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马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没人来救你

大马主 泉释一切 2097 2019.08.28 23:14

  却说伏骏和韩天麟被罗伯特安排了任务后,就连忙出了医疗部,准备治疗合金弹头。

  当然,因为罗伯特分配的任务,韩天麟这家伙刚才再一次被伏骏修理了一番,以他小心眼的脾气,自然还是想报复一番伏骏了。

  因此,韩天麟又以他正式马医助理的名义,指挥着伏骏这个实习马医助理去医疗和照顾合金弹头,而他,自然是去配药去了。

  对比,伏骏一眼看穿了韩天麟报复的心理,谁不知道配药这活容易,寸步不离的照顾马匹会很费劲,韩天麟这是故意把累活给伏骏,自己找了个轻松的活计偷懒而已。

  接连把韩天麟修理过后,伏骏其实已经看透了韩天麟,根本不忌惮韩天麟的背景和资历了,他知道,罗伯特在处理事情上也是比较公正的。

  只是罗伯特会在韩天麟这个学生犯了确凿错误后,才会为他开后门求情而已。

  伏骏现在就算不服韩天麟的调派,罗伯特知道后,也不会对他如何,本来配药和照顾合金弹头的任务,他的安排就是让两人自由分配而已,要是两人起了争执,他也没有理由去责怪谁。

  不过,这一次,伏骏并没有拒绝韩天麟让他干重活的机会。

  配药这种事情,根本没多少技术难度,韩天麟要做就让他做去,对于伏骏而言,现在能多一些面对面治疗马匹的机会,明显比配药强,虽然这会很累,但想要成为一个好的马医,这都是他必须要有的路。

  现在不积累经验,以后随俱乐部参加比赛,要是遇到马匹伤病,第一时间想不好对策,那可怎么办?

  要知道,这些专业比赛的治疗经历,对于伏骏以后想成为国际马联的官方认证的马兽医,那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可以决定他在国际马联中的马兽医评级。

  因此,有这种锻炼自己的机会,伏骏是不会放弃的,至于韩天麟要偷懒,那就偷懒去吧。

  说不得韩天麟根本不在乎这次治疗,想想也是,以韩天麟身为罗伯特学生的身份,在国外,他随罗伯特参与的顶级赛事的马匹医疗经历,肯定不少,自然不会看重合金弹头这种国内的病马了。

  到了马厩里,一股浓烈刺鼻的呛人味道传入伏骏鼻中,即使带着一次性的消毒口罩,伏骏也有些难受。

  这是他们医疗组在发现合金弹头有急性流感的病症后,就让马工对俱乐部所有地方消毒的结果。

  至于他们这么做的原因,除了彻底灭绝合金弹头身边的病菌以外,也是为了防止合金弹头将急性流感,传染给俱乐部其它马匹。

  要是那样的话,就算急性流感很难让马致死,但大量的马匹因为得了流感不能运动,这无疑破坏了俱乐部的正常运转,带来的损失无可估量。

  人类得了急性流感,预防不好的话,也能短时间内传染很多人,更何况是马。

  马流行性感冒,简称马流感,是由马流感病毒引起的一种急性传染性疾病,多呈暴发性流行,发病率高而死亡率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将其列为B类疫病,就可看出其对马匹造成的危害,养马的人如果有马匹得了马流感,那都要引起高度重视才行。

  普通的马流感传染发病就跟厉害了,更何况是急性流感,一旦流行,那可比普通马流感更具有爆发性和急促性,说它可以短时间内让文淮湖马术俱乐部里的所有马都患病,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对于流感病菌的杀毒,对于马流感的预防,在查出合金弹头得了急性马流感后,俱乐部就全力准备杀毒和预防了。

  马厩里用来杀毒的溶液,是调制的2%的苛性钠热溶液,简单来说就是2%的氢氧化钠热溶液。

  马工定时定点在俱乐部所有地方喷洒这种杀毒溶液,所以,伏骏就算想在马厩里,等到氢氧化钠挥发到无味,不想再问到那刺鼻气味也不可能。

  走到合金弹头面前时,这匹病马正趴在地上,耷拉着脑袋,不时用蹄子在地上摩擦,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我说,你这病马,不就是生病而已,至于这么萎靡不振吗?”伏骏见合金弹头的样子,明显笑了,这还是记忆里的那头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头马吗?

  “别打扰我,我是个病马,需要休息,你走开!”合金弹头的马眼溜溜的转了一下,瞧着伏骏,用微弱的声音嘶鸣道。

  从它的声音里,很明显感觉到合金弹头真的很衰弱了,只是,这马到了这步田地,依旧这么傲娇,这让伏骏很不爽,敢情他这个马医忍受着刺鼻味道来救它,却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不被领情?

  “行!你要我走?我就走?你以为你是谁啊?既然这么想休息,不想治病,那你就好好休息吧!别以为我走了还会有其它马医给你治病,我现在专门负责给你治病,只要我和医疗组谎报你的治疗进度,你就是死了,也见不到其他马医来,到时候不管你如何难受或者死亡,都没人来救你!”

  伏骏明显不是怕怼的,合金弹头傲娇,他这个马匹之友更任性,可不会舔着脸来求一匹病马,让他给它治病。

  说完之后,伏骏便转身,作势离开。

  这下子,合金弹头却是急了,它本来就在生病,要是给它治病的马医走了,让它自己扛病,它哪里扛得起来。

  “等等!等等!你别走啊!刚才我是开玩笑的啦,毕竟只有你听懂我说话,而且我知道你的医术高明,求你赶快给我治病吧!”不知道俱乐部医疗组具体情况的合金弹头,被伏骏带着忽悠成分的威胁后,连忙向伏骏低头,求伏骏治病。

  “你这病马,生病了还这么胡闹,看来病情不严重啊!”伏骏故意开玩笑道。

  “哪里不严重?我浑身难受!”

  “来!好好趴着,我先给你做一些基础检查。”伏骏说着,同时从他带的医疗工具箱里拿出体温计,准备给你测体温。

  为马治病,那是伏骏的本职工作,他可不会真的抛下合金弹头不管,而且说来,刚才合金弹头和他的对话,也让伏骏明白,合金弹头的精神是好的,病情不是非常难办。

  本来,按理来说,伏骏应该带合金弹头去文淮湖的开阔马场测马温的,因为那样能让它保持安静,不过,合金弹头得了蹄叶炎,肯定不能随便走动,所以只能从简,在马厩测量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泉释一切

泉释一切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2019-08-28 23: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