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借钱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2820 2019.07.07 22:11

  刘昌郝苦笑:“大官人,吾岂敢赌博?之所以向汝借钱,乃是吾购买许多牡丹之故。”

  并不是接头,接头花的钱必会超出原先的预算,但那个不是事儿。

  朱三不可能真的弄十万个接头回来,就算多花两百来缗钱,自己可以向梁三元借,大舅家算了,但可以向小舅家借,黎家有两个表叔也能借出一点钱,不过就是周转一两个月时间,多不好说,两三百缗钱还是好借的。

  然后到冬衣,刘昌郝有些傻眼了。

  更傻眼的是想到鞭炮上的一个黑窟窿。

  三样若只有一样,都没有问题,可是三样合在一起,在刘梁村是绝对弄不到这个周转资金的。没有办法,刘昌郝只好硬着头皮子,来向李阔海再次借钱。

  在宋朝借钱可不容易,上次借钱不算,那是变相包括在镜子交易里面的,否则凭什么李阔海借钱给刘昌郝,有利息,如果李阔海没有别的投资,也能算是利息,但有了投资,一年二分利,还好意思说是利息?

  “种牡丹,汝在开封地界种牡丹?”

  “大官人,汝小视吾也,若无吾,汝能想到黄豆榨油?吾不仅于刘梁村种牡丹,亦于刘梁村接头牡丹,昨日嫁接七千余接头。”刘昌郝说道,他不是说自己有本事,而是说自己有偿还能力。

  “黄豆油乃汝想出?咦,汝在刘梁村接头牡丹?”李阔海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又说道。李阔海原来没有认为,黄豆能榨油是刘昌郝想的,刘昌郝说是他想的,是真是假不清楚。然而李阔海家就有一个花圃,知道种好牡丹有多难,况且是嫁接。

  “有何不妥?大官人,吾再给汝看一样物事。”

  刘昌郝掏出鞭炮,接头说服力仍不大,即便李阔海相信,想要获益,也要很久了,但鞭炮不同。

  “此为何物事?”李阔海狐疑地看着它。

  刘昌郝拿到外面将它点燃:“此乃鞭炮,乃吾之发明也。”

  “听闻过……”李阔海想了起来,京城开始有人燃放了,然而仅卖出几百缗钱,散于若大的京城,不要说李阔海,有一些京城人都不知它为何物,因此李阔海去京城听到有人谈论它,谈论的不是鞭炮本身,而是鞭炮上刘昌郝抄袭的水调歌头,但未看到过实物。

  “仅中秋与重阳,亦才开始,吾便售卖三百多缗钱鞭炮,获利百余贯。除夕燃放之人必多也,或许元旦所售,便足以偿还吾所借五百缗钱。”

  宋朝借钱,借的不是高利贷,那与后世是相仿佛的,越能挣钱越容易借钱,越是困难越是借不到钱,也不是借不到钱,那边还有高利贷呢。

  李阔海看着鞭炮的碎屑,眼神终于有些狐疑不定。

  “黄豆榨油吾先知也,鞭炮亦自吾而始也,牡丹为何种不出?”

  “大官人,吾所借之钱,不仅用于种花,吾亦请十户流民为客户,然吾须替其建屋宅,吾又兴建三十亩山塘,功成之日,吾家数百亩耕地则会成为良田。”

  “吾或向大官人做一契约,大官人借吾五百缗钱,明年五月底本息皆还,息作三分,若偿还不起,吾家所有财产,包罗山塘,各色花卉,一起尽归汝家。”

  明年有闰四月,也就是借十个月,利息是30%,若不想放高利贷,这个利息可不低。况且刘昌郝借的钱不是赌博,不是乱花,而是在治办家产,兴山塘,种花卉,盖房子,刘家家产扩大,等于放大了抵押法码。

  “某需买豆。”

  刘昌郝嘿然。

  当时说的是感谢李小娘子的厚实,李阔海的帮助,我告诉你,用黄豆去榨油。

  但镜子已经帮李阔海赚了不少钱,刘昌郝也买了李家的新油,当然看出来里面掺了菜籽油,但在刘昌郝眼里,简直太正常不过……然而掺杂了菜籽油,说明李家新油利润还可以,赚多少钱刘昌郝眼不红,我不告诉你用黄豆榨油,你还会买黄豆?

