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真的种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3226 2019.07.06 19:04

  “辛苦,辛苦。”

  是很辛苦,两人吃了饭,朱三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刘昌郝召集妇女,准备嫁接,朱三与方波也来到田头。

  芍药的子株已经成活,但继续盖着遮阳棚,再过两三天才能拆掉,朱三好奇地问了一下原因。分株他是知道的,替子株盖遮阳棚则没有看到过。

  刘昌郝说了原理。

  “咦,此门技术来自何处?”

  不是甜瓜,还能蒙蒙俺,花上面,特别是这些常见的花,俺不是外行汉哪。

  刘昌郝不知如何回答,故弄玄虚地说:“三郎,吾在研究一门学问。”

  “哦?”

  “乃是植物之学问,吾将各色植物分为门、纲、亚纲、科、目、亚科、属、种、族,如芍药乃是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原始花被亚纲、毛茛科、芍药亚科、芍药属、芍药种,至于族,则为各芍药品种。汝知吾为何用芍药根嫁接牡丹乎?”

  “不知也。”

  “牡丹分类乃为芍药亚科芍药属牡丹种,血缘与芍药颇近也,故能用芍药根嫁接牡丹。再如菊花,若条件能跟上,亦能用青藁嫁接菊花,然其更难,青藁虽属菊科,然与菊花非同一亚科同一属。”

  “有此学问?”

  “以前是无此学问,自吾起便有之。今吾仍在摸索,或许至中年时,将其吃透,吾著几本书籍将其阐述。”

  朱三继续茫然。

  中国古代农书很多,如用豆子改良土壤,许多农书都写过。

  然而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写了,但没有写其道理。

  或者用一些奇怪的道理来诠释,或如火药。

  在中国古代科技史上,宋应星比沈括还要牛。

  明代火药技术也成熟了。

  然而两者结合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产物:

  凡火药以硝石、硫黄为主,草木灰为铺。硝性至阴,硫性至阳,阴阳两神物相遇于无隙可容之中。其出也,人物膺之,魂散惊而魄齑粉。凡硝性主直,直击者硝九而硫一。硫性主横,爆击者硝七而硫三。其佐使之灰,则青杨、枯杉、桦根、箬叶、蜀葵、毛竹根、茄秸之类,烧使存性,而其中箬叶为最燥也(出自《天工开物》)。

  楼歪了……

  能讲道理,但刘昌郝一不用阴阳温寒,二不用五行去讲道理,朱三反而听不懂。

  刘昌郝也未注意,继续说:“否则以吾家境况,吾有何魄力花许多钱种五色瓜与花卉?”

  “鞭炮呢?”

  “其又是一门学问。”

  “芍药科有几多花卉?”

  “其在植物种类中,乃是一小科,吾所知,仅有牡丹与芍药两种。然非同科便能嫁接,先需性相近,能用青藁嫁接菊花,然不能用莴苣嫁接菊花。”

  “菊花与莴苣同科?”朱三目瞪口呆地问。

  “莴苣虽根茎大,然其开花时,与菊花有何差异?次之,不同物种不同嫁接方法,不知其性也,嫁接必败矣。再次,虽性相近,嫁接效果也未必佳也,如用葫芦嫁接西……甜瓜,即便成功,产量亦高,然甜度必不足,使甜瓜变为梢瓜也。”

  刘昌郝说的没有错,可朱三却是越听越糊涂。但这是好事,刘昌郝懂的越多,嫁接牡丹才会越成功,想一想几年后,刘家每年向京城提供几千、几万盆名种牡丹,他们能拿多少抽解。

  鞭炮已经做好了,刘昌郝不但叫来了妇女,也将半大的孩子叫了过来。

  先是挑选花枝,与规格芽头无关,能淘汰的朱三他们早在洛阳那边淘汰下去了。主要是运输过程中,会有一部分芽头与表皮碰伤,这些花枝不能要了。还有的花枝因为时间耽的有些长,表皮呈干僵壮,它们也不能要,这才是刘昌郝将花枝与芍药根订为十比七的原因。

  嫁接前先是准备肥料。

  地也早准备好了,这几天几乎每天都在往上面浇沤液。刘昌郝说牡丹喜阴凉,说法不准确。大多数牡丹也喜阳,但不喜“大太阳”,也就是它适宜在温暖、凉爽、干燥的环境里生长。牡丹与芍药一样最好在中性砂土里种植,区别是芍药能耐微酸也能耐微碱,牡丹能耐微碱不能耐微酸,酸性、粘性重的土壤是它的大忌。芍药干不得溺不得,牡丹溺不得能干得,忌积水,耐微旱,当然,也要浇灌,但不能像芍药那样勤浇,必须适度浇灌。

  但嫁接时务必要注意,接头移载前能浇灌沤液,也不能浇得太多,有些湿意便可以了。浇灌不可能这么准确,于是前几天,刘昌郝刻意去乌头渡找那个老铁铁,打了几个简易的喷雾器。

  喷过一次后,接头移载下去,前几天最好不要碰水。如果下雨怎么办,那是没办法的事,不过在中原地区,这个时季落雨的天是很少的。过段时间也不能浇灌,而是喷施,没有喷雾器,则用喷壶。

  于准备好的花垄上喷施后,王叔他们开始挖垄沟,置放饼肥。

  刘昌郝用手摸了摸,还是有些温热,说明饼肥没有发酵好,那只好在饼肥上继续放碎土。

  朱三皱了皱眉头说:“刘小郎,牡丹各不相同,许多牡丹不喜肥。”

  “说法何来?”

