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砧木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3168 2019.06.30 19:11

  朱三替刘昌郝做介绍,一个叫韩道实,一个叫伍贵,一个叫方波,皆是年当益壮之时。

  介绍完了,朱三替他们沏茶,韩道实拿出契约。

  这两天将他们跑苦了。

  对这个新事物感兴趣的店家不少,然而大多数心态都一样,皆不是笨人,四个牙人前面拿出来,后面各个店主就看出它与烧竹子性质是仿佛的,中秋节、重阳节与结婚,有多少人家烧竹子?九成店家提出要求,寄卖。

  朱三未去刘昌郝家,但通过交谈,也大约地猜出刘昌郝手中的经济,那可能会答应。

  跑来跑去,只与十几家店搭成交易,数额还不太大,合在一起不过270余缗钱,这多少还是看在刘昌郝抄的三首诗词与贺语上的,否则数额会更小。

  “万事开头难,不少了,”刘昌郝说,除夕才是大头呢。

  开始说花。

  “韩大郎,伍二郎,方二郎,朱三郎,大伙先签一契约,若是汝等向外人泄露吾是如何繁殖种植各色花卉与甜瓜者,须赔偿吾十万贯钱。”

  朱三正在喝茶,听后一口茶水喷出:“刘小郎,将吾家祖宗十八代卖掉,亦拿不出十万贯钱。”

  “汝等非得泄露?”

  几个人包括秦瓦匠在内,都反应过来。朱三四人皆是牙人,又不需要亲自种花,干吗非得要告诉其他人?

  “必须要签?”

  “必须签,签好后吾才能往下说。义父,秦叔父,汝且出去。”

  连梁三元与秦瓦匠都赶了出去,四个牙人知道事情的郑重,他们想了一会,才写了一份契约。

  刘昌郝收起契约说:“如何挑选牡丹花枝,吾与三郎说过,若紧迫,汝等可于当地请一两妇人协助。吾且说保管,洛阳彼边修剪牡丹,汝等即派两人,前面剪下,当夜须安排人手窍出,时间稍长枝条失水会影响接头成活率。”

  “花叶易消耗花枝养分,易腐烂,影响接穗品质,先行将其剪掉。”

  “亦不能浇水,沾水过多,枝皮亦易腐烂。”

  “故汝等往洛阳,租好院子,即备细沙土箱子,挑好花枝,将细沙土喷湿,箱子铺湿布,湿沙土置于箱内,枝条置于细沙土内,定时喷洒水雾,其呈阴湿状即可,切不能多喷水让其呈潮湿状。此法,可使花枝保存3-5天。”

  洛阳各个牡丹园子不在一起,修剪时间也不一,不可能前面弄到手,后面就往刘梁村送。所以刘昌郝在洛阳那边安排了三个人手,保持花枝从修剪开始计算,在洛阳那边不能耽搁三天,否则时间便太晚了。

  中间还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若是正大光明地去买,什么问题也解决了。

  关键是窍。

  花枝弄到手,朱三他们只能根据表皮甄别出是不是当年生的花枝,然而还是有区别的。

  最好的接穗乃是大株下面当年生出来的萌蘖枝(俗称土芽),用顶部老枝发出的枝条做接穗,其穗部较空虚,嫁接虽能得活,开花效果不佳。

  但是窍了,又没有很好的甄别方法,那只有等种下去看其生长状况,长势不好的,在地头拿掉不要了。再看开花情况,花开得不漂亮,不旺盛者,以后也要拿掉不要。

  难的就是前几年,等到自家有了优秀的母株,即剪即接,则不会存在这些麻烦。其实不用太长,明年对接头进行摘心剪,一些长势茁壮的枝条,即可做接穗。

  这个不需要保密,需要保密的是下面。

  “汝等至洛阳还需买一样重要物事,拿下花枝,即买新挖之芍药根,如吾手中此般大小。”

  其粗度必须在1.5-2厘米之间,长度必须在20厘米左右,不能太短太细,也不能太长太粗,刘昌郝怕误事,刻意于药店挑了几个芍药根,给他们做样品。

  同时必须是两到三年生的芍药根,根上还必须带着许多须根,一年生芍药根太弱,四年以上的芍药根太老,道理如同人一样,两到三年生健康的芍药恰如十几岁左右的少年,正是茁壮成长的时候,砧木根不能活着,接穗必然会死掉,砧木根不能健康成长,接穗吸收不到营养,同样长不好。

  “用芍药根做接头?”朱三诧异地问。

  “汝之称为接头,说法不准确,芍药根接头时应称为砧木,花枝应称为接穗,其过程称接头不准确也,应称为嫁接。”

  这才是刘昌郝种牡丹的最大底牌与奥秘。

  “其比例,花枝至吾家,吾还会淘摘一批,十比七左右吧。”

  “吾复说芍药根保管措施,之与牡丹乃反之也,须用透光布匹包裹,路上亦不能洒水。”

  开封到洛阳四百里路,虽是骑马回来,但马驮着货,路上还有盘查,加上于洛阳那边的耽搁,从挖出来到刘昌郝手中,估计得要三四天、四五天时间,虽然时间略有些长,碍事不太大,砧木正好阴晒了几天,失水变软,利于嫁接。

  伍贵也反应过来:“刘小郎,用芍药根接头牡丹,十接活六七?”

