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马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2、你要是马,我给你生小马!

大马主 泉释一切 2086 2019.09.18 23:57

  合住马厩里,李超背后的灰马依旧嘶鸣着,对于李超的大骂,它更是疯狂,眼神里就差要把李超吃了一样。

  不过,有马厩有专门设计的保护围栏,任那灰马再怎么发怒,撞击围栏,想要给李超一点儿教训,都被那坚固结实的围栏给挡住了。

  “果然是匹臭马!还笨得可以,撞围栏,你撞得了吗?倒霉!不仅被孙威那家伙吃得死死的,连你这匹臭马还敢惹老子,呸!”李超恨恨的啐了一句,而后还“嘭”的一声踢了围栏,就转身离开了。

  或许,就是李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匹灰马,会对他这么仇视吧!

  出了这座合住马厩门,李超先是四处快速看了一眼,见没什么异常,这才离开。

  随着李超的身影,在阳光的照射下,越来越拉长后,在靠近这处合作马厩的另一处有六匹马合住的马厩里,伏骏慢慢推开了马厩门出来了。

  事实上,李超刚才在马厩里怒骂灰马的时候,伏骏就找到他了,不过因为不想被李超发现他,所以一直在避开他的视线。

  原本,李超进了弯弯绕绕的马厩建筑区后,伏骏一个人找他还很费事,毕竟,马厩太多,李超只要进了其中一间躲起来,一般人也猜不到李超在哪里。

  不过,多亏这马厩建筑去内外都是马,伏骏只需要问一问附近的马匹,很快也就知道李超的位置了。

  找到李超后,就听到李超在骂马,伏骏不想让李超发现他,所以就在那间马厩外面监视李超。

  在李超走后,伏骏就进入李超刚才所在的马厩。

  说实话,因为当初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马匹护理人员被唐振山裁了后,没有立即招新,伏骏因为韩天麟的缘故,多做了护理整个俱乐部马匹的活后,对俱乐部的马厩其实都有些熟悉。

  可巧了,李超进的那间马厩,伏骏印象很大,因为里面有匹灰马正是他的熟马,文淮湖马术俱乐部马匹里著名的话痨马——灰灰。

  “伏骏,你怎么来了?”喘着粗气的灰灰,见到伏骏后,一脸惊讶道。

  刚才它对李超嘶鸣,并且还要撞围栏,消耗了灰灰不少力气,到现在还没恢复,所以灰灰嘶鸣说话,依旧喘得有些厉害。

  “我来这里当然不是为了来看你,我在跟着刚才进来的那个安保。”伏骏没和灰灰多废话,唠唠家常什么,因为他知道和这话痨马说起来,肯定聊得没完,所以直接进入正题道。

  “李超?”灰灰喘着气问道。

  “嗯?你认识那家伙?”伏骏先是诧异的挑了挑眉道,不过很快他又觉得理所应当。

  作为俱乐部有名的话痨马,灰灰也是个包打听,八卦高手,别的马认识李超或者其他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也许很稀奇,但如果是灰灰认识的话,倒不会让人觉得太意外。

  “刚认识不久!”灰灰很是气愤的回了一句。

  “才刚认识不久吗?”伏骏又诧异念叨了一句,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笑着问道:“你不会就是李超刚刚说的那匹臭马吧?”

  “呸!谁臭?只有那个坏蛋臭才对!”灰灰大怒道。

  “坏蛋?具体什么事情,你给我说说。”伏骏听出了灰灰话里的意思,暗想肯定是刚才李超和人打电话里,透露了什么,被灰灰听到了。

  “你来应该是想知道李超和什么人一起害合金弹头吧?刚才李超在电话里,可是提到你了。”灰灰很是聪明的问道。

  “嗯!”伏骏点了点头道:“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可以!不过你得带我出去溜溜,我今天还没跑尽兴了。”灰灰一脸狡诈道。

  “……”伏骏没想到灰灰会在这时候提条件,他自然知道灰灰的企图,除了想多出去走走运动外,还想着伏骏给它刷身体了。

  毕竟,伏骏总不可能带灰灰活动之后,不给它刷身体吧?

  作为一个合格的运动马医,他绝不会让马匹不进行这些运动后的恢复措施,灰灰正是吃定这一点,才会让伏骏这么做的。

  碍于知道事情经过,伏骏还是忍着点头同意道:“好!我现在打个电话告诉看护人员,就带你出去!”

  听了这话,灰灰笑着嘶鸣道:“还是你够意思,难怪你听能听得懂我们说话。”

  “……”伏骏又是一阵无语,对马够意思,和听得懂马说话,这两者能有什么联系?

  也不知道灰灰这话痨马的脑回路是怎么形成的?

  不过,貌似生活里的每一个话痨的人,都会有些让人琢磨不透的言语吧?

  可能,这就是话痨的特质吧?

  伏骏这般想着,手也没停,播打了新到位的马匹看护人员的电话,这是他们上岗后,伏骏每天来给马匹做身体测试时,和那些人见面留的。

  把灰灰所在的马厩和它的编号告知对方,伏骏说带灰灰去做检查,用这个理由很容易就把灰灰带出马厩了。

  要是不打招呼,私自把灰灰带出去,其他检查马厩马匹的看护人员,要是发现灰灰不见的话,肯定要上报,到时候要是引起俱乐部全体出动找马的乱子,那可就不好了。

  “也带我去跑一圈!”

  “我也要溜!”

  “李超的电话我也听到的!”

  ……

  期间,在伏骏打电话时候,马厩里的其它和灰灰住在一起的三匹马,也是跟着叫唤嘶鸣,要伏骏带它们出去,它们也听到了李超的话。

  眼看着灰灰能让伏骏带它们再出去溜溜,它们也是眼热得很,毕竟,它们今天也没溜够。

  有群体的地方,就有江湖,马的江湖除了没有金钱这东西,但一样有物质生活,吃喝、运动和洗澡,就是它们的全部。

  “看来!你们今天都没跑够啊!”伏骏听了它们的话,自然也猜出它们今天的生活状况了。

  想了想,伏骏觉得灰灰虽然听到李超的电话,但也不能保证它能记得全,有其它的马佐证的话,那应该更能知道李超所打的电话的具体情况。

  “那好吧!等我溜完灰灰,再来带你们!”伏骏答应道。

  换来的,当然是其它三匹马的欢呼。

  “噢耶!你可真好!”

  “真是大好人!”

  “你要是马,我给你生小马!”

  ……

  

举报

作者感言

泉释一切

泉释一切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打赏!   喜欢本书的书友,给本书来个投资吧!   今天家里有事情,只能一更了!

2019-09-18 23: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