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食探之孟家小厨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葱油芋艿

食探之孟家小厨娘 柏轻舟 1099 2020.02.15 19:09

  七公主曾热情提议,将明国赐下的几匹云锦、苏绣裁几尺,让任小念带回去,给她娘亲做几件质地柔软的新衣。

  任小念在炖羊排煲时,特意留下了小半斤冰冻羊排,给她多做了一顿香煎羊排,彻底征服了她的胃和她的心。在她眼里,从不曾将小念看作普通女仆,这一回患难见真情,更是打心底里,把小念当成了义妹。

  小念也觉的,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公主,能替自己女仆的母亲考虑到裁制新衣的问题,是很难得的。

  不过这一提议还是被小念拒绝了。

  月娘在吃穿一事上不怎么上心,平日里都是素里来、素里去,上好的布匹到了她手里,便如同古琴大师在对着一头牛弹琴,任那曲艺曼妙,天籁一般,它也不会给你个笑脸瞧。说不定,还要骂她虚荣败家。

  “你娘亲待你好么?”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这是在案情明了后,王后来到映月阁,探望正在被太医诊脉的任小念,闲聊过程中,发生的对话。也不知无心,还是有意。

  说完,王后还做出惊人之举,——亲手给她这样一个小小女仆喂食汤药。

  任小念诚惶诚恐,下意识地后靠婉拒,王后只说一句“你也算是因我受的苦”,便继续她礼贤下仆的举动。

  可能因为王后的手,是那样的温暖和轻柔,王后的笑,是那样的令人笃定和安心,再对比刚经历的圄牢里的暗潮和阴森,令她瞬间有了热泪盈眶的冲动。

  但,泪珠儿只在眼眶里打了个转儿,便卡住了。

  她实在是太自量了。

  她的娘亲月娘跟王后完全不同。王后是一生都沐浴在爱河里的女人,国王待她如珠如宝,青年并肩携手,行游天下,中年相扶相持,拥一方领土;而月娘,不过是一个弃妇,她的脸上终年都没有什么光彩。她羡慕王后那样的女人,觉的那样女人才是成功的,是不辜负此生的,但还是更为疼惜自家娘亲。

  第二天醒来时,太阳刚刚露出一个小角,长街静寂,唯有几声鹧鸪鸟叫。

  小念不是娇养长大的七公主,自幼便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她去到厨房里看了一眼,家里葱、油、糖、盐、蛋不缺,还有一袋大米,和一水缸活蹦乱跳的带鱼,慢慢养着杀来吃。便决定了,今儿早上就做一锅白粥,和一盘葱油芋艿。不贵,营养,简单,完美符合月娘的饮食习惯。

  中午丰盛一点,一荤一素,月娘该不会反对,晚上便是海鲜粥了。

  早、午、晚饭计划完毕,任小念开始煮粥。

  为了这简简单单的白米粥能做到有滋有味,她先是切了半个松花蛋,捏得细碎,再以二勺米加二十勺水,滴入两滴香油,入锅混煮了起来。

  “葱油芋艿”据《调鼎记》上载,最初是明国江南一带的风味小吃,经由过往渔民传至椰岛,热食松软而香黏,冷食很香且筋道,隔夜吃来都没问题。

  这“葱油芋艿”的配料简单,仅一味葱,前戏却不简单,须得将连皮的芋头热水里蒸熟,再入冷水里去皮,大的对半儿切,小的整个放入已煎好葱油的炒锅中,以盐调味,小火加盖,焖至熟软。

  待这芋艿出锅装盘时,小念听到了屋内响动,想必是月娘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