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大马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水土不服

大马主 泉释一切 2743 2019.08.14 08:00

  被伏骏摸了头后,艾丽娜缓缓的摇了摇头,似乎很享受这种抚摸,然后喷了个响鼻,又是一阵嘶鸣。

  “你才有病呢?我只是感觉身体难受,就想做一些其他事情,来让我自己感觉好受一些。”

  这是艾丽娜的回话,但却让伏骏有些不解,到底艾丽娜的身体怎么了,要做这种形似自残的事情呢?

  伏骏继续摸着艾丽娜的头说道:“你的身体难受到什么程度呢?我可没见过马会因为身体难受,而选择自残。”

  “咦?你能听到我的话?我和瑶瑶说了那么多次,她都不明白。”艾丽娜拉长了响鼻,惊疑道。

  “勉强可以!”伏骏耸了耸肩道。

  “可是……我不想告诉你!”艾丽娜又是嘶鸣一声,像是贵族少女一样,傲娇道。

  “不告诉我?”伏骏挑挑眉道。

  “嗯呐!”

  “那就别怪我摸你马头了!”

  说完,伏骏就双手来回折腾艾丽娜的头,把它头上的刷的顺滑的毛发弄乱。

  马儿都喜欢顺滑的毛发,这不仅仅是因为顺滑的毛发会让它们更好看,更是因为这让他们更舒服。

  因为厚厚的鬃毛里常常会夹杂着很多灰尘、泥土、蚊虫等,这就很容易导致马儿染上各种皮肤病,所以习惯于受到细心照顾,每天把毛发刷干净顺滑的马匹,毛发被弄乱的话,那会让她感到很难受。

  艾丽娜就是如此,伏骏弄乱它的毛发,它就有些焦躁不安了,显然很难受,更何况本身它回国后的情绪就不对了,那就更难受了。

  当下,为了好受一些,艾丽娜给伏骏求饶了。

  只听到一声悲鸣,艾丽娜说道:“求你了!别再乱摸我的毛发了!只要你不再弄乱我的毛发,我就告诉你。”

  伏骏笑着停下了恶作剧道:“老实告诉我,不然我继续摸你马头。”

  “好的!这得从上个星期说起,那时我和瑶瑶刚从英国来到这里,我就感觉浑身不自在,吃东西吃得不香,睡也睡不好,就想找点事情,寻求一点儿刺激,而走水泥路,把脚掌磨得疼疼的感觉,就好舒服!”

  “……”

  伏骏听后无语,暗道这马绝对心理有问题,不自在就像找虐,肯定是个受虐狂。

  马走水泥路,这不就和人走指压板一样,让脚受罪?

  正常人谁愿意走指压板,也就一帮天天瞎几把跑的男女,会走指压板。

  当然,作为一个运动马兽医,伏骏清楚,艾丽娜之所以找虐,那一定是有原因的。

  想着艾丽娜是从英国回来后,就出现这种症状,伏骏十分怀疑它是出现严重的水土不服了。

  “你好厉害哦!竟然可以摸艾丽娜!”没过多久,伏骏身边,那女孩十分惊讶的大喊道。

  “安丽娜一直很高傲是吧?”伏骏回道。

  “嗯!它之前在英国的时候,一般人它是根本不给对方碰的。”那女孩很认真的点头道。

  “很正常!依我看,艾丽娜之前肯定得过不少荣誉,她又是母马中少有的好马体格,有些脾气也是应该的。”伏骏回道。

  “所以咯,刚才你能摸艾丽娜,可是吓了我一大跳,生怕艾丽娜攻击你。”女孩说着时候,还在拍着她的心脏位置,显然艾丽娜曾经对陌生人做过很可怕的事情,

  刚才这女孩在伏骏摸艾丽娜的马头和艾丽娜谈话时候,可是一直担心艾丽娜会不配合了。

  毕竟,作为艾丽娜的马主,她可是十分清楚她的马有多么的桀骜不驯,脾气上来,那是非常可怕的,在英国的时候,可是有好多杰出的马医拿艾丽娜没办法。

  至于伏骏刚才和艾丽娜对话的样子,她也见怪不怪,她见过不少马医治马,都会用语言引导,然而观察马的行为,判断病因。

  所以对于伏骏能和马说话,她并不奇怪,反正她心里清楚这只是马医和马建立联系的方式。

  只是马医可听不懂马语,而伏骏却可以能听懂,这却是她不知道的,而这也是伏骏在和艾丽娜说话时,也不怕她在身边的原因。

  终究,看到了,她也最多只当这是一种治疗手段,这也是许多马医,寻找马匹病因的故意和马对话的套路,不然外界怎么称呼他们叫“马语者”呢?

