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是大圣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任务条

我是大圣师 午后方晴 3723 2019.07.19 19:33

  刚才看了一下书页,发现这一章居然被系统吞掉了,它是很重要的一章……补发一下。

  ……………………

  三人回到家中,谢氏用麻油拌了腌制的春菜笞。炒菜这时候渐渐开始流行,可宋朝饮食仍保留了许多原来的习惯,特别是乡下,依然以煮、炖为主,另外就是生食,不但是咸菜,许多蔬菜也是这样,用盐腌渍一会,拌上一些作料便端上来,此外还有鱼,范仲淹所写的那首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那种鲈鱼的做法不是西湖醋鱼,也不是清蒸鲈鱼,实际就是生鱼片。这种饮食习惯刘昌郝有些不感冒的,特别是生鱼片,眼下刘昌郝也没有多想,他将猪头肉与猪心放在桌子上。

  梁小乙不是外人,他拿来四个瓷碗,然后倒酒,因为是浊酒,倒之前他又摇了摇,刘昌郝喝了一口,其味道黄酒不像黄酒,米酒不像米酒,有些酸酸甜甜的。

  这段历史刘昌郝隐约知道一点,烧酒似乎在明朝出现,渐渐成为主流,各地也有一些米酒与黄酒的什么,都是进化版了。到是岛国很好的山寨了中国古代的工艺,当然,他们那种浊酒与清酒也进行了工艺进化,不完全是宋代的浊酒与清酒。

  在另一个时空,刘昌郝酒量不大,对辣嗓子的白酒很不感冒,反而这种酸酸甜甜带着一些融米渍的浊酒让他很喜欢。刘昌郝也想错了,这种酒也有度数的,若是酒量不好,三碗喝下去照样会趴下。刘昌郝又夹了一块猪头肉,据传宋朝猪肉卖得贱是因为宋朝不对猪进行阉割,猪肉很腥臊,不好吃,刘昌郝尝了尝,感觉还好吧,是有点腥臊味,然而另一个时空里,几乎所有猪都是吃饲料长大的圈养猪,腥臊味更重!总之,这种腥臊味是刘昌郝能接受的,就是有点淡……他忽然想起来,宋朝物价最不合理的似乎就是盐,一斤大粒粗盐在尉氏能卖到三十多文钱,整比猪肉还要贵!

  随后是吃饭,是吃面,水滑面,揉搜成剂后放在水里,发好了拿出来拉成面条,有点类似后来的面皮,下汤煮熟捞起来,上面会放一点咸笋干、酱瓜、糟茄、腌韭菜、姜、黄瓜丝作荠头,讲究的还会加上煎肉,是宋朝北方百姓一种常见的主食。没有煎肉,但谢氏放了糟茄、姜与酱瓜丁子,味道似乎不错,只是因为脱壳技术差,面是面,里面有不少麦麸,吃着有些碜牙。这是刘昌郝在宋朝吃的第一顿饭,有一些不适应的地方,总体上还好。

  天渐渐黑了,两碗酒下肚,酒劲上来,刘昌郝在自己屁股上抹上膏药后,隐隐有了一些困意,阵阵虫声,圆月正明。

  因为屁股还有些痛,这一夜睡得不香,第二天醒来时,太阳都高高升起了。

  谢氏在做早饭,背影窈窕动人。

  “真是一个漂亮的少妇。”

  刘昌郝这个念头还没有闪完,脑海里传来一声嘶叫,让他的头痛得欲要裂开。

  “别闹,我会替你照顾好你的母亲与妹妹,”刘昌郝苦笑道,怪不得昨天自己没由来的一阵心痛,黑猫大人做的这事……若是没有半点前身的灵魂、思想和记忆,寄附在这个刘昌郝身上,除非装傻卖呆,否则麻烦事会不断,记忆留了下来,多少会有另一个刘昌郝的意识。

  刘昌郝又看着院子,梁小乙正在逗苗苗玩。

  他掀开了床,将箱子拖出来。

  能解决危机的是箱子里的一个小“玩意”,肯定还在的,但得看到才能安心。他打开密码锁,看了看,果然还在,于是轻轻将它拿出来,小心地用手帕裹好揣在怀里。

  刘昌郝又将手机拿起来,居然还有一点电。

  “咦!”

  手机屏幕上显示了一行字:你收到了一条短消息。

  到了宋朝能收到短消息?

  他点开短消息,脸色更古怪。

  “小子,本大人将你送到了宋朝,领先了近千年的知识,你还不在这时代出人头地,成为一代大宗师么?”

  下面一个开启框。

  宗师之路?刘昌郝茫然地点了一下。

  手机上又出现一行字:

  你已开启宗师之路,本大人送你第一份礼物,永动手机。

  刘昌郝刚看完,屏幕上电量立即变成了满格。

  真的变成了永动手机?

  “果然是神一般的存在。”

  以黑猫的本领,改变手机与电池结构是很轻松的。

  不能抱怨,说不定黑猫在某个维度,或时空继续注视着自己。自己只是想,想,人家也能知道!

  但是不对啊,到了宋朝,手机肯定没信号了,更不能上网,要手机能做什么?

  正当刘昌郝犯迷糊的时候,屏幕上又出现一行字:

  这是一个超级爱美的时代,三年之内,宿主必须完成第一个任务,一品富贵。

  字下面又出现一个未启动的任务条。

  刘昌拿起手机。到了宋朝,手机肯定没信号了,更不可能上网。

  一品富贵是什么,做宰相,好像宋朝宰相也不是一品官吧,自己三年,三十年也未必能做到宰相,并且必须是首相。也不是啊,首相与爱美有毛的关系?

