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家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3007 2019.06.15 11:03

  刘昌郝高祖有三个儿子,那时刘家很穷,迫不得己,刘昌郝高祖让块头最大的老二,刘昌郝的曾祖去当兵。才开始时刘昌郝曾祖只是一个新兵蛋子,京城花销大,还要贴补一些给大兄与三弟,以至刘昌郝曾祖母很长一段时间呆在刘梁村种着地。

  刘昌郝曾祖母是黎村人,黎村在刘梁的东边,隔了大约近十里路,因为前辈争气,时至今天,两家的后辈还有着密切往来。

  后来刘昌郝曾祖父渐渐爬成了步军都头,家庭情况才稍稍改观,也将妻子黎氏带到京城里。

  到了刘昌郝祖父这一脉,刘家变成了五个堂兄弟,眼下只有四爷爷与五爷爷还活着。

  宋仁宗时西北战事爆发,刘昌郝曾祖父战死三川口,祖父又在几年后战死定川砦。

  那时刘昌郝曾祖母身体已经不大好了,短短几年,丈夫死了,儿子死了,悲愤之下去世。刘昌郝祖母鲁氏也寒了心,将京城治办的宅子卖掉,带着刘父与刘昌郝小叔父回到刘梁村。不知因为什么缘故,鲁氏与大爷爷、五爷爷,也就是大曾祖那一脉闹翻,三家罕有往来。

  刘昌郝父亲这一辈活着的包括刘昌郝小叔在内,共有六个叔伯父,有两个叔伯父与刘父同样不和,余下四个还好,当然,现在只有三个了。还能从高祖往上叙,都出了五服,连律法都不承认的关系,也没有人认真去叙。

  不和的两个叔伯是大伯与八叔,大伯就是大爷爷的儿子,八叔就是五爷爷的儿子,死去的是刘父、七叔与九叔,以及刘昌郝小叔生死不明。

  二伯、四叔与五叔都来了,还有好几个堂兄妹,大伯与五爷爷两家一个人也没有来。

  “哥哥。”

  刘昌郝二妹成了四叔家的长女,但两家关系一直不错,也没有回避收养的事。

  刘昌郝摸了摸她的脑袋:“吾带了一些礼物回来,回家后发。”然后一一与各个长辈打招呼,除了三个叔伯父家的人,还有村子里与刘昌郝父亲关系好的几户人家。

  一户是刘家的邻居叫薛勇,以及梁小君、刘三富、刘正清,除了这几户人家外,还来了几户热心肠的村民。

  大伙开始将行李往车上搬,车子类似后来农村常见的“大板车”,因为是摩擦力更大的木轮,车轮比较大,构造也略有所不同,能拉能推,同样能拉好几百斤东西,就是拉起来比较吃力。

  刘梁村离乌头渡只有四里路,可在这个交通极其落后的时代,一行人将行李折腾回来,天色已经临近黄昏,几个婶子早将刘家收拾出来,又替大伙准备晚饭。

  刘昌郝看到行李搬进了屋,开始散礼物。

  尊老爱幼是中国的美好传统,老不一定指四爷爷,也包括几个叔伯父,不但走得近的四个叔伯父,包括五爷爷、另外两个叔伯父,以及与刘昌郝父亲关系好的几个村民,在谢氏嘱咐下也带了礼物,各自一坛从乌头渡买来的好酒。然后是各个婶子的,胭脂与粉饼。这就是老的,小的就是各家的小孩子,一些城里的零食。

  先去的是四爷爷与四叔家,然后是五爷爷与八叔家。

  八叔说:“狗子,汝欲娶李家小娘子?”

  “没有。”

  “娶就娶吧,仅是丑点,不然凭借吾家母子两,早晚会败光刘家家产。”

  嗯……刘家的家产,什么意思?这是我家的家产好不好,或者说我家的家产等同你们所有人的家产?

  刘昌郝祖母鲁氏如何与大爷爷、五爷爷交恶的,谢氏不是多嘴的人,平时也不说。前身是一个书呆子,所以刘昌郝不清楚。

  似乎从前几年大爷爷过世开始,刘昌郝父亲想要缓和几家恶劣的关系,逢年过节的会让刘昌郝送一些礼物过去。刘昌郝父亲在的时候,两家人不咸不淡的,刘父过世后,谢氏仍保持着这个传统,两家人说话就不好听了。

  前身对刘梁村很排斥,与刘四根关系不大,实际就是这两家人给刘昌郝留下的阴影。

  八叔家还好一点,下面一家才叫糟糕。

  刘昌郝去了大伯家,大伯未说什么,大婶却说了一句恶毒的话:“为何还不死!”

