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蒙学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3490 2019.06.19 11:13

  上哪儿换?

  不说李阔海不可能帮助刘昌郝,就是刘昌郝与李家小娘子订了亲,凭借那个知县,刘昌郝也不想打官司。

  刘仲良手举了举,想想还是放下。

  这就是他一家眼下的心态,刘家“活过来”了,刘四根一家皆不开心,但以为刘昌郝与李家小娘子订了亲,李阔海才出面替刘家化解难题的。刘四根有些害怕,于是带着几个儿子与两头耕牛、农具,趁着天黑一起送过来。

  送来的仅是契约上的农具,稍好的农具还让刘四根调了包,不在契约上是不可能送过来了,就这样,刘四根婆娘还在门口骂骂咧咧的。

  刘昌郝将牛牵到牛棚,牛是原来自家那两头耕牛,村里人都认识,刘四根不敢调包,因为要巴结花谷久,两头牛还养不错。刘昌郝关上后院的门,刘四根婆娘还在骂,刘昌郝一下子将门关上,又大声说:“阿娘,苗苗,将耳朵堵上。”

  刘四根婆娘这才怏怏地回家。

  “我们村也有凶人,但也没有这般凶法。”刘昌郝喃喃说了一声,打开手机。我们村不是刘梁村,而是另个时空的老刘村,地没有刘梁村多,不过户数足多了一倍,人事同样复杂。

  刘昌郝点开另一个文件夹,是几本古代的蒙学。

  上初中时,他一直以为古代蒙学就是千字文、百家姓、三字经。

  其实不止,还有明朝萧良的《龙文鞭影》、吕得胜的《小儿语》,清朝谢泰阶的《小学诗》,李毓秀的《弟子规》,南宋时的《名贤集》。

  严格说明朝李渔的《笠翁对韵》,朱用纯的《朱子家训》,清朝邬仁卿的《初学晬盘》,山阴金的《格言联壁》,周希陶的《增广贤文》都属于古代的蒙学,等等。

  还有更冷门的各种《蒙求》,其中最早也是最有名的是唐代李翰编著的《蒙求》,随后许多人纷纷摹仿,诞生了《广蒙求》、《叙古蒙求》、《春秋蒙求》、《左氏蒙求》、《十七史蒙求》、《南北史蒙求》、《三国蒙求》、《唐蒙求》、《宋蒙求》等等,就连《三字经》、《龙文鞭影》、《幼学》也受到其影响。

  到了清末民国初,蒙学教材更多。

  一些简易的算经书籍也能属于蒙学教材。

  刘昌郝拿出笔墨纸砚,先开始磨墨。《千字文》、《百家姓》、《蒙求》现在全有了,刘昌郝前身小时候还学过,都不能抄,于是他对《三字经》下手。

  三字经与百家姓两本书作者都有些不清楚,然而三字经与百家姓不同,百家姓虽然流传很广,严格说它只是一本帮助小孩子识字的书,顶多说琅琅上口,“没有深刻的含义”。三字经对于古代人来说,它就是“经”。据传是南宋王应麟写的,南宋灭亡后,他隐居二十载,所有著作只写甲子不写年号,以示不向元朝称臣,可能导致了后来人对三字经作者模糊的原因。

  王应麟乃是南宋末年有名的通晓古今的大儒,他一生写了许多巨著,以他的笔力,写出这部三字歌,自然非同凡响。不过王应麟深受程朱理学的影响,里面有许多糟粕的东西,放在明清文人会大力赞扬,然而放在还比较开放的北宋,不但这些思想刘昌郝不喜欢,也不会受到文人主流的喜欢。

  “不能全抄,有的必须要修改。”

  人之初,性本善。人出生时都是善良的,拜托,不用性恶论就算是好的,谁说人性天生是善良的?若此那来的那句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损不足而奉有余?不过在宋朝性善论才是主流,也是本书的宗旨,不能改动。后面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刘昌郝到是很赞成。当然,这本书放在后来还有影响,里面确实有许多让人称道的内容。

  赤道下,温暖极,我中华,在东北……牛啊,刘昌郝抄到这里不由地睁大了眼睛,真的不能小视了这些老祖先。

  古九州,今改制,称行省,三十五,这个必须要改,宋朝没有行省制度,而是路州制。辽与金,皆称帝,元灭金,绝宋世……立宪法,建民国,不对,刘昌郝忽然明白了,他下载的这本三字经不是原来的三字经,而是多次修改后民国版本的三字经,难怪有赤道中华三十五省这些词眼。这一段不能抄了,直接从“炎宋兴,受周禅,十八传,南北混”跳到“古今史,全在兹,载治乱,知兴衰”。还有“苏老泉,二十七”“若梁灏,八十二”等也不能抄,有的句子要略做小修改。

  …………

  吃过早饭,刘昌郝继续下地看。两只小狗跟着他跑,这些小东西小时候都很萌很可爱,而且草狗忠心。

  也不要看到它们可爱随便伸手去摸,陌生的狗,最好敬而远之,若是让它来上一口,在这时代弄不好就丢掉了小命。

  “回去。”刘昌郝喝斥道。

  小花狗迷茫地看着他,小黄狗咬小花狗的尾巴,两只小狗玩耍起来。

  刘昌郝先是来到河边,这几天没有落雨,河水渐渐变得清澈,他用茶杯舀了一杯水,又来到蓄水塘边。

  这口蓄水塘由于刘家时常捞淤泥肥桑园与肥田,已经越来越深。

  他在塘里又舀了一杯水,端着两个杯子,分别品尝,这是验证一件事,同样是极其重要的。

  验证的结果让他比较满意,随后来到桑园,刘昌郝眉头立即拧起。

  村子里的人又换了一种战术,天蒙蒙亮连早饭都不吃,便来采……伐桑。

  看到刘昌郝来了,又做兔散。

  刘昌郝有气无力地说:“诸位婶子,汝等采桑叶,吾家不要钱,别砍桑枝。”

