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牙人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3352 2019.06.20 11:05

  几个拘拦人将刘昌郝与梁小乙按住后搜身,动作无比的粗鲁狂野。

  梁小乙脸都气红了。

  刘昌郝摇了摇头,在宋朝不可能讲什么人权,都是这样的,而且还有女拦头,搜女子的身。

  搜完身又翻开包裹,包裹里有换洗的衣服,几贯钱,两锭金子,一名拘拦人大声说:“靠岸,靠岸。”

  上了岸后,刘昌郝才知道一件事,宋朝金银进城要交税的。

  宋真宗时,金进城不纳税,银进出城每两纳450文。因其税高,几乎无人贩卖。宋仁宗时做了调整,银每两40文足(足,标准40文),但金开始纳税了,每两200文省(省,官贯,154文)。夔州等地区用的是铁钱,税银每两得另加五文。

  进城后,寄存、兑换还要交手续费。

  “难怪金银在宋朝只是算是准货币,而不能当成真正的货币使用。”

  刘昌郝带的金子不多,纳了三百来文钱,不怒反喜。

  若是没有这次拘拦,自己冒冒然地带着大批金银入京,不知得纳多少税。刘昌郝又用尊重的语气询问了商税情况。

  一般来说是过往税制,有的不需要交税,如瓜果蔬菜,有的又需交重税,如竹木石炭,十抽一甚至更高。

  但宋朝的商税情况很复杂,如宋太宗末年时就达到八百来万贯,北宋末还是八百来万贯。非是商税变轻了,一部分化为实物抽成。

  一部分“阶级”渐渐明确,各个场务不敢对士大夫与勋贵的家人征税,甚至许多商户像宋神宗岳父向经影占行人那样,将自己的商货请托于士大夫或勋贵的名下,以此来“避税”。

  同时商税也是在变化的,宋仁宗宋夏战争时,由于国库没有钱,凡是商货统统征税,使得商税收入达到了2200万贯,包拯担任陕西转运使时忍不住上书,朝廷连瓜果蔬菜都要征税,老百姓还活不活?正好宋夏战争结束,朝廷渐渐停止各种横征暴敛,商税收入一度降到了七百万贯。

  老包没有电视剧里那么神奇,但是一个好官好同志,特别是在开封与陕西任期为老百姓做了不少的实事,否则俞龙珂不会向宋朝请求赐姓为包(改名为包顺)。

  重新上船,来到戴楼门。戴楼门是水门,还可以进城,不过得交钱,没有那必要了,两人下船。

  刘昌郝舅公家在京城东北方向,有二十多里的路,两人也不逗留,大踏步向牛行街走去。

  一路走着刘昌郝一路打量着这个城市,几乎到处都能看到酒肆或小吃铺,高档的也能选择去一些大酒楼,但是哪些酒楼绝对不是刘昌郝能去的地方,一对早上市的嫩葫芦或茄子就能卖三五十贯钱,恐怕李阔海来了,也舍不得吃下嘴。玩的乐的也不少,许多繁华的街道上都能看到艺人在表演,他们不是上档次的,上档次的去了瓦舍。

  那个行业也发达,有的女子是在酒肆里提供贴心服务,有的就在家门口穿着单薄的衣服招揽客人,让梁小乙看得面红耳赤。他不知道的是王安石将妓女与酒馆捆绑在一起“销售”,更助涨了宋朝色/情业的发达。

  其实这些女子多不是上档次的,上档次的都在各个青楼红馆里,或者在一些大酒楼服务。更上档次的如李师师之流,则会雇来两个漂亮的小婢,一个会做菜的妇人,一个机灵的老妈子,自己单独开一个馆院,这些姿色出众的行首一般人就看不到了。

  刘昌郝还看到京城绿化出色,到处是树木花卉。即便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也是一个超级繁华的城市。

  刘昌郝还好一点,梁小乙是第一次来京城,在他眼里京城就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另一个位面的地方,几乎都看傻了眼。

  经过相国寺时,刘昌郝买了一些礼物,继续往前走。出了新会门,刘昌郝开始问路,他只知道鲁庄大约就在前面,位于五丈河南侧,具体在哪儿他记不起来了。还有,他两个舅公叫什么名字,谢氏不知道,他更不知道。

  梁小乙很担心:“昌郝,勿要找不到人。”

  “不会。”

  又不是小村子,问了好几个人后,终于有人指出方向。原来出了新会门是一条官道,但鲁庄离新水门、也就是北东水门近,离新会门比较远,一个小小的误差便是七八里路。

  两人又向东北方向走去,终于到了鲁庄村。到了村子就好办了,记不得名字,可以问一些老人,几十年前你们村子是哪家女儿嫁给了一个尉氏的步军都头,后来带着儿子去了尉氏。立即有一个好心的老人将他们带到刘昌郝的小舅公家,这些年过去,刘昌郝太公、大舅公已经过世了,只有小舅公还活着,不过大舅公家还有两个表叔,小舅公家也有一个表叔。

  外甥孙来了,刘昌郝小舅公立即让小表婶去叫大舅公那脉的两个表叔过来,小表叔则给他们煮茶……不是泡茶,将茶叶放在大茶壶里,再放入葱、姜、桂、椒、酥、盐等佐料煮沸再倒入小茶盏里,有的还放米粉、藕粉与奶,讲究的头茶水不要。

