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马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5、同样的人所为

大马主 泉释一切 2098 2019.09.03 23:44

  “谁阴险?”听到伏骏说出对方使用阴险的手段,唐瑶有些好奇道。

  闻言,伏骏回道:“自然是给合金弹头下药的人阴险。”

  “这怎么说?”唐瑶又问道。

  “你想想,假如我们不知道水里有问题,把这么一盆高浓度的盐水溶液给合金弹头喝了,那会有什么后果呢?”伏骏问道。

  “按照你说的,合金弹头因为吃的盐多,饮水过量,造成身材水肿虚胖,同时也会降低它抵抗流感病毒的能力,拖延病情恢复……”

  唐瑶慢慢说着,说到这里,她明显也注意到了问题,有些惊讶的说道:“拖延病情?让合金弹头身材水肿虚胖?这是对方的目的?”

  闻言,伏骏笑着点头道:“我就是这么想的。”

  “不会吧?这也太阴险了。”唐瑶有些不敢确定道。

  “有什么阴险不阴险,对方之前都敢把用卑鄙阴险的手段,在比赛前把合金弹头刺伤,现在喂合金弹头过量的食盐,有什么不可能的呢?”伏骏认真说道。

  “你的意思是前番弄伤合金弹头,致使合金弹头在山阳市马术大赛里跛足惜败的人,就是这次给合金弹头的饮用水里加食盐的人吗?”唐瑶不敢置信道,她也是个聪明的孩子,这几天也知道了合金弹头上次在比赛里跛足的原因,举一反三之下,也是明白了伏骏的意思。

  “确实如此,我就是这么怀疑的。”伏骏点头道。

  “可你怎么判断做这两件事情的人,都是同样的人呢?”唐瑶道

  “原因很简单,因为两者的手段都很阴险,并且可以说是他们的计策完全是天衣无缝。”

  伏骏赞了一句说道:“先说之前合金弹头参加山阳市马术大赛时,如果不是我观察到合金弹头左后腿有伤,恐怕它的跛足,只会被外人以为是赛前训练过度,造成马匹过度劳累,才形成跛足的。”

  听到这里,唐瑶不由自主的插了话道:“你说到这件事情,我就很好奇,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没找到合金弹头跛足的原因,这里面包括在马匹医疗领域有着权威医术的罗伯特教授,而你却是怎么发现的呢?”

  “我说了,你信吗?”伏骏故意这样回了一句道。

  “你先说了,我再考虑信不信你的鬼话。”唐瑶回道。

  “其实很简单,我懂马语,合金弹头叫了几声,告诉我它左后腿受伤了,我才知道的。”伏骏又故意道。

  “你以为我信吗?伏骏,你给我老实说,你怎么知道合金弹头左后腿有伤的。”唐瑶根本不信伏骏的话,又一次厉声问道。

  “好!好!好!我说!我说!我从小看东西眼力就好,再小的东西,我都能发现,那天在马厩里面试,我看到合金弹头的第一眼,就看到它左后腿上的那道伤疤了。虽然那道伤疤很浅很小,一般人几乎看不到,可我还是看到了。”伏骏摇头说道。

  “这还差不多,伏骏,虽然你有些能力,但我劝你,说慌的时候长点心,还想骗本小姐我,你真是不知害怕为何物!”唐瑶拍了拍伏骏,一脸伏骏不过如此,别和她装伏骏是老实人的神情。

  “好的!好的!我会长心的。”伏骏有些哭笑不得的回道。

  说实话,其实刚才说出实情,不过是伏骏考虑到两人现在的环境,故意试探着说得,为的就是看看唐瑶知道这事情的反应,从而为他以后到底说不说实话做准备。

  谁知道,这笨女人,连伏骏说真话都没听出来,还认为伏骏是在忽悠她,不由得,伏骏真觉得唐瑶真是笨得可以,或许她的聪明才智都用到骑马上面去了。

  不过,这样也好,以唐瑶这种对他恨意十足的人,都觉得他说他会马语,都被认为说慌的话,以后假如他说漏嘴这事情,应该都不会被人当真才是,伏骏心里如此想着。

  见伏骏服软,承认撒谎,唐瑶心满意足的继续问道:“你继续说,你怎么判断合金弹头被刺伤和下药,都是同样的人下手的。”

  “好的!”伏骏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刺伤马腿,让马形成跛足,并且单靠中国如今的马匹医疗技术,很难查到那种精密的伤口,这是对方敢如此施为的倚仗,就是料定了一般人查不出病因,才这么干的,只可惜,对方遇到了我!”

  伏骏话里,悄悄的显摆了一下他,很快就惹得唐瑶一阵白眼。

  “瞧把你给能的,不过就是眼神比一般人好使些而已,需要这么嘚瑟吗?”唐瑶问道。

  笑了笑,伏骏没立即接唐瑶这话,只是心里面,暗骂了句:笨女人,也不想想,只有专业精密的仪器才能查到的伤口,我怎么能轻易看出来?难道我的眼睛是精密仪器不成?

  唐瑶看伏骏这次有没接她的话,十分高兴的说道:“你这人怎么回事?我没叫你停下来,你怎么就不说了呢?我还等着知道你怎么判断合金弹头被刺伤和下药是同样的人做的了!”

  “是!是!我继续说。”伏骏应道:“通过合金弹头被刺伤,我们就可以知道,做这件事情的人,一定是经过非常精密的计划才这么做的,为的就是让你以为合金弹头跛足输了比赛,是自然原因,不是人为因素。”

  “可见,对方是早就预料到既可以害合金弹头,又可以隐藏自己,不被发现。”

  “同理,这次合金弹头被人下了过量的盐,其实也就是想让合金弹头的病情加重,上不了比赛。当然,要是它病情正好好了,又上了比赛,可合金弹头早就因为饮水过量,造成身材水肿虚胖,这自然会影响它的比赛成绩。”

  “可以说,这是对方加了双重保险的策略,为了就是不让合金弹头参赛或者取得名次。”

  “同时,也因为合金弹头只是吃盐多,我们查也很难查出它的病因,就是查出食盐是主要的原因,可是合金弹头能吃到盐的途径太多了,我们根本查不到幕后黑手,而对方就这么既害了合金弹头,又隐藏了自己,这完全和合金弹头被刺的保护他自己的手段,十分类似,阴险得很,只可惜对方遇到了我,所以我怀疑这两件事情,都是同样的人所为。”伏骏认真而又得意的说道。

  

举报

作者感言

泉释一切

泉释一切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参加一下新书投资团!

2019-09-03 23:4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