洗抹乃是妇人活计,汝去打水。”

  男主外,女主内也是中国古代的传统。不过收拾一桌子,洗一下碗筷,劳动量不大,于是刘昌郝去打水。

  刘梁村门前有一条小河,可是河道狭窄,久旱无雨会严重影响粮食收成,暴雨倾盆,立马又会漫溢成灾,有时候连两边的庄稼都会淹没。刘昌郝祖母二十多年前拿出六七亩半水田改造成一个蓄水池塘,在刘梁村算是最顶级的良田,当年刘梁村的人都说刘昌郝祖母疯掉了。随着时间演变,证明了刘昌郝祖母的眼光。

  开封的雨季一般是在六七月份,早能从农历五月开始,晚能延续到八月中旬,正常的江南梅天快要结束时,开封渐渐进入雨季。

  现在过了雨季,一般这时候不会缺水,再过一段时间就开始缺水了,特别到了春天。因为有了蓄水塘,六十几亩桑树才得以茁壮生长,也勉强保证了庄稼的灌溉。

  刘梁村能仿效的人却不多,先得有自家的半水田,只有这些田的土质微带一点黏性,才能蓄住水,还要舍得将它挖出来,离旱地又不能太远,否则一担担挑水能将人活活累死,还浇不了多少庄稼。其实随着刘家田地面积的增加,离得远的旱地也不能受益。

  小河不但是灌溉的水源,刘梁村大多数百姓吃用的水也来自这条小河,到了枯季,以及北边孙岭村的堵河,连吃用的水都困难,有的村民便跑到刘家的池塘担水回家。刘家也不责怪,离村子还有些远的,能担多少,能担的都是吃的水,若是阻拦也太阴狠。

  刘梁村风景不错,有山有谷地,空气远胜于城里,在这个没有工业污染的世界,真能用清甜来形容,但真来到这里生存,滋味才叫酸爽。

  村民吃用水困难,刘家吃用水也困难,刘昌郝父亲结婚前,刘昌郝祖母狠下心,除了建了两栋宅子外,又从山外面请来打井的人,打了两口深井。

  在这里打井是很困难的,首先必须得深,其次是沙性土,不是砂性土,比砂性土更细更疏松,井壁容易瘫塌,必须得砌上厚实的青砖,本身的地势也不能太高。刘家将井打好后,刘梁村许多村民想仿效,不过面对着一些先天性的条件以及高昂的成本,基本上都退缩了,始至今日,村子里不过打了六口井。

  在这种深井打水需要一定技巧的,刘昌郝放下水桶,又用辘轳摇上来,发现才打上来小半桶水。

  刘昌郝不好意思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慢慢学吧。

  水缸里的水倒满了,刘母也洗好了碗筷,刘昌郝这才回房间。他从床下面箱子里拿出一样东西,之所以要田地,正是因为这样东西,那就是手机。

  满格电!

  刘昌郝查看手机里的资料。

  他在原来的家中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姐姐,老爸一心想传宗接代,结果夫妻两临近四十岁将他偷偷生下来。罚款了,随后载培他上学,上大学。两个姐姐说爸妈偏心,确实是偏心,刘昌郝心里面惭愧,毕业后一有机会便辅导三个侄子侄女,大姐两个孩子,大的是女儿,小的是儿子,二姐一个孩子,是儿子。

  出事前,在他辅导下,大侄女上了大学,还是985,两个侄子也上了市重点中学。

  为此,他用手机下载了大量学习资料或有关学习方面的资料。

  此外还有一个很交好的朋友,两人一起上中学,一起上大学,一起进一家单位上班。然后这个朋友读种田小说读得走火入魔,正好国家开始推出一些福利政策,于是跑到深山老林里承包了一大片荒山。

  小说归小说,真去种田,各种的辛苦,各种的麻烦,那里信号又不好,无法上网,打电话都断断续续的,于是委托刘昌郝买一些资料书,或用手机下载大量资料传到他电子信箱里。

  他这个种田也不是种庄稼,种了许多经济作物,主要就是花木与瓜果蔬菜,刘昌郝还去玩过好几回,大约因为这个原因,黑猫大人才让他去搞什么一品富贵。

  这些资料占据了他手机近半内存,然而他是懒人用手机,一不玩游戏,二很少看视屏,资料一直保存在他手机里没有删除。有的资料没有用,但有许多资料说不定就会有大用场。

  下半月了,繁星点点,月亮未起,刘昌郝在看手机的资料,谢四娘坐在院子里发呆,这个租子该怎么办?不减,孤儿寡母的争不过,一减,那等于主动坏了规矩,以后有的是麻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