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梁得宁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3814 2019.07.16 11:09

  “汝应是多想,汝去吧,彼乃教场,若有事,请教韩保正,亦可回来说。”刘昌郝叮嘱道,即便家里客户多,也不能随意跑到教场上闹,至少刘昌郝不想做“反贼”。换韩大虎则没问题了,他是大保正,需为手下几百名保丁负责任。

  二更时分,韦小二才回来,是出事了,事情不大,教头杖打了秦瓦匠的父亲。随后韩大虎找到教头,说了一句话,吾能从河东迁于棘岭寨,亦能从棘岭寨迁于嵩山大别山。

  你好好地搬到嵩山、大别山干什么,教头反问一句,汝一年可得七千文钱。

  韩大虎说,此乃鱼肉百姓钱,吾尽散于乡里。

  他是大保正,一年名义是能拿七千文钱,实际到手不过五千文钱,余下的上面胥吏扣掉了。都是这样,韩大虎也没办法,要么学习其他保正,再往下扣大保长、保长的钱,大保长再扣保长、保丁的钱,保长扣保丁的钱,保丁……那就保丁吧。

  即便这些钱,不是朝廷发的,如刘昌郝家,仅是各种保甲钱两税合在一起就必须交八贯多钱,刘昌郝四叔五叔家情况不大好,一年也需交六七百文各色保甲钱。虽不至于逼死人,可贫者便益贫,不然韩大虎也不会说它是鱼肉百姓钱。

  事实韩大虎每年拿到这些保正钱,一起散于村里贫困人家。

  韩大虎不在乎保正钱的收入,又说迁到嵩山大别山,这两座山脉那得多大哪,教头嚅嚅不敢言。别人不怕,韩大虎真的可怕,这家伙手里可是有着十几条人命。

  接着韩大虎又将梁永正与刘仲臣揍了一顿。

  韦小二打听了情况后,问韩大虎,韩大虎说,等吾回去说,勿得对秦瓦匠言。

  秦瓦匠乃是一个暴躁性子,一旦听到老子打了,闹到教场,事情就会变大。

  “韦二哥,明天汝复去县城替秦大父抓伤药,送往教场,然勿得对秦叔父言。”

  “吾懂。”

  但刘昌郝也有点弄不明白,为什么韩大虎打了梁永正,又打了刘仲臣,又为什么等他回来说。

  “吾与汝一道去吧。”

  第二天,刘昌郝与韦小二先抓了药,又一道去教场,所谓的集训就是跑步,或举重,或者使枪使刀,或者射箭,保甲最怕的就是射箭,一射箭便会产生箭矢的损耗……至于其他的,先问一问这些教头上了战场敢不敢杀敌吧,自己都不行,还能指望他们临时性教一下,便能教出好的战士?特别是保丁怀着怨恨、害怕等负面心理来的。

  官府也不提供伙食,吃的是自己带来的干粮,刘昌郝先找到秦父,递给他伤药,秦父说:“吾伤渐愈,勿得吾儿说。”

  “秦大父,瞒不住,然等诸位教阅结束后,吾才会说。”

  “须劝吾儿。”

  “秦大父,莫急,吾先理清事情原委。”刘昌郝说着,去找韩大虎。韩大虎讲了一部分,那天教头杖打秦父,褚二哥立即去叫韩大虎,韩大虎赶得及时,才打十几杖,不然准备打六十杖,那样人准得打趴下。韩大虎说了搬家的话,只是大伙看到的,背下还发生了一些故事。白天结束,到了晚上,韩大虎摸到教头的帐篷,一把将教头嗓子卡住。

  教头吓得半死,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原来是梁永正与刘仲臣联手找到教头,也说了刘昌郝,说刘昌郝乃一无赖少年,带着一伙流民返乡,将乡里闹得乌烟瘴气,秦父他们便是刘昌郝请来的流民,上番教阅皆不听梁永正的管教。刘仲臣又说到曹家,教头认识曹家的人,于是教头便出面,找了一个借口,杖打秦父。