  说了也不管用,这就是刘家在刘梁村的现状。

  刘昌郝无奈地又去其他地方转了转,最少在这两天必须对自家的田与地有一个详细的了解,才能制订出一个具体的计划,才能决定聘请多少流民。

  快到中午时,刘昌郝来到梁三元家。

  中国蚕桑业逐步从北向南转移,也不仅是战火对北方文明的催残。桑树喜肥怕潮湿,就像现在的宋朝,反而河北山东的水土更适宜植桑,虽然江南桑蚕业渐渐发达,仍远赶不上北方,岭南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然后黄河崩溃,自河北到淮河滚来滚去,将土壤的养份搜刮得一干二净,陕西也成了黄土高坡,桑树是能种起来的,但长不好,长不好就取不到足够多的桑叶,于是北方渐渐改养柞蚕。

  刘梁村也面临这种情况,地力不足,桑树长不好,鲁氏未来刘梁村之前,刘梁村没有一户人家养蚕。鲁氏挖蓄水塘,改良土壤,方法虽然原始落后,不过将桑树种起来,长势还不错。

  有一些人家也开始学习,刘四根下的功夫最深,三十多亩桑园成了他发达之根本。然而大多数人家嫌桑树收效慢没有种,或者种了,没有种好。但有几户人家种好了桑,如今开始得计,包括梁三元家的八亩多桑田。

  别看八亩来桑田,一亩能养两到两箔半蚕……南方的更高,一箔蚕能得十五两生丝,按照宋朝的标准一匹小绢五两,大绢十两,抛除茧头,一亩桑蚕吐的丝能织成三四匹半大绢,六七匹小绢,一匹大绢即便卖给行商也值一千来文钱,那怕像刘家那样只卖生丝,一斤也值八百文钱。因此有了七亩多桑园,虽不能说保持小康,起码能维持一家人的温饱。

  所以梁三元家地不算特别多,家庭情况还可以,没有地租给人,也不需要租别人的地。

  “狗子,汝将地收归欲奈何?”

  梁三元是能相信的,刘昌郝将计划说了一遍。

  “如此……”

  梁小乙嘴巴严实,借钱的事谁也没说,这让两个长辈判断都出现了误差。在梁三元想法里,即便带几户流民回来,在乡下大多数能自给自足,一年也花不了多少钱。至于种植,他还以为像种庄稼那样种,那需要多少成本,刘家手里还有一千多贯钱呢,即便失败,也无关紧要,两人皆没有阻拦。

  “还会有诸多麻烦。”

  “会有麻烦,总比眼下好。”

  梁三元叹了一口气。

  他某些性格与刘昌郝差不多,想让梁三元做圣母婊那是不可能的,但也不是一个恶人。

  刘昌郝要收地,成为刘梁村今天头等大事,村子里有许多议论声。

  这些,梁三元都听到了。

  只有少数人认为许多村民做得太过份,大多数在等着看刘家的笑话,就没有一个人想到刘昌郝会请流民过来。

  “做人还是不能太作孽……”

  这几年,刘梁村在刘四根一家折腾下,风气越来越坏。特别是今年刘昌郝小叔的事发作,成了一个明显的案例,平时嚣张跋扈日子越来越好,刘家三代积善却沦落如此,这使得刘梁村道德进一步滑坡。

  在这种风气下,孤儿寡母还想有好日子过?

  狗逼急了也会咬人的,干儿子一旦将流民请回来,那些租户等着乐吧。

  “尽量找忠厚之人。”

  “吾知之,后天吾欲请小乙哥陪吾一道去京城,暂且非是去请人,乃往鲁庄吾太公家。”

  “汝太公家……也是一策,虽是数岁其家与汝家不通往来,是为远者,其家以前来人,据吾观察,对汝家犹可。”

  梁三元与谢四娘的想法略有些不同。

  谢四娘是一个妇人,心胸终是小了一些,又受了惊吓,必然担心这担心那。

  梁三元没有那么多担心。

  鲁家这么多年是没有与刘家来往了,一是鲁氏死了,二是太远。

  然而妹妹的后代有困难了,外甥孙老远地打上门,一不要人,二不要钱,不过帮一点小忙,为什么不答应?鲁家应当还有好几个长辈在,说不定看在鲁氏的份上,在边上替刘昌郝出谋划策。

  梁三元也想多了,这点小事,刘昌郝会劳烦谁,所需的不过是一个向导,但这个也不能说,毕竟前身是什么样子,谢四娘是知道的,梁三元也是知道的。

  刘昌郝又去四爷爷家,正好碰到了大妈,刘昌郝大妈唾骂:“败家子。”

  这是一个典型泼辣的村妇,前天刘昌郝将礼物带走,她跟在后面骂了好几句。

  俺惹不起能躲得起,刘昌郝一个拐弯让开了,还听到后面传来他大妈的声音:“乃是老刘家财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