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新事物(上)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3481 2019.06.29 12:16

  刘昌郝又去了京城。

  找到朱三后,刘昌郝没有先说花,而是说马:“三郎,吾上次托汝,可否探听?”

  打听的是长葛马场拥有多少匹马。

  “没有准数,多者往往有五六千匹,少者仅有千余匹,具体数量,吾亦不知。”

  刘昌郝面色一肃,难怪王安石要搞保马法,难怪金人南下几乎畅通无阻……宋初人口不太多,耕地不紧张,朝廷选了十四个水草丰美高凉之所,作为牧监。后来人口越来越稠密,百姓不断侵耕牧监之地,宋朝被迫陆续取缔各个牧监。

  但大多数禁军驻扎在京畿地区,这些禁军里有不少是马军,因此将许州长葛、京城咸丰门外牟驼冈、滑州等几处场所作为马军的放马之地,面积已经很小,不是牧监,而是马场。

  按照朱三所说的马匹数量,即便将轮戍的、安置于各个军营、各苑内的,一起计算在内,京畿禁军战马数量不过两万来匹。洛阳、大名、应天府那边相信会更差。

  除了四京外,宋朝还有许多骑兵,如陕西路的蕃骑,以及许多有马的边军。

  有的战斗力还非常强大,如岳家军便是由一支由西军为主强大的农民军。

  强的是西军,非是京畿河北的禁军,有点类似于安史之乱前的唐军,非是唐军不强大,而是强大的唐军皆在西域,在青海,远水救不了急火。即便及时赶达,西军熟悉的战场是在西北,非是地势平坦,海拨低的华北平原,不经过磨砺适应,战斗力也发挥不出来。

  这可能是王安石推出保马法重要的原因之一。

  然管用否?

  国家的事,与刘昌郝没有太大关系,即便他有这个心,也没有那力气。

  “亦可。”

  朱三点了点头。

  种瓜种花、改良土地,需要大量肥料,刘昌郝在村子里买草秸,也买牛粪羊粪猪粪,但除了牛粪外,其他粪肥,皆留着肥自家的田。这难不住刘昌郝,因为还有马粪。长葛马场又正好在惠民河的上游,不但运输便利,离乌头渡也不远,都不足五十里地。马匹数量虽不多,然而刘昌郝家能有多少地?

  两人这才说花。

  朱三复问:“刘小郎,汝能接活?”

  刘昌郝说买花枝,那是不可能买到的,但有办法弄到手。

  这些名种牡丹开的时候,都会有许多人前去观看,甚至京城的人都打老远地前去洛阳观花,因此园子有园墙,寺观有院墙。

  墙不要紧,朱三的主意便是在各个园子附近,寻一个贫困人家,给一个三四、四五贯钱,夜晚爬墙进去,将各园白天剪下来的花枝给窍过来。

  洛阳种牡丹的人不少,种出名种牡丹的人却不多,有名气的园子与寺观不过四五十家,个个园子光顾,也花不了多少钱。但是朱三担心两条。

  牡丹花开的时候,许多园子都有巡夜人,眼下到了秋剪也是嫁接的时候,若是各园主重视,安排巡夜人,便窍不出来。

  其次,之前都是刘昌郝与朱三空想,剪下来的花枝当烧锅料,开封这边是的,洛阳那边是不是,朱三也不清楚,万一不是,前面剪下来,后面便将它们烧掉,以免流传出去,同样地,也窍不到。

  所以朱三说,他得去洛阳看看情况,才能告诉刘昌郝。

  看的情况比较良好,都不大重视。

  朱三还听到两件事。

  窍花枝出来嫁接,并不是刘昌郝最先想出来的。

  洛阳那边早有人这么做了,如姚黄,便让人窍出来许多花枝。只不过九成多人家嫁接失败,仅有几户人家成功,虽不及姚庄姚黄,然而姚庄在黄河之北,需渡河才能看到。因此城内这两三家“伪姚黄”盛开时,观者如山。

  还有市面上各种魏紫,许多便是用偷来花枝嫁接出来的,只是因为有许多人用了其他类似魏紫的牡丹冒充魏紫,导致魏紫真伪不一,价格大跌。

  “此法甚妙。”

  刘昌郝说着,也笑了起来。

  “虽妙,然……”

  方法是好,刘昌郝盯着的是姚黄魏紫,实际洛阳还有十几种名种的牡丹不亚于姚黄魏紫,至少能与魏紫相仿佛。

  如一种叫丝头黄的牡丹,外围花叶大如盘,内又有百余碎叶,花心数十冠耸起而立,高于花叶之上,尤为美观,然而只有一株,养于天黄寺禅房里。若是能将它接活,其价最少远在魏紫之上。

  当然,不是魏紫不好,而是魏紫让许多“假冒伪劣产品”将名声弄臭掉了,若是能培育出来真正的魏紫,价格同样会很乐观的。

  可是朱三一直担心刘昌郝有没有特殊的嫁接技术。那么多人呢,个个皆是内行的养花人,他们都没有很好地解决嫁接问题,刘昌郝凭什么有把握接活?

  “三郎,放心,吾斗胆说,论种花技术,无人能及吾也。至于嫁接,只要掌握一小窍门,几乎便能十活六七。”

  “十活六七?”朱三滋滋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然吾家境况亦不佳,何来勇气种牡丹?”

