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逆流的鱼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高中往事

逆流的鱼儿 昆仑崖煮 4537 2019.01.11 20:34

  国庆黄金周的第一天,李鱼早早的起床吃了饭。收拾妥当之后,他在寝室楼下的电话亭打了几个电话,打给家里的电话是李鱼的老妈接的。

  母子俩寒暄了几句,妈妈说家里还没暖气挺冷的。李鱼说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天上正飘着雪花,不过还没落地就化了。我在学校这边适应的挺好,你们别担心。

  等到李鱼的老爸凑上来,想说几句的时候,李鱼已经挂断了电话,话筒里只传来嗡嗡的盲音。李鱼的父母已经习惯了叛逆期还没过的儿子,这家伙除了没有生活费的时候,是从来不会主动和父母东拉西扯的。

  李鱼第二个电话打给燕京读书的霍东,“筒子”同志学校虽然离家近,但大学的精彩生活才刚刚拉开序幕,他怎么舍得把宝贵的黄金周浪费在回家这件事上呢。

  “筒子”还没起床,李鱼的电话铃响了两遍,那边才传来极不情愿的嘟囔:“老白,你他妈才几点呀,大过节的不让人睡个好觉!”

  李鱼高中时的外号就叫老白,具体来源还颇有戏剧性。

  “筒子,赶紧起,我一会儿要去和一个妹子看电影,现在慌得很,你给参谋参谋!”李鱼自动忽略了霍东的起床气。

  “是真格的,还是玩儿玩儿的?”霍东装出一副很老练的样子问道。

  “靠,当然是认真的,我是不负责任的人吗?我连人家手都没碰过呢。”李鱼不满地回了一句。

  “她能答应和你去看电影,说明对你还是有好感的。那样你就不能表现的太着急,要一步一步地往前迈进,先攻克拉手这一步吧!”霍东不紧不慢地说着。

  “人家是答应和我看电影,可是还有个女跟班,一脸臭屁都不正眼看我,我哪有机会更进一步啊!”李鱼哭笑不得地说。

  “有女伴陪着,就说明对你还有戒心,你要么找个借口把她支走,要么就得想办法收买她。”霍东说起来头头是道,李鱼真后悔前几天没好好请教。

  “嗨,假小子一个,收买她我估计没戏。不过以后还得想办法支开她,这次估计就得忍了,争取能碰上手!”李鱼一边说还一边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劲儿。

  两人又闲聊了好长一会儿,李鱼看了看手表就匆匆挂了电话。离约定看电影的时间不足半小时了,李鱼出了校门打出租车赶了过去。

  他今天穿了一身休闲装,白色的板鞋和黑色的衣服挺搭的,李鱼怕坐公交车被踩出几个大黑脚印子来。

  影城里人很多,大部分都是看新上映的电影大片,李鱼他们想看的那个影厅人不多,倒也不急着买票。

  李鱼买了三瓶矿泉水,一边踱着步,一边朝门口张望着。很快,一个窈窕高挑的身影出现了,她今天穿着一件粉色白袖的棒球服,戴一顶深蓝色很有街头范的鸭舌帽,腿上是一条浅蓝色的修身牛仔裤。

  巧的很,这位美女也穿着一双白色的板鞋。李鱼还没来的及细细欣赏,江潇雅的目光已然穿过人群落到了他的身上。

  李鱼拎着水小跑到江潇雅身前,惊奇地问:“怎么就你一个人,那个师雨洛呢?”

  “大笨鱼,我一个人来难道你很失望?”江潇雅装出很生气的样子。

  “呵呵,不会呀,我就是没转过弯来…”李鱼乐呵呵地搓了搓手:“我去排队买票,你喜欢吃点什么?爆米花还是可乐?”

  “不要,我不爱吃零食,我拿了几个橙子,一会儿我们偷偷带进去吃水果吧!”江潇雅调皮地冲李鱼眨眨眼,用手指了指自己挎着的小包。

  李鱼会意地做了个o k的手势,然后兴冲冲地去排队买票了。

  影厅里人不多,李鱼和江潇雅找到自己的座位后,电影很快就开始了。

  作为一个音乐人执导的爱情电影,李鱼不得不为周董竖起大拇指了。学生时代纯纯的感情,穿越二十年时空的纠葛爱恋,被他完整的用电影语言叙述了出来。线索虽多却并不凌乱,很对李鱼此时的胃口。

