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体育竞技 冰刃公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冰刃公主 你的小青人 2017 2021.06.24 05:16

  秦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不想让刚刚康复的小姐又难过。

  “小公主,给。你的热水。”秦妈打断了这个问题,把水传递给了夏晴天。

  她接过水,咕嘟嘟的喝了起来。

  “小公主,你刚刚清醒,我去给你煮粥。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秦妈低声的嘱咐着。

  夏晴天乖乖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不过一会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夏晴天眼中带着好奇的朝门那望去。

  只见一位样貌普通,但是气质很是威严的中年男子缓缓的朝自己走来。

  他在秦妈原本的位子坐下,脸色带着关心的问道:“现在感觉还好吗?”

  夏晴天如实的汇报:“除了现在不记得事情,其他都挺好的。我想问下,你是?”

  夏晴天心里嘀咕着,难道是自己的父亲吗?可是潜意识里却觉得不是。

  只见中年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是你的冰滑教练,叫我张教练就好了。”

  “张教练,你好。”夏晴天客气的问好。

  张教练看着夏晴天一脸茫然无知的样子,心中越发的失望。夏晴天是冰滑的好苗子,他原本还带有点期望她的失忆也许只是轻微的,也许过段时间就可以恢复继续冰滑。可是现在连他这个教练都忘记了,那冰滑岂不是.....

  二人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张教练只坐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先开口离开。

  “你好好保重身体。我有事先走了。”张教练失落的说完,就离开了。

  夏晴天一脸自责的看着张教练离去的身影,这一刻很是对自己的失忆感到愧疚。她总觉的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随着张教练的离开在心里留下淡淡的难过。

  时间匆匆流失。

  在医院呆了快一个月,夏晴天终于可以出院了。但是在这个期间除了秦妈和那个张教练,夏晴天就再没见过其他人来探望自己了。

  她心里暗自难过着,看来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已经被私生子取代了,否则为什么这么久自己连父母的衣角都没见着?难过的情绪一触即发,她心里的酸楚越甚的想哭。可是就这样躲在角落里像个乌龟一样哭泣,真丢人。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了,必须主动出击夺回自己原本的地位。

  她调理好情绪,依靠着秦妈的手坐在轮椅上。

  虽然她现在痊愈了,但是想要夺回父母心中的地位,就需要坐在轮椅上,时刻的提醒着大家自己的不幸,这样父母在心里一定会感到愧疚就会更怜惜自己了。她心里暗自为自己的聪明感到小骄傲。

  秦妈一切打包好,小心翼翼的推着夏晴天的轮椅,往门口的豪华保姆车走去。

  待所有人都坐好,保姆车发动引擎,稳稳的行驶在路上。

  此刻夏晴天的内心却激动跳跃不停,她脑袋不停的幻想着自己父母的模样,以及那个私生子。

  终于,车子开进了犹如城堡般的豪华别墅。

  秦妈缓缓的推着坐在轮椅上眼睛好奇打量四周的夏晴天,进了别墅的门。

  然而,房子里很大看起来很奢华却空荡荡的。

  这时旁边出现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对着夏晴天解释。

  “老爷夫人都在忙事情,还没回来。大少爷还在学校上课。小姐如果觉得累的话可以回房间休息,无聊的话可以看看电视。”管家说道。

  夏晴天对着他点点头,转头对着秦妈说道:“秦妈,我要看电视。”

  夏晴天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最近正热火的肥皂剧滋滋有味。看着里面灰姑娘榜上豪门家族的狗血剧,直觉的好笑。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

  她觉的有点尿急,于是把电视关掉,急匆匆的跑去了厕所。她却没注意到,自己居然凭证身体的记忆找到了厕所。

  等她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她坐的沙发位子上居然坐着一个少年,和她一般大。模样俊秀好看,尤其是那双桃花眼好像随时都能勾人的关注。

  夏晴天心里知晓,这一定就是那个可恶的私生子!!想着他霸占父母的宠爱不来看自己,现在还霸占自己看的电视还给转台了。心里很是气氛

  “走开!!”夏晴天带着冷意死死的盯着白宇恒。

  白宇恒听到声音明显的愣了一下,转过头望着夏晴天,眼里在看不到的角落里幸喜又难过着很是复杂。

  是梦吗?心心念念的人此刻出现在眼前。

  他试探的轻轻出声:“晴天?”

  少年的声音好听的像是一阵柔风,声音温柔眼神带着软意的看着夏晴天。

  “走开!那是我的位子。还有,不要叫我晴天!我和你不熟。不要总是那么喜欢占别人的位子,麻烦看清楚你的身份,私-生-子!!”夏晴天最后三个字语气加重。

  砰——大门打开。

  “晴天!!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哥哥说话?太没有规矩了。”夏父明显刚刚回来就听到夏晴天说的话,眼里的严厉和气愤越甚。

  夏晴天看着突然出现生气的夏父像个豹子似的维护着白宇恒,心里的酸楚越甚。凭什么!!

  “我说的没错。他才不是我哥哥,他就是一个私生子!“夏晴天强忍住泪水倔强道。

  “和你哥哥道歉,要不然就滚出去!!”夏正候怒喝着。

  白宇恒立马安抚着发怒的夏正候:“没事的爸爸。晴天对我还不熟悉,多点时间相处误会就自然解开了。”

  此刻的白宇恒如此的善解人意,再看看那没礼貌的夏晴天,很明显的天差地别。心里对白宇恒越发的愧疚,也对着夏晴天越发的不喜。

  “宇恒,真是委屈你了。好孩子。”夏正候愧疚的看着白宇恒。

  看着父子浓情蜜意的,仿佛他们才是一家人。夏晴天终于忍不住眼眶掉落的一滴泪。一言不发的转身,想跑回房间里哭泣。

  砰——夏晴天熟练的打开房门,可是眼前的一切都令她微微震惊了下。

  房间是淡雅的装置,没有记忆里粉红色的床和枕头....

  这陌生的装置,不是她的房间,难道她走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