  “若条件、技术全部跟上,会十接九活,然不可能办到。落在实处,汝按吾要求去购芍药根,虽会有接穗死掉,然十活之六七则易也。亦非用芍药根嫁接牡丹便十活之六七,亦有许多窍门,若不懂,冒冒然去接头,非是十活之六七,乃是十接十死也。”

  “必然,必然。”

  几个牙人一扫阴霾,想一想这两天,几乎跑断了腿,只谈了两百来缗生意,按照刘昌郝的抽解,四个人只能得八缗钱。所以刘昌郝说万事开头难,四个人皆有些不开心。

  这才是一条好消息。

  朱三他们暗中也在议论,一致的看法,刘昌郝种牡丹,必然会退化。

  然而只要十接活六七,那怕十活四五,那怕退化成普通牡丹,也有着无限的钱景。这只是最悲观的想法,若是乐观一点呢,退化得不厉害,一想到此节,四个牙人满脑海的姚黄、牛黄、丝头黄、状元红、左紫、魏紫……

  “难怪汝让吾等守密。”伍贵喃喃道。

  刘昌郝让梁秦二人进来。

  几人讨论具体的事宜,当然,有了牡丹嫁接十活之六七的巨大盼头,气氛也变得热烈无比。

  五个人说的,秦瓦匠与梁三元大多数听不懂。

  秦瓦匠忽然问:“月季须修剪?”

  朱三他们几人听得乐了。

  普通人家种月季,顶多浇浇水,施施肥,那会修剪。但想月季长得好,花开得大开得漂亮,岂能不修剪?不但月季,几乎所有的花卉都需要修剪。

  朱三问:“刘小郎,汝种芍药,乃为砧木也。”

  眼下刘昌郝已经选择了四种花,牡丹是暴利花卉,菊花见效快,月季一为谋利二为棘墙,然而芍药呢,其利远不及牡丹,见效与牡丹一样,甚至比牡丹还要缓慢,那只会为做砧木着想了。

  “不全是。”

  刘昌郝看过手机上的相关资料。

  宋朝时乃是用野生牡丹做砧木,明朝开始用芍药根做砧木,以“粉玉奴”的芍药根为主。原因是芍药根比较贵,只有粉玉奴产根量大,根粗细长短均匀,价格低廉,做砧木成本低,牡丹接穗长势也比较强。

  不知道宋朝有没有粉玉奴这个品种,刘昌郝用的是药用芍药的根,虽然它会稍稍便宜一点,但因为刘昌郝很挑剔,如只能用两到三年的芍药根,长短粗细必须合乎标准,带有许多须根,用量又大,到时候必然会花很多钱。

  然而两者性质却是截然不同的,到了明朝,因为改用芍药根做砧木,使得牡丹繁殖变得容易,牡丹价格不用说也开始大幅度下跌,各方面都要考虑其成本。

  换成宋朝,只要刘昌郝将牡丹接活,不严重退化,便是暴利,芍药根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否则刘昌郝不是要求名种芍药了,而改为培育药用芍药,再经过几年的培育,观察其根系情况,专门培育一两种根系发达的芍药。

  刘昌郝之所以选择名种芍药,一是为了观赏性与经济价值,二也确实是做砧木。但这个砧木性质也不一样,非是求经济价值,而是求其变种。

  不同砧木,对母本也会产生不同影响。就如牡丹,宋朝这种用野生牡丹碰运气的嫁接方式肯定不可取的,然而若是培育出凤丹等品种,其嫁接效果又胜过了芍药。

  或如西瓜,用葫芦做砧木嫁接西瓜,西瓜会变得很大,产量高,然而大多数西瓜不是很甜。

  刘昌郝以后用不同芍药的根做砧木,有的不会变种,有的会变种,有的变坏,有的却能变好。要的就是最后面的,那怕十个变种里出现一种变好的,那也是值得的。

  牡丹四大名种,姚黄、魏紫、豆绿、赵粉,才出来两个呢。

  不但是芍药根,朱三他们这一行,是雇人“窍”,可以想象,不但大多数名种牡丹能窍来,也会夹裹着各种乌七八糟的牡丹。加上许多没有长好的牡丹,自家以后必然将多数牡丹淘汰掉。

  用牡丹嫁接牡丹,对牡丹的根系有着很高的要求。

  可是自家以后牡丹的品种会有很多,说不定自嫁接时就会陆续出现一些新的变种,淘汰牡丹必然连根拨起,顺便观察其根部,万一运气好遇到了一两个根部符合要求的牡丹,则会留下精心培养。

  再用这些牡丹的根系做砧木,进一步改良各色牡丹,当然,那得许久了,说不定是六年、七年、八年以后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