  曹录事家境如何呢?刘昌郝刻意问过李阔海,李阔海无所谓了,持着轻鄙的态度,也戒嘱刘昌郝,能与刘四根发生冲突,没必要牵连到曹家,只要不牵连曹家,曹家是一个大家族,并不是曹录事一个人的家,他们家便会不管不问。或者这样说吧,李家花家是县里一流家族,曹家可能就是二流三流家族。李阔海不会放在眼里,刘昌郝却是得罪不起,教头多少得给几分面子。

  韩大虎一听气乐了,他便将刘家三代积善,以及刘四根在乡里的种种说了一遍。

  说韩大虎杀人,韩大虎当然不会承认,同样的刘四根一家也沾了好几条人命。

  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至少韩大虎还有一些威信的,他不会在这件事上撒谎。

  教头便说,吾上当了,吾不会听其蛊惑,韩大虎才放过他。

  “昌郝,汝勿用担心,自此以后,教阅时教头不敢再刁难汝家客户。”

  但韩大虎对这件事的发生,也很窝火。

  许多人将韩大虎看成类似秦瓦匠的人物,力气大,身手好,比较正直,讲义气,智商却不怎么的,包括几个教头。实际不是这样的,若是韩大虎脑子不活络,能跑到契丹那边将十几个杀父仇人给干掉,这些人那个是好杀的。可脑子活络与为人奸滑是两回事,保甲法种种韩大虎想不明白,他也不可能有这个大局观。然而乡亲们将他抬为保正,那就要为乡亲负责。

  保正是不好当的,扛着上番与教阅的压力,也费了他一番心思,好不容易让官府对他上番的松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教阅教头也不敢过分盘剥,好了,梁永正与刘仲臣却引狼入室,不提刘昌郝祖母当年的帮助,韩大虎也恼了。这才当着大伙的面,将梁永正与刘仲臣狠揍了一顿。

  “谢过韩叔父,然吾家与梁永正素无矛盾,梁永正为何与刘仲臣联手对付吾家?”

  “吾也在查,教阅结束,吾自会说与汝听。”

  韩大虎还没有查出来,刘昌郝也不好再问,便说:“韩叔父,吾有一事,想请教汝。”

  “何事?”

  “吾年幼,筹划不周,如花,接头乃意料之外,鞭炮亦是意料之外,韦小二之所以前来……”

  “吾知道,李二娘不让汝家磨木炭,汝欲建磨坊。”

  “嗯,还有猪,吾欲请几鳏夫,又似不妥,故向叔父讨教之。”

  “请鳏夫啊,”韩大虎摸了摸下巴:“汝给客户酬劳几何?”

  刘昌郝将他给的钱粮说了说:“其乃几月前约定,然许多吾未意料到,活计比吾预想亦重亦多,吾又得鞭炮之利,故吾准备每年复给每户十余贯赏励。”

   不仅是鞭炮,看着手机任务条上的进度,刘昌郝能判断出接头越活越多,自己以后会大口吃肉,客户多少也要捞一个汤喝吧。

  “汝酬劳之厚也,吾亦欲去汝家做客户。”

  “韩叔父,莫拿吾取乐。”

  “如此酬劳,咦,若此,对汝家有利也,”韩大虎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又说了几个名字。

  “咦,皆是壮年。”韩大虎说了八个名字,两人是棘岭寨的,一人是牛岭寨的,一人是后山村的,余下四人则是朱庄那边的,后面四个人刘昌郝不知道,前面四个人,刘昌郝全部认识,前段时间还来过刘家做过工。四人多是四十岁左右,正是壮年之时。

  “汝请之乃是做活。”

  “吾家一旦上正轨,活并不重。”刘昌郝说的重是指力气活,其实活也重,比他想的还要重。

  “汝请老人固心善也,然欲行善,汝元旦、春荒可周济一二,亦不能请其做活,其不死,固相安无事,其死,其亲戚莫名而出,甚者能使汝惹上官司!”

