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忽视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3481 2019.06.19 19:05

  老刘家的财产,真的不要脸。

  来到四叔家,也就是四爷爷家。

  “四大父,吾昨晚所言与二伯父、四叔父、五叔父无关。”

  “无妨,然汝将地收归,亦是不便处理。”四爷爷愁眉苦脸地说。

  “吾有安排……两天后吾会去京城,到时劳烦四婶五婶照料着吾家。”

  “去京城啊。”

  这时代交通落后,别看只有几十里路,去一趟京城不亚于后来从苏北去一趟魔都,许多村民

  甚至连县城都没有去过。

  “若无意外,吾回来后,地之事会水落石出。”

  “汝去京城告状?”

  “在县城吾亦未想过往京城告状,今岂会告状?与告状并无关系。”

  刘昌郝也没有多说便回家。

  谢氏在替二妹量尺寸,昨天刘昌郝二妹还不好意思来,上午刘昌郝又说了一顿她才来。

  刘昌郝拍拍她的脑袋:“四婶是汝娘,娘娘亦是汝娘,为何羞怯。”

  二妹呵呵笑。

  不过苗苗怕以前的刘昌郝,二妹却不怕他。

  “阿娘,大母以前与大大父、五大父,究竟为何事龌龊?”

  “其……昌郝,皆往矣。”

  “是往矣,然吾每次拜年贺节,两家皆粗言鄙语,竭尽羞辱,今日吾在路上遇到大婶,其曰

  吾败家子,吾家财产为老刘家财产。”

  “真不要脸。”二妹说。

  不要脸的不仅是大爷爷五爷爷两家,当年刘昌郝二爷爷四爷爷也有许多地方做得不对,一旦

  揭开,连四爷爷也有些难看,所以谢氏与刘父一直不说。

  谢氏坐下来想了很久,刘父生前的想法,终是一家人,过去的事就当过去了,所以才尽量缓

  和矛盾,刘昌郝父亲在的时候,这两家还好一点。刘昌郝父亲过世,两家又忍不住重新动了歪念

  头,说话越来越难听。只是以前的刘昌郝一直不说,谢氏也不清楚。这回刘昌郝前天晚上说了一

  回,现在又说了一回,让谢氏意识到事情的不对。

  她想了想说:“如此,以后汝莫要去五大父大伯父家。”

  连家都不去了,更不会贺节拜年。

  天又重新黑下来。

  陆续地有村民过来,大多数村民抱着侥幸心理,你家将地一起收回去能种得过来,到时候还

  不得租给我们。至于刘昌郝家的损失,自家都吃不饱了那能顾得上来,权当吃一回大户。

  刘昌郝一张张地收回租契,到了二更半才没有人来。三十二亩半水田,除了二伯与五叔家的

  六亩地,余下地全部收了回来。还有三百九十余亩旱田,包括原先小叔家自己耕种的也收回来三

  百三十多亩。

  刘梁村许多人却等着看刘家的笑话……

  …………

  房里坐着四个少年,瘦个子叫赵守忠,表字明仲,高个子叫王多贤,表字安贞,小胖子叫窦

  建仪,表字庆臣,有点黑的叫张熙胜,表字顺昌,赵守忠比刘昌郝大一岁,王多贤、窦建仪与刘

  昌郝一般大,但王多贤比刘昌郝的月份大,窦建仪比刘昌郝的月份小,张熙胜则比刘昌郝小一岁

  ,都是前身在宋夫子私塾里交好的同学。

  若是让刘昌郝给前身打分,毅力能打85分,智商55分,情商可能只有40分。

  那么多同学,交好的也只是这四个少年人。

  互相寒喧一番,刘昌郝说:“庆臣,替吾誊抄一份书稿。”

  赵守忠四人中,刘昌郝与梁小乙进京前先返回县城,找到四个同学,终不是一个办法,刘昌

  郝打算这次回来,每天晚上抽空练练毛笔字。

  窦建仪不屑地问:“谁写之字?”

  刘昌郝羞愧地说:“吾右手受伤,用左手写,没有写好。”

  别看它只有几百字,刘昌郝可是花了不少心血。先是简转繁,为了防止错别字,还拿来《字

  林》一一较订。随后花了两个晚上,写了好几遍,手中算是写得最好的字。

  但无论写字识字,都不是太难,因为前身有着良好的基础。

  当然,这得有一个适应的时间段。

  “有宁,不妨紧吧。”窦建仪没有多想,关切地问。

  “过段时间会好的。”

  “则善,”窦建仪看刘昌郝写的稿子:“人之初,性本善……此乃蒙学?”

  “是蒙学,吾去京城走亲戚,准备顺便于京城刊印。”

  毕升的活字印刷是半成品产物,不过宋朝已经有了木板雕版印刷,出书同样变得很方便,加

  上它十分短小,窦建仪也没有多想。

  “有宁,写得不错。”

  岂止是不错,为何它称为经?看看百家姓,除了琅琅上口与几个姓外,还有什么内容?千字

  文有内容可东一枪西一棒的,上下句根本不关联,并且有的内容放在蒙学上也深了。当然不能一

  棍子将它打死,它最牛的地方就是一千个字没有一个字是重叠的。

  还有现在名声很大的《蒙求》:王戎简要,裴楷清通。孔明卧龙,吕望非熊……两千多字,

  每四个字就是一个典故,几乎讲了近六百多个典故,实际等于是近六百多个成语,押韵的成语,

  也不容易,然而不仅上下不关连,缺乏趣味性,而且这么多典故,辛弃疾那么牛逼的《永遇乐·

  京口北固亭怀古》都被人讥讽用典太多了,况且是蒙学!