  也出现了更高级的点茶,先将茶饼碾成粉末,再用筛罗分筛出最细的茶末放入茶盏里,将沸水倒入茶盏,然后用一个类似小竹刷把的茶筅快速击打,使茶末与水交融直到出现大量茶沫为止。

  所以喝茶又有吃茶的说法,流传到西方,西方一度出现直接吃茶叶的笑话。

  普通人家根本没有这闲功夫,继续沿用以前的煮茶或煎茶方法。后来又出现了炒茶与泡茶,不能算是劣币趋走良币,炒茶比制造茶饼方便,泡茶比煎茶煮茶点茶方便,简便才是王道。

  反正有些怪怪的,不过佐料若放得不重,刘昌郝也能勉强喝下去。

  三个表叔聚齐,还有八九个表兄弟姐妹,刘昌郝快速说出来意,父亲死了,母亲有病在身,加上今有遇到旱灾,乡亲们闹着要减租子。因此刘昌郝想来京城看看有没有其他经济价值更高的副业,可他对京城不熟,想托某个表兄弟带他转一转,另外他也将地收回来了,想雇几户流民回去,不过当地没有保人什么流民敢跟他回去?

  小叔跑掉了以及前段时间的变故,刘昌郝都没说,害怕几个表叔产生其他的想法,毕竟是身在穷山村里,就是一等户也不及鲁庄的三等户。

  亲眷,不眷不走就不是亲眷了,虽然几个表叔很热情,可是太公与大舅公过世了,也未通知刘家,两家有多亲,刘昌郝还是有些担心的。

  实际几个表叔根本没那么多复杂心思,刘昌郝岁数也没问题,虚十六岁做事还嫩了一点,然而在这时代,十六岁也能勉强当家做主。

  大表叔开玩笑地说:“昌郝,汝一家皆是英雄好汉。”

  从男的到女的,那怕刘昌郝的母亲都是不服输的主。

  这两个忙是小忙,不是很麻烦,几个表叔一起同意了,刘昌郝不算是远亲,属于下三代亲戚,鲁庄就有许多菜园子,小表婶去菜园子摘菜做菜,大表婶去打酒买荤菜。

  几个比刘昌郝还要小的表弟妹好奇地看着刘昌郝,问这问那,在他们心中刘梁村是一个很贫穷落后的山村,实际还好哪,在宋朝许多偏远地区的山村那才叫落后,还有一个小表弟问刘梁村有没有老虎?

  刘昌郝好笑地说:“彼边皆小土山,是有一些野兽,然无虎豹,至多有野狼偶尔出没,非是饿极,其亦不敢伤人。”

  尉氏不是一片岗陵区,有好几片,刘梁村那边是最大的岗陵区,刘梁村位于岗陵的边缘地带,相对要好一点,自棘岭寨再往西往北,岗陵更密集,也出现许多真正的石山,有的高度超过了百米。那边野兽便多了,当然,百姓也更贫困,不过百姓数量也不多。

  吃过晚饭,刘昌郝对大表叔说:“叔父,吾打算种花。”

  “种花需不小学问。”

  这是在京城郊外,老百姓眼界与刘梁村眼界是两样的,宋朝人爱花,种花的人也多,一般收入还可以,但不是什么人都能种的。

  刘昌郝看到梁小乙不在,说:“吾有一个同学,其父是花农,吾亦读过许多种花书。”

  能进宋夫子私塾读书的学子,家里情况都还可以,当然,各家的情况皆不一样,像刘昌郝与他几个好同学的家庭仅是在温饱与小康之间徘徊,还有一些同学家庭已经正式达到小康,甚至逼近大康,那些同学就不是刘昌郝一路子了,以前身内向的性格,平时更不可能玩在一起。

  各家进入的行业也不一样,可就没有一户人家是种花谋生的。

  这也是无奈,不撒谎,几个表叔马上会全部反对。

  “人家是种花的,岂会教汝窍门!”

  “早先吾已有此想法,其家人亦想不到吾计划种花,以为吾年少,吾问,其亦答之。叔父,吾欲委托汝,替吾家找一可靠牙人。”

  宋朝有三大让人痛恨的群体,幹人、讼师、牙人。

  名声最不好听的是讼师。

  其次是幹人,花谷久养的那个帮闲徐三哥子,就是一名幹人。

  牙人居末,相当于中介人、经济人,不过用得不好就是各种坑,所以刘昌郝看看鲁家能不能找一个熟悉的牙人。

  熟人也会坑熟人,但只要给了足够的金钱,最少比自己请不认识的牙人好得多。

  想养花,必须买花种或母株,刘昌郝岁数小,得请一个牙人谈价钱。

  二表叔说:“巧了,西边朱庄即有一人从事牙人行当,且似花木交易。“

  “朱三?”三表叔也想起来了。

  “是其也。”

  “朱三已搬于城中居住。”

  “其尚有几兄弟在朱庄,吃过晚饭吾去问问。”

  朱庄离鲁庄不远,刘昌郝还没有睡下,二表叔就从朱庄回来,没有带来朱三,但带回来朱三家在京城的地址。

  “谢过二叔父。”刘昌郝心里却在说,终于开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