  “汝欺某善乎?”李阔海不悦地说。

  刘昌郝又嘿然。

  善,那是不可能的,否则凭借豆油的指教,不说借了,向李阔海讨要五百缗钱,李阔海也不能拒绝。当然,说李阔海有多恶,也未必之,至少比花谷久要好得多,不然当初自己准备拿镜子与李阔海交易,宋夫子只说小心,而不是杜止。

  李阔海无奈道:“刘昌郝,汝欲借,吾于十月下旬借汝,息也不要三分,二分即可,或一分半。”

  眼下他家油坊在摸索出油率高的黄豆产地与品种,一旦确定,就要派人下去大规模收购黄豆,一直会延续到十月上旬结束甚至中旬,这时候也是他家最需要资金的时候,甚至与刘昌郝一样,也会向别人借一些短暂的周转资金。

  黄豆收购结束,不需要再花钱,资金也渐渐回笼,借就借吧。

  刘昌郝苦笑:“大官人,吾亦是急需钱,十月下旬,再拖二三十天,吾鞭炮钱亦渐渐回笼,彼时吾已无需借钱矣。”

  李阔海终于答应借了,很不容易的,甚至为了说服李阔海借钱,在来的路上,刘昌郝想了许多说服的话,都没有派上用场。但是答应借了,时间上两人正好撞了车。不能让人家不买豆也要将钱借给自己,自己有那脸面么?

  虽然一下冒出两个黑窟窿,让刘昌郝质疑前身天赋不好,不过他本身跑了好几年业务,酒量不行,还能跑业务,说明他原来的头脑是很灵光的。刘昌郝想了想,忽然想到一件事。

  “大官人,油坊可有历书?”

  “无。”

  “今岁冬至乃是何日?”

  “今岁冬至迟,”李阔海想了一会又说:“约为冬月最后一天。”

  刘昌郝想到的便是今年时节比较迟,当然,节气迟了,作物成熟也迟了,然而意味着凛冬降临会晚。刘昌郝说:“几日后吾买油枯与桐油,汝家油坊不收吾钱,算作吾向汝所借之钱。”

  撞车了,只好两边迁就。

  “汝要桐油作何?”

  “大官人,吾用其涂于白绵纸,伐竹为弓,建棚为宅,隆冬之时,接头便不受风雪之苦,增其成活率。”

  “哦。”

  “十月半吾复向汝借两百缗钱,余下则于十月二十五借与吾,息仍作三分,如此如何?”

  到了十月半,李阔海家可能还在收购大豆,但数量不会有太多,除非李阔海跑到江淮关中去收豆,不考虑运输成本?李阔海没有立即答应,而是问:“汝是因何想到黄豆榨油?”

  刘昌郝拿来几粒黄豆,又找来一个砖头,狠狠拍了下去,又用砖头碾了碾,油脂一起碾压出来。

  “如此,榨油之物岂非有须多?”

  “正是,若不考虑利润,山茶、油茶、粟米、板栗、核桃、黄豆之外各个豆类,皆能榨油。”

  “利润如何言之?”

  “许多想要榨油,工艺更复杂,出油率亦更低,虽能榨油,然不易售也。”

  “汝为何知其出油率为一成五?”

  “辨其油脂,”刘昌郝拿起一粒碾碎的黄豆,放在李阔海面前:“若是眼尖心细,自能断之,吾家虽未榨油,然吾能知胡麻出油率约为四成,蔓菁子出油率约为三成。”

  “此亦狡辨之理!”李阔海笑了起来,若是这样看一看,眼力好的,心细的,是有可能看出出油率的大约高低,然而能精确到百分之一二上?百分之十也做不到。

  好了,那个一成五也不用纠结了,他又说:“如此,立契。”

  双方立契,现在刘昌郝不是以前刘昌郝,至少写自己的名字问题不大。李阔海写好契约,刘昌郝正在拿起毛笔签名画押,李阔海说:“刘小郎,此乃三分利。”

  不是一年三分利,拖到了十月底,等于八九个月时间,就要付三分利息。

  “大官人,汝家需买豆,然借钱与吾,三分利,非高矣。”

  实际刘昌郝心里也肉痛,这可是一百五十缗的利息,两百贯,朱三他们四个人替自己跑来跑去付了多少抽解,不过一百余贯钱,盖大作坊需花多少钱,刘昌郝不清楚,然而木料竹料多从山里伐来或从围山村低价买来,有两百贯钱,多半也够了。但自己不付出三分利,李阔海会不会借钱给自己?若不是豆油的情份,即便自己出了三分利,李阔海都未必会借钱给自己!或将这一百五十缗钱拿出来交给朱三,又能多买多少接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