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马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7、放心,有我了

大马主 泉释一切 2271 2019.10.24 23:51

  老板们之间的对话博弈,显然不是其他打工的人,能轻易插得上话的。

  文淮湖马术俱乐部里跟来的工作人员,包括伏骏,都没敢在这时候去加入唐振山和顾建中之间的谈话。

  当然,在场的人里,也有例外的,根本就不怕加入两人的言语对弈。

  这个人就是唐瑶,作为不骑马就要继承俱乐部家产的骑手,未来整个俱乐部都是她的,在父亲唐振山面前,给唐振山争面子,怼他的商业对手,自然很正常。

  “这位就是喜欢在背后偷偷摸摸玩阴的顾总吧?和我想的可大不一样。”唐瑶背着双手,突然出现在顾建中和唐振山面前道。

  “唐小姐,我怎么和你想的不一样呢?”顾建中见唐瑶说他喜欢玩阴的,皱着眉头,带有一丝愠怒道。

  在顾建中看来,无论用什么方式,获得成功,那都是正常的成功手段而已,没什么阴不阴的。

  至于顾建中认识唐瑶,而唐瑶不认识顾建中,也是因为两人确实是第一次见面,就是唐振山,顾建中投资马业这些年来,其实也就是在一些山阳市马业相关的会议上,见过而已。

  而顾建中之所以一眼就认出唐瑶,也是因为对于唐振山,顾建中早就把他看做对手,并且把唐振山相关的资料,都派人详细查了,唐瑶这个唐振山的独女,未来文淮湖的接班人,顾建中自然不会不知道。

  做生意这么多年,顾建中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在竞争之前,他都会把对手的底细查个干净,这也是他做生意能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

  “原本我以为能干出背后阴人的事情的人,应该长的是一副恶毒脸,眯着小眼睛,说话gay里gay气的像个太监一样的小人才是,没想到竟然是顾总这样的浓眉大眼的周正人,实在是让人意想不到,这实在是给那些周正人抹黑啊!”唐瑶一脸惊讶的说道,看她的样子,仿佛是真的对顾建中的样子感到十分惊讶一样。

  而一旁坐看老总们斗法的文淮湖员工们,听到唐瑶这话,也都不合时宜的笑了起来,就是唐振山也是跟着摇头笑了,实在是唐瑶的这波黑顾建中,黑得是大快人心。

  “gay 里gay 气……”顾建中一副黑脸模样的说道。

  对于这个词,别看顾建中年龄大,但却是知道那是什么意思,自然让顾建中跟生气,这可是让他大失颜面。

  “唐小姐,你也是一个职业的马术骑手,如此侮辱不尊重别人,你配得起马术这项贵族运动吗?”顾建中驳斥道。

  “我是骑手又怎么了?马术虽然是一项贵族运动,但这也没代表说贵族就必须要尊重别人吧?古往今来,无论中外,不尊重别人的贵族,可多了去了,更可况,对于背后阴人的小人来说,与他们讲尊重,那是对尊重最大的讽刺。”唐瑶又道。

  “你……你……唐小姐,没想到你如此牙尖嘴利,我倒是要看看,这次资格淘汰赛过后,你还能不能再这么说话,别到时候和文淮湖一样,落得个彻底失败的下场!”顾建中被唐瑶这么一说,气得也不知道该怎么驳斥唐瑶了,本来他都想骂人了,但碍于如今的身份,骂人太掉价,只能对唐瑶撂下狠话。

  “那就到时候看吧,我相信实力决定一切,搞下三滥手段的人,永远也不可能获胜。”唐瑶也跟着说了句狠话,只是话语里,依旧透露着浓浓的嘲讽意味,让顾建中很不舒服。

  “哼!等着瞧!”顾建中愤怒的说了话后,接着对身边的保镖说道:“走!别在这里,晦气得很!”

  说完之后,顾建中便带着保镖离开了,显然,唐瑶的话,他没法接。

  一直看着唐瑶对怼顾建中的唐振山,见顾建中离开后,并没有对唐瑶刚才不礼貌的对话多什么,而是转身,便拄着拐杖,往文淮湖参赛员工休息的地方走去。

  往常来说,要是见到唐瑶这么没教养的怼人,古板的唐振山早就怒了,肯定要好好批评唐瑶,只是,这一次,他没有批评,因为顾建中做的小人之事,让他觉得唐瑶怼他,怼得很对。

  唐瑶见唐振山离开,也是快步跟了上去,她还想扶一扶唐振山,不过却被唐振山推开了。

  这个把文淮湖从一块普通的跑马场,扩张成现在规模的男人,在马会场里,要像一个骑士一样,独自勇敢的行走,唐瑶无法,只能在后面跟着。

  众人见此,也是一齐跟上。

  路上,大概是唐瑶心里有话,想找人倾诉,本来最好的人选,应该是唐振山,可是唐振山因为刚才和顾建中的对话,心情不是很好,所以看了一遍团队,不知怎么的,唐瑶竟然慢慢走到伏骏身边,和伏骏说起话来。

  “伏骏,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你说这次比赛,我们能不能赢?”别看刚才唐瑶怼起顾建中来,好像完全不在乎顾建中说的一样,其实心里面,唐瑶也是非常在乎的。

  她不是一个不问世事的白富美,对于唐振山这么多年如何把文淮湖经营到这一步,唐瑶也是耳濡目染,深有体会,她也知道顾建中说的很对,这一次要是白景山再击败文淮湖,那以后相当的一段时间里,文淮湖明显在山阳市里,都要被白景山压着。

  唐瑶明白,唐振山也正是因此,才会没有什么心情和她说话,甚至都不要唐瑶搀扶。

  要知道,随着这些年唐瑶在英国,父母两人见面少,唐振山每次对唐瑶扶他,都是开心得很了。

  “放心吧!我们俱乐部的硬实力在这里,绝对能赢得过顾建中的。”伏骏看了眼唐瑶,想到刚才她怼顾建中的勇敢样子,有些触动的真诚说道。

  “别骗我了,我们赢不过,那就赢不过,毕竟在竞技体育里,像顾建中这样钱多的人,往死里砸钱,我们确实比不了。”唐瑶摇了摇头感慨道,显然,她有些不相信伏骏的话。

  “我说得是真的,我们赢得过。”伏骏又道。

  “你就是再说,我还是不信。”

  “那你要我怎么样说,你才信呢?竞技体育又不是砸钱就一定行?我可不信唐总辛苦经营这么多年,能被顾建中这暴发户轻易击败。”

  “你这么说的话,我信了。”

  “……”

  “只是,我还是担心,顾建中会在比赛里搞阴招,那样的话,能不能赢就难说了。”唐瑶有些后怕道。

  “放心,有我了,我不会让顾建中伤害我们俱乐部的马的。”伏骏安慰道。

  虽然伏骏话说得简单,甚至让人觉得不靠谱,但唐瑶这一刻,却不知怎么的,无比的信任他。

  大概是因为伏骏最后那句话,说得很坚定,又让唐瑶觉得安心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