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马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0、第二个无罚分

大马主 泉释一切 2396 2019.11.05 22:58

  听到解说员的话,顾建中脸色明显有些挂不住。

  想想也是,刚刚还被下属夸慧眼选了顾得贵来白景山,恭维得好不自在,很快就被解说员当头浇了盆凉水,说顾得贵虽然没有罚分,但比赛用时长,成绩并不是太好,这怎么可能让好面子的顾建中感到高兴?

  “这是什么破解说员,有没有解说能力啊?咱们顾得贵跳得那么好,怎么到他嘴里,能力真差!”

  “对!应该向大赛建议,把这个解说员带走。”

  “无罚分跳跃,这么厉害,还要比时间?我就不信,还能有其他人,无罚分跳跃比他还高?”

  ……

  顾建中身边,贬低解说员的声音不绝于耳,他们可不想因为解说员的话,而破坏顾建中的心情,那样最后会遭罪的无疑会是他们。

  当然,他们的话,其实也只是给顾建中留点颜面而已。

  能被比赛请来做现场解说,就算再不懂,但这些解说所了解的运动专业知识,明显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白景山的气氛突然变得诡异,但这也只有白景山的人能感受到,而整个马会场里,所有的注意力,都依旧在场地里集中。

  顾得贵的表演才结束,所有的人都在想着之后有没有人能打败顾得贵,毕竟,这就意味着反转。

  竞技体育里的很多比赛,最大的看点,永远都是反转。

  弱者的一方,击败实力比他强大很多的戏码,无疑非常吸引观众看的。

  会场里,能注意到白景山气氛异常的,其实也就只有白景山的人而已。

  “下面,我们看到的是4号选手明子差进去了比赛场地里。”解说员介绍了明子差的基本情况后,裁判长的示铃,也开始了。

  不过,有顾得贵的珠玉在前,其他的骑手想要超过顾得贵,显然是非常有难度的。

  从4号骑手开始,一连三人,都没能控制住不被罚分,总有失误在比赛中,这样子,别说是想超越顾得贵的成绩了,就是他们想进场地障碍赛的决赛圈,明显可能性都不大。

  一下子,赛场氛围给人感觉,似乎顾得贵要躺拿冠军一样。

  压力,已经完全给了在后面排队,准备进场地比赛的骑手们,要是不能超越或者和顾得贵打平局,那他们无疑连进场地障碍赛的机会都没有,

  直到到了7号骑手韩文杰入场,顾得贵保持的成绩,才被刷新。

  “下面出场的是7号骑手韩文杰,和刚才取得无罚分成绩的1号骑手顾得贵一样,都来自秦省陈仓,这次代表白景山俱乐部出战。而且韩文杰和顾得贵一样,也都是国际马联注册的二星级骑手,是这次参赛选手中少数的几名星级骑手之一,相信有先前顾得贵的精彩表演,韩文杰的表演,想来应该也不会太差的。”

  解说员快速的把韩文杰的背景介绍完后,马会场里,所有的观众耳朵还在消化的话时,裁判长就已经示铃了。

  之后,短短的1分多钟内,在所有观众的注视下,韩文杰也一次性跳完所有障碍杆,并且没有罚分。

  “太完美了!韩文杰也是一个罚分也没有!而且,用时短,1分25.7秒,真的是太精彩了!”在韩文杰无罚分,跳过最后的160公分级别的A级障碍杆后,解说员兴奋的说着结果。

  这一下子,又把气氛诡异的白景山,给点燃起来了。

  “韩文杰这钱花得也不冤枉,我倒是要看看,还有谁能阻挡白景山拿下山阳第一。”顾建中第一个兴奋道,这一刻,他的心情比之先前好的更多。

  果然,国际马联的二星级骑手,完全值得这个价钱。

  兴奋之余,顾建中又向文淮湖的方向看去,人群中,又想找到他想看到的对头的影子。

  可惜,密密麻麻的人头里,根本分不清谁是谁,除非有那种高精度的望远镜或者摄影机,才能看得清。

  不过,看不看得到唐振山也没关系,顾建中可不觉得他请来的顾得贵和韩文杰,会比唐瑶差。

  毕竟,都是国际马联的二星级骑手,那他们在实力上的差距就不大。

  而比赛之前,顾建中也把顾得贵和韩文杰原先骑的国产马给更新换代了,换成了纯血马。

  虽然那两匹纯血马,可能不能和艾丽娜比,但这不是速度赛马,看的是赛马所拥有呢速度和耐力的天赋。

  在极限缩小马匹天赋的场地障碍赛里,很多时候,骑手的技术,却是完全可以抹平赛马之间的差距的。

  顾建中可不信,靠着自己实力,在中国用野路子方法训练,最终成为国际马联注册二星级骑手的顾得贵和韩文杰,会比唐瑶这小丫头片子差。

  在顾建中看来,唐瑶的比赛经验和实力,完全不能和顾得贵、韩文杰相比,现在,他又给顾得贵和韩文杰,鸟枪换炮,把国产马换成纯血马,唐瑶就更不可能赢了。

  此时,文淮湖的看台上,显得异常的安静,顾得贵和韩文杰接连的无罚分成绩,就是连伏骏这个对场地障碍赛不算太懂的人,也觉得危险了。

  这种诡异的气氛,都有点逼得伏骏想要去问问唐振山,对于唐瑶和俱乐部仅次于合金弹头的艾丽娜,他到底有没有准备?

  任谁都知道,在顾得贵和韩文杰,在山阳市马会场里所有观众的注视下,连续取得这样的成绩,要是其它俱乐部没人能找出来抗衡的话,那基本上可以确定在这次资格淘汰赛里,白景山要先压其它俱乐部一头了。

  而如果之后的比赛,白景山再搞出其他的马术高手来的话,文淮湖就算能靠速度赛马挽回声势,但明显在总体实力上,会被很多新的马迷认为不如白景山,从而不愿意来文淮湖,而只去白景山的。

  人就是如此,对于新鲜的东西,只看重成绩结果,才确定要不要接触。

  这一瞬间,伏骏转头往依旧欢呼的白景山看台望去,心里在想,莫非这就是顾建中的后手?要是不能用阴招来取得速度赛马的优势,那就用其他的比赛,来拉大白景山和文淮湖的声望对比吗?

  毫无疑问,这是十分有效的办法,现在摆明着,顾得贵和韩文杰,基本上都能进决赛圈的,除非后面的骑手有高手。

  不过,刚才伏骏问过马坤,知道这次参赛骑手里,也只有八人是国际马联的注册星级骑手,而二星级骑手,也只有四人而已。

  而一星级骑手和二星级骑手在实力上的差距,仅从差一个星级标准,就能看得出来的。

  毕竟,国际马联的星级审核严格,很多人,一辈子都不能从一星级骑手,成为二星级骑手,足可见两者差距。

  伏骏不敢想想,明天的报纸新闻,网络媒体的头条,报道处白景山连续两人无罚分,双双进入决赛圈的话,那会对白景山的声望,提高到什么样的地步?

  不由得,伏骏又看向前方,依旧平静看着比赛场地,除了抚摸拐杖,没有其它动静的唐振山,暗想,这老狐狸难道没看清楚局势?还是他心里真的这么稳,不怕顾建中用大价钱请来的外援?

举报

作者感言

泉释一切

泉释一切

今天一更,心情不太好,被同行作者搞了,毁我后续推荐,编辑让我周五上架,不想多说什么,果然同行相杀,最是眼红。

2019-11-05 22: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