  “吾在洛阳听一说法,洛阳城中亦有人接头姚黄,然多施粪壤,不知其本出于高山之中,性洁也,故接头多败,即开花,花亦不及姚庄之美,数岁才能开一次。”

  “哈哈哈,”刘昌郝又是大笑。

  山石上是能长牡丹的。

  如巢湖银屏山上那株牡丹,就长在峭崖陡壁上,据说有千年历史,既不长大,又不缩小,还能预报天气,于是一到花开时,观者如潮。姚黄的母本,大约与之类似。

  然而它虽能在石壁上生长,却不代表着它不喜肥,相反,牡丹是一种超级喜肥的花卉。或如巢湖那株神奇牡丹,神奇的是它的种种传说以及长寿,然而作为花卉本身,它开出的花并不大。

  “为何洛阳城中有如此说法?”

  “吾亦不知也,仅知始至今日,洛阳城中窍取花枝嫁接之家不为少数,然成功者仅数家。”

  说不定这种爱洁的说法,便是姚家故意放出去误导其他人的。连粪壤都不能施用,不要说姚黄,什么牡丹也种不好。不过也不好说,不仅是朱三他们听到这说法,在京城李氏花行,李店主与他谈论牡丹的时候,也说过其生性爱洁。难道宋人种牡丹一直在误区里?又不似,不然朱三也不会说洛阳种牡丹喜用粪壤,这个粪壤肯定没有科学处理,但却能证明,洛阳人已经发现了牡丹喜肥的特性。

  那么这个生性爱洁的说法,是怎么传出来的?

  或者看到许多野牡丹生于荒山野岭之中,多数人以为它性爱洁。

  种花人又通过一代又一代人的观察,却发现它喜肥。

  这才有了朱三的说法,有的品种喜肥,有的品种爱洁,但问朱三能否确定哪些品种爱洁,朱三也说不清楚。

  刘昌郝想了一会没有想懂,因为各家种花人将其技术敝帚自珍,不要说想,即便刘昌郝去了洛阳问,同样地也问不清楚。

  那就不想了,看到准备得差不多,刘昌郝开始回家将箱子搬出来,正式嫁接。

  切口得重新用快剪剪掉,还有接口,捆扎,都有严格的要求。

  先是刘昌郝亲自做示范,虽然他手也不熟练,但理论是能跟上去的。做了示范,让其他人操作,刘昌郝站在边上手把手地教。接好了,立即移载。

  移载下去,接口是不能松动的,所以刘昌郝让人于四周围上渔网,以免人畜误闯进来,触动封土。

  一个看稀奇的刘梁村人说:“似是种麦子。”

  是很仿佛。

  谢四娘听了担心:“儿,此乃花,非是麦子。”

  “阿娘,汝对花懂,亦是三郎对花懂?”

  不能小看了朱三他们,他们是专门从事花木交易的牙人,不但在城内跑,也去各个花圃跑,论种花的学问,不亚于一般的花农。

  “三娘,汝放心,小郎之学问远胜于吾等,”朱三在边上说道。用芍药根嫁接牡丹,他们以前是未见过,然而论嫁接本身,岂不是这样子?别的不说,就说月季吧,这种水插朱三以前也未见过,然而除了少数死掉外,余下都生了根,有的再过几天都能移载下去。

  方波忽然想了起来:“刘小郎,汝村外面道路修乎?”

  “已修,快要竣工。”

  “带吾去看。”

  刘昌郝带着两人去看路,方波摸了摸崖壁:“火药如此凶残?”

  “尚可,其石硬度一般,否则又不知费几多钱火药。”

  硬度还行的,主要是砾石,即便胶结度好,也远不及其他岩石的胶结度与整体性。不管是不是凶残,方朱二人皆知道这条路修好后,对刘家的意义。看后两人心中大定,与刘昌郝辞别,但朱三是去洛阳,方波还要回一趟京城。

  刘昌郝也安排人手将鞭炮装车装船,上次场务的人提着风灯上船看货,将他吓坏了。

  宁愿将船泊于戴楼门泊一夜,也不能晚上行船。

  但这次刘昌郝未去京城,上次韦小二去京城办得不错,刘昌郝这次索性也交给了韦小二,他在家里继续监督牡丹的嫁接。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人质疑,这正常,不过刘昌郝从人群中听到杂音。

  质疑的人与谢四娘是一样的想法,种花能与种麦子一样么,不过也有人回答,京城牙人都说是这么种牡丹的。嫁接成了种,但作为一个半封闭的山村,见识有限,也正常。关键刘昌郝忽然听到一句:“京城牙人哄傻子钱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