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UI程序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1章 老娘就是军人

UI程序员 桥兵娃儿 2130 2019.02.05 10:00

  逃跑中的梁动,先把所有的植被安置完成,随即召集所有的军人,想要实施自己的计划。

  作战不再以植被生态为主导,还是要回到正规军人主导。

  植被主导,整个战场完全一体化,协调性,一致性等都比较好,但没有了特长!

  植被生态无法分析出那里是要点,就算告诉它那里是要点,也是整体协调,无法精准完成彻底打击要点的战略。

  梁动的意思是要换成军人主导,下辖一定数量的植被生态,隔离植被生态的一体化,打出特长,能够精准实施战场策略!

  除了恪斐半信半疑,其他没人相信他说的,都认为植被生态打得挺好!

  梁动头疼不已!

  不得已分析先前的战争!

  “刚接触敌方,由于整体行动,集体后撤,让敌方形成了防御线。如果不是整体行动,那么,后撤的只有被冲击的部队,防御圈自动形成,对敌进行有效封锁,从而无需反攻,再次结成防御圈,给敌方留出了建立防御圈的时间。

  ……

  敌方追击恪斐之时,没有办法从整体之中抽出一部分来协助恪斐。

  后来敌方追击我的时候,桑榆才不得已让二胎带领队伍来协助,这造成了桑榆压力暴增,也影响了后期的绕后策略。

  ……

  第二次反攻,虽然给出了绕后的策略,整个集体一旦遭受攻击,全体行动,造成绕后的策略也没有彻底实施。

  打架,是群体活动,如果群体变成集体,共进退,势必造成该退不退,该进反退的现象。”

  夜邦女人,对男人的话不反对,就是同意!

  梁动很意外,也很高兴,终于说服了她们!

  其实,他想多了,这些军人,都在后方维修啥的,根本不清楚具体情况,只知道结果是胜利了,俘获了敌方人员。他根本就没有说服她们,只是最后一句话的道理,这些军人都懂!

  恪斐听懂了,因为她打了上半场。

  改制很快,但过程很悲伤!

  这些军人,发觉她们的树,有不少已经阵亡!

  甚至有人的树,一家几代,全部阵亡!

  恪斐的二傻一家,就剩下两尺来高的五傻,今年才五岁。

  梁动来到了水雾弥漫的虚空间。

  这里,啮齿动物已经种植完成,窝在一起,旁边很多树叶和多肉植物的根。

  以前嘴不停歇的啮齿动物,偶尔咬一下。

  梁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它们,就坐到旁边,捡起叶子,一个一个喂他们。

  有的吃,有的不吃,梁动想要给他们说,灾难还没过去,灾难中所有的悲伤都将被铭记!

  二胎也在这个空间,他告诉梁动,中间种植的树枝和叶子,是阵亡的植被预先留下部分肢体,阵亡之后,把它们养殖长大,将拥有留下肢体时的所有记忆,但啮齿动物,阵亡了就没了。

  梁动蓦然惊觉,拿出记录仪,在啮齿动物旁边摆好,让二胎告诉他们,都在此留下足迹和一段录像,用脚掌纹记录下来。这是守护记录,灾难之后,将记入星球成长记录!

  做完这些,梁动漫无目的地在飞船上闲逛,遇到了同样在闲逛的恪斐。

  梁动看着有些悲伤的恪斐,鬼使神差的把她带到了装有石头的虚空间。

  推门而入,恪斐愣在门口,隔了半响,幽幽地问道:“你这是讨好我?”

  “呃……看你有些悲伤,觉得可能喜欢这些。”

  “给从殊准备的?”

  “嗯。”

  恪斐随意选了几颗:“那让船上的部下都来选几颗吧。”

  “……”梁动迟疑了一会儿,“好吧。”

  恪斐也不管他,通知船上所有的姑娘们,来选宝石。

  最后来的一位一看到梁动就说:“被抓的敌方军人在闹意见,你过去看看吧,F47空间。”

  梁动一愣,这些军人是恪邹抓回来的,不该在她的船上吗?怎么会在这里?

  恪斐抿嘴一笑:“那得去看看。”

  F47号虚空间,密密麻麻摆着对流器。

  最前面的对流器里,是个姑娘。

  此时双手叉腰,杏目横瞪,怒气冲冲的站着。

  身着曲裾深衣,碧鬟红袖,眼睛虽然瞪得老大,也没能藏住顾盼生辉的韵味,这不是军人,梁动的第一感觉。其他对流器都是四人,戎装在身,唯独她,给单独关着。

  梁动绕过她,来到后面的对流器,恪斐也跟了过去。

  姑娘在对流器内狠狠一跺脚,一股紫色能量穿过力场,作用在高能层上,整个对流器顿时一闪。

  梁动没注意到,倒是恪斐回头瞪了她一眼。

  “你们的首领是谁?”打开对流器通信天线之后,梁动直接问道。

  半响,对流器内才匹配上翻译系统,集体愣了一下,眼神尽是嘲讽,没有回答。

  “还是问问这个不一样的吧。”恪斐拉了拉梁动。

  梁动打开姑娘的通讯天线,问道:“你是军人吗?”

  姑娘匹配上翻译系统,也是一愣,随即反问道:“你咋会说皓月大陆的语言?”

  姑娘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看梁动一眼,一直盯着恪斐,到此时仿佛才明白,梁动才是负责的,于是又问道:“你是什么人?”

  恪斐本来对这个漂亮姑娘有些抵触,见她如此关注梁动,很是不爽。她深知梁动这个菩萨心肠的男人,肯定会好好回答她的问题,于是抢先质问道:“问你呢!你是不是军人?”

  姑娘哼了一声,不搭理她。

  恪斐拽了一下梁动:“走,让她再冷静一下!”

  梁动没有说话,前头走了,恪斐也哼了一声,跟在后面。

  姑娘彻底懵了,这,什么情况?

  他俩到底谁是负责的?

  被抓了这么长时间,没人管没人问,好不容易来了俩,就这么走了?

  “喂!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姑娘一急,大声喊道。

  梁动停了下来,准备转身,却被恪斐拉起,直接拽出了虚空间。

  姑娘郁闷得不行:“喂,打仗这么久,就不问一下吗?”

  “至少也要知道是和谁打的吧?”

  “喂,你们这是去哪?”

  门开了,恪斐进来了。

  姑娘顿时收声,恪斐问道:“你是军人吗?”

  姑娘一愣:“是又咋样,不是又咋样?”

  恪斐没理她,顺手把通信天线给她关了。

  “老娘就是军人!”

  可惜晚了,通信天线已经关了,恪斐没听到,出门之时还顺手把灯也关了。

  “能不能不关灯啊!”姑娘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