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豆油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3981 2019.06.13 18:49

  刘昌郝外婆是不是眼皮子浅?

  不提聘礼,当年刘家好名声在外,在鲁氏经营下,经济情况蒸蒸日上,刘父一表人材,忠厚老实,干活勤快,还上过蒙学,认识不少字,足以般配当年的谢四娘。

  大舅妈也许在拽威风,也许是事情得不到解决的发泄,在刘家这种情况下能来看望也是不错的,但这些话说的确实太过刺耳,连梁小乙听着听着,脸色都变得阴沉。

  刘昌郝先是平静地看着大舅妈。

  忽然他明白了,梁三元说了两条出路。第二条出路便是刘家各个戚将家中所有现财拿出来,共同帮刘家熬过这道难关,大舅父还是不错的,多半已经答应,让大舅妈很不乐意。

  大舅妈的心态,刘昌郝并没有愤怒,至少谢家与另一个时空自己妻子娘家人相比,要好得多,而且大舅妈的心态,刘昌郝也早想到了。不但大舅妈,一旦真让所有戚好友倾尽财力替刘家渡过难关,七都会有这样的心态。

  刘昌郝只是怜惜地看着谢四娘,大舅妈说得开心了,却不知道她的话给小姑子带来多大的压力,如果不是自己与苗苗,说不定让能大舅妈用言语活活逼死。

  刘昌郝小舅父也听不下去,他打断大嫂的话:“昌郝,不如将汝家田地迅速便卖,学习汝叔父,亦逃离他乡。”

  主意不算太馊,刘家的田地还没有转到花家手上,刘昌郝有权利便卖,然后逃走,花家难道报案捉拿刘昌郝?先问一下他那张高利贷欠条合不合法?

  但是不可能的,论临到刘家卖田宅手续就繁琐了,也不要说县衙里有花家的人,首先在刘梁村这一关就过不去,恐怕前面还没有卖,刘四根便将消息通报给了花家。

  “此厮可恶。”刘昌郝大舅怒道。

  刘四根这几年是越来越可恶,可就不可恶,刘家三口也逃不走。

  “如何是好?”刘昌郝小舅妈问,刘昌郝大舅妈格暴躁,小舅妈与刘昌郝母差不多,一个温婉的人。

  “真不行,娶了李家小娘子。”刘昌郝大舅妈说道。

  梁小乙想要说,刘昌郝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出来,然后仅说了三个字:“再等等。”

  自己若不取代前身,估计刘家也暂时不会有事,但前身娶刘家小娘子则谓必然,可有一条,不是谢氏想的,李家小娘子嫁到刘家后,她会欲所欲为,看上去她不是那种人。

  十之八九是反过来的,对李家小娘子,谢氏不喜欢,前身厌恶,时间长了,李家小娘子就未必受得了,她还好一点,关键她上面还有一个厉害的老爸,到了那一步,刘家还会继续落难。

  当然,不管李家小娘子是什么样的人,刘昌郝也不能娶的。

  大舅妈喋喋不休,刘昌郝也懒得说话。

  下午两个舅舅两个舅妈刚回去,李家就让刘昌郝过去。

  “刘小郎,汝回去喊汝村里正。”

  “大官人与花家谈妥?”

  “嗯,”李阔海点点头,眉宇间有着极大的不悦。

  刘昌郝识趣地没有问李阔海花了多少钱,说:“大官人,亦要劳烦汝派人去请。”

  “某请……”李阔海忽然想到了刘四根的种种,既然要议,打听一番是避免不了的,况且后面又来了一个交易,虽然不是很清楚,但管中窥豹,略见一斑,能体会刘昌郝的难处,便点了点头。

  刘昌郝舒了一口气,直到这时候才能说危机化解了,忽然走出来一个人。

  “阿赤,回去。”李阔海喝道。

  李家小娘子的小名叫阿赤?

  刘昌郝揖礼:“李小娘子,承蒙厚,然刘梁村是山区,豺狼成群,百姓凶悍,贫困落后,汝家乃尉氏望门,吾不能害汝……”

  没有那么危险,不过刘梁村那里在尉氏确实算是很贫穷的地方,原来只能说民风剽悍,可这几年在刘四根带领下,不是剽悍那么简单,民风越来越糟糕,几乎可以用穷山恶水,泼妇刁民来形容。

  “汝为何回去?”