  江潇雅也看的津津有味,屏幕上的光影不时投射在她的脸上,那表情时而焦急时而伤感,李鱼偷瞄着她,有时竟会痴傻良久。

  电影的节奏很舒缓,江潇雅在黑暗中摸索着,用双手把橙子皮剥开,一股清香在周围的空气中弥散。接着一大块橙子递到了李鱼的嘴边,尝起来那么甜,那么甜。

  李鱼用刀切过很多的橙子,却从来没有想过,用一双美妙的小手轻轻剥开的橙子,居然会甜到嗓子里,然后顺着胃一直甜到心里。从那以后的很多年,李鱼一直是用手剥橙子吃,哪怕再也不是那双令他如此沉醉的人的手。

  电影看完,李鱼呆呆地送江潇雅回了寝室,他的脑海里一直在想着电影里的爱情故事,嘴角还回味着橙子的清甜。

  李鱼还是没有鼓起勇气去牵江潇雅的手,在那个年纪,他更愿意像电影里的叶湘伦一样地去等。

  等一个斜阳暖暖的黄昏,等一个两人顺其自然的牵手,等一个四目相对脉脉含情的吻。

  他不愿意自己,哪怕因一丝的鲁莽,而冒犯了他心中那个美丽脱俗的女孩。

  “小牙仙你好:

  我是大臭鱼,原谅我那天看完电影忘了邀请你吃饭。

  我是一个很傻的人,明明知道有些爱情故事是编的,可还是陷入其中好久好久。这一次尤其久,因为不仅电影使人流连,你亲手剥的橙子更令我“橙醉”。

  电影真是一种造梦的艺术,20年前我们还没有出生,可是我现在却不由地会想,20年后的我们是什么样。

  你一定还是那么漂亮,而我也许会变成一个大腹便便的大叔,那时我们的世界会不会还有交集?

  我像个傻子似的幻想着未来,期待无比又惴惴不安。

  上次说完了我平淡无奇的初中,今天就说说高中的生活吧。长假刚刚开始,说实话我有些想家了,想父母也想远方的朋友们。

  某些时刻你一定也是孤独的,别害怕小牙仙,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未来一定很热闹。

  以前当我孤独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弹吉他,以后我就弹给你听,这样我们就能像大草原上新搬来的两只土拨鼠一样,开开心心地作伴了。

  严格来说我的青春期是从高中才开始的,不光个头猛长,性格上也有些偏激,遇事情老爱钻牛角尖。

  那几年不光和父母还有老师的关系很僵,也或多或少影响了自己最终高考的成绩。不过我是一点不后悔的,因为遇见了我想遇见的人,老天毕竟待我不薄。

  我们那一年级总共分了10个班,从321到330,我被分到了328班。霍东和我初中同班,高中他在326班。

  因为成绩不错,又是从本校初中升上来的,还因为我初中也是班长,我的三叔是本校的一个优秀骨干教师,等等一系列原因,我毫无悬念地被班主任定为了班长,连个投票啊表决啊之类的程序都没走。

  班上的60多个同学我都很熟,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以后的岁月会逐渐淡忘在我的脑海里,但有些名字永远不会,我的故事也和这些名字有关。

  高一军训的时候我结识了一个新朋友,他叫程帅。我得承认,他确实是我这些年亲眼见过的男生中最帅的一个。

  程帅个头比我略矮一些,发型是中分,眼神深邃而明澈,很有一些郭富城的感觉。他是本市乡下考来的住宿生,在学校外面的平房里租住,和他一起合住的,还有隔壁班的两个男生。

  我们的性子极是投缘,仿佛有聊不完的话题。他很会弹吉他,也慢慢地教会了我。那时的我就经常和他一起逃课,去学校旁边的一个破厂子院里,我们两个人轮着弹吉他,一弹就是好几个小时。

  有时候我们去冰棍厂批雪糕,一人10根,蹲在马路旁边高高的台阶上,一边数着路上的行人,一边一口气吃完。

  我们一起去旱冰场溜冰,一起打台球,一起包夜玩c s游戏。他很聪明,理科学的很好,英语非常吃力,我有的时候会给他讲解一些语法。

  我俩一样地不爱写作业,有一次英语老师恨铁不成钢地责罚我到教室后排站地。程帅一边心不在焉地听课,一边不住地回头冲我傻笑,结果英语老师问他:“程帅,你笑这么开心,作业拿来我看看?”程帅二话没说,乖乖起身陪我来站地了。

  班上喜欢程帅的小女生不少,但程帅的心都放在围墙外面的世界了。我们周末的时候一起骑自行车远行,一起去人迹罕至的地方,探寻那些古怪的草木,还有各种老旧的建筑。

  那时候程帅常对我说,:“等咱们长大了,一起周游列国!”

