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女配她有了金手指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袁氏花房袁潇

女配她有了金手指后 珊珊32颗牙 2157 2020.10.21 22:22

  “我...我也...喜喜欢!”

  小胡来嘟哝着,胖乎乎的指尖不时轻点下粉色花瓣,娇嫩的花瓣颤巍巍的抖动,一花一人玩得很是乐乎。

  胡青微笑看着,看小胡来和那朵小花玩得难舍难分,觉得不过就一根植物罢了,干脆就给小家伙买了得了:

  “店家,这花儿怎么售价?打包吧!”

  对于不懂花草的人来说,眼前的藤蔓只不过是植物罢了。

  但是对于店主这种世代以花草为生的人家,显然植物比任何事情来得重要多了。

  为了培育这株七色株蔓,他在上头耗费了好几年的心血,好不容易让它花瓣变成鲜活的七种颜色,却没想到这东西是个有脾性的主,除了他外,家里人根本接触不得,就算是他,也只是在喂食的时候才能接触触摸下,他还没研究透彻呢,咋能卖呢?

  “七色株蔓不卖!”

  店家直接推辞了。

  小胡来不由满脸失望,他好喜欢的好不好!

  胡青也忍不住皱眉,“你开店做生意,花儿要是不卖就不要摆出来,现在客人看上了你才说不卖,这不是扫人兴致吗?”

  “谁要扫你兴致?”店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直接将藤蔓从小胡来面前扯回来,“是它跑出来,我特地寻出来的!你的生意我不做!”

  他抱着拖着拳头大小花盆的藤蔓转身就走。

  同一个时间里,花房里边走出来一位年轻女子。

  女子看着二十出头,留着一头咖色利落短发,精致的五官上是健康的小麦色肌肤,胸前穿着印染‘袁氏花房’的绿色围裙工装,红唇微微上扬,隐隐带着淡淡的痞气。

  “别理这个木楞子,他不做你的生意我做。”

  年轻女子伸手将藤蔓连株带盆的夺过来,笑道,“穆林只是个打工的,我才是老板,他说话不算数的。”

  又转头瞪了那个叫穆林的年轻人一眼,“开店不做生意,你这是打算让我喝西北风不成?!”

  说着将小花盆塞到小胡来手上,“小可爱拿好了,我还没见过七色株蔓有喜欢的人,既然你们有缘,那就给你好了。”

  失而复得的惊喜让小胡来激动坏了,他小手紧紧抱着小花盆,生怕被刚才那个年轻男人给抢回去。

  不过他看了看胡青,“可...可以...吗?”

  胡青能说啥?

  老板都同意售卖了,她咋好意思回绝人家呢?看了一眼敢怒不敢言的男子,莫名的胡青心里畅快极了。

  “嗯,拿着吧。快谢谢姐姐。”

  小胡来笑眯了眼睛,“谢谢...谢谢...姐姐。”

  “嗯,真乖。”

  年轻女子揉揉小家伙的脑袋,向胡青伸手道,“袁潇,袁氏花房的袁,潇洒畅快的潇,很高兴认识你。”

  胡青挑了挑眉,她只是带小胡来过来见识见识,希望小家伙能从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绿植中窥探到这个世界的一角,却没想到还有上赶着要认识她的。

  到底是才见一面,胡青犹豫着。

  袁潇已经嘴角上扬,倔强着没收手,痞里痞气道,“不打算认识下吗?多个朋友多条出路,吃夜宵撸串也有伴啊!”

  “所以......你要认识我只是吃夜宵撸串那么简单?”

  胡青忍不住觉得好笑,“胡青,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袁潇的手掌比她的还要温暖,若是要胡青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如沐春风是最合适的。

  暖暖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只是她一个年轻女子身上带着痞子才有的痞里痞气,这怎么看都感觉怪怪的,要不然只是一个简单的握手而已,刚才胡青也不会犹豫了。

  “我其实之前见过你。”

  袁潇从工装围裙的兜里拿出一根香烟点燃,青烟直上,隐隐有淡淡的薄荷清香,原本就给人感觉奇特的女子,此时因为缭绕的烟雾更是添了几分神秘。

  吸烟有害健康,胡青刚想说这旁边还有孩子,目光所及,小胡来抱着小花盆已经好奇地往花房蹭蹭蹭的走去,那个叫穆林的年轻男子眼巴巴的跟着,还边跟边说着‘我给你吃糖,你把花儿还我成吗?’

  “不成!”

  “那你要什么?钱?”

  “花!”

  “......”

  胡青看着一大一小因为一盆花在花房里追逐着,好笑之余,袁潇一句话将她拉回了现实。

  “所以呢?”

  胡青挑眉,她也很想知道,袁潇为什么要认识她。

  袁潇说之前见过她,这一点胡青不置可否。

  但是也有可能是真的,毕竟花鸟鱼虫市场之前前身有来过几次,作为袁氏花房的老板,袁潇要真是见过她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过,她仔细搜寻着记忆,原主不是记忆力差的人,见过的人,特别是像袁潇这种特点分明的,不应该没印象呀?

  袁潇抽着烟,见胡青蹙着秀眉,知道她是真的不喜欢这种好东西,又深深吸了一口,果断的将大半截烟头丢在脚下踩灭了。

  散漫的伸了伸懒腰这才道,“你知道七色株蔓的口粮是什么吗?”

  这和要认识她又有什么关系?

  胡青心里满是不解,但面上依然没什么变化。

  袁潇往花房瞧了一眼,这才说道,“七色株蔓的口粮是肉食,最喜欢的零食是胡氏养殖的纯肉,木楞子花了很多心思培养它,所以它和一般的植物不同,我观察它有一段时间了,它的嗅觉非常灵敏,这种灵敏,连培育出它的木楞子也没有发觉......”

  说到这里,她顿了好一会,凑到胡青耳边,以两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轻声道,“它对香味,或者该说带着灵气的载体很感兴趣。”

  “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胡青表面上看着依然没什么变化,但其实内心已经波澜生起。

  她和小胡来过来的时候,那株七色株蔓先是凑近了她,这才嗅到小家伙身上去的,之后就不愿意离开了。

  袁潇话里的意思,是说七色株蔓把小胡来当作好吃的肉食了,还是说她已经知道小家伙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可是有可能吗?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显然对于胡青来说都不是个好消息。

  她有心想叫小家伙走人。

  但又不愿意在袁潇面前显露自己的心慌。

  七月中旬的天气,因为一场场凉雨,异世界早晚温差变化更大了,还没到中午变热天的时候,早晨天气微凉犹如秋冬季节,但胡青因为袁潇的几句话却热湿了整个后背。

  袁潇依旧是笑眯眯的,“所以啊,你要把你手中的好东西分我一些么?”

  

举报

作者感言

珊珊32颗牙

珊珊32颗牙

今天帮爸爸收割了稻子。

2020-10-21 22: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