  “也是啊,”刘昌郝沉吟起来,实际就连刘昌郝也有些低估了韩大虎:“韩叔父,老人吾亦迟疑,壮年,更有瓜田李下之嫌。”

  “汝请流民,给其钱粮,替其盖宅,治办器皿、家具、衣服,请鳏夫,如何视之?”

  “当同视之。”奖励可以看其表现与功劳给多或给少,但这些基本的,若是搞两样化,内部休想安宁了。

  “吾所荐之人,皆是忠厚勤奋之辈,所以鳏独,乃是其家贫,无钱娶妻,汝欲替其盖宅,酬劳亦厚,又何患无妻?孙寡妇在汝家作坊做工,汝不思之也?”

  梁永正有一个堂兄弟叫梁永昆,梁永昆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叫梁得宁。据说梁永昆小儿子刚出世时,夫妇两去田间劳作,将小儿子交给了梁得宁看管。那是冬天,家里生了火盆子,梁得宁也不大,贪玩,他出去玩了,小弟在家里爬,碰翻了火盆子,一下子将腿烫着。夫妻两回来后,将梁得宁打得死去活来,关键梁得宁那时也不大,以为自己是无心的,父母打得太狠,眼里露出一些不大好的神情。

  正好梁永正经过,说了一句:“此子长大必是不孝子。”

  梁永正乃是他们那一房最有出息的,夫妻两不相信儿子,却将堂兄弟的话当成了圣旨,自此以后,对长子更苛薄,动辄打骂,甚至两个妹妹与弟弟长大了,看到这一趋势,也联手欺负哥哥。有一次,梁得宁忍无可忍,将弟弟揍了一顿,夫妻两立即将梁得宁捆起来往黑水河里扔,还是鲁氏看到了,立马将梁得宁救了上来,不然能活活溺死。

  随后刘昌郝父亲刘明山主动上门劝说,梁永正是你堂兄弟,但他帮助过你家么?或帮助了多少?他的话有的能听,有的不能听,梁得宁才是你们的孩子!梁永昆夫妇依然当成耳边风。打那以后,梁得宁在家里只好变乖孙子,乖孙子也要打,时常打,往死里打,时常不给饭吃。不过梁得宁也算是机警,饿得受不了,便来到刘昌郝或刘昌郝小叔家,刘明山兄弟两心肠软,盛饭给他吃。不然梁得宁不被溺死也早晚被他父母亲给活活饿死。

  梁得宁饥一顿饱一顿地长大了,弟弟妹妹也陆续长大,按照农村的规矩,一般都是从大的开始成亲,梁永昆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先将二女儿嫁了,又将三女儿嫁了,老小也娶了妻子,梁得宁还是光棍一个。

  梁得宁不傻,这样下去不行啊,自己一辈子就完蛋了。他也有本事,跑到外面流浪……或者做了其他什么,过了一些天,他带了一个寡妇回来,然后对梁永昆说,我也成家了,要分家产。

  他弟弟上来了,打小时常连饭都吃不饱,梁得宁身体那能长得多好,打不过他弟弟。然后在他弟弟主持下,强行分配了家产。梁家在黑水河西南边,也就是大棘溪与野狐溪中间那片区域,几亩坡沟分给了老大。

  这些地能种什么?

  梁得宁只好租别人家的地种。幸好这时因为刘家压着,地租也不高,勉强能过一个日子。他还上山亲自伐木,盖了两大间比较正规的草房,咦,看到老大日子渐渐过安份了。老小心中不服,带着二姐三姐继续上门闹事,还骂那个寡妇各种的不好,有一个拖油瓶。那个寡妇无法忍受下去,与梁得宁和离。

  又成了一个光棍,一年年过去,前年,他忽然醒悟,这样下去不行,又在外面带了一个寡妇回来,也有一个“拖油瓶”,她就是孙寡妇。同样是带,心情是两样的,平时万般苛护,宁肯让小弟来打,也要挡着孙寡妇前面,不让孙寡妇挨打。

  即便村风坏掉,也有许多人看不下去,许多人议论指责,这一家子才稍稍收手。

  “韩叔父,汝莫要小视梁得宁,”刘昌郝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