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马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拉近心灵

大马主 泉释一切 2100 2019.08.29 23:51

  伏骏的话,像一根针一样,直刺合金弹头的心房,让它不敢违背。

  灰灰是谁?

  那可是它们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马匹中,有名的话痨加毒舌大嘴巴,一旦有把柄被它知道,要是不答应它的要求,这匹灰马会直接跑遍全俱乐部,把你的事情告诉每一匹马。

  这种先例可不是没有的,很多的马就是因为得罪它,被它一顿大嘴巴操作,给说得好几天都不敢出马厩。

  要不是和它们朝夕相处的马匹护理人员,死命的把他们从马厩里拽出来,它们说不得得一辈子不出来。

  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马群里,话痨灰灰之毒舌,真是无人不识!

  “大佬!我服了你!只要你不把这事情说给灰灰,不让它传遍文淮湖,我就算被这桶水撑死,也要把这桶水喝完!”合金弹头弱弱的嘶鸣一声,而后半趴起来,伸着马头,舔舐着桶里面的清水。

  当然,在合金弹头起身半趴的时候,一直关注它的伏骏,也是注意到合金弹头在活动的时候,全身的肌肉依旧震颤的明显。

  这也是合金弹头不愿意活动的主要原因,除了精神沉郁,眼结膜充血浮肿,大量流泪外,身体上每做一个动作都有难以想象的痛苦感觉,换做是人,也都不愿意多活动的。

  “你回来后,就没有出去活动吗?”伏骏看着合金弹头喝水,明显不是很自在的样子,认真问道。

  “哪里敢出去啊!动一下就浑身难受,那几个护理的马工,硬拽我,我也就出去走几步路,真感觉,这身体都不是我的。”合金弹头有些哀怨的嘶鸣着。

  回想着自己以前重感冒时,走路浑身打颤的样子,伏骏感同身受。

  “没事!有我在,保证让你的病快点好起来。”伏骏拍了拍合金弹头的马头,笑着说道。

  说完之后,伏骏就拿起手里的冰凉喷雾剂,一边对着合金弹头的身体喷洒,一边用手慢慢给他按摩。

  “没事,这点儿痛我能撑得住!只要你不把我的事情告诉灰灰就行了,被它传出去,那可真是灾难!”合金弹头难受的吸了一口水后,对伏骏说道。

  “你还真是怕它啊!”伏骏笑道。

  “俱乐部里,谁不怕那个上不了赛场的话痨?它也就会耍嘴皮子了。”合金弹头恨恨说道。

  “会耍嘴皮子,也是一种能力啊!再说了,灰灰又不是纯血马,你和它较什么劲。”伏骏看着合金弹头对灰灰愤恨的样子,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看来,他刚才临时想得真没错,以合金弹头的高傲性子,一定十分在意它身为文淮湖第一名驹的地位,要是被其它的马把它的倒霉事情传出去,它肯定会怕死,正是因此,伏骏才会那么嚣张的威胁合金弹头,因为他吃定合金弹头了。

  马厩里,伏骏细心的用冰凉喷雾给合金弹头降温,同时给它的身体按摩,让它能在肌肉胆颤中舒服一些。

  “这里还难受吗?”

  “还好!你揉了好多了。”

  “没事,不过是肌肉问题,也不会坏死,忍几天,等体温降下来,我给你继续治疗,就没事了。”

  “好!”

  看着伏骏认真的给自己降温按摩的样子,合金弹头提溜着流着眼泪的眼睛,不由对伏骏的观感更好。

  本来,合金弹头还想感谢伏骏几句,不过话到嘴里,愣是被它憋住了,它这么一个高傲的纯血马,怎么能被伏骏这个屡次欺负它的人类,用这点小手段就收服呢?这不符合它的性格。

  正在顺着马背给合金弹头降温按摩的伏骏,看到合金弹头突然一口气憋住,嘴巴压在水里没出来,心里一惊,以为它呼吸道出了问题。

  毕竟,引发流感的原因很多,其中主要的就是呼吸道出了问题。

  “你没事吧?呼吸困难?赶快起来,你可别做一匹因为流感缺水,最后喝水被淹死的马啊!”伏骏着急的连忙去保住合金弹头的马头。

  合金弹头突然被伏骏抱起,嘴里原本含着的水,顺着消化道,冲进它的胃里,直接就把它给呛住了,喘气都喘不了,配上它不断流泪的红眼睛,简直就像是要死了一样。

  “别死啊!合金弹头!你要振作起来!你可是一匹纯血马,绝不能因为喝水而被淹死!”伏骏先是猛烈的摇了摇合金弹头的马头,确保它的双眼因为晃动而转动。

  待见到合金弹头的眼睛还在转动,这表明它还有意识,连忙把它的马头放在地上,不断地从脖子往下按摩,给它顺平呼吸。

  约莫几十秒后,一直看着喘不上气的合金弹头,突然“噗”的一声,从嘴里吐出一滩水,这才急促喘气的回道:“你就不能想我点好吗?我就是想在水里吐气,玩泡泡,你为啥想我死呢?”

  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合金弹头故意骗伏骏道。

  “谁知道你生病了还在玩儿?你刚才可吓死我了。”见合金弹头无恙,伏骏喘着气,一屁股坐在地上,连马厩里还可能存有合金弹头的排泄物也不管了。

  反正出去之后要换衣服,俱乐部配备的衣服也不少。

  此时伏骏只觉得背后一股凉气才散,刚才要是合金弹头真在他医疗的情况下淹死,他这个马医恐怕就得做到头了,而且还不只如此,唐振山要知道合金弹头没死在急性流感上,死在他的医疗不专业上,还不得告死伏骏,把他赔死吗?

  好在,一切只是一场惊吓。

  不过,这却也把伏骏吓得半死,让他明白,医疗马匹时,必须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力,哪怕他懂得马语,也不能粗心大意。

  一旁,终于缓过气的合金弹头,看着刚才为它担心的伏骏,眼神里,也是有些感动,泪花涌现,连鼻涕也增多了。

  当然,这次骄傲的合金弹头也不用遮掩,因为它的红眼本来就一直流泪的,鼻涕也一样时不时涌出,伏骏自然不会怀疑。

  “下次,你要注意点!”

  回过神冷静下来的伏骏,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摸着合金弹头的马头,看着它,关心道。

  合金弹头听后,也是乖巧的看着伏骏。

  一人,一马,就这样互相看着,似乎,人和马的心灵,突然拉近了一样……

  

举报

作者感言

泉释一切

泉释一切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2019-08-29 23: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