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马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6、你迟早要和马过一辈子!

大马主 泉释一切 2086 2019.09.04 16:27

  “瞧把你给能的,你就算判断对了对方的意图,可你知道对方是谁吗?找不到对方的身份,你就算说破大天,那也没用。”唐瑶看到伏骏得意的样子,故意说道,显然并不认为伏骏有办法找出对方。

  “确实,现在对方是一点行藏也不露,完全就像是躲在黑暗里一样。我虽然也不清楚到底这事情是谁干的,但我觉得只要略试小计的话,还是有机会能逼他们露出马脚,挖出藏起来的他们的。”伏骏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道。

  “什么计策?”唐瑶好奇道。

  “山人自有妙计!暂时不可说,说不得!说了就不灵了!”

  伏骏这话说得老神在在、摇头晃脑的,让唐瑶看得牙痒痒的,心里真想拿鞋拔子好好抽他这幅驴脸。

  “就我们两个人,有什么不灵的?你该不会是没想到,故意忽悠我的吧?”唐瑶反问道。

  “爱信不信!”伏骏根本不废话道。

  被伏骏这么冷漠对待,唐瑶自然是气极了,当场就想教训一下伏骏。

  只是,伏骏似乎没什么地方能让她教训报复,而且唐瑶也是特别想知道伏骏有什么办法,能找到害合金弹头的人,所以只能忍着,另想它法。

  好奇心驱使着唐瑶,装出一副伪善的样子向伏骏撒娇道:“伏神医,你就和人家说呗!人家好想知道的啦!不要这么小气好不好啦!”

  这发嗲的话一说,伏骏顿时就觉得头脑发麻,一股鸡皮疙瘩从背后冒了出来,暗道没想到这女人还有这一面,幸好他是一个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五好青年,决不吃居心不良的女人这一套……

  “说了暂时不能说,那就不能说!你别问了,我现在想要再好好睡一觉,然后把结果告诉唐总,不陪你了!”伏骏根本不理会唐瑶,拒绝透露任何想法道。

  而后,当着唐瑶的面,拿着那份化验单,就在实验室里简单做了一份报告,整个过程,一点儿没有要理会唐瑶的意思,可把唐瑶气死了。

  “伏骏,你迟早要和马过一辈子!”眼见的自己被彻底无视,唐瑶恨恨说道,而后咬牙而去。

  说实话,唐瑶此时的心里都觉得要哭了,伏骏就是个混账,无论她怎么求伏骏说出他的找出背后之人的方法,伏骏就是软硬不吃。

  这可把唐瑶这个很少受挫的大小姐给气得不行,可是嘴是伏骏的,伏骏不说,唐瑶也无可奈何。

  当然,这话换来的依旧是伏骏的无视,他是个马医,不和马过一辈子,难道还和人过一辈子吗?

  随着唐瑶离开,伏骏的化验报告也基本上做好了,这是做给老板看的,而且是他的第一次,所以他做的很详细,也很认真,毕竟要给唐振山一个好印象不是?

  报告做好后,也是后半夜了,好在,唐瑶这个搞事鬼不在,伏骏还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睡到早上,再去见唐振山。

  当然,白天见唐振山最重要的事情,自然就是他要去献计,让连续伤害合金弹头的背后之人暴露,从而快速提升他在唐振山心里的印象。

  通过这些天对文淮湖的了解,无论是从人还是马方面,伏骏都了解到唐振山是一个不拘一格用人才的人,他相信,只要这次他在唐振山面前表现出异于常人的能力,这个实习马医助理的牌子,他就完全可以摘了。

  没有人愿意低人一等,伏骏也是如此,他要是摘了实习的牌子,和韩天麟平起平坐,日后韩天麟自不量力找茬,伏骏也就少了不少忌讳了。

  虽然伏骏知道是孙威刺伤的合金弹头,而这次合金弹头被下盐,孙威也无巧不巧的回来文淮湖。

  即使马坤说孙威是回来领被裁员后的遣散费的,但从时间上来看,孙威来的也太巧了。

  好像孙威一出现,合金弹头就要被伤害一样,要说里面没点猫腻,伏骏还真是不信,更何况孙威刺伤合金弹头,可是合金弹头亲口告诉伏骏的,从这一点上来看,伏骏就不可能不怀疑孙威。

  不过,伏骏觉得,这件事情里,绝不止一个孙威这么简单,文淮湖马术俱乐部里面,绝对还有其他孙威的同党。

  因为马坤说过,晚餐时候,他是和孙威一块吃的,按理来说,孙威也不可能有时间去偷偷给合金弹头下盐。

  况且,孙威已经不是在职员工,想要在晚上去有安保不停巡逻的马厩里下盐,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合金弹头说过是一个陌生人来马厩下盐的,它是认识孙威的,那就绝不是孙威下的盐。

  伏骏觉得,要是孙威一个聪明人,肯定会让俱乐部的在职员工去下盐,尤其是医疗护理人员,或者是那些会偶尔参与马匹护理杂工,这些人进出马厩,只要理由合理,基本不会被人怀疑。

  以孙威之前在文淮湖待了那么久的时间来看,很难说他在俱乐部有多少同伴,甚至马坤都极有可能是他的同伴。

  毕竟,之前考虑到合金弹头被刺伤,文淮湖就没人发现问题,伏骏心里就怀疑孙威有同伴了。

  当然,马坤有没有帮孙威打掩护,很容易知道,只要去酒店餐厅打听打听就知道了,毕竟,无论是马坤,还是孙威,那些餐厅的员工,不可能不认识这些老同事,他们当时在没在吃饭,吃了多久,一问便知。

  因此,思来想去,伏骏知道,想查明事情真相,以目前的情况,只有通过孙威这个突破口了。

  好在,敌明我暗,有着马语这个利器,恐怕孙威还自以为他的计划天衣无缝,而不自知了!

  可惜,遇到了伏骏,孙威只能现形了。

  只是,孙威现形,以伏骏现在看来,恐怕也只是开始而已,毕竟,他一个普通的马匹护理人员,有什么理由对雇主的头马,这般屡次加害呢?

  除非,孙威的背后,还有更大的势力,驱使他这么做,而再加上孙威可能还有其他被驱使的安插在文淮湖的同伙,伏骏觉得,文淮湖的水,真是越来越深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对伏骏而言,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想想怎么和唐振山解释,逼孙威露出马脚吧!

  想着想着,一股睡意袭来,伏骏又趴在桌子上,补充起了睡眠。

  

举报

作者感言

泉释一切

泉释一切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参加一下新书投资团!   这两天大概进入码字疲惫期了,毕竟十万字了,卡文,要调整下

2019-09-04 16:2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