  “此乃吾家祖业,叔父逃走,吾能放下它不管?”

  “进去,”李阔海道。

  李小娘子只好去她的闺房,刘昌郝看着她壮硕的背影,抹了一把汗,心道:最难消受的是……女汉纸的恩。

  “刘小郎,用茶。”

  “谢,”刘昌郝喝了一口茶,心里面嘀咕,都说好了,还让我喝茶,难道李阔海心还没有死,他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吗?

  刘昌郝脑子迅速地转动着,忽然想到一件事。

  “大官人,今可有豆油?”

  “豆油?”

  中上下五千年,谁也不敢说在不查资料的情况下知道每一朝代的情况,可能有人都不知道宋朝第一名将孟珙是何方神圣人物。侥幸刘昌郝对王安石变法这段历史关注过,也只是上层,与小屁民没半点的关系。

  想要在宋朝生存,必须对基层的情况有所了解,于是这几天刘昌郝有空便来到街上转。确实看到了一些情况,如京畿一带的粮价,虽然遭遇大旱,然而朝廷不断从南方抽调粮食过来调济,粮价涨了可涨得不是太多。旱灾从去年六月开始延续到四月,五月雨水开始正常,对今年秋收有一些影响,但明年夏收肯定恢复正常了……秋后还有旱情呢,那是不可能的。

  高粮价会迟续到秋后,甚至明年开春,可朝廷还在继续抽调粮食调控,明年夏收上来,粮价必然大跌,家里有粮食的,今年千万不要囤积居奇。

  是看到许多,与刘昌郝无关,试问刘昌郝家里有多少储粮?

  此外,刘昌郝还看到一件事,这几天刘昌郝看到了菜籽油,芝麻油,几种古怪的植物油,但就没有看到大豆油。

  李阔海惊奇,那说明眼下确实没有大豆油。可能许多人喜欢将黄豆与豆腐联系在一起,就想不到它会榨油了。其实刘昌郝不知道的是炒菜是从宋朝才开始兴起的,植物油大量应用到做菜上也是从宋朝兴起的,以前也用油,全是动物油脂,所以暂时的还没有豆油出现。

  “大官人,晚辈辜负令盛情,大官人非但不怒,还帮助吾家,晚辈无以回报,仅能告诉大官人一条消息,请汝试用黄豆榨油,会有惊喜。”

  “黄豆能榨油?”

  “能,其工艺与芝麻榨油相仿佛之,纵有差异,亦不会大,大官人可让汝家下人先行试验,此成本不须多高,确定工艺后再行大规模压榨。”

  “其出油率约在一成半。”

  若是用一些转基因大豆、先进的工艺,有的出油率能接近四成。眼下宋朝只有原始的工艺,又是原生态大豆,刘昌郝说是一成半,但他琢磨着,估计一成半都不足。

  李阔海眼睛却睐了起来。

  这是一道很简单的算术题。

  往年一斗黄豆不足五十文钱,即便今年,一斗黄豆也不足六十文钱,若是黄豆能榨油,出油率能达到一成半,每斤油成本将会下降到五十几文,整比麻油成本少了近三十文钱。

  油不是镜子,它是走量的商货,一斤三十文,一万斤便是三百缗的收益。

  他有些不大相信,不过试验一下,又能花多少钱呢?

  出了李家,梁小乙也不大相信:“昌郝,黄豆岂能榨油?”

  “小乙哥,岂止黄豆,能榨油物事有很多,只能说,眼下用黄豆榨油,收益乃最高也。”

  “真能榨出,吾等也可以榨。”

  “吾等是能榨,然无成本,仅能用小作坊榨,随之如卖油翁一担担地挑于京城出售,此种收益不要也罢。”

  学习李阔海开办大油坊,会有很多问题的,不仅仅需庞大的成本,大规模榨油,油卖给谁?或许有办法吧,可是一品富贵的任务条怎么办?

  “小乙哥,劳烦汝回去将义父与四大父请来,其他不用说。”

  “刘四根会来?”