  三字经不同,每一句是一句的意思,每一段也是关连的,涉及面与知识面无比的广泛,天文

  地理历史,哲学教育经义与一些知识百科,并且通俗易懂,琅琅上口,也富有趣味性与教育意义

  ,是一本极佳的蒙学教材。可是……

  这本书内容对于窦建仪来说,太过浅显。

  是写给小孩子看的蒙学,就算古人早熟,对于窦建仪的年龄,哪里能清楚其中的区别。

  刘昌郝心中嘿然一笑,仅是不错?

  在中国的古代,印刷次数最多的不是李白杜甫的诗,不是四大名著(还未出来,有的在明清

  还被封杀过),不是字林等工具书。

  首先就是三大蒙学,其次可能是明清时的三大奇书。

  “此何?”

  “乃是符号,吾用其断句。”

  刘昌郝弄出来的不多,一是逗号,一是句号。

  这时代读书很苦逼,书贵笔贵墨贵砚贵纸贵,虽然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读书的好处,大多数并

  不是指望考取功名的,村子里一些条件好的人家,比如梁三元或刘四根,他们也会像刘昌郝小时

  候那样,送到邻近村庄某个私塾读一个蒙学,比例很低,整个刘梁村将老的小的包括在内,只有

  二十几人上过蒙学,不过也有极个别聪明的没有上过私塾也自学地认识了一些简单的字。可同样

  的多数人舍不得用笔墨纸砚,也买不起书,有的学生借来书抄,至少比买书划算,抄的过程还等

  于是一个温习的过程,还有不少孩子就像欧阳修那样,用树枝在地上或在沙盆上写字。

  另外就是断句,比如“曰若稽古帝尧,曰放勋,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

  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

  雍。”有了标点符号还容易理解,但变成这样:曰若稽古帝堯曰放勳欽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讓光被

  四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于變時雍。

  如果没有老师教导,有几人能不懵逼?

  标点符号不是乱加的,首先人家承不承认?其次加了标点符号等于是在断句,往往多一个顿

  号少一个顿号意思就是两样的,你刘昌郝何德何能替这些经义断句?

  但这本书是我写的,想怎么断就怎么断!

  “有宁,有些神奇。”

  放在三字经里有点神奇,若是放在各个经义里不是神奇,等着天下读书人喷吧。

  “莫乍惊,速替吾抄,抄好,吾等出去吃晚饭。”

  “行。”

  窦建仪拿出小毫开始书写小楷,他临募的是欧阳询的书法,一般人学习书法,先临募,临募

  得逼真,再写出自己味道,窦建仪勉强进入第二步,而且入宋以后,对欧阳询书法争议也很大,

  然而在刘昌郝眼里,这手毛笔字已经很牛逼了。

  这是毛笔字,又是繁写字,还要考虑到印刷,必须得写得工整,仅仅几百字窦建仪就写了好

  一会儿,写完后擦着额头的汗。刘昌郝连忙端来茶水:“庆臣,吃茶,吃茶。”

  “吾不要吃茶,要去羊王楼。”

  羊王楼是尉氏最好的饭店,价格也最好,若是再叫上几位漂亮的小姐姐来服务,六个人弄不

  好就得消费上四五十贯钱,刘昌郝哪里舍得:“庆臣,羊王楼太贵,吾等去阿李家店。”

  阿李家店档次也还行,不但有外地来的厮波,还有几位长相十分漂亮的焌糟底、礼客与酒座

  儿小美妹。当然让她们服务收费也不便宜,不过看看总不要钱吧。

  誊抄好后几人吃饭,刘昌郝与梁小乙又找了一家便宜的邸店将就着休息一夜,第二天一大早

  去了最近的渡口,雇了一艘小船向京城出发。

  船顺流而下,比人走路要略快一点,到了这里地势也平坦起来,惠民河几乎呈一条直线直达

  京城,不像在陆地上道路叫有些弯绕,离京城仅几十里的路,下午就能到达。

  中午时离京城很近了,刘昌郝与梁小乙、船家坐在船头吃饭,忽然一艘小船靠过来,上来几

  名拘拦人。

  这个刘昌郝知道。

  宋朝没有“工业税”,但有商税。

  到了熙宁十年,全国一千两百来个县,官设的商税场务从一千八百多个增至两千有余,还有

  许多场务承包给了“买扑人”,不在统计之内。

  《清明上河图》中就有一处场务对行商征税的场景,其税率是“过税”的税率为2%,“往税

  ”为3%。

  别以为税率低,过税是每经过一个场务就必须征一次的,同时会有胥吏的盘剥,另外还有拘

  拦人的提成。原先拘拦人是从商税里拿抽成,后来直接改为市利钱(又叫事例钱),每课百文税

  还得让行商与旅客再付十文钱给拘拦人。

  这个场务属于祥符县管辖,就在惠民河边上。

  货船来了,先于场务边泊好,胥吏带着拘拦人上来看货,根据货物价值开朱引(又叫朱钞)

  ,行商交完钱后放行,不怕做牢、罚得精光与拦头射杀的危险,那就硬闯吧。

  “吾是客船……”刘昌郝有些莫名其妙。

  拘拦人开始执法,很粗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