  刘昌郝关机,重新将箱子锁好放回床下,坐在床上迷糊地想。

  不能再耽搁了,吃过了早饭,刘昌郝又在街上转。

  一品富贵,暂时想不明白,眼下首先得将那张欠条解决掉,想解决欠条,必须借助箱子里的那个小物事,不过那个小物事能值多少钱,刘昌郝就不清楚了。

  想做一个大约的判断,得观察眼下宋朝富人的消费水平,刘昌郝在街上转,看的就是这个。

  但这个,以他这个身份,哪里能看得出来?

  于是只看街上的行人。

  在他印象里宋朝受程朱理学影响,各方面比较保守,还真想错了。程朱理学只是宋朝理学中的一个分支,到了明朝才将它捧上神坛,所以宋朝的风气并不保守。

  即便裹脚也是到南宋时才普遍流行的,北宋裹脚的女子并不多,这些裹脚的女子大多数还是青楼里漂亮的小姐姐。但也奇怪,宋朝的时尚一直是这些小姐姐引导的。

  就像现在街上的女子,有“正规”的,穿着襦裙。但现在还没有出现元明清时的高领裙,全是V领。

  还有一些另类的女子穿着男子的服饰,戴着冠。

  实际襦裙也未必保守,特别是高腰襦裙(襦裙一般分为高腰、齐腰、对襟三种),上面仅是一缕薄纱,香肩玉臂全部半遮半掩地露在外面,韩服便是简陋版的高腰襦裙。

  总之与唐朝服饰相比,宋朝服饰肯定要保守许多,但远比刘昌郝想的要开放,许多款式还吸收了异域的风情,如契丹那边的许多服饰款式、发髻也在宋朝这边流行着,当然,宋朝对契丹影响更大。

  男子穿着的是长袍,但不叫长袍,有的是男式襦裙,有的是襕衫,主流是襕衫,包括官员的常服也是襕衫。还有近似于襕衫的儒生服,“直缀”,布衫和罗衫,眼下刘昌郝还弄不清其中的区别,因为常在电视里看到过,看着襕衫很顺眼,男式襦裙则让他看的有些别扭,他自己穿着的也是一件襕衫。

  还有一种主流服饰,短褐,用粗麻布做的短上衣,下面搭配一条长裤,属于平民的衣服,方便做活的。这种短褐远不像后来电视里那样飘逸,许多短褐上打着破布丁。

  穿着短褐的是数量最多的,不仅是农民穿,城里一些平民也穿着这种衣服,有一些人脸上带着困苦之色。

  “咦?”

  刘昌郝又看到一个让他新奇的现象,那就是许多人头顶上那点艳丽,艳丽也是要花钱的,故在宋朝,它成为一项极其庞大的产业。

  “手机……一品富贵……难道黑猫的一品富贵指的是这个。”刘昌郝若有所思。

  “若是这个,到也与爱美有关,不过凭借这个,在宋朝能称为宗师?”

  如果是这样的宗师,那就必须要赎回小叔家的地,这会很麻烦,刘梁村也不是一个好地方。

  刘昌郝想了许久,想出一条有些冒险的方案。

  “小乙哥,去学馆。”

  学馆就是私塾,私塾各自情况不同,有十几种叫法。熙宁四年,宋朝推出三实法,又于全国进一步兴建州县学,但尉氏暂时还没有出现县学(北宋末年全国才出现五百来所县学,仅有四成县办了县学,开封府的州学是太学了)。

  没有也无妨,因为还有私塾,整个尉氏七大八小的足足有好几十家私塾,有教蒙学的,如刘昌郝小时候在李庄读的私塾。有教更深内容的,也就是现在刘昌郝读的私塾。

  私塾的先生姓宋,是一个老举子,因为品行好,教学认真,在整个尉氏县都有着不小的名气。

  前身性格略有些孤僻,交好的同学并不多,有两个同学冷嘲热讽,刘昌郝懒得与这两个“毛头小子”烦,径直走到后面。

  宋夫子正在浇花,看到刘昌郝进来,先是惊讶,后是叹息:“刘有宁,汝如何来了……也好。”

  也好?

  刘昌郝忽然醒悟,敢情是宋夫子误会了。

  正常情况下,这时候自家是焦头烂额的,不可能来上学。自己来了,宋夫子以为自己是来上学的,能来上学,说明自家的麻烦已经解决,但似乎解决自家麻烦唯一出路,那就是自己答应李家的亲事。

  “恩师误会了,李大官人品行如何?”

  误会?品行?宋夫子沉吟,误会那就是没有答应李家的亲事,又为何问品行?

  他忽然讶然道:“刘有宁,汝欲骗婚?”

  宋朝人厚嫁,但这个嫁妆属于女方的,除非女方死了,否则这份财产不属于夫家或者子女的财产。然而想找这个漏洞太简单了,特别是宋朝不禁止百姓流动,有的青年生得一副好皮囊,将自己包装一下,弄一个假身份出来,引得某些富人家的女儿注意,结婚后将陪嫁的财产转移走,人就消失不见。

  刘昌郝身份是真的,又有一个常年病躯的母亲,看上去不能跑。但可以这么做,先娶了李家小娘子,将高利贷危机解决,然后想办法转移一笔财产,至少李家出嫁女儿得陪上一笔嫁妆,加上赎回来的田地,若是聪明的话,刘昌郝能带一千多贯财富跑路,到了异地他乡再换一个身份生活。反正宋朝这么大,上哪儿去找?

  “恩师,弟子如此下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