  程帅有时会和我、霍东一起到我奶奶的老房子去睡觉,晚上我们三个人仔细地遮严实窗帘,然后一起偷偷摸摸地看小电影。大家一面内心冲动着,一面嘴里赞叹着“靠,这样也行?”

  程帅的膀胱奇大,晨尿的时候,我和霍东早就完事了,这家伙还在“哗哗”个没完。

  容我再介绍一下霍东吧,他是个根正苗红的电三代。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母,叔伯阿姨都就职于各电力相关部门,家里拒据我推算是很有实力的。

  霍东小学五年级时和我同时转去了一小,我两都是外来户,为了免受欺负自然就结成了同盟。那时候的班里,年级里都有霸主,我们是对方一人也二人一起上,对方一群还是二人一起扛。

  我力气大,霍东下手黑,一来二去打出了威名,也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

  小学毕业我以第一的成绩考进了实验,他家里随便活动一下就又和我同班了。

  霍东为人仗义,出手大方,打架永远第一个上,我一般叫他“筒子”,学校里有些男生也畏惧地叫一声“东哥”。

  我在高中时的外号叫“老白”,很奇怪吧?最一开始大家都叫我“老班”,应该是对班长的习惯性称呼。

  高一一次秋游的时候,我们班和霍东他们班一大伙人,从附近的一个风景区的后山偷偷往上爬,被巡山的红袖章大爷逮个正着。

  双方拉拉扯扯互不相让,当霍东不耐烦地摩拳擦掌准备诉诸武力的时候,我从兜里轻轻抽出10块钱,豪爽地拍了拍大爷的肩膀:“大爷,这钱您拿着,买两瓶老白干喝,别和我们几个孩子过不去!”

  问题神奇地被解决了,在一帮不通人情世故的毛孩子眼里,我这一手高明极了。后来这个故事几经传播之后,我就被大家渐渐叫成了老白。

  高一班里有几个女生不得不提一下,一个叫李艺桐,一个叫柳飞飞,她俩算是328班的两朵金花吧。

  还有一个女生,名字我不太记得了,皮肤白净很害羞。她送过我她的照片,还老让我给她讲解物理题。

  那时的我对班里的女生一视同仁,都很照顾她们,现在细细想想,那个安静的丫头是想勾搭当时还单纯的我来着。

  李艺桐是我当时的同桌,我俩聊熟了之后,我才发现她居然是我八竿子才能打着的一个亲戚,按辈分来讲我应该叫她一声小姑姑。

  李艺桐人长得很美,睫毛很长眼睛大大的,鼻尖上有个恰到好处的,微微上翘的弧度。她的性格大大咧咧,说话嗓音像清脆的百灵鸟,对同学们的八卦尤其感兴趣,我一直觉得电视上居委会大妈的工作很适合她。

  她用的东西都很高档,因为家里有矿,算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吧。她经常收到男孩子们送来的情书,而我这个“大侄子”自然也得不时为她挡驾,拒绝一些过分的骚扰。

  我见过李艺桐上课打瞌睡时的丑样,见过她偶尔指甲缝里黑黑的泥巴,见过她文胸带掉落时的窘态,见过她听不懂理科题时迷茫的眼神。

  我们一起去音像店听歌,一起去书店蹭书看,一起坐着她家的宝马去水库钓鱼。

  我几次想把霍东介绍给李艺桐,可是又觉得霍东那小子不太靠得住。至于程帅,哎,那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柳飞飞是一个很高冷的女生,成绩很好,是数学老师的心头肉。她的五官单独拎出来并不出奇,但组合起来却是格外动人。一头瀑布般的及腰长发,配上出众的身材,走到哪都是人群瞩目的焦点。

  我们俩初中就是一个班的,我是班长,她是英语课代表。她收作业的时候经常对我网开一面,我的内心是有点感激她的。

  高一时柳飞飞是班里的团支书,和李艺桐本也相安无事。坏就坏在那时刚好赶上了校庆,班主任是一个不大管事的鸡汤达人,教育学生就凭手上的《知音》或者《意林》,选择班级举牌代表这件倒霉事就落在了我身上。

  两位女生都暗示我,自己想要举牌,最后秉着大公无私的态度,我把机会给了柳飞飞。

  校庆那天的柳飞飞,身穿白色的连衣裙,美美地走在队伍前面。李艺桐身着不起眼的校服,混在班级的方阵中,神情暗淡了许久。她俩后来不怎么说话,我私下猜想跟这件事不无关系。

  今天又说了这么多,大臭鱼一定让你烦死了。

  天气越来越凉了,还没有送暖气,你要多穿衣服多喝热水。我买了一只大毛熊,改天托王丽娜给你带到寝室,冷的时候你可以把手插到它的怀里睡觉!

  李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