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马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8、孙威

大马主 泉释一切 2063 2019.09.05 17:11

  山阳市的一所单身公寓里,孙威正被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训斥。

  自从被文淮湖马术俱乐部裁员后,没有员工酒店福利居住的孙威,只能出来自己租了一所公寓。

  本来,作为专业马匹护理人员的孙威,他的收入是不低的,已过而立之年的孙威,要是善于理财,没有恶习,把他的工资存起来的话,早就可以买房结婚,成家立业了。

  只是,因为年轻时候好赌,孙威不仅没什么存款,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至今还是孤身一人,要不是前段时间接了一个不能说的活,背叛了文淮湖和唐振山,孙威也根本还不清他以前欠下的负债了。

  然而,还了债,孙威也没想到唐振山会一刀切似得把原本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医疗护理人员,全部裁员,即使孙威自以为他做的天衣无缝,无人知晓。

  这也就意味着孙威日后,除了身上那笔刚领到的能够维持一段时间的遣散费外,找不到下一份工作,就没有任何收入了。

  所以,为了不再穷困潦倒,有过背叛经历的孙威,在原本让他刺伤合金弹头的人再次找到他,提出让他想办法让合金弹头最好不能参加全运会的资格选拔赛的交易,并且保证成功后有重谢,孙威就答应了。

  前番去文淮湖领遣散费的时候,正是孙威选择去对付合金弹头的时间,毕竟作为一名刚刚被裁员遣散的员工,要是没理由的除随便回到文淮湖,一定会非常引人关注的。

  本来心里就有鬼的孙威,自然不愿意被人一直关注,要不是有他必须要回文淮湖办的事情,甚至于孙威他连文淮湖都不想再回来了。

  “孙威,你怎么办的事情?当时信誓旦旦的告诉我,合金弹头肯定会因为病情加重,参加不了全运会的资格赛,现在呢?文淮湖上下都在说合金弹头病情快好了,参加全运会的资格赛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你说你怎么办的事情!真是蠢货……”穿黑色西服的人,坐在沙发上,大声训斥着孙威。

  这人叫张彪,说话和他的名字一样狂,可孙威却不敢反驳什么,实在是现在没工作的他,太依赖张彪和他背后的金主了。

  想到因为他的一时贪念,害得他和其他文淮湖的马匹医疗护理员工都被辞退,孙威心里也后悔得很。

  别看孙威平日里自大,爱发脾气,但他他也不是无情无义的人,自然不会无视那些因为他而失去工作的人。

  特别是他们有的人还是家里的顶梁柱,失去了工作,看着丰厚的遣散费,无疑只能维持一段时间的开支,要是在此期间没找到工作的话,孙威昔日同事们的家庭生活,都明显要非常困难了。

  虽然这些同事里,也有人和他一样,因为贪念而罪有应得,但大多数人明显不该有这种结果,孙威每每想到这里,都非常后悔。

  只可惜,孙威已经走到这一步,回不了头了,甚至于,他也要为他自己的未来发愁,以前在文淮湖虽然有外面的巨额债务头疼,但有着高额薪水的工作,他慢慢还钱,总有还完的一天。

  现在,债务是还完了,工作却失去了,即使他还可以去其他俱乐部应聘,但工资待遇却很难说有没有文淮湖那么高了,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应聘上去。

  毕竟,马匹护理人员可不像医疗人员那么紧缺,医疗人员是需要专业的知识储备学习成长的,但护理人员,哪怕是野路子来的马工,只要接受专业指导,规范护理习惯,并且考了专业证书,那都是可以和孙威竞聘的。

  打个比方来说,马匹医疗和护理之间,就像工程师和技工的区别,专业的工程师难寻,优秀的技工却很多。

  孙威要是想和其他护理人员竞争职业,唯一的优势就是他的年龄和经验。

  然而,对于普通的马匹护理人员而言,这两者明显不是非常重要,因为时间充裕,年轻人经过大量经验的积累,肯定会赶上老人,

  况且,这两者还不如一个门路有用,就像他当时来文淮湖竞争,也是靠了同乡大哥马坤在俱乐部说情,才顺利击败其他竞争对手,留在文淮湖的。

  因此,对于背叛文淮湖一事,为了他一时的利益,放弃长远的未来,孙威一直很后悔的,要是让他回到当初,他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好在,这次张彪背后的金主答应,要是合金弹头的事情办的好,他就能去金主的俱乐部再找一份马匹护理的工作,因此孙威为了自己只能继续背叛文淮湖了。

  生活,总是在逼一个又一个人,做出一个又一个他们不愿意做的选择。

  公寓里,等张彪骂完,一直思考这事情的孙威才说道:“彪哥,咱们消消气,外面的传言也不能都信,我就想知道,合金弹头要好了,这是你亲眼所见吗?”

  张彪被这么一问,有些不知所措道:“整个文淮湖都这么说的,就是唐振山自己也对文淮湖上下的人保证过了,合金弹头必然参加全运会的资格赛,那老家伙应该不会做这种自食其言的事情吧?”

  “唐振山确实为人古板,有些书生气,讲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只是,彪哥别忘了,他也是个商人,以我在文淮湖这么多年对他的认识来看,他因为合金弹头说慌,自食其言,也并非不可能,毕竟,逐利是商人的本质。现在文淮湖上下因为合金弹头的事情人心不稳,唐振山用一些假消息来振奋安稳人心,而这点自食其言的羽翼,唐振山不爱惜也有可能的。”孙威仔细思考道,他平日自大也是有自大的资本的,否则,以他的脾气,早在俱乐部里吃大亏了。

  闻言,张彪想了想,也有些认同道:“你是说这是文淮湖和唐振山那老头,故意再向外面放烟雾弹不成?”

  “我是有点这么想的。”孙威道。

  “可恶,这老家伙,心计这么深,差点上他的当了!”张彪拍了拍桌子,发怒道。

  “不一定,这事情还说不准了,我也只是猜猜而已。”孙威皱眉说道。

  

举报

作者感言

泉释一切

泉释一切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参加一下新书投资团!

2019-09-05 17: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