  若是刘昌郝请刘四根来可能会花很大的代价,但李阔海喊他来他岂敢不来。

  梁三元、刘昌郝的四爷爷与刘四根来了,一个壮汉,面相生得到是不错,笑咪咪的。

  “昌郝,恭喜哪。”

  梁三元也误会了:“狗子,汝真欲娶李家小娘子?”

  娶李家小娘子,如果不在乎她的外貌,通过两次观察,也未必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这些都是过去式了,刘昌郝看着花谷久,小白脸,带着阴邪的笑容,穿着彩绸长袍,摇着竹扇……那不叫竹扇,而叫倭扇,仅是一眼,就使刘昌郝想到了一个人,西门庆。

   PS1:庄季裕《鸡肋编》谓“油通四方,可食与然者,惟胡麻为上,俗呼脂麻,言其有八拗,谓雨暘时薄收,大旱方大熟,开花向下,结子向上,炒焦压榨才能生油,膏车则滑,钻针乃涩也。而河东食大麻油,气臭,与荏子皆堪作雨衣。陕西又食杏仁、蓝花子、蔓菁子油,亦以作灯,但粥,以熏目以致失明,今不闻为患。山东亦以苍耳子作油,此当治风有益。江湖少胡麻,多以桐油为灯,但烟浓污物,画像之类尤畏之,沾衣不可洗,以冬瓜涤之乃可去,色青而味甘,误食之,令人吐痢,饮酒或茶皆能荡涤,盖南方酒中多灰尔,尝有妇人误以膏发,粘结如椎,百治不能解,竟髡去之。又有旁毗子油,其根即乌药,村落人家以作膏火,其烟尤臭,故城市罕用。乌柏子油如脂,可灌烛,广南皆用,处、务州亦有。”

  这里记载了十一种植物油,能食用的有胡麻油(芝麻油)、大麻油、杏仁油、蓝花子油、蔓菁子油(菜籽油)、苍耳子油。用量最大的是麻油,沈括说北人喜麻油,不问何物,皆用油煎。

  豆油的出现是在明朝,天工开物里面记载,凡油供馔食用者,胡麻、菜服子(萝卜籽)、黄豆、菘菜子(白菜籽)为上,苏麻、芸台子(菜籽油)次之;茶子次之,苋菜子次之;大麻仁为下。蓝花子油、杏仁油、苍耳子油化为坚果中药,已经出局了。清朝又出现了花生油,棉花籽油,橄榄油。萝卜籽油、苋菜籽油、白菜籽油、苏麻油、大麻仁油因为产量问题再度出局。

   PS2:1宋升=670毫升,1宋斗=6.7升,黄豆堆积密度0.7-0.77千克/升,1宋斤=640克,1宋斗=7.3-8.1宋斤。1斛10斗,大米堆积密度约为0.8千克/升,1斛大米重为83.4宋斤,一石为92.5宋斤,两者很接近,故许多人以为一石等于一斛,实际是不一样的,如换成带壳的水稻、粟、黍,都不足70宋斤。

   PS3:宋宁宗时油价(多是菜籽油)每斤一百会子,但那时会子贬值得很厉害,论购买力仅能相当于熙宁时的四十文钱,不过菜籽油远比芝麻油贱,估计此时开封地界芝麻油价每斤也达到了一百文钱(书中物价参考了《宋会要·食货》、《宋代经济史》、《宋代物价研究》三本书)

   PS4:因为出油率不同,本土黄豆油14元/千克还会赔,转基因10元/千克还有的赚,所以转基因大豆一下子将本土大豆干倒了,若是用古代方式榨油,那得二十多元一斤。

   PS5:若是两个时空换算,宋朝人力、田地、茶叶、房宅、金比较便宜,丝帛、鱼肉、餐饮(15文钱一碟带荤小炒)相仿佛,银、酒、盐与矿产比较贵,粮食因为产量有限、脱壳技术落后、人口又多(不但吃,还要做饲料、酿酒),粮价相对也比较高(平均购买力一宋文能相当于今天0.7-0.8元人民币,1宋斗5.36千克大米,宋朝南北均折,得要60多文钱)。

   PS:许多人关注宋朝GDP,宋朝虽收了商税,税种肯定不及现代之广泛,在生产力落后情况下也不能这么收。现代财政收入与GDP一般在1:6,熙宁时估计在1:8,平时是1:10,那么北宋中晚期GDP大约在10-13亿缗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