  若是牡丹十接活六七,那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朱三还有些怀疑,他继续说出第二个困难。一般牡丹于白露末到寒露前,开始秋剪嫁接。时间大约持续半个月左右,但没有规定某一天秋剪,有的人家早几天,有的人家晚几天。

  朱三现在还没有弄明白刘昌郝用什么方法嫁接的,大约是有把握的,否则刘昌郝不会信誓旦旦。但有一条,这些花枝弄回来,耽搁不了多少天,最好前面弄到手,后面就要立即雇驮马,将它们送往刘梁村,要命的是,各个园子又不在一处……还有,要陪李氏花行的人看大株。

  “三郎,勿用说了,吾懂,汝欲请几帮手?”

  “至少两人。”

  “两人都未必够。”

  “三人足矣。”

  “三郎,且听吾说。”

  首先是接穗。

  不是什么花枝都能弄回来当接穗的。

  最好的接穗乃是母株当年生出来的萌蘖枝,这种花枝生命力才是最旺盛的,才容易接活。若是萌蘖枝不足,树冠顶部的花枝也可以替代。但朱三他们弄到手的,什么样的花枝都会有。

  必须在洛阳郊外花钱临时租一个小院子,花枝拿到手后,在小院子进行挑选。虽然什么样花枝都有,也有挑选的方法,一是通过表皮挑选新枝,二是花枝必须粗壮有力,三是花枝顶部得有粗壮的嫩芽。

  符合这三样条件的才能留下,然后用驮马尽量快速送到刘梁村。

  在洛阳还要买许多关键性的东西。

  究竟是什么东西,刘昌郝没有说。

  芍药移载时间还要在牡丹前面,马上就要着手安排。

  还有月季,一般人眼里,月季远不及玫瑰,不仅是玫瑰赋予了爱情意义,其颜色也正,酒红似绸。造成这观点主要是月季在中国已经变成了下里巴人的花卉,实际月季与玫瑰本身就是双胞胎,一些名种月季观赏性更远胜于玫瑰花,不然也不会被称为花中皇后。

  而且中国培育月季历史悠久,到宋朝更达到了高峰,涌现出许多名品。

  牡丹一年三剪,月季一年四剪,农历四月中旬第一次花后剪,五月末第二次花后剪,七月份第三次花后剪,冬月下旬进行冬剪。

  牡丹想窍花枝是因为花枝成本很便宜,月季花刘昌郝同样地想弄花枝,不同之处,一个是嫁接,一个是扦插。但这个时间更急,过段时间第三次花后剪结束,什么花枝也弄不到,还有冬剪,那时候能扦插么?

  但月季有一个好处,它比较便宜,京城郊外就有许多人种着月季,也有一些名种月季,不一定要窍,具体的,还要托朱三他们打听一下。

  “如此,三人真不足。”

  “何止,吾给你看一样物事。”

  既然想到了花枝,那不必买多少大株牡丹,然而还需很多钱。

  朱三说几十个园子,即便刘昌郝自己,只要是名种牡丹,他也不想丢下不要,还有月季,仅是请人“窍花”就需不少钱。然后又要请好几个牙人,牙人就不能随随便便给几贯钱打发了,来回奔波的花销,买大株又要花不少钱。

  虽请了十家客户,今年工程量不小,还得要请人来做短工,请人做短工就得付工钱。

  甜瓜可能得到明年五月才上市,在这漫长的十个月时间里,不仅要替十家客户盖房子,还要付钱粮,秦瓦匠他们都是春天逃荒的,因此还得要替他们准备过冬的衣服、被褥。

  想要在刘梁村这里种好花,种好瓜,得准备许多肥料,惊人数量的肥料。

  别看他手里有一千多贯钱,实际经济很紧张。

  大前天,刘昌郝看到王叔烧竹子,想到了一样事物,鞭炮。

  然后他在脑海里拼命地想,反正前身在尉氏呆了几年未看到有人放鞭炮。尉氏离京城近,若是京城有了,尉氏一定会有。若是尉氏没有,京城也就没有。

  十户流民,加上他一家,十一户,流户又是几乎一无所有来的,用度大,又想买更多的花回来,只好想“歪门斜道”。

  为什么宋朝没有鞭炮呢?

  他还真误会了。

  后来有人说外国人得到了火药,立即用在武器上,中国人却将它放用在烟花炮竹上,这说法是不对的。北宋已经将火药大规模用在军事上,也未见哪个人发明烟花炮竹。北宋诗词里确实有一些炮竹词眼,但那不是鞭炮的炮竹,而是烧竹子!

  之所以出现这一现象,是因为火药制作与配方到了南宋末年越来越精准,元朝军队带着这些技术去了欧洲,欧洲人得到这些技术,等于是一下子站在巨人肩膀上。

  元朝疆域是很大,但正是元朝的出现,导致两个沉重的后果,一是将火药技术带到西方,二是惊醒了一群将棕熊当狗养的战斗民族,然后这个民族一路向东向东。

  明朝晚期那么腐败,依然重视火药武器的研发,只能说到了清朝彻底的闭关锁国,与西方的科技才迅速拉大。

  有记载的真正的炮竹是在南宋时候,才开始出现时样子很丑陋,用草纸包一下,装上芯子就是鞭炮,也不叫鞭炮,而是纸炮或炮仗,随后迅速普及,又出现了烟花。但真正让炮竹完全取代烧竹子,那要到明朝了。

  这是很冷门的历史,刘昌郝手机又不能上网,哪里知道。

  偏偏正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