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欢乐三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曹操得了偏头痛(1/5)

欢乐三国 盾反 2304 2019.03.12 02:00

  开颅?

  华佗吓了一跳。

  “这……人脑袋若是揭开,岂有不死之理?”华佗看着曹操疑惑道。

  曹操愣住了:“我说的这个方法不是你提出的嘛?”

  “这……老夫未曾说过。”华佗懵了。

  陈希在一旁看着这个曹操,觉得挺搞笑的。自己魂穿普通黄巾军好像还是挺好的,虽然身体瘦弱了一些,不像另外三人自带极高武力值,但是还能靠英魂卡补充回来,总比经常头疼还没得治好。

  曹操被头疼折磨的不行,又知道华佗就是他唯一的救星,岂能放过这个机会。

  “我不管,反正你得给我治好,你治不好我,我就弄死你。”

  华佗一听急了:“汝怎能这般不讲道理?”

  “哼,跟我曹操讲道理?你没听过‘宁我负天下人,勿天下人负我’这句名言吗?”曹操生气了,“你特么别磨叽了,赶快把麻醉药……哦不,好像是叫‘麻沸散’是吧,先给我麻醉,然后做开颅手术。”

  “何为麻沸散?”华佗疑惑道。

  曹操这下是彻底傻了。

  “你还没发明麻沸散?”

  “我为何要发明麻沸散?”

  “我特么……”

  曹操突然感觉心好痛,累觉不爱。

  “老子是典军校尉曹操,麾下兵员数万,你特么不给我打麻药做开颅手术,我砍死你。”曹操突然像疯了一样,把自己的手牌拍在旁边的案几上。

  华佗这老头仗着有陈希在场,也不怵,同样怒道:“老夫不知何为麻沸散,若是给你开颅,你必死无疑。”

  当时的场面非常紧张。

  陈希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差点儿就要喊护卫们杀进来先把曹操给干掉,然后自己带人跑路,皇帝也不救了。

  “呜呜……”

  突然有人哭了……是曹操。

  “头疼真的好难受啊,华佗你就行行好,救救我吧。”

  谁也没想到,曹操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哭了。

  陈希突然有些可怜曹操——身体里的那个穿越者灵魂。

  区区一个偏头痛,放在后世根本不是事儿,可现在,这就是不治之症啊,还老疼。

  “系统,你们对待超级VIP玩家就是这个待遇?”陈希在脑海里吐槽道,“不是说只有猪厂才把人民币玩家不当人吗?怎么你们也会这样。”

  他可还记得当初来到这个平行世界的时候,面对另外三个附身大佬的情况,他有多绝望。

  系统没理他。

  陈希走到曹操和华佗身边打圆场。

  “华医师,既然这位长官有病难治,你医者父母心,就想想办法吧,研究研究那个什么‘麻沸散’。”

  陈希对华佗说完,又对曹操说道:“长官被病痛折磨,我们也很惋惜,但是你这病现在没法儿治,也不能硬来不是?要不你先回去等消息,华医师研究出麻沸散了我们再通知你来做手术好不好?”

  曹操闻言,只好点了点头,止住了哭声。

  “华医生,你一定要尽快研究出麻沸散啊,我这个头痛的病真的太痛苦了。”曹操泪眼婆娑的祈求道。

  华佗无奈,既然陈希都表态了,只能应下了。

  曹操领着美妇离开了,临走前嘴里还嘀咕:“游戏公司干什么吃的?哪有让穿越故事男主角偏头疼的?回去一定要找客服投诉才行。”

  陈希不屑的撇撇嘴:你以为自己穿越成曹操就是这次穿越之旅的男猪脚?另外两个也是这种心思吧,哼,你们三个傻叉,接受来自真正男主角的鄙视吧。

  送走了曹操,陈希带着华佗和任红昌躲回了后院。

  从遇到曹操开始,这一路的情况实在是太惊险了,陈希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计划,会不会因为提前接触曹操而发生变故。

  “主要还是看曹操是不是会经常来纠缠元化,若是他经常来的话,我们还真得小心了。”陈希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这边掌握不了主动权,只能以后多多注意,有空见到徐庶可以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规避风险。

  话说来到洛阳的几人中,黄忠留在城外从王允那儿借住的庄子中,管束着军士,许褚和徐庶一个利用自己的武力一个利用自己的智谋,在洛阳的大小官、将中谋求差事,借此获得情报,平日里陈希就当个甩手掌柜。

  虽说距离汉灵帝之死不久了,可汉灵帝不死,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默默等待。

  根据陈希的计划,何进和十常侍之间的战斗,他是一点儿都插不了手。他没有相应的身份,随便动刀兵立马就得被人拿下。

  关键点还在于董卓进入洛阳的时候,那才是乱世的开始,而且董卓初入洛阳,根基不稳,他若是带人投入董卓麾下,应该可以得到重用,一个便宜行事的身份唾手可得。到时候,这洛阳城中他要怎么布局,都可以放手施为。

  在此之前,陈希只想跟任红昌好好谈恋爱。

  这种充满了荷尔蒙气味的生活对陈希来说度日如秒,好像还没过两分钟,汉灵帝……驾崩了。

  中平五年八月,汉灵帝自号无上将军任最高军帅,由倚重阉宦蹇硕为主帅统领的八名校尉领兵,在雒阳西园招募壮丁并设立的一支军事组织。本欲以此牵制何进的势力,却没想到仅仅过了不足一年,时至中平六年五月,汉灵帝驾崩了。

  “元直,你觉得我们现在能什么机会可以插手此时局势吗?”

  城外田庄中,陈希将所有人都召集回来开会。

  虽然计划中并没有打算此时动手,但是皇帝驾崩、帝位更替的时候,机会肯定很多,陈希想看看能不能从中捞些好处,或者为以后的行动打下基础。

  实际上早已经是陈希帐下军师的徐庶沉吟片刻,开口道:“旧帝驾崩,且帝子年幼,正是朝廷各方势力角逐权力的时候,且一定充满了血腥和变故,即使当朝一品也可能落得个身死的下场,我们不如暂避此处,待风云过去,再行其他。”

  有些时候,不是能预知后事就一定能趋吉避凶的,在徐庶看来,就算知道朝堂上的发展,也依然认为以陈希现下的实力和身份,无法从中渔利。

  他们经营了几个月,也依然难以将人手安插进比较重要的那些人物手下。别看后来的诸侯纷争中,好像有本事的人都能得到重用,若是注意了就会发现,真正的草莽其实不多。

  就更别说现在了,正规的朝廷军队和衙门,是随便谁都可以进的吗?

  乱局之下,越是身份低微的人越容易成为炮灰。

  徐庶的退避之计反倒是最好的选择。

  陈希对这段历史并不了解,其实事发后张让、赵忠等十常侍带着刘辩、刘协出逃,是一个劫走刘辩的好时机——甚至,直接把两个小皇子都劫走,更能获得天大的好处——如果能抗得过洛阳所有朝廷军队追击的话。

  可惜陈希因为不记得这段历史,错过了这个好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