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食探之孟家小厨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抑郁之症

食探之孟家小厨娘 柏轻舟 1185 2020.10.27 21:02

  薛衍与戒空小和尚二度互看。

  岳家的烂账,真的是烂在方方面面,从人情到财务,不晓得还有几笔?

  “岳老板的状况……不太好。”薛衍医者父母心,不忍撒谎。

  “为何?”卢嫮生猛地抬头,疑问,“我一个弱女人,也没什么气力。那箭头没入膝盖不足一寸,不过是皮外伤,怎会如此严重?”

  “夫人难道不知,那箭头上淬了剧毒?”薛衍盯着卢嫮生,似有不信,“此毒名曰七虫七花七草膏,若无相对应的特制解药,岳老板他这一遭怕是神仙难救了。现在,也只能以药师谷的九转还魂丹,吊着口气咧。”

  “什么?!”卢嫮生听罢,惊恐地连连倒退,踉跄了十几步,差点就摔下船去,被戒空小和尚飞身抬手拦住。看样子,她确实不知。

  “那夫人为何会去我房中盗箭?”

  这下轮到薛衍疑惑了。

  听小念说,卢嫮生失去爱郎,痛苦不已,原本是想用这袖箭自杀。在小厨房里见到了岳峦山,一时激动,情绪上头,才误伤了他。

  袖箭淬了剧毒的事,船上晓得的人也有几个,卢嫮生在不在其中?就没人晓得了。

  她当时情绪不稳,又有小念、沁儿做秋夏子被害时的不在场证明,便没人会再去留意她了。

  但若她不知这箭头有毒,怎会选择用它充当自杀工具?

  大、小厨房里的随便一把菜刀,都比这袖箭来的痛快。

  一瞬间,种种猜想掠过了薛衍脑海。

  “这是个意外。”卢嫮生解释,“我自前年起,患上了心悸之症,常常被病痛折磨得夜不能寐,白天也会莫名其妙,乱发脾气,令自己跟身边的人都很痛苦。这两年来,也看过了许多郎中,都不得其法。先生乃当世神医,此番遇见,想必是我的机缘。那日到先生处,便是为求医而去。谁料想,没见到先生,却见到了先生桌上的袖箭。神使鬼差地,便取走了其中一支,想以此了断,结束这痛苦的后半生……”

  “夫人是被庸医坑了!”薛衍听了一阵子,便听出了不妥,“你患的并非心悸之症。”

  “那是何症?”卢嫮生奇道。

  “夫人患的乃是抑郁之症!所以常常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薛衍叹道。

  他深知,只有活得不快乐的人,才会得这种病。

  而卢嫮生的“不快乐”,显而易见,源起于秋夏子,他那个任性的小姨子。

  为此,他感到深深愧疚。

  “抑郁之症?我从未听闻……”卢嫮生一副可怜模样,望向薛衍,“不知薛神医,可有良药医治此症?药钱不是问题。”

  “心病还须心药医呐!”薛衍再叹。

  卢嫮生不是很懂,薛衍在这个时候,也没有详说的欲望,他迫切地想知道,“夫人当真只从我房间里取走了一支袖箭?”

  “当真,就一支。”卢嫮生语气肯定。

  “还剩几支?”薛衍继续问。

  “我头一回做贼……”卢嫮生羞惭道,“做贼心虚,太过紧张,不曾留意。”

  薛衍没问题问了,他转头看向戒空。

  戒空道,“若是夫人关心岳老板伤势,完全可以进屋探望,不过现在不太方便。”

  “为什么?”

  “夫人难道没看到?方才颈僵大人进去了,他们似乎有重要的事在谈。”

  卢嫮生摇头,神色恍惚,“我明白了,岳家的钱……一定是被那个坏女人贪了!嘘,她跟苏颈僵……见不得人的!”

  薛衍与戒空小和尚三度互看,总觉她的精神状况,不是太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