  至于这些马语者,是不是真懂马匹的意思,那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了。

  看着艾丽娜的样子,结合她说的情况,伏骏想到了一种马匹常见的可能。

  “你刚才说艾丽娜刚从英国过来,那它怎么运来的?”伏骏问道。

  “空运!”

  “这就难怪了!”

  “怎么了?难怪什么?”女孩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也没什么,我的意思是艾丽娜的病是正常的,你回去之后带它在俱乐部的草地转转就行,其他时间,就让它自己在马厩里面待着,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不过也要认真看护,防止她得其它病。”伏骏回道。

  “是真的吗?只要带艾丽娜在草地上转转就好了吗?”那女孩回道。

  “嗯!你回去试试就行了。”伏骏点头道。

  “骗子!回去之后,要是艾丽娜还不好,那我怎么找你?”

  “为什么找我?我又不是它的专职马医?而且我怎么又成了骗子,艾丽娜的病,你直接问它的马医,回国后怎么照顾艾丽娜的就该明白了。”

  “找不了了,自从合金弹头因为跛足输了比赛,俱乐部里原本的马匹护理人员就被裁员了,这几天俱乐部都在忙着招新的马匹护理人员,也没有马医跟踪照顾艾丽娜它们,只有马工定时性的喂它们吃东西,给他们清洗身体而已。”女孩回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艾丽娜这么简单的病,文淮湖这么大的俱乐部,竟然没人去治。”伏骏说道。

  心里面,伏骏也算是明白为什么原本没有招新计划的文淮湖俱乐部,突然发出招新公告,招马匹护理人员了,原来是突然裁员了。

  本来这一次,伏骏是根本没机会来文淮湖的,要不是在网上看到那份公告,说不得他也得和那帮同学一样,去找个新开的马术俱乐部谋生了,毕竟,这些老牌马术俱乐部的配置人员,都是精挑细选成立的,一般没有特别的机会,是很难进去的。

  也不知道这次文淮湖裁员,是不是和合金弹头的腿被人为弄伤有关,伏骏心中这么想着。

  心里想着求职的事情,伏骏也不想在艾丽娜身上多拖延时间,简略的对那女孩道:“艾丽娜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是严重的水土不服而已,让她多休息,多在咱们中国的草地上走走,很快就能适应的。”

  “水土不服?”女孩眨巴着眼睛,不明所以,似乎有些不信。

  “嗯!最近英国和国内天气温度差很多,你们又是空运把艾丽娜接来的,它一时间很难习惯,就和人出国,要倒时差习惯适应环境一样,它也需要时间习惯。”伏骏回道。

  “那艾丽娜很快就会好的吧?”

  “不一定,马和人一样,体质不同,适应环境能力也不同,时间有长有短。而且,国内喂养马匹的草料,和英国也不同,正常人面对衣食住行的变化,都可能需要长时间的适应更何况是马匹,所以,最近艾丽娜出现很多不正常的反应,都很正常,因为它在寻求一种让它开心的刺激,就比如在水泥路上行走。”

  “什么?在水泥路上走,艾丽娜很开心?”

  “嗯!”

  “我不信!”

  “你不信可以自己问你的马啊!我时间也不多了,还有事情,先走了。”伏骏说完,便告辞一声,快步离开了。

  那女孩还想拉着伏骏,可是转头伏骏便跑远了。

  “艾丽娜?你真的是水土不服吗?要不是俱乐部的那些护理人员都不在了,我肯定要去问问他们,不过,你在水泥路上走,真的很开心吗?”看着那陌生少年远远离开,女孩抱着艾丽娜的马头,窃窃私语道。

  回答她的,却是艾丽娜有些兴奋的嘶鸣。

  这嘶鸣的意思,以女孩多年相处的经验,好像是赞同她的话一样。

  见艾丽娜这样子,女孩有些发愣的喃喃道:真的只是水土不服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