  此刘昌郝非彼刘昌郝,听后二话不说,将礼物抱走。

  “改天好好与谢氏谈一谈。”

  继续散,然后看到了苗苗。

  在城里,以前的刘昌郝动不动骂苗苗,谢氏胆子小也怕多事,几乎将苗苗关在家里,回到乡下,苗苗开始像小牛一样撒欢,刘昌郝看到她在与几个小孩子疯玩,仅是嘱咐一句,不要摔倒,就回家了。这是在宋代,还是在乡下,孩子没有那么金贵。

  刘昌郝才细细地打量着这个家,刘梁村呈拨郎鼓形,村民主要集中在村东边,后来因为分家等原因,有的村民顺着西边的土垄开始呈一字形建房,一共有十来户人家,没有东边热闹,胜在干净,空间大。刘家与刘昌郝小叔的两栋宅子就在这一字垄上。

  当初他的祖母建设这两栋宅子时是用了一些心血的,门前一道遮墙,只是遮墙,不像李大官人李阔海家的宅子,虽是遮墙,上面铺有层层叠叠的飞檐,还有一道供车马进出的夹门,也有正规的厢房、耳房、倒座房。

  刘昌郝家肯定没有这些,门随意地放在正中,东西两边各有一个耳房,东耳房是厨房,西耳房更长,与院墙连在一起,是放杂货与粮食的地方。院子里还有一口井,后面是四间房,东边正房是刘昌郝父母亲的房间,西边两间房则是防止未来有女孩子出生,一间是男孩子的房间,一间是女孩子的房间。苗苗现在还小,随便跟母亲睡还是跟刘昌郝睡,都不用计较。后面还有一个小院子,里面有牛棚,猪圈,鸡舍,当然,现在什么禽畜也没有,还有一个厕所。

  墙壁不是砖头,砖瓦房同样会计入财产的,然后加税……也不是夯土墙,而是土坯,虽不及砖头坚固,但比夯土墙好,又不易开裂。屋顶就没有省了,一旦是草屋顶几乎两三年就要翻修一下也麻烦,于是用了青瓦。刘昌郝祖母又在西耳房那边种了一棵刺槐树,槐树长得快,十几年过去,这棵槐树已经与小叔家那边的槐树抱在一起。

  小叔家没人,本来花家准备等将刘昌郝家的宅地一起吞下去再安排人手过来接管的,出了变故,小叔家还是原来的样子。刘昌郝从杂货间搬来梯子放在院墙上,爬了上去看着小叔家那边的情况,几间房子全部打开着,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刘昌郝苦笑了一下,“这真是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马上就知道真相了,五婶子说:“别看,老六家余下物事全让刘四根搬走了,大门锁亦是那厮锁上。“

  老六就是刘昌郝的小叔。

  刘四根这么做不叫偷,花家吞掉小叔的家产后,暂时交给刘四根代为看管。现在与花家无关,也与刘四根无关。顶多说刘四根很不自觉,刘昌郝都回来了,他也没有交出钥匙。

  这个无所谓,反正那边暂时也不会住人,几个婶子在做饭,轮不到刘昌郝干活,几个叔伯父还有刘父交好的人,以及几个青年正在门口聊天,于是刘昌郝也走到门口。

  刘昌郝的二伯父问:“狗子,汝回家了,有何打算?”

  “是有想法,过几天吾还要去京城,看看后做决定。”

  说着,刘昌郝看着前方,前方是起伏绵延的岗陵,能利用的只是近处的一些土丘,虽然这些岗陵比较矮小,因为砍伐得厉害,许多山成了光山,绿意是有的,全是荒芜的杂草。

  刘家的四座土山就在哪里,离他的家不足两里路,山下面的旱地也是刘家的,然后到桑园子,这才到临近一条小河的那个池塘与几十亩半水田,整个刘梁村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这小河两边不到七百亩的半水田,余下的旱地想建设陂田都缺少足够的水源。即便有什么出产,得要走四里路才能到达惠民河畔,中间还有一段是崎岖不平的险峻山路,稍大一点的车子都无法通过,所以刘梁村才贫穷。

  还有更穷的,再往西去,有几个村子,大的不过三四十户,小的只有十几户,那真正位于“山里”了,几乎连块像样的谷洼地都没有,逼得没办法,各个成年男子在农闲时就满山的寻找猎物,靠打猎帮辅一下家用。

  但不是一无是处,只要能弄出东西来,能弄到外面,外面就是惠民河,几十里外便是东京城,现在的开封不是后来的开封,乃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当然,弄出来低附加值的东西还是不划算的,比如木柴,仅是运费过税工钱就会占据近半成本。

  刘昌郝与大伙聊了一会,开始吃晚饭。

   天渐渐黑了,大家还没有吃完,一大群人涌了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